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夜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想知道什么?”

    面对江源的要求,宣紫月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然后问道。

    江源轻吸了口气,然后问道:“你们是不是都修炼了一种特殊的功夫”

    “特殊的功夫?”宣紫月愣了愣,然后叹了口气,道:“对我们都另外有一套特殊的功夫”

    听得宣紫月承认,江源的心猛地一跳,道:“内功?”

    “对,差不多就是内功的样子”宣紫月应了一声,然后苦笑道:“其实你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只是你没有修炼内气,没有内气就只能是单凭单纯的**力量所以,你打不过他们!”

    “内气”江源用力地咬了咬嘴唇,满心的不甘,不过他也知道,这种所谓的内功,绝对是很难学到的,至少他这几年见到过不少的高手,面对这些所谓的高手,他都从来没有任何未战先怯的感觉。

    但是唯有这次,见到了钱立元还有这个齐乐明之后,才让江源在面对他们时,几乎未战,便已经没有想过获胜的可能了,当然除了那个可怜的钱立元,都是因为事先已经被宣紫月重伤了,否则江源就算是靠偷袭,也绝对是没办法干掉钱立元的。

    而这么多高手,唯有这次见到宣紫月三个人,才是练有这种内气的,所以江源不禁地有些许的心灰意冷。

    那边的宣紫月似乎感受到了江源心头的那种不甘一般,轻叹了口气道:“江源,你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一般情况下,你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人。像我们这样的很少,所以你别想太多!”

    江源苦笑了笑。是啊很少,但是我现在已经遇上三个了

    “嗯嗯没事了,我就好奇而已!”江源强笑了笑,然后道:“没事了吧,我现在要上班了?”

    “嗯没什么事了,你没事就好”宣紫月笑了笑道:“上次真是要感谢你,等我回学校请你吃饭”

    “好!”

    挂断了电话,江源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眼中闪过了一丝苦涩,他原本以为只要弄清楚了是什么。那么自己以后总还是能够想到办法的。但是从宣紫月的口中,他却是感觉到了这种可能性究竟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宣紫月这时却是也拿着手机,在静静地沉默着,虽然她与江源接触的不算太多,但她却是能够感觉出表面上毫不在乎的江源。究竟是一个有多骄傲的人。

    否则,以江源的性格,绝对不会问自己那个问题

    但是这一切是不可能的,除了像自己家一样,拥有传承的人之外外人从来没有人能够学到这个的。

    而自己也不可能帮助到他

    “他一定很难受吧”想着那张从来都是充满了淡淡温暖而自信微笑的俊逸脸孔,宣紫月轻轻地叹了口气。

    只是,江源却是并没有如同宣紫月想象的那般,在他的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并不代表他就绝望了,动手动不赢,那么总还有别的方法,你有那什么内气,但是你总不能炼到金刚不坏

    爷当年持枪在手时,单挑还没怕过谁。就算你速度再快,你反应再灵敏,你总不可能逃得过枪

    想到这里,江源轻吐了口气,然后走进诊室去了。

    夜间,江源再次地坐到了电脑之前,然后打开了电脑,启动软件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再次侵入了那个数据库中。

    待得定位到章霸王的那个号码的位置之后,江源的眼睛微微的一亮,这次显示的位置是在河西的天马路,正是章霸王三个住所的其中之一。

    看了看时间,也是刚在几分钟之前章霸王刚接了个电话

    当下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九点四十五分,还有十五分钟便到自己休眠的时间了,江源稍稍地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熬过这这二十分钟再说,否则这在半路上打瞌睡了那就麻烦了。

    想了想,江源出门到了治疗室中,然后从里边拿了三柄手术刀柄,然后找了几片尖刀片上了上去,然后用跟带子牢牢地绑在了手腕上,这就是他准备的武器了,虽说这手术刀带起来挺麻烦的,但是却相当的好用,这是他这几年的经验。

    手术刀柄份量合适,入手手感极佳,而刀片却是薄而锋利,一片可以用许久,而且用过之后,还可以换,又容易隐藏,不论是用来近战,还是做飞刀,都极为合适,实在是远近皆宜,杀人劫货之必备佳品

    弄好手术刀之后,江源又伸手拿了一双手术手套,放到口袋里,这也是以防万一,避免留下指纹之类的最佳用品。

    准备好了一切,江源又回到电脑前坐着,这一边等,一边查了查最近的数据,结果显示这一段时间章霸王都没有再打电话,江源这倒是放了些心,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这章霸王应该不会乱跑了才是,除非这没事又去吃宵夜了,那就够让人郁闷的。

    时间很快地便到了十点,江源很有经验地坚持了五分钟之后,随着一道讯息闪过,那浓重的睡意瞬间消失。

    江源猛地站起身来,然后熄掉灯,上楼从二楼后边的窗户上跳了出去。

    天马路离文阁路并不太远,江源一路快步而行,很快地便找到了天马路十六号,天马路是一条一街道,两边都是一些旧房子,而这十六号也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独门独户老式小院子。

    江源看了看四周,相当的安静,便一没有迟疑,站到院门前,四处打量了一下,又听了听,里边没有什么异常动静之后,伸手拿出那双手术手套小心地戴上,然后轻轻地一跳,伸手搭住那围墙,轻飘飘地便翻了过去。

    只是江源这刚一落地,便听得院子里边的墙角,一个什么东西低沉地“呜”了一声从地上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倒霉”江源眉头微皱,倒是没有想到这院子里竟然还养了一条狗,当下手腕一翻,一柄手术刀便出现在了右手手心之中。

    虽说他不怕这一条狗,但是这乌漆嘛黑的,光线又不是太好,江源就担心自己不能一刀毙命,这要是让这狗乱叫的一声,那么就麻烦了。

    不过江源这时也知道没有退路了,自己只要一动,保管这狗立马便会乱叫了起来。

    当下拇指和中指轻捏刀柄,食指轻轻地抵在刀背之上,而刀柄尾不松不紧地顶在掌心之中;这正是外科手术刀的常用握法之一,这种握法最好发力,特别是在切开肌层之类时,最好掌握力量。

    江源倒是将这种握法发挥到了极致,用来战斗,也是无往不利,当初不知几许人,便是栽在了江源的这柄手术刀之下。

    那只棕色的狼犬低声地“呜呜”着,呲着一口雪白的长牙,留着口水,眼闪着绿光缓缓地朝着这边走了两步

    江源见得那狼犬渐渐地露出了身体来,手中的手术刀一紧,便待出手,

    谁知那狼犬看了一眼江源这边,突然一身的毛都猛地竖了起来,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恐呜鸣声之后,却是夹着尾巴便转身跑了,让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江源,看得是一脸的愕然。

    只是,他却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左肩处的那个纹身,在那只狼犬靠近的时候,突然无似乎如何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闪动了两下。

    而那只狼犬就在这纹身闪动的同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极为让它恐惧的东西一般,就这样夹着尾巴狼狈而逃了。

    江源虽然心头疑惑,但是却也不敢迟疑,既然狗都跑了,那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得抓紧时间才行,他这还有半个多小时便会进入第二次休眠前期,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要是拖久了,那就麻烦了。

    江源无法想象,自己一边随时可能睡过去,一边却是还要跟人开打会是怎么个模样。

    小心地打量了眼前的院子,江源这才发现这院子竟然还不小,而且前边还有一个弄堂,看来里边还有个小院子,章霸王的这处弄得还真够隐蔽的。

    江源悄无声息地朝着前边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小心地倾听着四周的声音,虽然能够确认章霸王就在这个小院子里,但是却不知道具体在哪个里边。

    小心地通过这个弄堂,江源这时才看得里边又有一栋小楼出现,而这栋小楼的两个房间,似乎都亮着灯。

    江源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便听得其中一个房间,有几个杂乱的声音传了出来。

    凑近这个房间的窗户面前,江源透过窗户朝着里边看了进去,只见得三个年轻男子正坐在一起,围着一张桌子,一边喝酒一边在斗牛。

    江源微皱着眉头仔细看了一下,三人里边却是并没有与记忆中的照片类似的人在。

    见得这边没有,江源便小心翼翼地走到另外一个亮灯的窗户前。

    这个窗户却是挂着窗帘的,里边也隐隐地透出些哼哼唧唧的怪异声音,江源眉头轻轻地一皱,因为以他的强悍听力,他已经听出,这里边正有一男一女在进行着某项剧烈的生理活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