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五禽内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对于章立君的死,江源并没有任何的内疚,有的只是晒然一笑,因为原本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只是没有想到,章立君竟然死得这样不明不白

    在他心目中,这样横霸河西十数载的老大,总要死得轰轰烈烈才行,就算是没有警察来插手调查,谁谁谁故意杀人之类的;或者河西扛/把子被人干掉了,大家要注意,以防近期又什么混乱出现之类的

    但是他手下的那些大将们,总要立出一个章程来,那谁谁谁,谁查出了老大是被谁干掉的,替老大报了仇,那谁就来继承老大的位置。

    然后因此,江湖又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再不济,这档案里头也得记载着,云江河西扛/把子章立君,因什么不遂,被人暗杀于暗室之中,怀疑那被不遂之女子,可能是谁谁派出来的杀手之类的

    结果,却是这么悄无声息的,简简单单几个字,章霸王自己不幸摔死了让江源好生失望

    不过江源也暗自偷笑,这样也好,自己也就省了麻烦,可以安心丢下这件事了。

    安了心的江源,关掉电脑,回到房间,洗了澡,然后又躺到了床上,在朦胧中,那个提示声再起:“机体进入休眠状态,精神能量分析吸收开始五禽运气法启动”

    五禽运气法,江源这时在迷迷糊糊中。然后被动的学着,甚至没有办法思考,只能是这样学着,然后就这样看到那位祖师爷穿着个汗衫跑了出来,在地上蹦来跳去,一时做老虎叫,一时学牡鹿装斯文。再而又学着狗熊做憨厚装的满地打滚,直到最后,学着猴子在树枝上晃了晃还不满足。还要学着像鸟一样飞行

    当然,飞是不可能的,祖师爷也就是学个起飞前的动作而已。伸伸腿,抬抬脚,还张张手臂学着这鸟展翅膀而已

    这正是江源平日日日修炼不断的五禽戏。

    而江源就这迷迷糊糊的看着,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随着祖师爷的这一段段五禽戏做来,真正的精髓却是在江源体内,江源体内的那股一直潜伏在气海穴中的暖暖的气息,随着祖师爷的各种动作,开始一动一动的一涨一涨的,甚至还引动得全身各处各部位都散发出这种淡淡的气息。然后融入他的经脉之中,充实到那依然显得相当空虚的气海穴中

    对于这一切,江源是并不清楚的,只是在清晨六点醒来之后,依然是如同昨日一般地。并没有感觉到往日那般的头昏脑胀,而是如同在练习了五禽戏之后一般的,精神相当的好。

    虽然江源依然觉得有些疑惑,但这样的情况总是好的,要知道,每天起床的时候。看着初升的太阳,但是自己却是一脸没睡醒感觉,那该有多痛苦。

    当下,江源精神振奋地起了床,刷牙洗脸之后,便按照惯例去东大练习五禽戏了

    那块隐藏在小树林中的水泥坪,依然如同往日一般的清净,早起的鸟儿在树梢轻轻地跳来跳去,在那露水雾气之间,轻轻地鸣叫着。

    “看来今儿是个好天气”江源轻轻地仰头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脱下外衣,稍稍地活动了一下手脚,便俯下身去,缓缓地拉伸开了身姿,开始练习虎戏

    这五禽之戏,江源从小便练习,可谓是熟的不能再熟,这么多年以来,已经养成了就算是迷迷糊糊的情况下,也能练习的地步了。

    只是今儿这感觉却是很有些异常,就如同早上起来,那突兀清醒的感觉一般,很是有些怪异。

    这堪堪地刚拉伸了两个身姿,连扩胸的虎吼之声都还没有开始,江源便觉得周身之处,一阵阵的暖意涌了出来。

    “怎么回事?”江源一边疑惑着,但是却依然一边快速地继续进行着该做的动作,只感觉随着周身的拉伸,随着四肢的活动,还有那脊柱和颈椎之间的松活,一股股怪异而却极为舒适的感觉随之而来。

    然后便是那淡淡的暖意随之而生,充斥了整个的身躯四肢,而且还随着自己的活动,随着自己的那些动作,这淡淡的暖意开始慢慢地流动,从指尖到四肢,再到躯干,最后缓缓地凝聚在自己的下腹部

    虽然感觉到诧异,但是这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暖暖的感觉却是让江源完全的不想停下来,只是不停地按照往日的感觉,一个一个动作地做着,流畅而舒适,似乎没有任何的生涩和停滞感,就该这般永远地做下去一般。

    而此时,那左肩处的红色纹身,也开始快速的忽闪了起来,随着那一个个的动作,还有那暖暖气息的流动而在相当有韵律的闪现。

    做完了虎戏之后,江源的周身之处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只不过这层汗珠好似要较之往日的粘稠了几分一般,甚至似乎也没有那般的晶莹,而是似乎带着一点点的灰暗色。

    当然,江源是没有注意到的,他只是感觉着这一趟虎戏下来,很有些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他感觉着前所未有的舒畅。

    而且他感觉到今儿这一趟的虎戏下来,似乎也比往日要辛苦了些许,让他的气息微微地有些急。

    但是接下来的鹿戏,那舒缓而娴静的动作,却是让他那微微有些急的呼吸,开始慢慢的平缓了下来,甚至连那有些疲倦的四肢似乎也在这安静的动作之下开始快速地松解下来。

    而那股暖意经过了一段快速而持续的涌出之后,却是也随着江源动作的放缓,而渐渐地变缓了起来,开始缓慢而有序地运行在相应的轨道之中,不让任何杂乱的感觉出现。

    经过了鹿戏的这一段沉淀,让那股暖暖的气息变得稳妥和平稳之后,继而开始的熊戏,随着江源在地上的翻滚,做出那种惟妙惟肖的笨重但沉厚的动作,体内运行的那股暖意气息也随之而变得沉厚而渐渐凝练

    然后又随着其后的猿戏而变得敏动而奇异最后那股敏动的暖暖气息复归于鹤戏的沉静而优雅

    这一趟的五禽戏下来,江源身上的汗意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身上都沾上了一层难受的黏腻感觉

    周身之处的那种黏糊的感觉让江源相当的不舒服,但江源还是觉得周身前所未有的清爽,那暖暖的感觉让他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量一般。

    正当江源对今儿的特殊感觉到十分惊疑的时候,突然脑海中一条讯息闪过:“获取特殊生物能量,能量吸收完成,九尾第一尾能量蓄积度为百分之三十一”

    “呃”听得这突兀冒出的提示声,江源霎时地愣在了当场,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捞么子生物能量来了自己这不是一直靠着那什么精神能量吃饭的吗?这生物能量又是个什么东东?竟然也能补充这个能量?

    江源这愣在这地好一阵子,这才稍稍地理出了些头绪,难道自己刚才练五禽戏时周身的那股暖暖的气流,就是这生物能量不成?

    江源这想来想去,也就是这么个可能了,只是这玩意到底怎么来的?这往日都还没有,唯有今儿就这么一下冒出来了。

    还好江源也不是什么脑子不灵活的家伙,很快地便想起了这两日,在那休眠之中,跟祖师爷学的那什么五禽什么什么法

    绞尽了脑汁,江源从那模糊的记忆之中,终于大概想起了那中间的两字:“运气”似乎是这么两个字。

    “五禽运气法?!”江源一边朝着诊所走了回去,一边思考着,这到底是个什么

    等得他回到诊所的时候,终于想通了,这似乎是一种辅助自己五禽戏修炼的特殊方法,以前自己只是依靠五禽戏的这些动作在锻炼自己的身体肌肉骨骼

    但是现在这种随着而自己的动作而缓缓流动的那些暖暖的气流,却是让自己的肌肉和身体充满了特殊的力量,江源甚至可以相信,如果现在的自己再遇上那钱立元,或者是齐乐明,那么也有信心与对方一较力量,就算是可能还会落败,但是绝对不至于如同上次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莫非”

    想到这里,江源心头一阵的狂喜,这五禽运气法莫非就是练习内气的那种方法?而那种暖暖的,让人感觉周身都充满了力量的气流,就是内气?

    兴奋的江源,终于忍不住了,站在诊所的门口,猛地一挥拳头,欢呼了一声,引得旁边卖早餐的老头,一阵的侧目;然后露出了那缺了几颗牙齿有些漏风的嘴巴,朝着江源笑道:“江医生今天这么高兴,难道不吃早餐吗?”

    “啊吃,当然吃给我一笼小笼包”江源乐呵呵地道,只是这摸着那才发现似乎很有些饿了的肚子,突然想起自家昨儿早上的事,赶紧又道:“给我拿两笼”

    “两笼?”老头愣了一下,看着一脸认真的江源,然后点着头,乐呵呵地笑道:“好嘞您这高兴,就要多吃点,年轻人可不能像我这样的老头子,一顿只迟一点啊,尽量多吃点才行”

    说罢,用袋子装了两笼的小笼包递给江源笑道:“好嘞,两笼拿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