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见过数百条胳膊的场面吗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感觉着自己的腰腹处一疼,江源的手下也没有停顿,他等的就是这一下,以伤换命,左手轻快地闪过了齐狼的脖子,感觉手中的手术刀划破了一层什么东西一般之后,右手紧接着轻轻地将一柄手术刀直接地贴着肋骨刺入了对方另一人的左胸腔之内,再次感觉着手中的这柄手术刀微微地顿了两次之后,江源满意地带着自己满口持续喷出来的鲜血,松开了手,缓缓地退后一步,然后坐到在地。

    齐狼双眼无神地看看了眼手中染满了血的匕首,然后又看了看江源腹部上正在冒血的伤口,任由那脖子上急速喷出的鲜血,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地微笑,缓缓地朝后倒了下去。

    而旁边的另外一人,这时伸手捂着胸口的手术刀柄,低头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江源,随着齐狼一起缓缓地倒了下去。

    江源坐在地上,看着躺在前边,正不时在地上抽蓄痉挛几下的两人,脸上和眼中的漠然之色,这时才缓缓褪去,开始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如释重负的笑容,赢了...

    “空明状态退出...消耗能量百分之十二,九尾第四尾能量蓄积度百分之二十七...”

    随着脑海中的讯息闪过,江源这时也觉得全身一阵的乏力,然后脑海中一种浓郁的眩晕感和疲倦感传来....

    “机体受损严重,急需强力修复,现在强制进入休眠状态....”

    江源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这一道讯息的闪过。然后整个人便缓缓地陷入了沉睡之中。

    而这次,却是彻底的沉睡,没有任何的梦境,没有祖师爷跳出来,仿佛全部的能量都开始用在修复上了一般。

    只有左肩上的淡红色纹身,这时在快速而隐晦地闪现着...

    看着江源也缓缓地倒在地上,王幂原本还因为江源获胜而有些兴奋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老同志倒是淡定的多,这时负手缓缓地走了过去,而王幂这时也忙不迭地跟着后边。这心底是暗暗地发急,这罗老师怎么不走快一点。

    而孙毅这时脸色有些古怪,不知道是欣慰还是无奈,反正跟着后边也不紧不慢地走着;这心底却是在想。这小子要死就死透一点,不然罗老师看着伸手相救的话,那这小子就死不了了。

    这位老同志缓步地走到江源身边,俯身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银白色大拇指粗细的银色管子,在手里轻轻地拧了两下之后,这管子分为了两截,露出了里边一根纤细的针尖来,看起来。这似乎是一支有些特别的注射器。

    看着这个管子。旁边的王幂和孙毅两人眼睛都是微微地一亮,似乎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一般。不过转眼间,王幂露出了的是一抹欣喜和放松的笑容,而孙毅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阴郁。

    老同志轻轻地将这支针管扎在了江源的颈部,扎进去之后。针管似乎自动而快速地注入了什么一般,然后便立刻拔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地用重新拧紧后,放回了口袋中。

    “机体出现异种生命能量物质。分析显示为机体修复能量物质,迅速将其运转全身机体各处...”随着老同志的针管拔出,江源沉睡的意识中,悄悄地闪过了这一道讯息,然后老同志刚刚注入的那一支药物,立刻地便以相当恐怖的速度转运到全身各处...

    对于这些老同志是不清楚的,他只是接着又看了看齐狼等几人,看着在这满地鲜血之中的四具尸体,还有上边的那些伤口,连连地感叹了几声:“这小子不错,真不错...”

    旁边的王幂和孙毅两人听的有些疑惑,不知道罗老师这到底是在夸赞些什么,不过很明显的是在夸赞江源这个小子,这让孙毅脸上的阴郁都更加的浓郁了几分;这位罗老师在院里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整个院里的年轻一代,除了王幂曾经受到过这位的夸奖之外,其余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荣幸;

    但是这个家伙,竟然让罗老师动用了珍贵的“回天针”来救治,而且还得到了罗老师如此之高的评价,这让早已经倍受打击的孙毅,心头被再次地重重一击;要知道他可是从来不将天医院之外的人看在眼里的;自认自己出身天医院,又是天医师的外孙,就算是院里的年轻一代中,也只有王幂能够让他看得高些之外,其他人他从来没有服过。

    这回被一个外边的土郎中,从各方面都被狠狠打击了一把,连院里的老师也如此看重对方,实在是让他觉得心头无奈的紧。

    不过老同志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他入坠冰渊...

    “孙毅,来...把这个江医生背回去...”

    “啊...哦...”听得老同志的吩咐,孙毅脸色猛地一僵,然后立马回过神来,赶紧小心地蹲下去,强忍着心头的怨恨,将正躺在血泊中的江源小心翼翼地背起来,感觉自己的一件工作服这时沾着江源身上的血之后,也随之变得滑腻腻了,孙毅只觉得是一身的不爽,但却是一点不敢做声,只得赶紧跟着老同志身后,快步地朝着卫生院那边走去,想尽快把这个一身是血的家伙放下,然后去换件衣服才好。

    “啊...是江医生...江医生怎么受伤了...”

    “怎么回事?”

    “怎么会弄成这样?”

    在一连串的惊呼声中,卫生院的帐篷门口,收到消息的两三百名乡民丢下了手中的锄头、铲子,丢下了手中的事,纷纷跑了过来,将这一块挤了个水泄不通。

    等两名国家电视台的记者听到这个消息,手忙脚乱地跑过来之后,却是连门口都挤不进去了。

    女记者这时一脸的紧张,正满头大汗地朝着里边挤着:“请大家让让,我是国家电视台的记者,请大家让让...”

    不过这一招,这次似乎不是那么好用了,所有的乡民们都想朝里边挤上一挤,看一看江医生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有没有伤得很重?

    所以,女记者这一路叫过去,人们最多是偏半个身子,让她往里边继续挤一挤,但是要想像平日一样,她站在那里脆生生地一声叫,然后前边密密麻麻的人群,立马让出一条道来的情况,那是想都不要想。

    等得女记者强忍着身边那些刚刚从劳作中跑过来的乡民们身上的各种汗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挤到帐篷前时,却是被卫生院的陶医生给拦在了帐篷门口。

    “不行...不管是谁,现在都不能进去...”陶医生这时满脸的严肃和紧张,带着两个乡民拦在门口,那是谁都不准进。

    面对陶医生的坚决,女记者这时也无奈了,她可是连这位江医生都没有采访过,而且刚刚接到上头的命令,要将这位江医生塑造成为一个军方正面典型,全力报道;若是这次江医生出了什么问题,必然更加是会一个超级庞大的造神运动;

    她这在这里两天了,竟然都还没有正面采访到对方,这期望的升职之类的,就想都不想要了,上头不把她直接捋下来,那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但是眼前这根本进不去,也只能在这外边干着急,心底在暗暗祈祷着:“江大牌,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你出了事,我也死定了啊...”

    正当女记者这正心急火燎的时候,孙大医生这时带着一身的鲜血从里边急匆匆地走出来;

    看着孙大医生这一身的鲜血,女记者这心头一喜,又是一惊,正要上前询问江源的情况,这时身后却是爆出了一声紧张的大叫:“孙医生,江医生是不是受伤很严重,是不是要输血?抽我的吧...”

    看着眼前这一脸紧张,捋起袖子伸着胳膊,就想让人抽他血的乡民,孙毅这心头一股无名火起,暗道:“麻痹的...这姓江的又不是你老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不过,他这股无名火还刚冒起,后边人群中,却是齐刷刷地露出了一片的光胳膊,一片的嘈杂之声传来:“抽我的,抽我啊...”

    “抽我的...我身体好,抽多少都行...”

    “我的...我的...我的也随便抽...”

    看着眼前这一片举得高高的光胳膊,孙毅这脸色一片的发青,脑海中只能冒出这么一个词:“我次奥...”

    而这位正打算要向孙毅询问江源伤情的女记者,看得这情况,这赶紧先不问了,拉着摄像师举起摄像机,便朝着这一片的胳膊拍了起来;这可是个难得的好题材啊,江医生在救援乡民途中,不慎身受重伤;乡民们一个个闻讯捋起袖子,争先奋勇捐血,纷纷表示不抽他的还不行...

    看着眼前这一片高举的光胳膊,再配上足够分量的解说词,女记者这时已经开始兴奋了,这什么侧面去衬托、想尽办法去夸奖,都比不过眼前的场面震撼啊...谁见过数百条胳膊伸在这里,只为争着要为一个人捐血的?

    这时女记者已经开始构思自己等下该要配上怎么样的解说词,才能完美地将眼前的画面效果给发挥到极致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