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宣紫月的电话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见得江源笑得那般模样,胡老医师这也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当下便解释道:“不是那些家伙哪有张月正那么厚的脸皮,不过是听得你这次大出风头之后,这些老家伙也不堪寂寞,纷纷起哄要搞一届楚南中医传承大赛卫生厅白厅长已经基本上同意了这个事,已经开始筹备了,我想这一两个月应该就会正式举办,到时候你可要给我争气,好好地把他们给镇一镇明白了吗?”

    听得胡老医师这般解释,江源也就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那还好

    晚上,江源关上诊所的大门之后,却是并没有直接上楼去,而是走到了胡老医师的办公室,打开了电脑之后,便坐到了电脑之前。

    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找那章霸王麻烦许久了,为的就是怕那章霸王要是因为黄毛的事,来找小雨,不过还好这几天都风平浪静,并没有见到那章霸王有什么举动,但江源还是有些不放心,准备将这章霸王解决了一劳永逸。

    要找章霸王,对于江源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情,现在他已经有了章霸王的相关资料,但是要找到章霸王的具体位置,倒是有点麻烦。

    当然,这个自然是难不倒江源的,以现在的科技,相关部门想要找到什么人,那是很简单的事情,这对江源来说,自然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打开电脑之后,江源找出了那日隐藏起来的那个文件夹。然后打开里边的一个软件,又输入了一排数字,再轻轻地敲了一下回车,这个软件开始迅速地运行,在无数台肉鸡中绕了一圈之后,江源才开始打开了某个网页,开始启动软件。入侵某个数据库中。

    看着上边一个个数据的跳动,江源不时地轻轻地敲下几个键,调整一下入侵的方式。如此般地忙碌了一阵之后,便静静地等待着,他相信这个用不了多久的时间。

    这个数据库的入侵并不是很困难。至少比江源上次进入的那个系统要简单得多,不过是过了几分钟之后,屏幕上一个绿色的光标快速的显现。

    “成功了”江源快速地敲了一下回车,进入了某个界面,然后将章霸王资料中的那个手机号码输入其中。

    随着江源的输入,系统很快地便检索了起来,一副地图快速浮现在桌面上,江源看了看上边,有个红点在轻轻地闪烁。

    看了下这个红点的位置,江源轻轻地皱了皱眉头。河东筒子街当下又看了看时间,时间标记是十分钟前。

    “在吃宵夜?”江源微微地皱了下眉头,他现在侵入的是某通讯公司的数据库,是通过这个数据库来定位章霸王的手机位置。

    现在屏幕上显示的这个地点是章霸王的这个手机最后一次通话的地方,是在云江最有名的夜宵一条街筒子街。

    江源再次轻轻地点了一下鼠标。查询了上一个通话的时间和地点,结果显示,上一次通话的地点也是在筒子街同一个位置,而且间隔时间只有数十秒中。

    看到这里,江源终于是确定了,这个章霸王确实是叫人在筒子街吃宵夜;这下倒是有些头疼了起来。楚南省这边的宵夜一般都会营业到凌晨两三点钟,而楚南人吃宵夜,从晚上十点吃到凌晨一两点那都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江源这现在有些纠结了,不过还是很快做了决定,找章霸王的麻烦不一定愣要今天,这再推一天便是,否则这真要等到凌晨那就亏大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五十了,眼见就要打瞌睡了,江源赶紧关了电脑,一路小跑这上楼去,而且还一边跑一边脱衣服,等他跑到房间时,已经脱得差不多了,赶紧将衣服往床上一丢,便钻进了浴室去。

    手忙脚乱的洗完澡,江源这刚刚躺倒床上,便觉得一阵的困意袭来

    “希望能够进入”江源怀着这样的希冀,然后闭上了眼睛。

    “机体进入休眠状态精神能量分析吸收启动由于能量蓄积未达百分之十五,暂停精神能量分析调动剩余相关影像进行播放”

    瞬间清醒过来的江源,听得这个提示声,这心头是欲哭无泪果然,果然

    不过也没法,现在也醒不过来,江源也只得继续看着祖师爷与人看病治病;当然这样学习也是极有用的,但是唯一的缺陷却是,当江源看不懂的时候,却是没有人解说,只能是自己去揣测。

    当然,江源也不会浪费这样的机会,能够看到祖师爷给人病人的情况,这对他自己也绝对是一个相当有效的提升;

    至少绝大多数祖师爷开出来的药,他都还是能够理解为什么的;就算是当时不能理解,这回头细想的时候,基本上大概还是能够想明白的,这就如同是给他积攒难得而且丰富的临床经验一般,这样的效果可比那些在医院实习的医学生们要强上许多倍。

    “这个畏寒头痛的病人,仅用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四味药的麻黄汤,以麻黄为君药,散寒发汗;桂枝通阳散寒为臣药,杏仁甘草为佐使而不再加用任何其他药,却能达到极好的效果,果然是祖师爷,用药果然在精而不在多,用多反而易起其他反应”

    江源看着祖师爷看的这个病人,只用了简单的四味药,让病人服了两剂药,便完全好了;这心头不禁地是佩服的紧,这跟着祖师爷看病的时候,那自然是更加的用心了几分;

    第二日,江源这早上刚将诊所的门打开,等着医生护士们上班,突然之间却是手机响了。

    江源首先还以为是李小雨,结果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

    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但江源还是起身走到办公室外,接了这个电话。

    “喂请问哪位?”

    那边很快地便响起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江源,我是宣紫月”

    “宣紫月?”江源一愣。

    “江源这两天有没有什么人来找你?”宣紫月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道。

    听得宣紫月言语中的那丝担心,江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道:“昨天你未婚夫来找过我了?”

    “啊齐乐明他真来了?”宣紫月的声音猛地一高,言语之中透出了一丝怒气;但是又很快地紧张问道:“这王八蛋没把你怎么样吧?”

    “王八蛋?”江源愣得一愣,倒是笑了,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未婚夫是王八蛋的,而且还是出自宣紫月这样怎么看都不像会说脏话的人口中,不过江源这会也知晓了,宣紫月只怕是对她这未婚夫也没有多少好感,否则也不会嘿嘿

    当下便笑道:“跟我打了一架”

    “啊?”听得江源的这般言语,宣紫月惊呼了一声道:“那你没事吧?”

    对于这个,江源倒是没有什么想隐瞒的,本来就是技不如人,便笑道:“吐了口血,不过现在没事了!”

    听得江源这话,那边稍稍地沉默了一下,然后才传来宣紫月低柔的声音:“对不起,江源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江源淡笑了笑,道:“我吃的亏,从来不需要别人帮我找回,特别是女人!”

    宣紫月那边这时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一阵之后,才道:“江源我保证齐乐明以后不会再找你,但是这件事,你最好也不要记在心里,有些事情你不太了解我很抱歉!”

    面对宣紫月这样小心的言语,江源倒是轻轻地笑了,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一个能穿得起西皮瑞和勃然达,而且又有一身特殊功夫的人,确实是我们惹不起的但是你不用担心这个,我并不是自不量力的人”

    “你”宣紫月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江源怎么会知道这两个品牌,她清楚的很,就算是整个楚南甚至在全国都没有几个人能认识这远在米兰、还有布达佩斯的两个传统手工店出产的家族品牌。

    但是江源竟然都能认出,这就不由得宣紫月不惊讶了,“勃然达”还好,虽然少见,但偶尔听说过这个牌子的,或许可能会认得那鞋子上的那个细小标徽;

    但是向来以纯手工、特殊质料、精致为名的“西皮瑞”向来只在最顶级的那个小圈子里流传,一般人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

    而且就算是有人知道这个牌子,也不一定能认出来,西皮瑞只有在衣服的内衬里边才会有个小小的标志,衣服其他地方你根本找不到任何的标示,这不是经常穿着或者见到这个品牌衣服的人,是绝对认不出来。

    宣紫月稍稍地愣了一下,然后又想起了江源那一套很有些古怪的五禽戏,还有那惊若飞鸿的一刀,这时还真是有些惊疑了。

    不过,她这还是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能了解一些东西就好,不过你不用担心,真的”

    听得宣紫月那有些无奈的声音,江源笑了笑,都:“你不用对我有什么负疚感之类的,真没什么”

    说到这里,江源迟疑了一下,突然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