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五禽运气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完了完了自己被这小妞一阵纠缠,怎么就忘记了时间了?”感觉着这一阵浓郁的睡意袭来,江源一惊,无奈地忖道。

    只是这时已经没法了,江源这只得坐在车内,强行抵抗着这袭来的睡意,希望能够撑过这几分钟,撑到第二次的休眠期过去。

    不过,旁边的童巨同学这时却是不放过他,一边紧搂着他的胳膊,一边兴奋地道:“你刚才好厉害哦”

    江源这时正强撑着困意,在与这一波一波袭来的睡意在做斗争,哪里顾得上答话,只是“嗯”了两声。

    童巨同学这时也发现了江源的不对,看着江源这低着头,不时头往下掉的模样,不禁地愕然道:“你怎么了?不是吧?就打瞌睡了么?”

    “嗯嗯”江源这时已经是迷迷糊糊了,只顾着点头应着,哪里还能回答,只希望着这小妞赶紧和自己多说几句话,好让自己能够将那浓郁的随意打消几分,好坚持过这五分钟,否则这要是就这般睡着了,那可如何是好?

    不过,这小妞这时自然是体会不到江源心头的那种郁闷敢,这回倒是体贴的紧,见得江源实在是睡意朦胧,这却是好心地道:“刚都还好好好的,怎么就打瞌睡了来你靠着我,先睡一下,到了酒店我叫你!”

    江源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自己靠上了小妞的肩头,闻着那发际飘来的淡淡幽香。还有这突然安静下去的环境,以及坐在车内摇啊摇的感觉,只觉得自己一阵阵地往下沉

    “机体进入休眠状态,精神能量分析吸收启动,五禽运气法启动”在迷迷糊糊之间,江源在隐约地听到了这一句之后,瞬间便没有了知觉。彻底的昏睡了过去。

    “夫天地者,阴阳也吾有五禽之戏,是为地阴。活肌肤骨骼,化万物之不朽但有阴不可缺阳夫阴阳者,两者不可缺一故创五禽之运气法。通气血之经络,活万物之神明故乃阴阳之调和,万物之升发至此天地有合,万物升发而有致”

    迷糊之中,那苍老的声音在江源的脑海中,轰然响起,随着这苍老的声音响起,江源腹部肚脐之下三寸之处,气海穴内,一股热气蒸腾而起。在气海之中缓缓弥漫。

    紧接着周身经脉脉络穴位之处,也可以见一些些淡淡的气息蒸腾

    这些气息缓缓地开始循着经络朝着周身弥漫,而江源四肢以及周身之处,在这些气息的刺激之下,在这肌肤肌肉之间。也有些细微地气息缓缓生成,融入了经脉中去。

    随着周身这些气息的融入,江源周身经脉穴道中的那些气息也渐渐地壮大,然后循着经脉脉络缓缓地四处运行

    而此时,在江源的左肩之处,那个隐晦的纹身。却是开始再次地闪动了起来,一次快似一次

    江源在呼呼大睡,童巨同学这时用肩膀枕着江源,只觉得江源这周身之处似乎暖呼呼的,特别的让人觉得舒服,这不禁地是又进江源拉近了两分

    华天酒店在河东区,的士车一路上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到酒店门口,门口的门童很殷勤地上来,给童巨同学打开车门。

    童巨同学从背包里掏出钱包,将车费付过之后,看了看依然倒在自己肩头没动的江源,轻轻地叫了两声发现没有反应,当下只得叹了口气,朝着车外的门童招了招手道:“来帅哥,帮个忙”

    这位门童屁颠屁颠地背着某人,跟着童巨同学身后,朝着大堂内走去,这一边走,还一边看着前边的那双修长美腿,心头满是妒恨地嘀咕着:“咱见男的带被弄晕的女的开房的不少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女的把男的弄晕的这哥们怎么这么好的艳福啊”

    “帅哥得辛苦你一下了,等下帮我送上楼去!”听得那娇滴滴的声音,这位门童心头一荡,忙不迭地点头笑着:“行没问题!”

    童巨同学在前台办了手续,那了房卡之后,微笑着朝着那位将江源放到大堂沙发上,正自家在擦汗的门童招了招手;

    原本这还有些气急的门童,看着那巧笑嫣然的笑脸,这只感觉纷身又有了力气,用力再次背起江源,跟着后边朝着电梯走去。

    “哥们你真重啊”门童气喘吁吁地跟着童巨同学走进房间,看着房间的那张大床,心头实在是羡慕的紧,暗道:“背上这位小爷也真是的,这个时候的还睡着,这**一刻值千金,回头要是睡过头了,那就真他娘的浪费了这样的好事为嘛不出在咱身上啊,唉”

    虽然满心的嫉妒,但门童还会死小心地将某人放到床上,这才抹了把汗,对着童巨同学微微地弯了弯腰,笑道:“请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

    “帅哥,辛苦了”童巨同学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大钞递了过去,微笑着道。

    “啊谢谢,谢谢您好好休息”门童欢喜地接过,再次朝着童巨同学弯腰致谢之后,才退出门去;

    “呼”关上门,童巨同学这才松了口气,将背包丢在沙发上,看着躺在床上,如同一头死猪一般在沉睡的江源,眼中闪过了一丝好奇之色;如果不是首先这位英雄哥愣要她自己去找酒店的话,童巨同学只怕是会认为这位是特意装睡的。

    否则这哪里有这样的,刚上车还精神杠杠的,上车之后,立马睡着了的,这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厮是打的什么坏主意

    不过童巨同学这凑到近前,听着的那均匀而平静的呼吸声,这回却是确定了,这位还真是睡着了

    确定对方确实是睡着了,而且睡得相当死之后,童巨同学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从背包里拿了衣服,走进浴室去了;刚才被那个该死的王八蛋在身上摸了几下,实在是让人恶心死了;不过当时还真是吓惨了

    洗完了澡,又换了衣服,将头发吹干之后,一身轻松穿着一件T恤和热裤从浴室走出来的童巨,看了眼依然斜斜躺在床头,将脚拖在地上睡得极香的某人,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笑意。

    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人,虽说没看清模样,但是却让人特有安全感,特别是被他靠着的时候,只觉得对方一身都暖呼呼的,让人感觉特舒服,简直都让人不舍得放手,暗道:“要不是这样,否则早把你丢到别的房间去了”

    只是这家伙到底长什么样子?当下童巨悄悄地抿嘴一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站在一旁,看着那鸭舌帽下的半截脸孔,歪了歪头,道:“唔看嘴巴和鼻子倒是长得挺好看的,也没什么胡子,年纪应该不大就是可惜皮肤白了点”

    童巨伸出一个修长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眼中闪过了一丝兴奋,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将某人的鸭舌帽取了下来。

    “呃眉毛长得真好看,跟修过一样”

    童巨同学稍稍地退后了一步,又歪着脖子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点头道:“嗯还蛮好看的,就是皮肤有点娘,一个大男人的皮肤这么好,让咱们怎么活?不过还不错,今儿看他那一脚还真帅,很MEN”

    童巨同学看着睡得跟死猪样的某人,这时又无奈地叹了口气,俯身下去,将某人的鞋子脱掉,费力地将这脚抬上床去;然后看了看床,觉得还够宽,自己便在另一边躺下,把被子盖上

    熄了灯,童巨同学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翻了两次身之后,终于觉得旁边的那股淡淡的暖意极为的诱惑人

    “嗯嗯反正他睡着了”终于忍不住的童巨同学,伸出手去,轻轻地搭着某人的胸脯上,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真舒服”

    某人这时自然是不清楚自己被人占了便宜,这时他的脑子正迷迷糊糊地听着那苍老的声音在不停地讲述这所谓的五禽运气法

    而祖师爷这时也穿着一身的汗衫,在地上突然似虎、似鹿、又似猿地蹦来跳去,而随着祖师爷的这一次次的演练五禽之戏,江源体内那些正循着经脉乱窜的气息,突然似乎如同找到了方向一般,开始有韵律地循着经脉,经过四肢汇入躯干,然后汇入脐下三寸处的气海穴内。

    而气海之内,那股气息得到了这些气息的融入之后,越来越凝练,有首先模模糊糊地一团气息,逐渐地开始变得如同淡白色的烟雾一般了,然后开始朝上蒸腾,循着一条经脉缓缓蒸腾而上

    只是这种蒸腾的速度极慢,但是随着祖师爷那周而复始地一段段的五禽之戏动作的做出来,这种气雾向上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只见这气雾的蒸腾也随着祖师爷的动作时而雄浑、时候轻灵、时而敏动

    随着这些气雾的蒸腾,江源的周身之处,那股让人觉得特别舒坦地暖暖气息,却是越来越浓郁;

    那位伸手搭在江源胸口的童巨同学,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不自觉地又朝着江源这边挤了挤,然后缓缓地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