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狼狈的宣紫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白色的流苏长裙支离破碎,被撕裂了数处,透出了里边的雪白肌肤和内衣,下方的裙摆从及膝处被撕去了一截,露出了下方的两条晶莹如玉小腿...

    如果不是周身处可见几片鲜红血迹,定然是诱惑至极...当然,现在的这个情况,似乎看起来让人觉得相当的邪恶,嗯...很像是被暴力揉虐过的少女...

    当然,这并不是最让江源吃惊的,最让江源吃惊的是眼前这个人...

    虽然觉得相当的怪异,但江源还是很快便判断出眼前的这位,受伤相当的不轻,但似乎并不是因为侵犯之类的,而像是与人狠干了一架,而且应该还没动家伙,只是单纯靠拳脚弄成这般模样的。

    所以江源这时满脸惊疑地看着眼前原本应该秀美娇艳,但是现在却满脸苍白之色的宣紫月,惊愕地问道:“宣紫月,你这...”

    看着是江源,宣紫月的脸色稍稍地好看了几分,轻舒了口气,然后费力地缓缓靠着旁边的一把椅子坐下,伸手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无力地道:“江...江源...帮我找几支云南白药...”

    “好...你等下...”江源飞快地从柜台里翻出了两支云南白药放到宣紫月面前,然后又赶紧去倒了杯水,他现在才发觉,这宣紫月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宣紫月费力地打开两支云南白药的瓶子,然后从瓶盖里找出那两颗如同梧桐子大笑的棕红色“急性子”,放到嘴里,喝了口水之后便仰头吞了下去。

    然后又颤抖着手,从瓶子里倒出小半瓶药粉,再次用水吞了下去...

    看着宣紫月的动作,江源站在一旁,皱了皱眉,然后道:“你受伤很重...别乱动,我抱着你先去躺着...”

    如果是往日,听得别人要抱她,宣紫月定然要狠狠抽丫一记耳光,但是她抬头看了眼江源,看着江源那严肃的表情,知晓江源并不是其他什么意思,而是她现在的伤,确实是相当的严重,根本不适宜再有任何的活动,因为要是用力的话,很有可能继续加重伤势。

    “好的...要麻烦你了...”宣紫月稍稍地一沉默,然后费力地看着江源,勉强地笑了笑道。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走过去,微微地弯下腰托起那晶莹如玉的小腿腿弯,左手托住宣紫月的纤腰,然后看着惨白的脸色中依然突然冒出一丝晕红的宣紫月道:“抱着我的脖子...”

    宣紫月微红着脸,看了看**着上身的江源,然后伸手轻轻地搂住了江源的脖子,她很清楚,这样是让她减少身体活动度的最好的办法。

    稳稳地抱起宣紫月,江源大步地朝着注射室走了过去;

    怀抱美女,虽然江源现在没有心情感受这么多,但是可怜他光着上身,打着个赤背,搂着个美女,又被美女这般环抱着脖子,然后自己又手托着那小腿的腿弯,闻着鼻端的淡淡香味,还有手托腿弯处,那细腻而又有些凉凉的感觉,让他的心跳依然微微地加了加速。

    宣紫月这会有气无力的,倒是没有感觉到江源的这点异常,只是觉得被江源这般小心地抱着,人感觉轻松安稳了不少,比刚才自己这费尽力气强忍着伤痛翻窗户实在是舒服多了。

    小心翼翼地将宣紫月放在一张沙发床上,江源轻轻地吐了口气,道:“别动...我去拿点药水给你挂着...”

    听得这话,宣紫月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然后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她不懂医术,但她还是相信江源的,因为江源不单是外科手术厉害,而且她那天还看到了江源的那一刀,一个外科伤科的行家,而且又有一手很不错的功夫,那么多数对这种内外伤都相当在行。

    所以对于江源的言语,她虽然从来没有输过液,但是依然尊重行家的意见,至少她很清楚...自己伤得很重,而且自己除了会服用一些治伤的药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治疗经验。

    江源很快地便从配药室端出来一个治疗盘,里边有两瓶药水和一些打针用的器具。

    小心地拿起宣紫月的手,扎上压脉带,轻轻地在那手背上拍了拍,待得那根静脉虚虚地浮上来之后,便利落地消毒,然后进针...

    随着江源的进针,宣紫月秀美微皱,轻轻地哼了一声。

    看了眼宣紫月的脸色还不算太差,江源微微地笑了笑,用胶带将针头固定住,然后道:“给你配了些止血药还有些补充能量的药物...不过你这种情况,最好还是去一趟医院!”

    宣紫月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去医院...吃了药,你再给我打些针,应该就没事了...”

    见得宣紫月不同意,江源倒是也不觉得意外,要是宣紫月想去医院,早就去了,哪里还用跑到自己这里来找药。

    看了看宣紫月,江源这倒是觉得有些为难了,因为看得出宣紫月应该是胸口处挨了一下,然后才会导致吐血,但是具体伤到什么情况,这却是不好说;而且是否还有其他伤处,这也不好说。

    但这一个女孩子,江源却是又实在是不好怎么检查...

    稍稍地想了想后,江源走到治疗室拿来一只血压计,给宣紫月量了量血压。

    量完血压之后,江源倒是稍稍地放了些心,血压虽然偏低,但是还算在正常范围内,就目前看来,宣紫月体内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出血量,只要控制出血,不出其他问题的话,那么宣紫月的伤至少不会危及到性命。

    但作为一个严谨的医生,江源看了宣紫月一眼之后,苦笑道:“最好,我还是要给你检查一下...”

    “检查?要怎么检查?”看着江源那有些无奈的表情,宣紫月脸色又是微微地一红,然后问道。

    “你应该胸口处受到了重击,我最好需要确认一些你肋骨的情况,还有需要听一下你的肺部...以免有其他严重的问题,没有发现...还有其他部位是否受伤,这都需要确认一下...”江源稍稍一思考便对着宣紫月解释道。

    宣紫月有些艰难地笑了笑道:“肋骨可能断了两根,但是问题不大...最主要还是被震伤了肺腑,其他没有什么...吃了药...再加上你给我吊的药水,应该不会太大的问题!”

    江源微微地一皱眉,然后道:“可是...”

    江源这话还没有说完,眉头却是一掀,然后朝着注射室的门外看去。

    看着江源突然皱起的眉头,宣紫月的脸色也是一变,然后顺着江原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是这一看之后,原本已经有了些血色的俏脸,却是又瞬间苍白了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