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们打个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孙主任有些惊疑地看着眼前的江源,然后伸出手来,轻轻地与江源握了握之后,突然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道:“哦...你就是庆元诊所的江医生...”

    “哎呀...想不到这么年轻...”孙主任笑着握着江源的手摇了摇道。

    看到这孙主任这般模样,这下倒是轮到王院长惊讶了,好奇问道:“孙主任,你认识江医生?”

    “呵呵...不认识,不过上次庆元诊所有个病人,我们罗医生去出诊去接,结果那病人罗医生拿不下来,当时罗医生打电话给我,我正好在做一台手术...后来,罗医生说是庆元诊所的一位年轻的江医生拿下的,真想不到今天看到江医生,竟然这么年轻...实在是让人意外!”孙主任呵呵地笑道。

    “哦...原来...”听得孙主任这般言语,旁边的王院长和李夫人两人却是齐齐地露出了一抹欢喜之意,原来孙主任也知道这回事,那就不用他们两个来给江源帮衬了。

    “来来...请坐请坐...三位请坐...”孙主任便笑着请三人坐下。

    待得三人坐定之后,孙主任便看着江源笑,微微笑道:“刚王院长说江医生有办法控制这个病人手术中的出血问题?”

    江源点了点头道:“对...我有办法可以一试...”

    看着江源那自信的模样,孙主任这眉头却是微微一皱,对于这个其实他是不怎么相信的,不过是因为王院长和李夫人陪着来,而且手下的罗医生也跟他说过这江医生。所以他才问上一问的,但见得江源说可以试一试。便更证实了他心头的疑惑;

    因为他相信,以他数十年的临床经验,还有这每天坚持不懈地阅读各种最新的医学期刊,并没有听说过现在有任何这方面的方法,这小江医生如此青年,就算是有些实力,应该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能力。

    就连旁边的那位副主任,这时也眼中也露出了一抹笑意,暗道这位小医生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话都敢说...

    不过王主任倒是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笑着问道:“不知江医生有什么特殊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江源微微一笑。道:“孙主任,我虽然很擅长急诊外科,但是我对中医也很在行...”

    “中医?”听得江源这话,孙主任一愣,这做手术和中医有什么关系?

    面对孙主任的惊愕表情。江源没有理会,只是继续道:“我有办法,通过针灸,还有是中药来减缓病人的术中和术后的出血...”

    “什么?”听得江源的话,孙主任和他的那位副主任两人这时面面相觑,齐声惊呼了一声,他们想过了无数种可能,但是却没有想到江源会说出这么个提议来。

    办公室中一遍寂静,就连王院长这时脸色也很是不好看。这位江医生到底是不是开玩笑的,什么时候这中医还能用到西医的外科大手术上来?

    孙主任脸色古怪地看着江源,干笑着道:“江医生...这个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对于孙主任的反应,江源早已经预料到了,倒是宠辱不惊地继续微微笑着道:“当然不是...如果我没有一定的把握,我也不会没事来烦扰孙主任!”

    看着江源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而且孙主任确定江源并无神志异常等方面的表现之后,终于道:“小江医生...这个有些太匪夷所思了...虽说我知道中医有些不同于咱们西医临床的特殊之处,但是你说的这个实在是...请恕我冒昧,这实在是太离谱了!”

    这位孙主任说话还算委婉,但是他旁边的那位副主任,这时却是出声笑道:“这位...小江医生是吧...说实话,我觉得你现在完全是浪费我们的时间...”

    对于两人的反应,江源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早已经在预料之中了,毕竟如果不是自己验证过无数跟祖师爷所学的东西,都是十分可靠的话,自己也很难相信。

    当下江源便笑着道:“我知道两位不会相信,但是我想这是最后的机会...我相信,你们应该也没有任何的信心,能够在六个小时之内,将病人的凝血功能恢复到可供手术的水平吧!”

    “而且我觉得你们对病情估算的有些乐观了,根据我的计算,以目前血小板的计数,还有那脾脏裂口的大小,张同〖体〗内的出血量比你们估计的要多不少...而且以他现在的状况计算,一旦超过六个小时,就算是做手术,他的存活几率也将下降到百分之三十以下,而不是你们所估计的百分之五十...”

    随着江源的言语,这时两位主任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淡去,他们也已经听清楚了江源的意思,其实他们两个刚才也重新分析过了这个病人的情况,最后两人还是统一了意见,觉得确实是根据那个脾脏的裂口,还有现在情况的分析,出血量可能不只首先预料这么大...

    但是现在却被江源一语道出,两人这时,不禁地对着江源更多了几分的重视,不过就算是如此,两人还是无法相信江源所说的这种什么针灸啊中药之类的东西。

    在所有人的眼中,中药就是一个见效极慢的东西,这没有两三天,几副药的时间,根本不太可能见效。

    而且针灸就更是一个神乎其神的玩意了,虽说谁都知道中医有这么一套,但是真正能够说靠针灸就能达到治病有效的,更是少之又少,更别说是什么利用针灸止血了。

    那位副主任虽说这时对着江源少了几分的轻视,但是却依然冷笑着道:“江医生...虽然我个人对你年纪轻轻,外科方面便有不俗的造诣感到佩服...但是恕我直言,你刚才所说的什么针灸啊中药啊。能够用在这种情况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第一个。针灸...我知道现在有人在研究针麻,他们声称依靠针麻可以达到麻醉的效果,可以用于某些手术...但是这也只是他们一家之言,从来没有真正听说过哪家医院用过这种技术,也没有人验证过...”

    说到这里,这位副主任又笑了起来,道:“而你说的针灸可以用来止血...这更是挺逗,听都没有听说过了,而且我们进行的不是什么小手术,不是什么只要划破一个脓疮之类的小手术...而是开腹手术。它的手术切口会达到一二十厘米。甚至更长,还要对脾脏进行切除、缝合,你这银针怎么止血?”

    “再者...你说用中药,那就更可笑了,咱们的手术病人。在手术之前本就是要禁食的,江医生你不会不知道吧...”

    这位副主任看着江源讽刺一笑道:“难道我们还等你喂食了一大碗中药下去,等它被消化吸收了,才动手术?这等它消化吸收完,起码也要三四个小时吧...到时候六个小时已经早过了,咱们还怎么做?”

    “而且你这中药要是能够控制这种开腹手术的出血,那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位副主任这般一半嘲讽一半反驳的款款道来,听得原本一脸〖兴〗奋的李夫人,还有一旁的王院长两人脸色都是一阵的阴沉。

    特别是王院长。他也算是半个内行人,他领着江源过来,反而是被人驳得一无是处,实在是让他也跟着丢脸了。

    不过他这带着些恼火的神情看向一旁的江源,却是见得原本应该是更丢脸,这时应该羞愧得面红耳赤的江源。这会却是依然一脸的淡淡微笑,仿佛刚才这位副主任的反驳,完全不是在针对他一般。

    正当所有人都看着江源的表情,无语不已的时候,江源终于出声了,看着这位副主任笑道:“我昨天在给我的学生们讲课的时候...”

    看着这孙主任和这位副主任听得这话,脸上的表情更加怪异和愕然的模样。

    江源笑了笑,解释道:“我现在在医学院给大二和大四的临床系同学上中医课...对,就是张同他们...”

    “我昨天给张同他们大四上中医深化课的时候,有同学也问到一个问题,说我们中医的经脉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或者只是那些前辈先人们幻想出来的一种理论...”

    说到这里,江源微微一笑道:“当时我是这么跟他们解释的,没有听过和见过的事物,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就不存在...”

    听得江源的这话,这位副主任脸上猛地露出了一丝羞怒之色,看着江源,沉声道:“江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讽刺我吗?”

    江源笑着了摇了摇头后,道:“这位主任...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我在就事说事...因为当时我用行动证明给他们看了,经脉是存在的,而且他们也接受了我的证明,从此心中有了个确认,我们中医的理论并不是虚构的...”

    “所以...我知道,两位主任都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是为了我的这个学生,为了救他的命,我愿意证明给你们看...”

    “证明?你怎么证明?”这位副主任看着江源,失声地冷笑着道。

    江源微微一笑,然后站起来道:“那好,我们就打一个赌,若是我能证明,那么你们就同意我使用这种方法,同时也要允许我进入手术室,担任第一助手,给张同进行手术!”

    听得江源的这个要求,这副主任一愣之后,却是哈哈地摇头冷笑了起来,如同听到了极为可笑的事情一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