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再入空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自从加入孤狼以来,江源心头便从来没有了什么投降的想法,看着眼前四人,当下轻吸了口气,拇、食、中三指,轻轻地捏住刀柄,再次轻喝一声,朝着齐狼冲了过去。

    如果他想要逃离这里,那么齐狼那边便是最好的方向,只要甩脱了这几个人,逃出了这个山弯之处,那么就不用怕了,在人多之处,他就不信齐狼等几人了。

    但是很明显,这次齐狼几人有备而来,除了齐狼的手臂上被江源的刀锋不小心擦过,划出了一条不深的长口子之外,其余人却是并没有什么损伤,而江源却是又被逼回了中间,而且背上还被一拳轰中,虽然江源一紧及时地闪避了,但却依然被那一拳斜斜地撞中。

    虽然没一口血喷出来,但口中却是开始有些发甜,明显的这一下内腑受创了。

    江源深吸了口气,强忍住背部的隐痛,调匀了一下呼吸,再次轻哼一声之后,再次冲了过去。

    过这一次,江源依然失败了,只是这一次唯一不同的是,两败俱伤...

    齐狼的左臂被江源生生地划出一条长十余厘米,深及骨的伤口,而江源身后一人却是也被江源生生划断了两根手指;但是江源自己,却是生生地挨了两拳,口中喷出的一口鲜血这时已经将他一件白色的工作服的胸口染成了鲜红。

    “江医生...你走不了的...何必呢?”齐狼看着左臂上那深深的伤口,这才感知这小子实在是不易对付,这时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森寒之色,却是正在进行着最后的劝说,因为他的任务是要把江源活捉回去;如果要是带一个死人回去,那么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同时。若是要自己这边付出太大的代价,才将这小子拿下来,那也有些太不划算了。

    江源如何不知道齐狼打的是什么主意,当下深吸了口气,丝毫不顾脑海中一道道讯息提示,机体受创严重,需要进入休眠进行修复...清喝了一声之后,再次朝着齐狼冲了过去。

    事到如今,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投降的念头。这个时候,唯有死战到底,或许还有一线脱身的希望...

    “砰...”江源再次胸口中拳,然后被这一拳轰到了旁边的山壁之上,不过他手中的两柄手术刀。这时也在缓缓地滴血,对方似乎也并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齐狼看着看着自己肩膀上一道深及锁骨的长长伤痕,以及腰部一条两寸余长的伤口,这时脸色更加的阴冷了起来;

    而旁边几人这时也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痕,其中两个都被切掉了一两根手指;甚至还有一个一道刀伤从脸颊划到了脖子上,颈动脉险些被切断,不过却是被这人挥手挡住。代价便是少了一根手指。

    这时,四人都眼中阴狠之色全露,他们合四人之力,虽然说没有下死手。但是竟然没有把对方拿下,反而导致四人受伤不轻,这时都开始发起狠来。

    只有齐狼这时却是暗暗叫苦,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江源竟然如此之狠。竟然死都不肯低头。

    明少可是交代一定要将他抓回来,本以为集四人之力。轻而易举地便能将对方搞定,但现在看来,这个难度十分的高,只怕是将对方抓到手,这小子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小子...识相点,现在你不可能跑,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齐狼寒声地道:“现在放下刀,跟我们走一趟,我说话还有效!”

    “机体受创严重,紧急修复开始...”

    听着脑海中闪过了这一道讯息,江源靠在山壁之上,呼呼地喘着气,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四人,轻轻地笑着,但是却并没有说话,他很清楚,自己现在需要拖延一点时间。

    能够久拖延一点,自己受损的身体和内腑,便能多痊愈一分,这逃生的希望就更多上一份。

    看着江源只是呼呼地喘气,但是却并没有说话的样子,齐狼以为江源开始心动了,这时继续劝说道:“你现在已经伤到了我们这几个兄弟,如果不是上头想要带你回去,我们不会留手到现在;但是如果你执迷不悟,那么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呼呼...”江源自是靠在山壁上一边休息,一边喘着气,却是并不回答齐狼的话。

    “如果你放下刀,那么我们几个虽然受伤不轻,但立刻抬着你走,绝对不会让你出任何问题!”看着江源不做声,齐狼这时阴冷着眼神,继续地劝道。

    这不管齐狼怎么说,但江源却是不做声,默默地调息着;

    齐狼劝了几句之后,见得江源不做声,这时终于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当下不禁地森寒一笑,道:“好...既然你不做声,那么也就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

    “上...死活不论!”见得江源还无反应,当下齐狼终于目光一寒,今日几个兄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已经没有退路,当下一挥手,狠声地道。

    见得四人如同半圆一般,朝着自己围了过来,江源轻吸了口气,虽然只是休息了一小会,但是内腑之中的隐痛这时已经是大大减轻了,连呼吸都轻松了两分,看来还是有一拼之力的,就算是死在这里,对方也至少要有两个给自己陪葬。

    作为一个战士,江源在三年前,便已经随时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安逸了将近一年,现在又到了这种近乎必死之局的时候了。

    不过还好,现在的自己比以前更强了,也不需要像上次一样,如同一条被追赶的疯狗一般,四处逃窜...自己还有一搏的力量。

    江源缓缓地站直身来,双手轻捏着的两柄手术刀,这时两滴尚未凝固的血液缓缓从刀背滑下,顺着光滑的刀背一直滑落到刀尖之处,然后轻轻地垂在刀尖的尖端,在阳光的斜照之下,有如两颗最璀璨的血珍珠一般,发散着细微的光芒...

    江源微闭着双眼,站在那地,轻轻地呼吸着,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战了...

    随着江源安静地呼吸声,那左肩处的淡红色纹身似乎也感觉到了危险来临一般,开始缓慢而坚定地闪烁了起来,而体内的内气也开始缓缓地自行运转,周围空间之中,一丝丝淡然不可闻的能量气息开始飘动...

    渐渐地,随着越来越轻的呼吸声,江源隐隐地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清明了起来,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每一步的接近,每一步的移动,以及每一寸的距离...

    “机体进入空明状态...血脉天赋聪敏之心启动;天赋一级:蛊惑、清障、迅疾统合启动,能量消耗降低百分之九十...”

    随着左肩处淡红色的纹身闪烁得越来越快,江源周身支持的能量波动开始越来越明显,而一些能量粒子也开始朝着江源的体内慢慢地被吸引进去,江源脑海中这时一道讯息快速闪过,但江源却是并没有注意,因为对方已经逼近了五尺之内,战斗开始了...

    感觉到了江源的身上一阵危险的气息开始慢慢溢出,四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却是再不敢迟疑,左侧一人这时忍不住地清喝了一声,便是直接一拳挥了过来。

    而右侧另一人,也紧随其后,一腿朝着江源下腹踢出,两人一个攻上路,一个攻下路;而对面齐狼和另一人这时已经全身绷紧,做好了紧接进行第二击的准备;他们必须在两击之内,将眼前这个已经重伤的难缠家伙一举搞定。

    左侧那人的拳挥出,眼见离江源右胸不过是两尺之遥,这眼中喜色不禁地是一露;而右侧那人脚尖离江源下腹,也不过两尺半,更是心头大喜;那小子似乎受伤太重还没反应过来,这一下要是中实了,那就不需要再费什么力气了。

    不过,他们眼中的喜色尚未褪去,江源的手突然动了,两道银光以极为迅疾的速度一闪之后,便出现了他们的手腕和腿弯之处。

    “咻...”看到那道速度恐怖的在自己的眼前划过,两人只觉得心头一惊,正要快退,但是这时才发现手臂或者腿部似乎有些凉意传来。

    这慌忙地张望去,却见得一股浓郁的鲜血从那处猛地冒了出来...

    眼见得不妙,这对面的齐狼和另一人连忙,弹身而起,猛地挥腿将江源逼退了两步,才让两人安全地退了下来。

    不过,两人这时明显的已经是伤得不轻,这左右那人手腕处的腕脉完全被割断,露出了里边的腕骨,不论是动脉还是静脉这时都在朝外边冒着血。

    而另一人,更是凄惨了几分,他的腿弯之处,虽然冒血没有左边这人厉害,但是腿筋都被江源那一刀利落地割断;

    “啊...狼哥...给我报仇,给我报仇...杀了他,杀了他...”那个手筋腕脉完全被割断的那人,赶紧用左手将整个手腕握紧止血之后,便血红着眼睛朝着齐狼嚎叫了起来。

    而另外一人这时却是抱着那条腿在地上一拐一拐的站着,那条腿现在基本上用不上大力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