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为什么要碰我儿子呢(两连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铛铛...”两声连响,江源手中的军刺连连地撞开两枚刺来的军刺,左手之处,一道银光朝着苗大师肩膀疾射而至。.

    “嗯?”苗大师目光一凝,右肩猛地一抖,同时脚下一顿,双手一收,两枚尖刺一连刺出四五次将江源逼退之后;才看向插在自己肩头上的那枚银针。

    看着离自己肩井穴不过是半寸的银针,苗大师的目光微寒,刚才他若不是躲得及时,一旦被击中肩井穴,否则此刻自己的手臂就完蛋了;而失去了右臂的控制,自己就绝对再没有取胜的可能。

    “好厉害的小子...”苗大师心头警惕之心大起,仅仅只是一个天医外院的年轻人,便能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实在是够可怕的,当下便再没有了任何的轻视之色;

    看着对面的苗大师,在江源的黑白视野之中,苗大师肩头的那枚银针亮点,正在轻轻死随着苗大师的呼吸而颤动;轻轻地吐了口气之后,江源左手再次一挥,两道银光再次朝着苗大师疾射而去,同时脚下一顿,随着两枚银光之后,那幽暗的军刺也如同幽灵一般地悄然而至。

    “嘁...小小竖子,尔敢...”看着江源的动作,苗大师手中的两枚尖刺轻轻地一抖,便将两枚银针击飞,再双刺一挑,便将江源那袭来的军刺挑偏;同时突然却是撅嘴朝着江源猛地一喷...

    “砰”地一声,苗大师腹部被江源一脚踹中,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到墙上,而江源身形也是猛地一僵,僵在了当场。

    因为江源却是也被苗大师那口中喷出的一股腥气直接喷中,然后便感觉全身一麻,就这般僵在那地,似乎连手脚都失去了控制一般。

    “咳咳...”苗大师连连地咳嗽了两声,吐了两口鲜红的血痰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得意之色,看着江源寒声冷笑道:“怎么样?小子...知道自己死定了吧?”

    “哼...一个外院的小子,竟然也敢单身一人来与我抗衡,简直不知死活...”

    这苗大师一边冷笑着,一边扶着墙壁站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支药水,打开瓶盖,倒进嘴里之后,便缓步走了过来。

    江源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苗大师,默不作声,只是看着这苗大师一支药水下肚,才几步路,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地红润了起来,而脚步也逐渐稳健,一直淡漠的眼神之中,这才闪过了一丝惊异之色。

    “嘀…异常精神系统物质入侵…机体失去控制,正在紧急清除之中…”

    随着苗大师一步一步地走进,江源的脑海之中这时警示之声正在急促地响起,而江源也只感觉自己的左肩膀处一阵阵的发热,他若是现在能够看到自己的左肩膀,便能够看到那淡红色的纹身,这时也在急促的闪烁着…

    随着左肩一阵阵的热,江源渐渐地开始感觉到了周身原本麻木的手脚,这时似乎正在一步一步地逐渐恢复之中;只是苗大师这时已经逐渐接近,不过是两米远了。

    依然还处于空明状态下的江源,脸上还是一片淡漠之色,对于现在他自己的处境似乎依然波澜不惊一般。但在苗大师眼中,却是心头一阵的惊疑。

    “啧啧…天医院竟然也开始培养这样死士一样的人物了?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撑得住,难怪这点年纪就能有这样的实力…”苗大师稍稍地一惊疑,便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的,突然轻笑了起来,一脸可惜地看了江源,抖了抖手中的尖刺,哼声地道:“只是,这么好的苗子,还真是可惜了…小子,下次别入错门了…”

    说罢,站到江源身前的苗大师手中的白色尖刺轻轻地朝着江源心脏的位置插了过来,一边插一边还微笑着道:“像你这样年轻的高手想要找到可不容易,这样的心口热血,对于养蛊可是绝佳之物;可不能浪费了!”

    看着那朝着自己胸口插至的白色尖刺,江源的双瞳微微地缩了缩;见得江源的表情,苗大师终于得意地笑了,手中的尖刺这时轻轻地刺破了江源的外套,朝着江源的体内轻轻的继续刺了过去。

    江源的双眼微微地一眯,他已经感觉到了那尖刺所透出的淡淡寒意,而那尖刺的目标位置,正在自己的第四肋间心房的位置。

    “哈哈....呃....”看着江源那似乎终于有些惊惧的表情,苗大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不过这刚笑了两声,这笑声却是突然僵住了,脸上逐渐地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然后便见得江源,如同一具僵尸一般地猛地往后一倒,避开了那枚将要刺入肌肤中的白色尖刺。

    而一直紧握在江源手中的军刺,却是不知何时,上边沾满了鲜血...

    苗大师愣愣地看着江源手中的那枚尺许长的军刺,看着那上边的鲜血,又看了看自己的左腹部,只见得那衣衫之上,这时一股鲜血正缓缓地冒了出来,迅速地将一件白色的衬衫浸透,湿润...

    “死吧...”看着自己那缓缓冒出的鲜血,苗大师脸色骤然地可怖了起来,抖手猛地将手中的白色尖刺朝着江源的胸口射了过来。

    僵卧在地上的江源,这时却是并没有如同苗大师所预料地一般,闪无可闪,而是突然猛地一个翻身,堪堪地将那枚尖刺避过。

    “叮...”看着那枚尖刺狠狠地刺穿了地毯,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鸣叫声,苗大师脸色再次一变,稍稍一迟疑之后,这提起手中的那枚黑刺,正要朝着江源再次射来。

    只是,他这刚刚提起军刺,便见得江源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神色,看着他的脸上,甚至带着一些隐隐的嘲讽和放松之色,然后低声地道:“射击...”

    听得这话,苗大师脸色大变,猛地侧身弹起,便要躲入床后,只是还刚弹到半空之中,便只听得“噗”地一声闷响,他刚刚站身之处的床前,几片淡淡的棉花飘起。

    看到那弹起的棉花,苗大师刚松了口气,突然觉得全身一麻,似乎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身躯一般,然后在半空之中狠狠地掉落了下来;

    只是还没落地,这纷身又是一震,然后才摔落在地上...

    勉强侧头,看着捂着腹部,摔落在地上,口中直冒鲜血的苗大师,江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高手再高...也怕狙击手啊...”

    江源喃喃地念叨着,这时费力地抬了抬脖子,看了看手中的那柄沾满了鲜血的军刺,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这老家伙被自己一刀捅进了脾脏,再顺手拉了一刀,导致了大失血;所以才会在这惊惧之下被狙击手给击中,否则以他的身手,还有感觉,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击中了。

    “咯咯...”苗大师这时横躺在地上,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边吐着血,一边怨毒地看着江源,咬牙切齿地道:“卑...卑鄙...”

    “想不到...我...苗天一,纵横天下数十年...竟然...死在了...你这样一个...天医...外院的人...手里...”

    江源这时感觉全身的麻木已经逐渐消失近半,这时缓缓地坐起身来,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道:“谁告诉你我是天医外院的人?”

    “你...你不是...天医院...的人?”地上的苗大师,看着竟然就这般坐起来的江源,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惊愕地道:“不...这绝对不可能...”

    “我当然是天医院的人...只不过不是天医外院!”江源活动了一下手脚,微微地一笑,道:“苗天一先生,天医院三品医士江源,向您致意...”

    “三品医士?”苗大师的双眼之中的神色迅速地由惊愕转变为惊骇,费力地张了张嘴,靠在地上,连连地摇头,道:“不...这不可能...你...这个年纪...还有这一身的功夫,怎么可能会是天医内院的人?”

    江源耸了耸肩,然后伸手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一个葫芦徽章,挂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站起身来,看着苗大师,叹了口气道:“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对我儿子下手...你若是不对我儿子下手,估摸你早已经走得远远的了,没有人能够抓到你...”

    “天医徽章...”苗大师死死地盯着江源胸口的那枚徽章,然后又费力地抬头看了看江源,突然愕然低笑了起来,连连叹息道:“你儿子...我说...怎么一下就把天医院的人引出来了,难怪...难怪...咳咳...”

    随着苗大师一阵咳嗽,口中冒出的鲜血越来越多,而他腹部的鲜血也渐渐地浸透了整块地毯...

    慢慢地,悄无声息了起来...

    、(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阅读就在:..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