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男材女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谢谢...”接过那位陌生的中年人递过来的香和纸钱,江源用力地点了点头,又跟中年人借了个打火机,点着了香之后,将这炷香插在了伯伯婶婶他们身前,烧了了一叠纸钱,这才在才前边跪下...

    “伯伯、婶婶、还有嫂子...宝强虽然不在了,但是有我在,我代替他来给你们送终...请你们放心,小宝我也会照顾好他,把他当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

    江源跪在地上,用力地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来,然后朝着废墟中,再次走了进去,他刚在挖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在废墟里,似乎有着两副棺木,应该是两位老人为自己准备的寿材;既然有现成的在,江源自然不能让两位老人家在这里就这样盖着一床被子躺着。

    看着江源又朝着废墟里走去,那中年人这时也有些疑惑,不过,看着江源走进里边,然后快速地清理出一大堆砖瓦,一坨坨数十斤重的水泥块之类的被江源随手丢了出来,这眼中不禁地露出了一丝惊骇之色,这看了看这四周被清理出来的这一大堆的废墟,这时才暗暗咂舌,难怪这江医生能一个人这么快就把人清理出来,这力气和速度实在是太恐怖了。

    很快地,他便看到了废墟在江源的清理下,从里边露出了里边一副寿材来,中年人这时也赶紧上前,帮江源将这具寿材拉出来。然后小心翼翼地抬着在一旁放好;然后又帮着江源进去挖第二副。

    这时,这边巨大的声响,也引来了一些人过来,一位老人举着拐杖站在外边看着,又看了看那边被子盖着的三人,轻叹了口气,然后对着一旁的一位中年妇女问道:“这里边在挖寿材的就是那位仁义的江医生?”

    “是的...叔公,里边的就是那位江医生...”

    老人看着江源抬着第二具寿材出来,那抬着寿材的那一双手上边,这时都在因为空手挖掘而缓缓地滴着血滴。这时轻轻地点头,叹道:“是个仁义的人啊...”

    说罢,这看了看两具寿材,然后又看了看那边的被子下的三个人...点头道:“老杨。你家那小子实在是不孝,不过总算还是有点好处,有个这么好的朋友,你也该瞑目了...”

    说罢之后,老人便对着一旁的中年妇女道:“美娟,去我们家一趟,跟你虎叔说,让他把我那副寿材送过来,反正我这条老命还能再撑两年...”

    “哎...叔公,我这就去....”

    中年妇女点了点头。这便赶紧一路小跑着朝着不远处一栋没有塌的小楼跑了过去。

    看着这美娟已经去了。老人脸上才涌出了一丝悲伤之色,喃喃地道:“难怪当初请的那个做材的师傅说这我准备的木料是好木料,但却是一副女材,不是男材...当时我还不信,这回总算是信了。我这副寿材注定要装个女人...”

    “唉...老天爷这是何其不公?我老头子七八十岁了,你不收了我去,为什么要对这些年轻人下手啊...”看着这遍地的荒夷,老人狠狠地顿了几下拐杖。愤然地感叹道:“你让我去换丽萍这丫头啊,这留下人家一根独苗,唉...”

    老人儿子的动作很快,领着几个年轻人,没多久便将一副崭新的寿材抬了过来,等着江源从里边再挖出床被子和毛毯以及几件衣服来的时候,便已经将那副寿材抬到了两副寿材旁边。

    看着这突然多了一副的寿材,抱着被子和毯子江源这愣了愣,然后又看了看旁边几个人簇拥着的那个老者,这便将手中的被子和毯子放好,走过去,“扑通”一声在老者面前跪下,正要磕头。

    见得江源跪下,老者赶紧伸手扶着江源,惊道:“受不起,受不起...江医生您快起来,这可折煞老朽了...”

    江源坚持地给老者磕了个头,然后才起身恭敬致谢道:“老人家,这是我代宝强给您老磕的头,您受得起...”

    “唉...宝强那小子有你这样的朋友,也是他的福气...”老者轻叹了口气,看向江源,道:“宝强那小子几年没有音讯了,这听说前几年还能每月收到些钱,这大半年是消息都没有了...难道真...”

    江源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却是没有做声。

    看着江源的模样,老者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叹了口气,然后朝着身边的人一挥手,道:“还等着干什么,去给你杨叔公他们上材...”

    听得老者的话,这一群后辈们赶紧端的端水,拿的拿毛巾,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给几个逝者洗了洗脸,然后拿起江源找出来的衣服,给逝者们穿好,再小心翼翼地用被子在寿材里边垫好后,才把人给送了进去;然后又给三副寿材找了个阴凉的地放下。

    江源在一旁看着众人利落地帮着把事情做完,这也只好是在一旁又轻轻地一拜,替机头向这些乡民们致谢。

    “没法子...现在时候不对,也只能简陋一些,等七天之后,我再给他们挑个地,送他们上山...江医生你就放心!”老者在一旁欣慰地看着,点头道。

    看了看眼前慈祥敦厚的老者,帮自己把这些不太熟的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江源只得再次致谢道:“谢谢老人家,过几日我再带小宝,来给您磕头...”

    “哪里的话,都是自家人...你是宝强的好朋友好兄弟,我们这些想亲近邻,难道就是外人不成?”老人家轻轻地顿了顿拐杖,正待言语。这时卫生院那边却是又跑过来一人,远远地便大声叫道:“江医生,这边有人要抢救,请您赶紧过来一下...”

    听得这话,老人家赶紧对着江源道:“江医生,我知道你忙,现在还有多人在等着你救呢,你先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会让人给你安排好的,你且安心便是!”

    “好,那就麻烦您老人家了!”江源这时事情也安排的差不多了。听得这话也安心了,这便赶紧又大步地朝着卫生院那边跑了过去。

    江源跑回卫生院那边,这时那边已经有人在朝着外边张望了,见得江源回来。这是赶紧道:“江医生,快快快...陶医生搞不住了...”

    看着那人惊惶的模样,江源眉头一挑,赶紧大步地冲进那外边围着一群人的帐篷中去。

    刚进帐篷,便闻得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站在对面的正手忙脚乱地压住一个人大腿的陶医生,这时身上满是殷红的血迹。

    “江医生...快,这血我止不住....”见得江源进来,陶医生如遇救星一般地,赶紧叫道。

    江源快速地从傍边的桌上拿了一双无菌手套戴上。走上前去。便见得一个人的左小腿靠腿弯的位置有个巨大的伤口,而且还在大肆地冒血。

    这时陶医生正用一条毛巾死死地捆住腿弯的上方,但是似乎效果不大,这血依然在流个不停。

    江源这走上前去,看了看之后。立马伸手掐住了这人的腿弯某处;

    随着江源的这一掐,这伤者腿上的血很快地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减缓,这七八秒之后,便渐渐地开始只剩下慢慢一滴滴血的情况了。

    看得这模样。陶医生这才大松了口气,缓缓松开手中的毛巾。

    “陶医生,帮我把我的小急救箱里的一个银色针筒拿过来一下...”

    听得江源的话,陶医生赶紧过去从角落地拿出那个小急救箱,然后将里边的银针针筒给江源送了过来。

    江源伸手从里边抽了三根银针出来,利落地在腿弯处插上三针,这才松开手来。

    看着江源松手,这陶医生还有些紧张,生怕又开始出血,不过随着江源松开手之后,却是发现这伤口之处,依然只是偶尔地滴上那么一两滴血,却是完全没有要继续再出血的情况出现。

    江源看了看那脸色恍白躺在台子上已经明显昏迷过去的年轻人,一边凑过去看了看伤口,这时却是猛地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江医生,我们刚把他挖出来的,出来的时候,他的左脚被一根钢管插住了,出不来,我们只能把他的脚拔出来,但是拔出来的时候就出血了,而且越出越大...”旁边一个中年人这时满心紧张地哀求道:“江医生,您这一定要救救我弟弟...他这才三十几岁啊,我侄子都才八岁,这刚没了娘,这要是...”

    江源紧皱着眉头,拿着听诊器听了听心跳,然后对着一旁,正等着他拿主意的陶医生道:“失血太多,赶紧补液,挂双静脉通道,咱们尽力...”

    “好...”听得江源的命令,陶医生这赶紧手忙脚乱的去配药了,他也清楚的很,这年轻人已经陷入了低血容量性休克了,这没血输,就只能赶紧补液...

    看着陶医生去准备了,江源看着情况就知道量血压也没必要了,血容量若是补不上去,这人该死的还是会死,眼下自己要解决的是,怎么解决这个伤口的问题,看起来相当的严重,若是这个伤口出血的问题不解决,还是会死,自己的银针最多能够控制半个小时...

    也就是说,自己必须在半个小时之内,把这个看起来就很麻烦的伤口给处理好,而且还要想办法保证他的血容量要补充起来,这总可能性真是...江源轻轻地叹了口气。

    皱着眉头的江源,看了看中年人手里牵着的一个比小宝大不了多少的小孩,还有那小孩眼中的泪珠...眼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无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