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宪兵来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主任?”

    看着突然出现在台上的另一人,陶医生微微地松了口气,但等她抬头看出是江源的时候,却是吃了一惊。

    本来按照规矩,对于这样的突发事件,寻找主任支援,她应该是第一请赵主任,第二请江源,而不是第二找李主任。

    但江源新过来,而且这么年轻,虽然表现出了极高的技术能力,但是在这样的大手术上,她并不太想请江源上来,因为她不知道江源是否对这样的大手术和抢救有经验;所以根据赵主任当初的言语,她第一选择了赵主任和李主任;而并没有让徐晓玲通知江源。

    当然,这也不单是考虑经验问题,而是谁上来,谁就要在这事上负担领导责任,一旦出了问题,这个台上的最高职务者,就将首当其冲;出于此,陶医生也并不愿请江源来上台。

    不过这个时候,看到江源上来了,而赵主任和李主任没来,陶医生心头微微一惊的同时,也知道现在就只能靠这位年轻的江主任和自己了;现在只希望这位江主任真的有超越他年纪和时间的经验以及能力,否则这次自己和他,两人都将负担这个手术失败的责任。

    “来...给我!”江源这时并没有抬头,只是看着陶医生在一片血浆中,并没有能够夹住出血点,然后伸出手去,沉声道。

    “是...”陶医生没有任何的犹豫,在手术台上,就如同战场,只看谁的职务和级别高,上级医生的命令,没有任何人能质疑和违抗;所以不管她信不信任对方。陶医生都自然而然地将手中的止血钳快速地换了个方向,将钳嘴握在手中,然后将止血钳柄递到了江源伸出来的手中。

    感觉到手中有了东西,江源只是死死地盯在一片血红的术野中,看也没看,手指轻轻地一扣,拇指和无名指利落地扣入止血钳柄中,然后探手朝着血水中伸入了进去。

    “咔...”在众人紧张希冀的眼神中,止血钳夹紧的声音传来...

    “这么快?”旁边的陶医生还有做助手的进修医生。以及刚回到台上的徐晓玲,三人都是齐齐地一愣。

    “抽!”依然在盯着手术视野没有抬头的江源,看着四周并没有动静,不禁地皱眉沉声道。

    “啊...是...”一旁的那个首先的第一助手,现在的第二助手男进修生。立马按动了吸引器,将腹腔中血水抽去。

    “嘶嘶...”在一片的抽吸声中,血水渐渐地消去,露出里边的清晰术野,然后血水增长的速度明显变缓。

    “夹住了...”陶医生这时忍不住地兴奋道。

    “缝线...”但江源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轻松之色,这时再次伸出手来,旁边器械护士条件反射地将早已经备好的持针器和针线递到了江源的手中。

    陶医生这时将头顶的显微镜拉了下来。就要送到江源眼前,被江源轻轻地摇头拒绝了。

    这样的大血管,或许绝大多数人要借助显微镜才能缝合,但他不需要。用上了显微镜之后,还会碍事...

    江源微微地眯着眼睛,盯紧了那个血管破口,然后手中的持针器开始了动作。旁边的陶医生和两个进修生,这时也都鼓着眼睛看着。因为江医生竟然不需要显微镜,这可远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而且她们很清楚,江源必须在血水蔓延到破口之上前,缝好才行。

    这种血管修补,远比普通的修补术困难得多...

    就在手术室中正在紧张地手术抢救的时候,创伤急救中心来了三位脸色严肃的军人,领头的军官肩头挂着两杠三星,四处张望了一下之后,便走向了护士站。

    “您好,请问江源同志在吗?”

    正在忙碌地书写病历的护士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军官,微微地一愣之后,然后赶紧站起来,回道:“江主任现在正在楼上手术室做手术!”

    “楼上...”军官顺着护士的目光看了一眼,里边的楼梯间,然后道:“就是上一楼吗?”

    “对的,就在上一楼...”看着对方严肃的模样,护士这时明显地有些紧张了起来,赶紧应道。

    “好的,谢谢...”军官立刻转身,大步地走向了那个楼梯。

    看着军官那大步走向楼梯,身后还跟着两个头戴白色头盔,上边还印着“宪兵”二字的下属,护士突然觉得似乎事情有些不妙。

    “准备开始第二次缝合处理...止血钳...”江源伸出手去,旁边的器械护士立刻地再次将一把新的止血钳放到了江源的手中。

    这时,一名护士紧张地走进手术室来,远远地站在门口,尽量不靠近手术台,道:“江主任...外边来了三名总政治部的宪兵...他们说有事找您!”

    “宪兵?”江源这正要下手夹住第二个出血点,这时手轻轻地一僵,而旁边的陶医生等人,这时却也是齐齐地一愣。

    手术台上的几人,都是军方的人,甚至陶医生自己都有个专业技术七级的文职军衔,而两个军队来的进修生自然更是清楚总政治部宪兵代表着什么?

    这个时候来找江主任,难道...所有人都担心地看了江源一眼。

    但江源只是手微微地一僵之后,便又继续地开始手术,只是沉声道:“告诉他们我在做手术,让他们等着!”

    “呃...哦...好的!”护士愣了一下,却是没有想到江源竟然是如此回答,而且在面对宪兵来找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淡定;不过不管怎么样,对方是主任,她就得服从,赶紧又转身出去,转达江源的话了。

    “他说让我们等着?难道他不知道我们是总政监察处的吗?”领队的上校听得护士转达的话语,眉头一挑沉声道:“去...让他出来,否则我们就进去!”

    面对这位上校的怒火,护士只得又转身朝着手术室内走了进去。

    “江主任...那领队的上校现在在更衣室那里,他说您要不现在出去,他就进来了...”走进手术室,护士小心翼翼地再次对着江源叫道。

    江源这时刚刚将第二个出血点处理完,听得这话,微微地皱了皱眉,便停下手来,将持针器在消毒巾上放下,抬头对着对面,满眼担忧和紧张之色的陶医生点了点头,道:“陶医生你先继续...我出去两分钟就回来...”

    “嗯...请您一定要回来!”看着那双漆黑温润的眼瞳中的淡定和沉稳,陶医生愣愣地点了点头,她虽然不知道这位江主任有什么信心面对宪兵,但她知道现在这台手术少不了江主任,如果江主任走了,那么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没有办法将这个人救过来的。

    这个时候,她只能选择相信江源,并希望他能再安然回来...

    江源按照着标准,将双手举在胸前,然后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到了门口的时候背转身,用背推开门,然后走出手术室去。

    所有的人都看着那个淡绿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仿佛在骤然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支柱一般。

    看着一个头戴口罩帽子,身穿手术衣,双手套着一双血迹斑斑的手套出现更衣室中的男医生;一直等在这里的总政上校,这时沉声问道:“你是江源?”

    看着眼前的三人,江源并没有回答这位中校的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眼前三人,沉声道:“出去,这里是手术室,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被江源这么一声喝,三人齐齐的都是一愣,他们在总政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要带走的对象,竟然敢这般对他们言语的。

    领队的上校,这时脸色一寒,恼怒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对着江源一晃,然后寒声道:“江源,我们是总政监察宪兵处,奉命前来带你回去接受调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不管你们是谁,现在给我出去,这里不允许任何非手术医务人员进来;做完手术之后,我就会出来...”面对对方手中的证件上的军徽,江源眼中没有丝毫惧意,只是将手臂保持在腰部以上的位置,朝着门口的位置指了一下。

    说罢之后,江源转身便朝着手术室走去,现在手术室所有人都在等着自己,这迟几分钟,就多几分危险。

    这时那位上校和两个中尉宪兵这时终于恼火了,这么多年还真就见过这么一个牛逼的人物。

    “站住...”上校这时已经伸手摸住了腰上的枪,大步地领着人朝着江源追了过来,就要朝着里边闯。

    不过他还没迈进洗手室的门,江源一个转身,一脚便踹了过来,正中他胸口,将他踹着倒飞了出去。

    “反拉,反拉,敢袭击宪兵处...”这名上校不可置信地狼狈从地上爬了起来,领着两个宪兵,通通地从腰间掏出枪来,对准了江源,怒声喝骂道:“举起手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江源站在洗手室的门口,看着眼前的仨人,轻轻地指了指自己脚下的门槛,目光微寒,寒声地道:“手术室从这里开始,就是禁区...任何人不得擅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