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想嫁,那就不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也去云江?”

    潘晓晓眨了眨眼睛,有些没有弄懂情况,只是这看了看宣紫月,又看了看旁边脸上露出古怪神色的江源,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轻吸了口气,带着一些迟疑和紧张看着宣紫月,迟疑道:“你也跟江源回去?”

    “嗯”宣紫月波澜不惊地点了点头,但是却让潘晓晓险些将一杯酒给撒到了桌上”

    潘晓晓的脸色有些发白,看着江源的目光有些愣愣的,这让江源很是有些苦笑无奈地感觉。

    “我也去”听得潘晓晓的嘴巴里,冒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江源一点都不意外,对面的宣紫月也只是轻轻地抬了抬头,看了眼潘晓晓,似乎也没有什么太过意外的表情。

    江源是豁出去了,反正带一个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只是看了潘晓晓一眼,然后道:“伯父不会同意的!”

    这话一出,潘晓晓的脸色又是微微地一白,哀怨地看了江源一眼之后,道:“那我过了年过来,你到机场接我”

    一支红酒很快地便喝完了,潘晓晓这时又开始叫了:“胖大叔,再给我们拿一支”

    感觉着今儿潘小姐的兴致很高,胖厨师很快地便又送过来一支。

    宣紫月似乎也难得的愿意喝酒,这两人不下桌,江源也就只好陪着,结果就是胖厨师在一旁又给加了两个菜,而三人最后竟然是喝了三支红酒;只是不知道杨云阳发现ziji的红酒,被江源他们这般糟蹋的时候,会不会拍着大腿说,早知道我就在地窖藏一件王朝干红给你们

    “宣姐姐你知不知道江源这个没心没肺的,我对他好,他就是不做声当初当初若不是他救了我一回。而且他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很舒服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潘晓晓明显的有些醉了,今天似乎醉得很快,趴在桌上,晃着酒杯,叽叽咕咕地对着对面的宣紫月道。

    宣紫月这时目光迷离,明显也醉了看着对面的潘晓晓,乐呵呵地道:“这么巧?”

    “这么巧?”潘晓晓趴在桌上,愣愣地看着宣紫月。

    “他”宣紫月转头看了看坐在主位上,一脸苦笑模样的江源,随手指了指。娇笑着道:“这个家伙当初弱得就跟只小蚂蚁一样,我一巴掌就能拍倒他”

    “嗯?!?”潘晓晓鼓着眼睛,趴在桌子上,就如同听故事一样新奇。

    “他当时,就在学校的小诊所里上班我被人埋伏了,逃进了他诊所里”宣紫月转头看了看江源,朦朦胧胧间,似乎觉得这小子依然如同当初那样傻乎乎的一般,所以她笑得tèbié温暖和好看。道:“当时他为了救我,被钱立元打得跟跟条死狗似的,差点就死了但是他就是挡在我面前最后我都以为我们都要死了,他找了一把菜刀不知道怎么就把钱立元给干掉了”

    “后来我就觉得我欠他的总想着想还他一些什么结果。发现却是越欠越多越欠越多”

    “你知道我这次是怎么出来的吗?”宣紫月这时也缓缓地趴到了桌子上,看着杯子里残存的一点红酒乐呵呵地道:“我逃婚逃出来的”

    “我爸估计现在yijing发现我失踪了他应该想不到我会在这个时候逃跑的他一直认为我会遵照婚约,嫁给齐乐明”

    “呵呵要是以前,或许我也就嫁了但是我欠这个家伙的。还没还清我才不嫁呢”宣紫月修长的玉指,轻轻地指了指一旁脸上无奈笑意越来越浓的江源,乐呵呵地笑着。却是笑得越来越落寞

    潘晓晓下巴枕在手臂上,然后转头看了看江源,看着江源那笑得跟张苦瓜一样无奈的脸,然后又转回去,看着宣紫月,恨恨地道:“这就是个周扒皮感觉我们什么都欠他一样”

    “对就是个周扒皮”宣紫月这时也转头看着江源乐呵呵地笑了笑,然后坐起身来,举着杯子,道:“来,晓晓咱们干了”

    “好嘞干啦”

    面对两个醉妞,江源一边搂着一个,任由她们的手在身上推来推去,然后一个个将两人送进房间去

    潘晓晓明显醉得凶一些,被江源搂着,这扭来扭去地扭了几下,便没有动作了,只是伸手吊在江源的脖子上,随着江源的脚步往前走。

    宣紫月稍稍好一点,被江源搂着腰,就这样靠在江源怀里,慢慢朝前走着;这倒是让江源松了口气,否则这妞要是闹起来,那ziji还真必须得把潘晓晓放下才有kěnéng搞定她。

    先就近把潘晓晓送到房间,帮她把鞋子脱了,然后盖上被子,又给关上房门之后,江源这才送着宣紫月回房间。

    只是搂着宣紫月刚刚进房间,刚刚将宣紫月抱正,正要将她放到床上,turán宣紫月却是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一股暗香袭来,在江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双温软和香甜的双唇,轻轻地堵着了他的嘴唇

    感觉着唇边的那一丝温润和软香,江源瞬间地愣在了当场,很是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宣紫月开始紧紧地搂紧了他,双唇开始生涩地在他嘴巴上动起来的时候,江源这才反应过来,强抑住心头的一丝悸动,抬起头来,避过宣紫月那诱惑的双唇,低声地道:“紫月,你喝醉了”

    “不我没醉我没醉”宣紫月死死地搂着江源的脖子,温润的嘴唇在江源的脸颊上,疯狂地亲吻着,一边亲吻,一边喃喃地道:“我或许只能逃开这几天,便要回去,但我想和你一起全身心地度过这一段日子,我想把ziji给你”

    “过完年我们以后就应该不会再见了我不想留下遗憾”

    宣紫月那香甜而稍稍有些粗重的气息,在江源的耳边轻轻地环绕,让江源一阵的血脉怒张

    不过还好江源的意志力是极为的坚定,他很qingchu宣紫月是怎样的女孩子,他喜欢、欣赏,甚至还对对方有些心动,但他绝对不喜欢也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去获取宣紫月。

    他能够感觉到宣紫月的青涩,他能够明白宣紫月的想法,但他还不是很qingchu他ziji的想法;不过他zhidàuoziji真想要宣紫月,绝对不是这样的情况之下所以,他深吸了口气之后,还是缓缓地推开宣紫月

    被推开的宣紫月,这时愣愣地看着江源,娇媚的眼神中,这时满是落寞和迷茫,只是喃喃地道:“原来我在你心里真一点都不重要”

    “不”江源轻轻地伸手抓着宣紫月的双肩,暖暖地笑着看着宣紫月的双眼,缓声地道:“你在我心里很重要,但我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受或者要你”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一起,那么我希望会是一个很好的结局,而不是这样”

    江源这是第一次看见宣紫月流泪,是第一次看到宣紫月苦笑着流着泪,是第一次看到向来坚强和勇敢的宣紫月流泪

    “可是我没法等到那一天”宣紫月摇着头,任由那眼泪如同雨水一般流下,满头的秀发轻轻地飘荡着,有如那水中的流苏,轻柔而无奈。

    “过了年之后,我就要回家,就算是我不回家,家里也会找到我”

    江源轻轻地将宣紫月拥入怀中,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天花板,turán后轻轻地吐了口气

    稍稍地沉默了一阵之后,江源缓声地都:“如果你不想嫁给齐乐明,那就不嫁吧”

    “没用的我家不会同意的”宣紫月紧紧地搂紧了江源的猿腰,将头伏在江源的肩上,fǎngfo能够从江源的身上获取一些温暖一般

    “而且,齐家也绝对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宣紫月喃喃地道。

    江源眨了眨眼睛,然后微微地笑着道:“齐家我和齐家可没什么好说的这反正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倒是也不怕”

    “没事放心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不嫁”江源轻轻地伸手拍着宣紫月的背,缓慢而坚定地道:“相信我”

    听得江源的话,宣紫月这时也缓缓地停止了哭泣,然后抬起头来,两只朦胧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江源,似乎想要从江源脸上,看出一些信心来一般。

    只是,她这看了江源良久,终于挤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摇了摇头道:“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们家和齐家,到底有多强,就算是你现在有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又杨家在你身后,但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个”

    “我说过,相信我”江源依然是微微地笑着,抓着宣紫月的肩膀,轻轻地用了用力道:“齐家追杀我很多回,不过他们从来没有落到过好处这次,我既然说你不想嫁那就不嫁,那么就真不用嫁”

    “没有人能够强迫你”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