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是爸爸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将一切处理好之外,众人这才想起,这眼见还有一两个小时就要天黑了,这屋里也不能住,晚上过夜的问题就被提到了眼前。

    对于这个,江源还是有经验的,当年在海地,房子垮了就是靠帐篷,不过这里很明显的可没有什么成品帐篷之类的,只能找些材料来搭。

    搭帐篷的材料最简单适用的自然是彩条布和塑料地膜,一般乡下都会用来搭一些凉棚或者建菜棚之类的;

    江源这一提出来要用彩条布和地膜建帐篷,那老头的儿子便跳起来道:“供销社有彩条布和地膜...不过现在应该还埋在地里,我现在赶紧找人去挖...”

    “快去快去...再不去就要天黑了...”江源赶紧交代道:“记得还要准备一些铁丝和长点的屋梁之类的...”

    对于这个,江源还是有些经验的,至少知道这种帐篷该怎么搭,而这乡下的乡民们被江源这么一提醒,自然也知道该要准备些什么了。

    接下来江源便是一直忙碌着,因为除了一些原先的病人需要处理之外,还依然不停地有伤者被送过来,这些伤者有些是刚被从废墟中救出来,还有些是在一些较偏的山村送过来的。

    面对这些病人,江源渐渐地有些忙不赢了,不过还好没多久一直在输血的黎齐长也慢慢地醒了过来,而且血也已经输完了,不用陶医生总是去守着;陶医生很快地便也加入了救治的行列之中。

    要说基层的医生还是挺靠谱的,虽然他们的专业性不是那么特别的强,但绝大多数基层医生都能横跨几科,比如陶医生...本身是内科医生,但也能缝针也能清理伤口。虽然手法不是那么专业,但...至少他会,他懂...

    “江医生...您来看一下...”江源这正在给一个病人做关节复位,旁边传来陶医生的呼唤声,听得叫声,江源利落地握着病人的手用力一抖一甩,然后点了点头,便朝着陶医生那边大步地走了过去,只留下那个病人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已经能够自己举在半空中的手,然后惊喜地笑了起来。

    “这里...这个血管总在出血,我夹不住...”陶医生有些惭愧地伸手用手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尽量地注意着不让头发碰到自己手上戴着的无菌手套,然后用右手的持针器指了指伤者手上的一个伤口。道。

    江源俯下身去,看着那个伤口,然后笑了笑,伸手道:“来给我...”

    看着江源手上那双明显已经有些脏兮兮的手套,陶医生迟疑了一下,还是委婉地提出来道:“江医生,要不要换双手套?”

    看了看自己的手套。江源笑了笑,摇头道:“不用,省得麻烦...来给我...”

    看着江源的笑容,陶医生迟疑了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指退了出来,然后两只手指轻轻地捏着持针器的一个手柄,递了过来。

    看着陶医生小心翼翼的模样,江源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接过另一边的手柄,待得陶医生的手离开之后。这才将整个柄握在手中,将无名指和拇指扣入其中,然后斜斜地伸入伤口之中,轻轻地一夹住,然后道:“好了,结扎吧!”

    看着江源伸手下去之后,轻而易举的便夹住了那个细小的出血点,陶医生一愣,然后咬了咬嘴唇,伸手从包中拿起缝线,小心翼翼地将这个出血点扎住,再用剪刀剪断缝线;看着江源将持针器放到一旁的消毒桶里,陶医生突然低低地道:“江医生,我是不是很没用?”

    “嗯?”江源愣了一下,看着低着头的陶医生,突然笑了,道:“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陶医生猛地一抬头,惊愕地看向江源,眼中满是惊疑。

    “因为我是专业的!”

    “你知道我怎么练出来的吗?我以前也跟你一样,但是我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病人,最多的时候,曾经三天处理了这样的外伤病人二百多个...”

    看着陶医生那惊疑的眼睛,江源的眼睛的瞳孔微微地收缩了一下,似乎放出了些微光,带着些微笑,道:“无他,唯手熟尔...一个礼拜之后,你也会是个好的伤科医生!”

    “真的么?一个礼拜?”陶医生刚有些消沉的表情,这时再次地振作了起来,看着江源兴奋地道。

    “当然...有我在,你一个礼拜就能练出来...”江源微微地笑着,这位陶医生并不是什么笨人,最主要的是陶医生也还年轻,而且负责又勤快,现在伤者这么多,一个礼拜,他自信能够培养出一个合格的伤科医生来!

    虽然依然不一定会十分的专业,但绝对会合格!

    “好的...谢谢您,江医生!”陶医生眼中的自信这时仿佛也回来了,用力地点朝着江源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继续处理病人的那个伤口了。

    看着陶医生恢复自信,甚至还斗志昂扬起来,江源满意地笑了笑,他使了一点小手段,用了一点精神暗示,但是效果很好;

    很明显的,刚才陶医生的自信受挫不小,江源很清楚,若是不让对方恢复自信,或许陶医生以后都可能会就这样庸庸碌碌地下去,但一点小小的鼓励和希望,却是能让一个人爆发出相当强大的力量。

    一个状态极佳的的陶医生,不论是对江源,还是对现在的情况,或者对未来陶医生自己,都很重要。

    江源和陶医生两个人的分工依然明确,在天黑之前,江源终于将所有的伤者和病人,都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该重新处理的重新处理,该补充治疗的、补充治疗,做完之后。江源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做医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这样伤者遍地,有没有足够的医疗资源的时候,压力特别的大。

    一个伤者被挖出来的时候,可能只是看起来手被压断了,但是你还得问他肚子有什么不舒服没有?有没有疼痛之类的,因为很可能他的肚子也被砖头或者什么撞到了...

    这样的情况很多,腹腔内有很多脆弱的脏器。可能他被伤到了肝脏,或者被伤到了脾脏,有内出血,一旦没有发现的话,只要拖延一两个小时。那么就可能是死亡的结局。

    江源暗暗的庆幸,自己当年随队的时候,就很少依靠一些医疗检查设备,否则今天面对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会有些扛不住。

    而且,他也暗暗的庆幸,这些送过来的伤者。基本上都自己能够通过一些方法治疗,或者稳住他们的伤势,没有什么必须立刻动大手术的,否则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靠着一个急救箱,就算是有个二吊子的陶医生帮忙,也根本没有办法能够拿下来。

    “江医生...喝杯水...”江源看着这满院子的伤员。这正感叹时,这时旁边有人送过来了一杯水。

    江源转头看了一下。正是那位照顾小宝的大婶,笑着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地仰头一口喝下之后,把杯子递了回去,笑道:“谢谢大婶...”

    “别跟我客气,江医生...”看着江源一口气喝干了,大婶欢喜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叹了口气道:“小宝醒了,刚哭着要妈妈...不过刚哭累了,好像又睡着了...”

    “哦...”听得这话,江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无奈,然后轻叹了口气,小宝在打完针之后,基本上便没什么事了,所以便放心了交给了大婶照顾,将精力都放在了救治伤者身上,倒是没有注意到小宝的哭声。

    缓缓地站起身来,看着大婶笑道:“小宝在哪里,我去看看...”

    “他在那边睡觉呢...我带你去...”大婶笑着点头道。

    跟着大婶的身后,江源走向了院子的一个角落,小宝这时正躺在一个老太太的手中,睡得正香,老太太这时正轻轻地摇晃着椅子,让小宝睡得更舒服一些。

    看着江源过来,老太太这才停了下来,慈祥地朝着江源点了点头,低声地道:“江医生,小宝刚睡着一会...”

    “哦...辛苦您了!”江源笑着朝着老太太致谢之后,缓缓地蹲下身来,仔细地看着小宝;

    小宝这时闭着眼睛睡的很安静,小脸上这时红润润的,还带着些淡淡的泪痕...

    看着这圆圆的可爱的脸蛋,还有那微皱着的眉头和脸上的泪痕,江源轻轻地咬了咬嘴唇,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暖暖的笑容,看着眼前的小宝,江源知道这就是自己不远千里冒险赶来的最大欣慰...

    江源暖暖地笑着,俯下身去,凑到小宝的额头前,轻轻地吻了一下,这才站起身来,却是没有发现,小宝的眼睛似乎眨了眨...

    现在还有些事情要做,这眼见天黑,他想要去看看外边的帐篷搭得怎么样了,否则等天黑气温下降,人们就不能再在露天呆着了。

    不过,他才走了几步,这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个柔柔弱弱,迟疑的声音:“爸爸?”

    听得这个声音,江源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中“轰”地一声响,脚步随之猛地一僵,眼睛渐渐地也开始红了。

    僵硬着身子,江源缓缓转过身去,却见得小宝挣扎着从老太太的身上爬了下来,微微地低着头,但一双怯生生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轻咬着嘴唇,又害怕又希冀地看着他,低低地叫道:“爸爸?”

    看着小宝那希冀又害怕的眼神,江源的心骤然地紧了起来,一颗滚烫的泪水悄然地从眼角滑下,然后嘴唇用力地抿了抿,看着小宝缓缓地伸开双手来,笑容温暖了起来,道:“小宝过来,我是...爸爸!”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