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谁惹谁被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太放肆了,简直太放肆了,这张月正怎么教徒弟的?难道眼睛瞎了还没看到老胡的签字么?竟然连长辈老师签过字的方子也敢这般肆意评价?这要评价也轮不到你这后生小子...”一旁的吴老医师和王老医师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眼带冷意地看向一旁明显有些愕然的张月正。

    只有江源在一旁,看着这一幕,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住口!”

    张月正张老医师这时脸色也是大变,不知道自己这往日脑子还算灵泛的徒弟今儿怎么跟猪油蒙了心一样,竟然胡乱说出这样张狂的话来,你这要说也只能私底下跟我说啊...我嘞个去的...

    话说在传统中医学界的老同志们眼中,这最注重的便是辈分传承、尊师重道,这有对方老师签了字的,那你做后生晚辈的,这任由对方这方子开得如何离谱,也轮不到你这样语带讽刺的评价。

    这番言语听在别人耳朵里,那就是毫无教养,丝毫不知尊师重道,而且连累他这做老师的颜面都丢尽了。

    当下这张月正张老医师任由他如何护犊子,也只得铁青着脸,赶忙出声喝斥打断道。

    这正得意洋洋地评判着江源处方的白其彬,听得这熟悉的喝斥声,不禁地一愣,转头愕然地朝着自己老师看去,却见得自家老师一脸的铁青恼怒,看着自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白其彬这下却是愣住了,自己这明明在打击这小江师弟,又不是信口开河,怎么老师气成这般模样?

    “难道有哪里不对?”这白其彬愕然地看了看手中的处方,突然看到了这处方右下角签字之处似乎是自己接过来的时候不小心将那处折了进去,然后却是没有特意注意那被折进去的签名;

    想到这里,白其彬的这纷身一个激灵,暗道不妙,这难道...

    “月正兄...你这徒弟不错啊...年纪轻轻地就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要强上几分...”

    胡老医师这时脸色倒是还正常,似乎是淡定的很,似乎是随口称赞道,但是任由谁都不会真以为是夸赞。

    听得这话,这张月正张老医师,脸色极为的不好看,赶紧双手抱拳,给弟子辩解道:“庆元兄...对不住...对不住,这其彬可能是没看到你的签字...这才不懂事胡乱说的...还请庆元兄多多见谅见谅...”

    说罢,又狠瞪了这一旁脸色发白的白其彬一眼:“其彬,还不给胡老师道歉...”

    “对...对不起...胡老师,我刚真是没有看到...请您多多原谅,多多原谅!”白其彬这时自然也知晓自己刚才的言语,在这些老同志眼中到底有多严重,当下是赶紧站得端正,给胡老医师深深鞠躬谢罪。

    胡老医师这自然知晓这坑定然是自己那古灵精怪的小徒弟给对方挖的,否则对方何至会犯这样的错误;甚至连得这向来鼻孔朝天的张月正都亲自给自己道歉,当下这有了面子,又成功地打击了一下这张月正的气焰,便也就不为己甚了,宽宏大量地原谅了这个白其彬。

    这风波过去,但是这张月正张老医师却是脸色相当的难看,这被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胡老医师道歉,这让他实在是觉得心头郁闷之气难消。

    他也相信自己这徒弟白其彬的能力,这个病人两师徒都是早已经熟知了这病人可能的几种症候,自己徒弟当时能够这般自信地言语对方的方子太离谱,这固然有打击对方的意思,但定然是有依据,绝对不会乱说。

    当下这便淡声一笑,突然出声道:“这赵师傅也算是我的老病号了,既然小江已经开了方子,那我便也看一看吧,咱们集思广益,总要帮人家治好才行...”

    张老医师这话一出,胡老医师的眼睛微微地一跳,这旁边的吴老医师好王老医师两人心头也是暗暗一叹,这众人都知这张老医师的脾气,向来自傲的很,这丢了面子定然是要找回来的;这果不其然地便准备与老胡面对面硬拼一场了。

    江源站在一旁,看着张月正张老医师那张带着些老年斑的脸孔,突然觉得有些厌恶了起来,他向来尊老爱幼,特别是受自家老爷子还有胡老医师的影响,这只觉得太多数老同志都是很和蔼亲切的,所以他当初面对这两师徒的蓄意轻视,却是也只打算让那跟他老师一样自傲的很的白其彬,自食其果吃点苦头便算了。

    但是眼下看着这张老医师那不依不饶模样,这眉头也不禁地是一皱,难怪自家老师对这老家伙没啥好感的样子,原来这老家伙还真够讨厌的,自己没本事治不好,这病人都到咱这边来了,他娘的为了点小面子,愣还要在里边横插一手,从人家地盘上把面子抢回去,这不明显的是硬要损人利己么?

    这老家伙十足的自私至极,这里是自家的地盘,这姓张的若是输了,最多当时难堪一下,事后有些尴尬;但是这胡老医师若是输了,当着这么多附近病人的面,丢了脸面,那就是大事了,甚至还会影响诊所的声誉,实在是太无耻了。

    当下见得胡老医师再次朝着自己看来,目光之中依然有些担心,江源自然明白自家老师的担心,这次可真是要真刀实枪的拼了,这老家伙这回可是鼓足了劲找麻烦,必然要分出个高下来,不可能善了。

    江源却是微微地一笑,朝着胡老医师微微地点了点头之后,又伸手将处方送给这张老医师面前,淡声笑道:“好,那就请张老师也参详参详...”

    旁边的吴老医师和王老医师两人,听得江源这语气中的那个似乎特意加重了几分语气的“也”字,这都心头无奈苦笑,这小江刚才做事做得滴水不漏,虽然年轻,但果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这语气中忽轻忽重地便将这老张和他徒弟给挖苦了一把,但是却谁也抓不住他这尾巴。

    这张老医师这听得也是心头不爽,但是看着江源那满脸的微笑,这又抓不住对方话语中的毛病,也不知道对方是真故意的还是没注意,这也只得打落了牙齿往自己肚里吞,还得装出一副长辈的气度,笑着接过那处方来。

    这时,旁边的那些病人虽然已经因为这事耽搁了一会了,但是这时却是也被这事给吸引住了,这看来两位都很有名的医师要互相打擂了,这样难得的事情,可是都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兴致勃勃地看着。

    甚至连一些排在诊室外的病人,都围到了门口,一脸兴奋地看着。

    看着这么多病人看着,胡老医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却是也没有说话,这可是在他的诊所,若是他示弱了,那还有什么脸皮,所以看了看张岳搬进来的几张椅子,便抱拳朝着四周一个罗圈揖,朗声笑道:“对不住,各位街坊邻居...请大家稍候,待我们把这位赵师傅的病处理完,就给大家瞧病,还请多多原谅!”

    这来这地看病的多是附近,最远也不过是河东那边的病人,都是本地人,这见得胡老医师这般客气言语,这都赶紧起身回道:“胡医师客气了,我们不急不急...”

    这作完这个揖之后,胡老医师便便微笑朝着几位老医师还有他们的弟子,笑道:“来来...大家坐,不急不急,先喝杯茶...”

    既然到了这地步,那两位老医师也就不急了,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当下便也就坐下,慢慢品茶,反正他们就是旁边打酱油的,最多到时候出面做个见证,万一不行的时候打个圆场。

    待得众人坐下之后,罗嫂从外边送茶进来,胡老医师却是笑道:“月正兄...不用急,请先用茶...”

    “哎...好好...”张老医师也微笑抬头伸手接茶,客气地笑着。

    话说这虽然说是几乎明刀明枪要干架了,但是这大家伙都是有脸面的人,表面上的客气还是要维持的,至少这脸皮不可能撕破,只能在这学术本事上来一较高低。

    这事后,不管谁胜谁败,这午饭还得一起喝酒吃饭,下次再见了,不管心里怎么腻歪,也还得互相客套握手亲热...

    张老医师拿着江源的处方早便看了一遍,这看完之后心头却是大定,在他看来,这张处方果然是如同自己徒弟所说一般,完全不对症,这药用黄连、天花粉、生地、蜂蜜等七八味药,却是清热生津润肺的,这跟治病人的头晕有毛的关系?

    而且这也与自己心头以前所考虑的几种症候用药完全不合,与现在自己笃定的是肝阳上亢的症候更是完全两码事。

    当下这心头舒畅了,便将处方放下,满心舒畅悠哉悠哉的端起茶杯,悠闲地喝起茶来,准备先养精蓄锐一把,然后又狠狠地让这胡庆元狠狠地丢一把脸。

    看得这张月正这般模样,这一旁的吴老医师和王老医师这心头一愣,暗道:“难不成这小江真这么不靠谱?那这老胡这次的脸可就真丢定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