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抢人(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场中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在中间通道上,、正缓步朝着礼台走来的江源还有是他身后的四个天医外院的高手。

    所有的人,这时都看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位天医院的年轻人,身后还特意带着四个天医外院的高手,出言说反对,这已经不单纯是来者不善。

    这会所有来观礼的人,脸色都相当的精彩,知道这次齐家有麻烦了;而且眼中某些特殊意味颇浓,所有人都看着这位正缓步而来的年轻人,心头齐齐地冒出了一个戏剧化的念头,难道真出现了这样的狗血场景?这小子是来抢亲的?

    只是这所有的人看着江源,心头的疑虑也是颇浓,作为能够来参加齐家婚礼观礼的,基本上大多都是传统世家中颇有些地位的人物,这看着江源那年轻的模样,还有他胸口处那位青色的徽章,一个个眼中都开始冒出了惊疑之色;

    基本上众人都清楚,天医院徽章的颜色代表着什么级别,从最高级的金色天医师,到紫色的医师,再到青色的医士,以及橙色和红色的实习见习医士等等,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最多不过是二十六七岁吧,怎么就挂着青色医士的徽章?

    这怎么可能?天医院的医士不都至少是三十岁以上的么?谁见过三十岁以下的正式医士?

    众人心头带着疑虑,但是这又看了看这年轻人身后跟着的那四个挂着白色天医院外院徽章、面无表情但是又气息沉稳,缓步而来中年人,这心头疑虑渐渐又悄然散去;

    这四个中年人,绝对的是天医院外院的高手无疑,能有这种气势,虽然不太可能是天阶。但起码也应该是地阶一品;这样的高手,如果不是天医院的人,谁又敢挂天医院的徽章?

    这么一说,眼前这个年轻人医士的身份,估摸是不可能假了,否则在这样这么多世家各派高手在场的情况下,谁又敢假冒天医院的身份?

    看着那个缓步朝着自己而来,而且看着自己脸上渐渐地冒出了一丝淡淡温暖笑意的那个熟悉脸孔和身影,宣紫月原本有些僵化的表情中。终于轻轻地动弹了一下,那双有些淡漠的漂亮大眼睛,这时眼中也闪过了一丝波动。

    她定定地看着那个正缓步坚定而行的挺拔身形,还有那充满了温暖和坚毅表情熟悉面容,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你不想嫁。那么就不嫁…”

    随着这句话在脑海中轻轻地回响,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坚定缓步而来,宣紫月的目光渐渐地开始朦胧了起来,两颗清亮泪珠开始缓缓地从眼角滑落。

    宣能和宣母坐在那边,看着正缓步而来的江源,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眼中这时都冒出了惊疑而又欣慰的目光。

    只是。两人这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面对这样的情况,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所以。这两位宣家长辈,坐在那地,都默不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当然。这两位可以不做声,但是齐家家主齐朗。这时却是不能不做声,作为齐家家主,新郎的父亲,有人来捣乱儿子的婚礼,这个时候他自然不可能允许事情这样发展下去。

    坐在齐朗身边的一个老头,脸色阴沉看向齐朗,道:“家主,我去看看!”

    “不…云叔,我亲自去…”齐朗这时深吸了口气,脸色铁青地站起来;见得家主亲自起身过去,这两个同样是齐家长辈级的人物,对视了一眼之后,脸色也相当难看地随着齐朗身后,走向了中间的观礼通道,朝着江源迎了过去。

    看着那缓步走来的年轻人,齐朗的目光有些森冷,虽然他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但是他一眼便认出了这该死的小子是谁。

    当下目光轻轻地在对方胸口处的那枚青色的徽章上扫过,那眼睛却是忍不住地跳了跳…那枚青色的徽章,上边三颗金星隐现,货真价实的三品医士没错。

    “王八蛋…这小畜生不过是二十五六岁,怎么就成了天医院的三品医士?”齐朗这时也忍不住地恨恨然地暗骂了一声。

    他深知现在的情况是如何的棘手,天医院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地方,且不说天医院外院的那些高手,只是一般情况下却是没有人敢得罪天医院。

    各大世家各派谁都不敢说自己没有要求天医院的时候?他齐家要求天医院的时候可是也不少。

    这若是别的时候,别的事情,他立马会笑容满脸地对天医院的人客客气气的,但是眼前这个事,他只能是冷着脸走过去,先给对方讲道理,说个所以然,如果不成…那么只要齐家占在理上,那么就算这小子真TM是天医院的,也不怕他太乱来。

    只是齐朗这时心头却是阴冷的紧,他很清楚,江源跟天医院拉上关系并不久,而且年纪不过是二十五六,这样的年纪,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破格成为了天医院的三品医士,这若是没有天医院的高层在背后支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齐朗的心头也隐隐地有些发虚,若单纯只是一个天医院的医士,他还真是不放在眼里的,就算是一个普通三品医师,他也不是太怕,但若是这江源身后,有天医师级别的人物支持的话,那么他就得十分慎重了。

    他不想,也不敢得罪天医院,得罪天医院的后果,他清楚的很;而若是惹得天医院天医师级别的人物不高兴的话,那么以后齐家就有麻烦了;而且就算是没有天医师级别的,一个一品医师,也都够呛;现在很明显这小子是来找茬的,所以一定要好生处理这事,否则一个不慎…

    所以,齐朗这一边走,心头一边快速地转着念头,想着该怎么应付这件事。

    看着对面走过来的那个脸色有些发青,而且模样很是与齐乐明有些相像的中年人,江源这时眼睛微微地一跳,知晓正主儿出来了,自己这次主要应付的对手,便是眼前这位。

    两人隔着米半的距离,齐齐地停住了脚步,互相对望着,沉默了好一阵。

    看着对面的江源满脸淡漠地看着自己,一点都没有先出声的意思,齐朗只得轻轻地吸了口气,缓缓抬手拱手,朗声笑道:“今日我齐家大喜之日,天医院医士大驾光临,我齐家真是蓬荜生辉…”

    这旁边坐着的几排客人,听得齐朗这话,这对视了一眼之后,齐齐地暗道:“这齐朗果然是老狐狸,这情况竟然都还沉得住气,先礼后兵先占着礼再说…”

    江源这时脸色微微地一晒,对于齐朗的动作,他倒是一点都不意外,这对方既然能当家主,自然不是什么易于的角色,当下也缓缓地拱了拱手,脸色不变,淡声地道:“齐家主客气…”

    看着江源那一脸淡漠,就这么回了一句话,便再无反应,齐朗心头也是微微一沉,知晓这果然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当下这心头更是阴郁了几分,这小子滴水不漏,本还打算先客气几分,看能不能让这小子拉不下脸面来直接翻脸,但是现在这情况,只怕这家伙是铁了心了。

    齐朗这下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的浓郁客套了几分,伸手朝着旁边请道:“医士远道而来,定然辛苦,来…请医士就坐,稍事休息,齐某等下自当亲自陪医士喝两杯…”

    看着齐朗那有些阴沉的脸色,江源也不欲与对方太过纠缠,反正是要翻脸的,没必要跟对方再假声假色客套什么了,当下倒是一拱手,淡声地道:“齐家主客气,今日江某来的意思,我想齐家主应该也明了,特向齐家主告个罪,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宽待…”

    江源这话一出,不单是齐朗脸色一变,旁边那几排听见的宾客,这时脸色也是齐齐地一变,知晓这回,这两位这次是正式要翻脸了,只怕再没有什么可以转圜的余地了。

    果然,齐朗这时脸色猛地一沉,这手也不拱了,双目森寒,看着江源语气一变,寒声道:“告罪?告什么罪?年轻人,你或许是天医院医士,难道你以为就能仗着天医院的名头胡作非为不成?我齐家也是华夏大族,对你客气,乃是看在天医院的面子上,你莫要自误!”

    听得齐朗这般语带威胁的模样,江源冷声一笑道:“胡作非为?我江源什么时候胡作非为过?”

    “今日我儿大婚,你来闹事,难道这还不是胡作非为?就算是贵院天医师,也不会如此无礼!”齐朗寒声地道:“莫要以为你是天医院医士,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这在座如此多各家各派前辈长者在此;你若是敢乱来,我先将你拿下,到时候再与你上天医院理论,我倒要看看,几位天医师难道是不讲理之辈不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