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救命良药与毒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坐在车上,看着两边的路灯不停地从窗外划过,江源这时也在暗暗祈祷着,这个药汤能够有自己预想中的效果。

    这样单用人参一支,熬出来的参汤称之为独参汤有补气固脱之奇效,一般古代多用来抢救那些垂危的病人;古人常说用老参吊命,便是这由来,不过一般多是切老参一片,含于病人之舌下,却是没有江源这般敢用一整支老参直接熬成浓汤的…

    而江源这一整支老山参加上红糖两勺,却是起到极强的补气摄血养血的作用,古书有云:气能摄血…这也是中医之基本原理之一:有这么一整支老山参,加上红糖益气养血生血的作用,若是普通人喝下去,只怕是当场就要因为药效太过强大而直接晕倒了,但是江源凭借着祖师爷的一些经验,却是清楚明了的很,在张同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这样的药才会有特效。

    张同这种大出血而且又是凝血功能障碍的情况下,整支老山参的强大药效直接补气摄血,使血不外溢,起到止血和增强凝血之用:而红糖益气养血生血,在这老参的强大补气作用推动下,也可以迅速起到生血和凝血之作用。

    当然,要达到这种恐怖的效果,却是非得要这样强悍的药材不可,否则这一点点参汤价值上万块,那可不是干假的:只是这样的药,若是对于普通人,那又等于是毒药一般,谁喝谁倒霉…

    而江源之所以还用保温桶加热水保温,是因为这补益之汤药服用,必须是温服,而要尽快地被人体吸收,便更是需要热服:故而江源才想了这么个办法,使药效尽快的发挥出来。

    江涛宝贝般地抱着这也保温桶,走进病〖房〗中去,这孙主任、徐主任和王院长等人都一直等在办公室,见得江源宝贝般地抱着一个保温桶走进来,几人都是一愣。

    王院长脸色怪界地看着江源手中的保温桶,疑惑地道:“江医生…你回去就是拿这个力”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轻吐了口气,对着几人道:“走吧…时间不多了,我们要抓紧时间?

    “好走!”这徐副主任也是一个急性子,他可是憋了好久了,终于等得江源露面了,这时见江源催着去,自然也是赶紧起身。

    见得徐主任也动身了,其余诸人也都压抑不住心头的好奇,跟着朝重症监护室走去。

    众人换上工作服戴上口罩帽子之后,才进到了监护室中,而张同这时便躺在一什监护病房之中。

    走进监护病房,看着那个躺在床上,两边的臂弯中都插着输液和输血管,脸色恍白、紧闭着眼睛在昏睡中的张同,江源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手头的保温桶放在床头,朝着一旁的护士问道:“他一直睡着吗?”

    “是的…进来之后,已经昏睡了快一个小时了!”旁边的护士好奇地看着眼前的陌生年轻医生,还有他身后的孙主任和徐主任,而王院长和李夫人却是站在监护病房的外边,通过玻璃窗户朝着里边看着。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张同,轻声地叫道:“张同…张同…醒醒,醒醒,?

    在江源的叫声中,张同缓缓地睁开眼睛来,双瞳有些迷茫,好一阵之后,才缓缓地聚焦在了江源的脸上,看着带着口罩和帽子的江源,好一阵眼中才闪过了一丝jī动,有些艰难地道:“江…江老师?

    江源用力地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微笑着道:“感觉怎么样?”

    “江老师我是不是要死了”张同无神的眼睛看着江源,苍白的嘴唇缓缓地抖动着,费力地问道。

    江源笑了笑,他相信自己眼睛中的笑意足以温暖一个无助少年的心,然后缓缓地道:“不会死老师特意过来带药给你的,吃完药,等下就可以给你做手术,做完手术之后,你就能慢慢恢复了”

    “真的么?”看着江源眼中的温暖微笑,还有他口中传出的那足以让人信任的话语,张同的精神瞬间振奋了起来,人在垂死的时候,感觉总是特别的敏感,所以张同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江源眼中的自信,还有他言语中的有力。

    江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打开保温桶,从那弥散的热气中,将那个玻璃瓶取了出来…

    一旁的孙主任和徐主任好奇地看着那个玻璃瓶中的那一点点棕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江源这般宝贝的药到底是什么:这棕红色的液体不像是中药,倒像是某种西药的合剂,但是西药合剂需要用保温桶加热水温着么?

    而且又有什么药,能够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将病人的凝血功能恢复到可以手术的水平?

    这不但是徐主任一脸的冷笑,就连孙主任也是满脸无奈的笑意,两人都是不相信有这种药存在的,若是说那种急救药,让病人停止的心跳突然复苏之类的,这还有可能,但是要让一个凝血功能障碍的病人,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恢复到可以进行手术的水平,这绝对不可能的。

    这世上还没有这样的药拖,所以这徐主任满脸冷笑地看着江源的手中的药瓶,突然却是又冷声提醒道:“江医生如果想要给他做手术,这术前六个小时都是需要空腹的!”

    江源转头淡笑了一声道:“徐主任我们都不是什么外行人,术前六小时空腹不过是防止病人胃内容物倒灌窒息而已?

    “我手中的玻璃瓶才多少液体?二十毫升不到,你难道认为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张同还无法将这点点液体吸收完?还是这点点液体会造成窒息?”

    江源这话一出,这徐主任老脸却是一红,脸上露出了一抹羞怒之色,但是他又无可反驳,因为江源说的没错,刚才自己所说的术前条例不过是保证手术病人不出意外的一种措施而已;而事实上,江源说的话,却也是实在的道理,所有的手术医生都清楚这一点。

    所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在这样大家郁清楚的情况下,徐主任自然是没法再反驳了:只得羞怒地看着江源,要是江源再做出什么违反章程的事情来,那么他定然会揪住不放的。

    随着江源小心翼翼地打开瓶盖,一股浓郁的清香味冒了出来,让一旁是孙主任和徐主任以及那位护士,隔着一次性口罩都忍不住地深吸了口气,都极为好奇地看着江源手中的这个小玻璃瓶,不知道江源这一瓶子到底是什么药。

    这只闻着些香味,便觉得整个人精神一振,而且这种清香味中,却是还带着点甜甜的味道,有些像某些糖浆,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糖浆有这样特殊的香味。

    “要不我来喂吧”一旁的护士,看着江源拿着瓶子准备给张同喂药,赶紧道。

    江源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我自己来吧…”

    “来张同,张开嘴巴来”江源微笑着看着闻着这参香味,明显精神振奋了几分的张同道。

    “嗯“厂张同这时精神似乎好了几分,应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地张开嘴来。

    江源小心翼翼地将瓶口凑近张同的嘴巴上方,然后缓缓地倾倒瓶口,看着那棕红色的粘稠汤药缓缓地流入张同的口中,待得瓶中的汤药倒入了一半之后,才又收起瓶子,重新盖好之后,放回那保温桶的热水中。

    “好了,剩下的药…过一会再吃!”江源微笑着一口将口中的汤药吞进去,然后还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张同,忍不住又笑了道:“好吃吗?”

    “嗯很香、闻着很舒服,而且温温甜甜的,很好吃”这一口药下去,明显精神振奋了而许多的张同忍不住地又看了看床头的保温桶,那眼中的馋色,却是谁都看得出的。

    看着张同的模样,江源微微地笑了道:“好了,稍稍地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剩下的那一般,也都是你的,没人会跟你抢的!”

    看得张同明显突然好了几分的精神,还有那眼中的馋色,一旁的孙主任和徐主任这时脸上都露出了极为怪异的神色,他们都清楚的很,这失血如此严重的病人,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什么食欲的:虽说他们刚才都闻到了那种极为诱惑的香味,也都下意识的想知道这药是什么味道,但是也绝对不至于真的想吃:但是现在这病人的表现,却是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按照他们的经验,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情。

    江源转头看着两人表情,自然是知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江源却没有心思跟他们解释,因为这个东西解释起来有点玄,以这两位科班出身的主任的想法,只怕是不能接受这种解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