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危险和控制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江源静静地坐在黑暗中,安静地看着对面黑暗中的墙壁,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没有眨眼睛,瞳孔也没有收缩,所以他的视野中还是一片黑暗。

    若是一个人连黑暗都无法享受,那么绝对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所以江源现在很庆幸,自己眼睛的夜视能力,还是受控制的,只要自己不想,那么就不会出现;否则,因为突然出现黑暗,自己心头惧意已生,那一直压制在心底深处的恐怖压抑感也在逐渐地升腾,若是再在这晕暗暗的视野中,看到这狭小的空间,只怕是会给自己的压抑和恐惧更重,从导致自己精神直接出现崩溃的可能。

    当然,这只是一种微小的可能,但却是极大的危险,一旦真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么事后就算是天医院有足够的能力保证自己不出问题,但是精神崩溃,却是容易让自己心底那一直隐藏着的那些秘密会不经意之间泄露出来。

    这样的危险,但江源并不愿经历,他很清楚慢慢稳定自己的心虚,平静疏导,才是最佳方法。

    黑暗中一片的死寂,唯一让人有点感觉的便是头顶处的通风口,这时依然还有些若不可闻的微风缓缓袭来。

    “唉…”江源轻轻叹了口气,他只是安静了短短一瞬间,便也已经弄清楚了为什么顶灯熄灭了,所以他叹了口气。

    说实话,他只是来面壁思过的,按照老师的说法是,天医师们想让他磨砺一下性子,而这个是最好的方法,能让一个人学会忍耐和忍受,还有坚忍;但是怎么碰到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变态。难怪进来的时候,碰到那位相熟的医士,听到自己要面壁十天,会这么恐惧和紧张。

    想起这个,江源的嘴角轻轻地有些艰难的翘了翘,轻轻地呼吸了数次,然后将心头的那一丝丝恐惧和压抑,缓缓地吐了出去。

    堵不如疏,既然惧意和压抑感已经开始滋生和蔓延。那么就只能通过其他手段疏导,强行压制,只会是让这种压力更加的庞大,而且危险;就算度过了这一次,那么下一次。那个变态再使出其他手段,让自己骤然不及防,爆发出来的时候,绝对会更加严重!

    而且压制越强,反弹力也就越强,对方若是再使一点其他手段,却是更容易诱发自己精神崩溃的可能。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不论换成是谁,在突然发现连唯一感觉自己还活着的支撑光明的消失,再怎么坚毅的人都会有这么一丝失神,然后紧接而来的便是乘虚而入的恐惧和控制已久的强大压抑感。

    江源也不例外。只不过他的精神力远较他人强悍,而且当初在晋级授衔仪式上,江源在机缘巧合之下,敲响了那枚清心钟。让他的心灵在某种特殊状态下,进入了言随法行。让他的精神力大增。

    所以,在感觉到了心底深处那骤然快速升腾而起的恐惧和压抑,江源轻轻地呼吸了两次之后,让自己的心绪稍稍地平稳了一番,然后便站起身来,如同往日一般的,站在原地,缓缓地舒展身躯,做几个简单的五禽戏动作。

    五禽戏可以强健体魄,同样也可以稳心定神…

    看着江源在黑暗和死寂之中,竟然还能不紧不慢、不急不躁地活动手脚,李判官的脸色慢慢地便由兴奋和期待,渐渐地变成了惊疑,这死死地看着江源活动手脚,做着与往日一致的那些动作,到了最后这脸色却是彻底的阴沉了下来。

    李判官是个高手,这毫无疑问,看着监控中,江源的动作由首先还有着的一丝丝僵硬,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动作却是越来越流畅自然…

    很明显,李判官能够感觉到这代表着什么,因为他很清楚,江源首先的动作僵硬,代表着江源已经受到了突然失去光明的影响,那一致强行抑制的心头惧意和压抑感已经开始爆发了;

    这让他相当的兴奋…

    但随着江源起身做起了这种怪异的舒展动作之后,那动作越来的越流畅自然,却是代表着江源开始逐渐地摆脱心头的那种恐惧和压抑,从这种死寂的影响下,一步一步走出来。

    “呼…呼…”李判官的呼吸渐渐地粗壮了起来,脸孔都开始有些扭曲到青黑…

    他很清楚,自己思过室的可怕,自从他掌管思过室以来,就从来没有没有人能够熬过一个礼拜;当然,某些高级成员除外,因为他根本不敢对高级成员使用任何手段,甚至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但是眼前这个小子,却是在自己开始使出了熄灯的手段,竟然还能淡然而对,而且看样子还能够坚持下去,这却是李判官那本就开始扭曲的心灵,越发的疯狂了几分。

    “好…好…好…”李判官死死地盯着监控器上的人影,咬牙切齿地连连叫好了几声,端着茶杯的手上这时却是一条条的青筋坟起,很快的,手中的白瓷杯,“啪”碎裂成了几块…

    “熄灯了…熄灯了…李判官熄灯了…”

    消息传得很快,所有在关心这个赌局还有江源的人,都隐约地在悄悄传递着这个消息。

    “熄灯了?情况怎么样?江源的精神出现波动没有?没有崩溃吧?”

    不少人都在紧张地追问着,特别是那些下了重注的人,都在追问着…

    “听说,李判官把杯子捏碎了…”

    很明显,这是思过室里的工作人员传出来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有人欢喜有人忧…

    “怎么回事?”罗医师微微地皱了皱眉,看了看对面明显有些失神的王幂,沉声道。

    “啊…对不起老师,我走神了..”看着对面脸色有些不悦的老师,王幂轻轻地一惊,赶紧摇了摇头。

    “嗯…细致一点…”罗医师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学生的性子,既然自己提醒了,她立刻就会回复正常的,当下便看了看电子显微镜,继续报出了一个数据;

    听得罗医师的言语,王幂小心翼翼地在键盘上将这个数据输入了进去。

    “老师…思过室那边,您要不要去打个招呼?”陪着宣紫月逛完街回来,回到实验室帮老师做实验的王幂,想起刚刚听到的一些消息,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看着老师低声地道。

    王幂很清楚,老师很看重江源,自己提出这个,应该是不会受到老师的训斥的,而且如果老师出面的话,李判官绝对不敢不给面子;若是老师不出面,那么江源这次只怕这就有大麻烦了。

    想起那个脸上从来都带着淡定自若表情,温润自信的男子,若是真的出现精神失控,对他的自信和尊严会是怎样的打击?

    王幂还是咬着牙,对老师说出这句话。

    一旁正在做着另一项工作的孙毅,听到这话的时候,这时手微微地一僵,然后转头看了王幂一眼,眼中有些恼火;他可是在赌局上下了重注的,若是老师真出面的话,那自己和廖阳就输定了。

    当下这心头不禁地有些紧张了起来,两只耳朵支得老高,屏住了呼吸,等着老师的回答。

    罗医师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学生,认真地看了王幂两眼,看得王幂心头都有些慌张了,这才眉头微微地皱了皱,一边继续看向电子显微镜,一边道:“不用…这个对江源有好处…若是他连这个都坚持不过去,将来怎么进阶天医师?”

    “天医师…”听得这话,王幂愣愣地看了看老师,她知道老师很看重江源,但是却第一次听到老师这般笃定言语江源将来要进阶天医师。

    一旁的孙毅听得这话,脸色也是一变,听老师这意思,他对江源将来进阶天医师的信心相当的足;只是这怎么可能?江源现在才是三品医士,这晋升天医师,至少还需要三十年以上的时间,怎么老师现在就敢这么笃定?

    不过,两人虽然都心头惊疑,却是没有敢追问什么,只有王幂咬了咬牙,依然有些不死心地道:“老师…我听说思过室那边把江源的灯都关掉了…”

    “灯关掉了?”听得这个,罗医师也是一愣,开始沉吟了起来,他十几年前的时候,也进过思过室,这稍稍地一回忆,便知道这思过室若是连灯都熄灭的话,那会是怎么一个场景。

    当下罗医师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了…

    这似乎是随意地看了老师一眼,看着老师那皱眉阴沉的脸色,孙毅的心头又是一紧,只怕老师这次真是要插手了,若是老师插手,那自己投入赌局的那些东西,这次就输定了。

    想到这里,孙毅这就越发的恼火了,王幂这女人,到底要做什么,怎么老坏我的事;

    这恼火的想着想着,孙毅脸上又是微微一僵,看向王幂,这女人对江源的事这么上心,不会是对江源…

    看着王幂那紧张关心的神色,孙毅心头微微一沉...(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