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还个人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对方突然掏出来的那柄黑色的手枪,江源的脸色猛地一沉,他不是紧张或者是害怕,而是想不到竟然手中竟然会有枪:江源自然是一眼便看得出这对方手中的那柄玩意,绝对不是什么唬人的家伙,从那光泽还有对方握着枪的感觉,江源便知道这枪是如假包换的九二式手枪。

    九二式多用于装备部队,但是现在很多〖警〗察部队也装备了这种威力强大的九二式手枪,江源看着那柄手枪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脑子在快速地半断着眼前的情况。

    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按理说应该是在校学生,但是为什么身上会有枪,而且是这种除了警方和和部队之外,极少见的九二式。

    江源这皱着眉头考虑对方的身份,旁边一些围观的人,见得有人亮枪了,都是吓得惊呼一声都纷纷又后退几步,不敢再靠那么拢:“王八茧跪下,咳咳”听到没有…李少叫你跪下…”这时那个拿着菜刀砍人的那个年轻人,这时刚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摸着胸口咳嗽着,一边,挥着菜刀指着江源怒声喝骂道。

    “李少?”江源眉头微微一挑,看着那拿枪的年轻人,突然觉得这年轻人似乎很像一个人。

    眼前浮现了那人的模样之后,江源却是暗暗苦笑了起来,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眼前这人怕就是那位的儿子了:那位看他往日办事还靠谱,但是这儿子是怎么教的?这回他的麻烦大了。

    看了看围观的人群,又想起自己欠了那位的那个人情,江源微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一转念,便有了主意,当下脸色一沉,突然转身便朝着那拿菜刀的年轻人冲了过去。

    那年轻人正拿着菜刀朝着江源怒声划嚣着,见得江源在李少的枪下,竟然还敢动手,当下舌头一僵,却是一愣。

    在他这一愣神之间手头的菜刀便被江源劈手夺去,然后伸手捞住对方的手腕猛地一下便是一个过肩摔。

    “嘭”地一声,这菜刀男便被江源一下,摔得晕晕乎乎的,摔在地上一阵惨哼半晌都没有能爬起来。

    江源这时也毫不迟疑,转身便又朝着另外一人冲了过去,这会那人正摸着被江源的啤酒瓶砸伤的手腕,一边眼冒凶光地看着江源这边,原本他以为李少这枪拿出来了,那人定然不敢再动手,这这正等着等下好好好收回这利息来;

    谁知这人竟然不管不顾地两下把自己兄弟放倒,而后还冲着自己过来了。

    这啤酒男张大了嘴巴,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这嘶声大吼了一声挥舞着拳头,正要与江源拼命,谁知这拳头还没挥出去,便被江源一拳砸中面门,瞬时之间只觉得这漫天的星斗在眼前忽闪个不停然后仰头倒了下去。

    “你你不要过来啊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开拖我开枪了…”这李少本来拿枪出来便是只打算吓唬人的,以为对方看到自己的枪之后,便绝对不敢再动手了。

    但现在见得自己的两人都被对方放倒了,这下也是慌了神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怕自己手中的枪。

    江源眼睛微微地一眯,轻轻地冷笑了一声,便又朝着这李少冲了过去。

    见得别人拿着枪,江源还敢冲过去这旁边的人都吓得是一阵惊呼,而那李少这时也被吓住了,见得江源两眼冒寒地直冲过来,下意识地便扣动扳机。

    只是他这才扣动,江源便是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伸手!扭一拧,便将这李少的手腕给拧转了起来同时伸手便将那手枪拿到了手中,然后将这李少压到在地上。

    “放开我、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这李少被江源压倒在地,却是拼命挣扎着,怒声叫道。

    听得这小子还这副模样,江源这时不禁满心的恼火,用力地拧了一把李少的胳膊,痛得他啊啊直叫闭了嘴之后,江源才凑到这李少耳边,寒声道:“不想害死李局,你就给我闭嘴…李局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蛋儿子。”

    这李少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这人却是还算清醒,听得江源认得自家老子,还这般言语,这心头不禁地是微微一愣,张嘴正要言语,却是被江源一巴掌扇了过来。

    “啪”地一声脆响,这李少疼得眼泪都差点冒出来了,但是看着江源那凶狠的模样,却是终于不敢再乱说话了。

    江源用膝盖压着李少的手,一边伸手从口袋里拿手机,一边将那手枪隐秘地放进口袋里,然后提高了声音,大声喝骂道:“拿支玩具枪也敢出来吓人…”

    说罢之后,江源微微地皱眉想了想,在他的强悍记忆力中,一个号码从脑海中浮现了起来,然后快速地拨通了那个号码。

    “嘟”嘟”嘟…”电话响了几声之后,便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你好,我是李亦阳…”

    “李局…我是江源!”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江源还没待李局长出声,便低声道:“李局,你儿子在文阁路梅huā街出事了,他喝酒带人砍伤了几个学生,而且还亮了枪,我把人制住了,枪我也已经抢下来了,跟别人说了是假枪,没让他乱说话…〖警〗察应该快到了,你赶紧安排一下,然后让人到我手里拿枪!”

    江源这话一出口,便听得那边一阵找东西的声音,然后很快便听得李局长那突然有些慌张起来的声音道:“好、好江源,谢谢你,你帮我先镇住一下,我马上打电话安排…”

    说罢之后,李局长又沉声再次说了声谢谢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江源挂断了电话,便听得远处已经隐隐的有警笛声传来,这赶紧低声对着那被压在脚下,正疼得直咧嘴的李少,寒声道:“笨蛋,枪的保险都没打开,就敢拿着吓人,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儿子,早一巴掌打死了:记得等下不要乱说话,否则不但你完蛋,李局也完了,知道吗?”

    这时这李少已经开始清醒过来了,也已经听得了江源那小声打的电话,当下也是一jī灵,然后便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平日在东大上学,仗着自家老子的身份,这附近一些小混混都对他毕恭毕敬,常常请他喝酒玩乐,很是交了一些狐朋狗友,今儿在家,又接到了两个朋友电话请他喝酒:正好今日老子在家早早的睡了,他便顺手拿了自家老子的枪出来,准备耍耍威风,在朋友面前得瑟得瑟…

    但是却忘记了,这玩意只能是私底下给人看看的,他刚才喝多子,一言不合与人打起来,这打红了眼,见得不妙,直接便拿出来震场面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很清楚后果会是怎么样!

    “趴着别动”见得这李少已经醒过神来了,江源沉声叮嘱了一声,便赶紧起身去将另外两个正要从地上爬起来的两个混混揪到了一起,顺手从旁边的帆布大棚上扯了根绳子将两人绑上,以防两人趁机跑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江源清楚的很,今儿这事李局长麻烦大了,这么多人在这里,看见了这事,他儿子打人重伤这事是跑不了的,但是如果还亮了枪,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现在到处都在整风,李局长这回也就差不多跟着栽定了。

    江源这些日子,也已经听过这位李局长的风评了,在河西的名声还不错,所以加上他又欠了这李局长的一个人情,所以江源并不想这位李局长也跟着倒下去。

    故而,江源才这般动作,说那是柄吓唬人的玩具枪,顺便还将两个小混混给拿住了,只要这眼前三人不再乱说,这位李局长自己不乱了阵脚,做好了安排,此事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的:这样还李局长一个人情,而且这李局长以后还得用心记着江源的这份天大的人情,所以江源也就尽力而为了。

    将三人都止住之后,江源便快步地走上那满头鲜血坐在一旁的赵云强面前:“江老师”赵云强这时倒是还清醒,看着江源走过来,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羞愧之色,低头道。

    江源微皱着眉头看了看赵云强头上的伤口,这伤口不是很大,位置在头顶,应该是被划伤的,但是头皮血管丰富,才会出血这样多,当下便沉声问道:“头有没有被什么东西重击过?”

    “没有…刚只是头被卑酒瓶划了一下…”赵云强赶紧答道。

    “嗯。”听得这话,江源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又赶紧去看另外两个伤者,看着两人的模样,江源也记起是临床大四的学生,只是不知道名字。

    那个被刀砍伤的较为严重,背上被砍了三四道口子,不过还好没有伤到什么大血管;唯有那个摔倒在地上的学生,肚子上被踹了两脚,伤在腹部,这时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脾脏之类的,如果是伤到脾脏那就有麻烦了。

    不过江源这时手头也没有药什么的,只得让两人先躺着别动,应该救护车就快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