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达者为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旁边的白其彬,这时见得老师那脸色一片铁青,膛目结舌无言以对的模样,这赶忙站起身来,扶着自家老师,指着江源却是喝道:“休得胡言...这有口渴多饮又如何?这肝阳上亢,阳亢伤津,也可有口渴多饮...你又如何能愣是消渴之证?”

    白其彬这话一出,张老医师猛地一下醒过神来,是了...这阳亢也可上津,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有这情况,自己刚慌乱之下,怎么就没想到,差点就给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给糊弄过去了。

    “正是,阳亢也可伤津...这定然是肝阳上亢,老夫行医数十载,难道还比不过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张老医师精神一振,甩开自己徒弟的扶持,怒声喝道:“你这小儿在这里学医又有多久?竟敢胡乱指责老夫...”

    见得这老家伙竟然倚老卖老对着自己徒弟直接开骂了,胡老医师这脸色一寒,站起身来,正要出言给徒弟撑场子,谁知江源却是朝着他微微一笑,道:“老师莫要生气...咱们有理不在声高...您且安坐,待弟子与他师徒理论!”

    看着江源面对对方师徒的强压,在这情景之下依然淡定自如,自信满满,出声请自己安坐,还不用老师出来撑腰;胡老医师这只觉这满脸生光...在这几多同仁面前这数十年还是第一回这么风光长脸,当下是老怀宽慰,好徒弟啊...平生有徒如此,还有何憾!

    旁边的吴王两位老医师这也看得是满心的羡慕,有个这样懂事、而且还能差点将张月正辩驳的哑口无言的徒弟。且不管这次是胜是败,都不算丢脸了。难怪老胡对自己弟子信心如此之足。

    而且这两人现在也负着打圆场的责任,这要是老胡也起身加入战团与对方喝骂,那这就是直接撕破脸皮了;当下,两人赶紧齐声道:“对对...老胡,你坐着着,坐着...咱们就看看小江如何应答!”

    “好好...老夫今儿就沾了徒弟的面子了,咱今天就喝茶,喝茶...哈哈...”胡老医师这心怀大慰,呵呵笑着坐下。

    这请得老师坐下之后,江源颜色一整。朝着张老医师拱手笑道:“后学在老师这里方学得一月有余...”

    “噗...”张老医师这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自己竟然差点给这才学一月的毛头小子给弄得颜面无存了,当下这更是怒火中烧,指着江源鼻头喝骂道:“你一个才学了一个月小子,竟然嘲讽老夫...”

    江源淡然一笑,拱手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这为病者着想,却是不能任由你这有误之诊断,来误了病人之病情,故而请张医师见谅...我的方子定然是对症的...所以我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不能让病人的病情因之而延误!”

    “得好...得好啊,江医生我支持你...”江源这话音一落,这外边却是有人突然大声出声叫道。

    这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得是一个老头,这正挤在诊室门口。大声言语道:“这能够治得病好的医生就是好医生...张医师,你这也不能倚老卖老欺负人家年轻医师;去年我也特意大老远跑到你那里治过腰痛...但是吃了半个月的药,也没有什么明显效果;我这回在江医生这里,江医生亲自给我开药,给我扎针,这当场就见效了。到现在一个多礼拜都没有发过腰痛...你换成是我,我是会相信你这老医生,还是相信江医生?”

    看着这老头,这张老医师这脸色一阵青的一阵红,却是无言以对,他对这老头还有些印象,因为这老头是大老远从云江这里,搭车两百公里到他那里去看病的,当时似乎确实是效果不怎么好...

    这诊室里的其他一些老病号,这时也都纷纷道:“是的...我们前几天都看见前边街上那摆油炸摊子的那张老头嘴巴歪了,医院都要住一个礼拜以上的院才会好,当时在这里,江医生只给那张老头扎了几根银针,不到半个小时就完全好了!江医生可比一般的医生要强多了!”

    “啊...是啊,当时我也在呢...江医生那一手可真是神仙样的,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好了...只是当时那老张头嘴巴扎出血了,那老张头还嗷嗷的叫呢...当时把我笑惨了...”

    听得这议论纷纷的话语,这张老医师师徒站在那地,这脸色是一阵阵的发青,那白其彬赶紧转移话题,不再纠缠江源这才跟胡老医师学了一个月的事情了,对着江源沉声道:“江师弟...这病症绝对不是消渴,定然是肝阳上亢引起的,以我和老师的经验,前边也用过两张方子了,这次定然不会错的...”

    江源淡然一笑,道:“不...白师兄错了,这乃是肺热津伤之消渴,赵师傅只要服得我这方子三副,定然有效...”

    这白其彬这时自然不可能认输,这可是事关两师徒最后颜面的问题,这沉着脸色道:“不可能...赵师傅这要是服用天麻钩藤饮,定然也是三副见效...你这方子反倒是会引起病情加重的!”

    见得这两厢坚持不下,这张老医师脸色难看,突然脸色一寒,却是走到那诊桌旁,伸手拿起笔,“唰唰唰”地便在那处方上写了起来,写完之后,丢下笔,撕下那处方丢给那赵师傅,沉声道:“老赵...回去吃我这方子,三副包好!”

    江源脸色一沉,这倚老卖老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当下轻哼一声,道:“张医师...且慢,你若坚持是肝阳上亢,那我们就来验证一下!”

    “这要如何验证?我让他回去吃三副药,必然好了。我羞于你这黄毛小儿做这口舌之争!”张老医师脸色阴寒地道。

    江源微微一笑,道:“何用三副药。你我皆知,消渴便是类似西医之糖尿病...这将血糖一测便是,如果血糖异常,便是消渴,若是血糖正常,便是你之肝阳上亢...老医师何必让病人冒此险?”

    江源这话一出,这张老医师师徒脸色便是一变,而旁边的吴、王两位老医师这眼睛却是一亮,是了...大家怎么没有想到这个,这是不是消渴。一测血糖便知。虽不是百分百,但是却也九成准确,这正是验证两方法的最佳办法!

    当然,这话两人却是也没有人站出来,毕竟这不管哪方输赢。都容易得罪人,这就由他们自己决定,但是看着小江这神色,还主动提出来,定然是信心十足的很;而这张月正怕是底气可不那么足...

    这旁边的那两位跟着两位老医师来的徒弟,这时看着江源,却也是满脸的佩服之色;虽两人也是相当自傲的人物,但是看着仅仅只跟着胡老医师学了一个多月的江源,便只身一人与这张老医师师徒辩证。这不吭不卑,据理而争,还占上风,实在是让他们两个佩服的紧。

    这满场的人,这时却是唯有这张老医师师徒这会却是脸色发僵,就如同两位老医师所想。这两师徒确实是心头底气不足,首先便没有想到这肺热津伤的消渴证的可能...

    刚才愣肝阳上亢也会有这样的表现,那也只是硬扯上去的,两人清楚的很,这个肝阳上亢证的几率要比江源所的消渴低许多。

    但是这时,这两师徒却是骑虎难下了,面对那坐在那地一直没有出声,但是却满脸淡然微笑的胡老医师,两人也知道...这现在场面已经被他们闹成这样了,这要是不弄出个输赢来,这位老胡同志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这张老医师又看了看那两位同来的吴老医师和王老医师,看着两人坐在那地老神在在垂眉低目的模样,也知道这两个老狐狸是打定了主意不插手这事,两边不得罪,现在根本不要想着两人会上来打圆场。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张老医师知晓今儿要是不同意江源通过检测血糖的办法,来确定这到底谁赢谁输,这事就没完,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这总不好坚决不同意,反而是落得他人耻笑了。

    看着白其彬这正看着自己,等自己拿主意,这张老医师当下这只好一咬牙,便道:“也好,省得你这个毛头小子纠缠不休,拿血糖仪来...”

    一旁的张岳这立马出去治疗室拿了快速血糖仪和消毒的酒精棉签来。

    听得这样一测,就能立刻确定自己的病情,然后可以对症下药,这赵师傅也是欢喜的;

    不过张岳却是相当的谨慎,虽他对江源嫉妒的很,但是在这样事关老师和诊所颜面的时候,自然是坚定站在江源这边的,谨慎地问过赵师傅早上吃了些什么,什么时候吃的,这些都是影响血糖值的因素,省得等下结果出来了,这张老医师两师徒便又找理由。

    问清了是早上七点吃了两个包子之后,张岳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对血糖没有什么太多影响,当下便开始给赵师傅消毒,然后采了一滴血滴在试纸上,放入检测仪中。

    这白其彬这会也凑到了那血糖仪前,生怕张岳弄鬼...

    而张老医师这时却是似乎一脸自信地,站在那地等着结果,不过胡老医师这看着这张月正那紧握的拳头,便知这老家伙比自己可紧张多了,当下这便是冷冷一笑,等着那结果出来。

    人丢大了...新书月票榜吊尾巴上吊了吊,立马被赶下来了;不过还是要感谢所有订阅的兄弟姐妹们,以及那二十几位投月票的兄弟,更要感谢万点打赏给天南换月票的隐隐隐君子,谢谢大家的帮助,天南继续努力!继续求月票和订阅支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