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异种能量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老爷子小心地在供桌上倒上三杯酒,看着跪在一旁的宝贝孙儿,这不禁地是老泪纵横,只是生怕孙儿看见,赶忙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抽了三根檀香,小心地点燃之后,捧着肃声祷告道:“第三十五弟子江清明领第三十七代弟子江源,感谢祖师爷的护佑,让小孙江源平安归来,使弟子我祖孙得以团聚;今第三十七代弟子江源亲猎得野物,特向祖师供献贡品,谢祖师护佑之恩...”

    说罢,将手头的一束清香插入香炉之中,然后跪拜在地,领着江源向祖师爷神像磕头。

    对于从小跪拜的祖师爷,江源还是极为诚心,毕竟这江家流传数百年,靠的都是祖师爷流传下来的医术,可以说是活人无数,甚至到如今如此发达的科技时代,江源靠着从小跟老爷子学会的那些接骨治伤手法医术,都能在这几年中的经历中独树一帜,被无数人推崇,可谓是相当的神奇。

    对于能留下如此精湛医术的祖师爷,江源更是敬佩无比,所以他甚至诚心地向祖师爷的神像磕头谢恩。

    随着江源敛气静神地磕头,这时江源左边胳膊处的那个浅浅的纹身,突然却是再次极有规律的闪亮了起来,一股莫名的讯息冒出:“发现异种附着型精神能量源,蕴含大量讯息,有利九尾第一尾恢复,尝试接触吸收...”

    随着这股莫名的讯息传出,江源左边胳膊处那个纹身突然快速地闪烁了起来,而江源这瞬间之间,却是觉得头猛地一晕,似乎脑海之中一下被抽空了一般,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但是还好这种头晕只是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那种被抽空的感觉突然消失一空,然后同时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眉心之处涌入,霎时之间人却是有些怪异的飘飘然了起来。

    “嗯?难道是磕头时颈椎压迫了颈动脉血管,导致脑缺血引起头晕?”江源微皱着眉头晃了晃脑袋,带着一丝疑惑,然后随着旁边的老爷子继续磕头,这第磕第二次头他便小心多了,不过似乎他有些多虑了,虽然也是低头,但是刚才的那种头晕感,完全没有丝毫出现,就连那种鬼阿姨的飘飘然感觉也消失了。

    这磕完三次头,一点异常感觉都没有了的江源随着老爷子站起来,便也没有再注意这个了,只是跟着爷爷烧了些纸钱,又将三杯酒倒在了火缸里之后,才端着三碗菜去到小餐桌上,开始吃起晚饭来。

    有许久没有吃过的新鲜兔肉佐餐,加上还有爽口的青菜以及中午的鲜美鸡汤,江源这又连连地扒下去几碗饭,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子。

    帮着老爷子将碗筷洗清干净之后,又看了一会家中的那台老式黑白电视机,江源渐渐地觉得有些累了,便早早地回房睡了。

    只是,这刚一躺倒床上,合上眼,江源便觉得整个人渐渐地往下一沉,然后便迷迷糊糊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异种精神能量分析开始...”

    “精神能量源所含讯息分析完成,包括药物部、方剂部、脉学部...精神能量吸收开始,药物部启动,并根据分析集中能量选择性强化五识之鼻识!”

    江源迷迷糊糊地听到这么一句话,然后渐渐地开始觉得鼻头发痒,同时眼前便开始缓缓地亮了起来,一幕又一幕的场景开始如同电影一般地从眼前掠过...

    一个古装的老者,这时正拿着一把小药锄头行走在郁郁葱葱的山间,不时地四处张望,而且鼻翼之间不时耸动,突然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然后转头向右前方走去,前进数十步之后,小心地扒开几丛小树,露出了里边一株高约一尺,有着几片对生叶的怪异小草。

    然后江源的耳边似有若无地又响起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龙胆草...别名陵游、草龙胆、四叶胆...性喜潮湿凉爽气候,野生于山区、坡地...性味苦,涩,大寒,无毒。清热燥湿、泻肝定惊;主治骨间寒热、惊病邪气,继绝伤,定五脏,杀虫毒...”

    看着这位老者小心地用药锄将龙胆草挖下放入药篓中,又继续前走,走到一片山林之中,似乎又若所发现,随着老者走近,前方有一小树,树上结有淡黄怪异果实数枚。

    “山栀子...别名木丹、鲜支、卮子、越桃...常生于低山温暖的疏林中或荒坡、沟旁、路边...性味苦,寒...清热泻火凉血;主治:热病心烦、肝火目赤、头痛、湿热黄疳、淋证、血痢尿血、口舌生疮、疮疡肿毒、扭伤肿痛...”

    如此般的,翻来覆去,老者不时行走,采药,并同时默念那药物名字类别以及功效等,听得江源头晕脑胀,但是这些药物的大小、形状、模样、气味以及相关资料等被这老者带着看过、闻过、甚至念过一遍之后,似乎有如同完全地被他记住了一般,满脑海里都是这些熟悉或不熟悉,认识或不认识的各种药物资料...

    而此时,在黑暗之中,江源左肩处的那个纹身,这时却是在隐隐地不停闪烁着,而且那原本几乎不可见的纹身似乎也越来越清晰了...

    清晨五时半,依然还在睡梦中被那古装老者的声音揉虐的江源,迷迷糊糊中似乎又听得一句:“机体将在三十分钟后苏醒,精神能量分析吸收暂停,鼻识一级强化完毕,目前共计吸收相关药物类讯息共三百八十三条,剩余精神能量分析将在下次宿主机体陷入休眠时继续进行...”

    已经养成了早起习惯的江源,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在六点时,很是有些头晕脑胀地准时醒来,只记得昨夜似乎做了一整夜的梦,这满脑子都有些晕乎乎的,但是却又偏偏记不太清楚梦里的详细情况,只是隐约记得,似乎梦里有个老头,正在采药,还不时念叨一些七七八八的药物药性之类的东西。

    郁闷地摸了摸额头,江源只当是自己昨天白天一直想着采药的事,这才日有所思也有所梦,当下穿上衣服起了床,又到院子里练了一回五禽戏之后,这才觉得头脑逐渐清醒了起来。

    这时老爷子也起来了,穿着一身短褂,笑眯眯地也如同江源一般,练起了一趟同样的动作,只是老爷子练起这套动作来,虽然声势没有江源那么猛,但是真沉稳气势却是更足了几分,而且动作之间更是流畅,看得一旁的江源是羡慕不已。

    瞧得宝贝孙儿这模样,老爷子练完一趟,收功后笑道:“你这小子,急什么,以你现在的架势已经有几分火候了,等你再练得十来年,到时候差不多就能达到我这样的程度了;所谓欲速者不达,你可要记得!”

    “嘿嘿...”江源干笑着摸着脑袋点着头,对于老爷子这一套古五禽戏的火候,他还真是有些羡慕;以前他还对这套古五禽戏不怎么在意,总认为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实在是难看,如果不是老爷子逼着练,他才不会坚持。

    但是后来莫名其妙地加入了那个名为“孤狼”的队伍之后,他才逐渐的意识到了这套从小爷爷逼着他练的健身古法,是多么的有用。

    刚开始加入队伍,在爬山涉水、赶路追踪之间,他豁出全力,还需要队里的其他人帮助和等待,才能勉强跟上队伍。而且第二天清晨睡醒时,全身酸软疼痛,根本动都动不了;

    但是突然想起小时候有次跟着爷爷进老林子,爬了一整天之后,第二天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但是当时被老爷子逼着起床练了几趟五禽戏之后,便渐渐的酸软全消,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所以,为了不拖累队伍,江源强撑着爬起床,在营地外练了半个小时的五禽戏,结果果然全身酸痛大减,勉强地自己又跟上了队伍,没有拖队伍的后腿,这让原本都安排好了人背他的队长都大吃一惊。

    这此后如此般地天天高强度的运动之后,又反复地练习五禽戏,然后队里配备的高能补给食品都由队长特批,被他一人吃光了,不到短短三个月,他的体能基本上已经跟上了队内的平均标准了。

    同时他也由一个单纯的随队医生,快速地成长起来,最后得到了所有队员的承认,成为队伍中一个或不可缺的重要成员。

    而在这期间,他也发现,随着五禽戏的越来越纯熟,练习起来,对于身体的好处也越来越多;

    所以,江源很羡慕老爷子现在的五禽戏火候,老爷子这些年坚持练习五禽戏,三年之前,他离开时,老爷子乃是年近七十的人物,却是依然如同四五十岁的人一般,这三年若不是因为遭受自己失踪的打击,也不会短短千余个日子,就这么苍老了十几岁。

    不过江源相信,只要老爷子现在坚持练习,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定然还能白发复青,重回当年的状态。

    爷俩练了一阵的五禽戏,这时院门又被敲响了,江源走过去打开院门,却是见得是小雨这妮子端着两个碗站在门口。

    PS:求推荐票支持啊...天南今儿喜迁新居,各位兄弟姐妹们,就用推荐票恭贺一下吧!哈哈...先谢谢了!!!

    。

    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COm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