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内功与外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说是你杀了钱立元?”

    年轻人一双冷冷地眼睛,似乎眼带着不屑地看着江源,淡淡地道。

    听得这话,江源缓缓地松了口气,看来这年轻人不是钱立元那边的,否则要是是钱立元那边的人,那自己就麻烦了。

    见得江源不答,年轻人的目光一寒,沉声道:“我在问你话!”

    江源微微地笑了笑,道:“对是我!宣紫月告诉你的?”

    “哼就你也能杀死钱立元?”年轻人的双眼中露出了一丝冷笑之色,道:“像你这样的,他一只手可以碾死两三个兰“随你你说不是就不是”江源耸了耸肩,笑道:“抱歉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见得江源竟然不理会他,这年轻人眉头一耸,突然寒声道:“以后不要再接近紫月!”

    “嗯?”江源转过头,看了年轻人一眼,心头倒是有些了明悟,这年轻人怕是与宣紫月关系不浅,当下便淡声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告诉你我跟她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年轻人冷笑一声,道:“普通朋友,你就能为了她去杀钱立元?”

    “这个你可以去问宣紫月”江源无奈地苦笑了笑,他是真不想惹些这样无谓的麻烦,他清楚的很,一个能随身穿几十上百万块一套的衣服到处乱逛的人,绝对是个很麻烦的人,一旦惹上了这样的人,那么自己就会很麻烦。

    特别是在对方本身就十分强的情况下,那就更是如此。

    “小子……听说那天你没穿衣服?”这年轻人突然又是目光一冷,丢出这么一句。

    “呃?!”江源一愣,然后想出了这话的意思,不过那天自己确实是没穿衣服……只穿了裤子……

    这心底真是无奈了起来,怎么碰到了这样的极品男,江源轻叹了口气,道:“你是她什么人?男朋友吗?”

    “男朋友?哼我是她未婚夫”年轻人目光一寒,看着江源冷声道。

    江源这下无奈了,他伸手摸了摸脸,很认真地看着年轻人道:“我跟宣紫月真一点关系的没有,也就见过两三面不到,那天她只是到我那里来找药而已广“我问你当时你是不是没有穿衣服!”年轻人两眼冒寒,盯着江源怒声道。

    看着这年轻人这般模样,江源这下也终于是火起了,他虽然不想惹麻烦*启航文字*,但是也绝对不怕麻烦,自己这救了宣紫月,反倒是被人未婚夫打上门来了,这算怎么回事?

    当下目光也是一冷,眉头一皱道:“对……是没穿,怎么了?半夜有人翻到我店里来,我还非得穿好衣服下床,才能下去抓贼不成?”

    “好好,果然是的……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这年轻人突然暴怒了起来,一张原本俊朗的脸孔阴沉得跟铁一样,指着江源的鼻子,寒声道:“我的女人,从来没有谁敢碰你一个乡下小子,简直是找死!”

    看着眼前这个脑子有毛病的家伙,江源这时也是火气直往上冒,还没见过这样小心眼的男人,当下沉声地道:“你不要搞错了,是我救了宣紫月,你不感谢我,还打算找我麻烦?”

    “什么你救的?十个你也打不过紫月,你还能救她?”年轻人脸露寒色,突然大步走过来,伸手便揪向江源的衣领。

    江源眉头一皱,倒是不知道宣紫月怎么会有个这样的未婚夫,简直跟外边那些蓄意找碴的流氓混混一般;

    当下轻轻地往后一退,寒声道:“请自重广“自重?”年轻人突然目光一寒,一拳朝着江源轰了过来。

    江源倒是没有料到,这年轻人说动手就动手了,头用力一偏,只觉得一股强悍的劲风擦脸而过;

    江源心头*清逸尔雅*一紧,果然是高手,当下立刻侧身一转。

    果不其然,这年轻人一转手,便挥肘朝他胸口撞来,而江源却是刚好闪开,同时挥臂挡去。

    “嘭”地一声闷响,江源被震得连连后退了两三步。

    “螳臂当车”见得江源被震退,那年轻人冷笑一声,猛地抬腿,又是一脚扫来。

    江源这时自是不敢挡了,不过他也不是什么遇强就退的人,虽说自知不是对方对手,但却也从不是怕事之人,当下弹身而起,避过这一腿,然后闪身而进,也是一脚踢了过去。

    不过这过得两手之后,江源便被这人一脚又震退了五六步之远,才勉强站稳了脚;而那一双挡住在身前的手臂,却是一阵阵的隐痛和酥麻。

    感觉着对方的力量,江源这一阵阵的心头暗骇,这人果然也如同那钱立元一般,虽然看起来体型并不怎么出众,但是力量却是强大的可怕,而且反应能力也是非同一般。

    “这些人到底怎么练出来的?”江源强忍心头的惊骇,用力地抖了抖手臂,待得那酥麻和隐痛感渐去之后,这才深吸了口气,怒喝一声,朝着对方冲击了过去。

    很明显,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完全不在钱立元之下,所以江源的这一次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勉强地挥出两拳之后,便被对方一脚直中胸前,生生地倒飞出了三四米远才跌落在地。

    江源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刚刚捂住那疼痛欲裂的胸口,便觉得口中一甜然后一口鲜血涌出然后喷了出来。

    看得江源吐了一口血,那年轻人这眼中的凶意才稍敛,冷声警告道:“这样的实力,也敢在我面前出手记得我的话,要是再敢接近紫月,下次就不会是吐口血这么简辜了广说罢,这年轻人冷哼一声才转身大步地离去;

    见得那年轻男子离开,江源双眼微眯,露出一丝淡淡的寒意,但是却并没有追上去而是一屁股坐到地上,缓缓地深吸了两口气,那苍白的脸上才多了一丝的红晕。

    而这时,那提示声也恰恰地在脑海中响起:“发现机体受损,调集能量中~~~修复开始兰随着这个提示声起,一股难以遏制的痒感便又在江源那胸口隐痛处缓缓升起“扑”听得这个声音江源轻轻地松了口气,然后又吐出一口血沫,才道:“王八蛋又要浪费我的能量广抬头看了眼那年轻男子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的那条小道的尽头,江源寒意这时才稍稍地敛去,只是他心头却是并没有太多的羞怒感觉,只是他记住了这个人,会将自己所受的耻辱深深地记在自己的脑海中,然后jī励自己。

    因为当年他也是这样一路一路爬上来的技不如人就怨不得别人,这是佣兵界的铁律;要想不被人欺负,不被人压制,那么你就得要有实力有本事你以后可以找回来场子来。

    但是当你实力明显处于下风,毫无胜算之时失去理智往往是自取其辱,甚至是送死!

    “既然你们都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那么我也一定能够“我一定会找到这种方法的……到那时,我会来找你”江源轻轻地吐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头顶那逐渐蔚蓝的天空,缓声地道。

    江源很清楚,对方拥有如此强悍的力量还有反应能力,绝对不是偶然,而且连宣紫月能有极强的实力,那么他们定然是有相应的方法的,江源相信自己既然已经找到的了原因,那么总有一天,自己会追赶和超越对方……

    所以江源待得胸口的麻痒感,稍稍减退,胸口隐痛渐渐消失时,这才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缓步地朝着诊所走去。

    一边走,江源也在一边想着,对方到底是通过什么方法,能够将人的力量和反*启航文字*应能力强化到这种地步,而且很明显,他们应该不是通过什么药物之类的;因为江源自己很清楚,使用药物培养出来的那些人,并不是没有,但是一般多是力量被强化,但是反应能力不可能还能如此强悍。

    而且与宣紫月见面的几次,都能够确认宣紫月是个很正常的女孩子,并没有任何使用药物所具有的外在痕迹。

    但她们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还有反应能力……

    江源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开始仔细地分析着其中的可能。

    突然,他的眼睛微微地一亮,因为他突然响起了那夜,钱立元评价他的一句话……

    “一个连外功都没有几分火候的家伙”竟然能逼退我三步广还有刚才那个宣紫月的未婚夫,也说过一句……

    “不错这套炼体功夫虽然有些难看,但是锻身炼体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广想到这里,江源深吸了口气。”

    “外功炼体功夫”这应该是说的自己的练的这套古五禽戏,江源很清楚,自己这套五禽戏有些什么效果,对于身体的锻炼和调整恢复都有极佳的效果,这应该就是他们所说的外功和炼体功夫,但是那钱立元口中当时似乎充满了对这所谓外功的不屑,说自己是连外功都没有几分火候的家伙难道真还有所谓的“内功”不成?

    “那内功是什么?真会有如此的效果吗?”江源这时疑惑了,但是他又找不出其他的解释,以对方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就拥有了如此强悍的实力,如果不是真有这个的存在,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会比自己强这么多,甚至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个搏击高手都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