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狗咬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得这话,江源朝着宣紫月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笑意;

    不过,他自然是不会去与人分说什么的,这狗咬人,难不成你还咬回去不成?

    所以,江源很是沉着,看着宣紫月无奈的苦笑着,弄得宣紫月这乐得是合不拢嘴。

    只是还好那边那对狗男女见得江源和宣紫月都不会理会他们,这也没法再说啥;特别是那年轻人,见得宣紫月看都没看他一眼,这心头那叫一个郁闷啊,不过也没法,只得郁闷地没有再作声。

    毕竟这地可是法国餐厅,大家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都是体面人,那还是得注意风度的;不过这年轻人和他的女伴,偶尔地还还抛给某人一个鄙视和不屑的目光;

    那位侍者拿着酒下去,倒是没有过多久,便又过来了,不过这次倒是还过来了金发碧眼的老外。

    “先生,这位是我们老板...他听说您这酒不满意,特地过来给您致歉以及做一下解释...”这位侍者这时看着江源,眼中却是更多了几分的敬意,恭敬地对着江源道。

    江源倒是没有想到这老板这么客气,当下看了眼那位明显十分年轻的外国老板,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étaitdésolébeque”

    见得江源点头,这位老板便抱歉地笑着,叽里呱啦地说出了这一大串。

    “我们老板说很抱歉。由于我们的失误。这支酒在储藏上出了偏差,才会出现口感的异常,给您带来了困扰,在这里,我诚挚的向您致歉...”侍者小心地翻译道。

    江源笑了笑,突然道:“Ne涩stpasre莉é...…”

    听得江源这也是叽里呱啦地说出这么一段话,众人都是一愣。

    但是那位老板听得江源的话,却是兴奋了起来,用相当不流利的中文道:“妮会**语,系在是太好了。斜斜...斜斜妮得理解...请品墙这支救...”

    说罢,却是从侍者手里,接过那支新酒,小心地打开。然后亲自给江源倒上一些之后,才伸手道:“请品墙...”

    听得这位老板那撇脚的中文,江源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酒杯拿到手中,轻轻地摇了摇,然后又闻了闻之后,又凑到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含在口中稍稍地过了过,又缓缓咽下之后,这才对着那位老板微笑满意点头道:“谢谢...这支很好!”

    “哦也...”听得江源的这句话。这位老板终于欢喜了起来,翘起大拇指道:“您是一位真正懂得酒的人...”

    说罢之后,又小心地给宣紫月倒上一些,才道:“好了,请两位慢用...希望你们用餐愉快!”

    看着对方离去,江源才笑着点头道:“这位老板不错...”

    “怎么?对你很客气,就说人家不错?”宣紫月这时也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笑道。

    江源微微地笑了笑,道:“这位老板能够跑到云江来开这个餐厅就很不错的,当然他也很懂酒...这支送过来的酒。恰到刚好,再等半个小时,味道就会更好了!”

    “这样说起来,看来你很懂红酒啊...”宣紫月这时也有些好奇,虽说她早已经料到江源不是什么普通的人。但是今天还是让她吃了一小惊。

    “还好吧...只是经常和一批人喝酒,他们喜欢喝烈酒。我比较喜欢温和一点的红酒,喝多了也就会一些,而且越到后来口味越叼...”江源又端起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耸肩道:“这习惯挺不好的...”

    “嗯...是挺不好的...养刁了的嘴巴,要想再养回去可不容易!”看着江源轻轻地抿着红酒,那眼中充斥着的满足感,宣紫月微微地笑着。

    而左边的那一桌,那位年轻人这时可是一脸的铁青,他一直有注意这边,刚听得江源与那老板的一阵对答之后,这才知道自己这回是在人家面前把脸面丢光了。

    原本他只是想引起那边那个美女的注意,却是没有想到自己这回却是出丑了,虽然那位美女瞧都没有瞧他一眼,但是却是让他觉得自己脸丢大了,这脸色铁青的,连对面那位女孩子,这时都赶忙埋头吃菜,不敢再作声。

    江源自然是不会在意这样的人的,和宣紫月一边喝两口酒聊聊天,一边等着菜上来。

    吃一顿法国菜是相当的耗时间的,所以他也不急,随意地和宣紫月聊着,也有意无意地询问了一些问题。

    虽然宣紫月讲得语焉不详,但是江源也对她的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似乎她家有个挺大的家庭,父亲有几兄弟,她也有不少堂哥堂姐,而她似乎是最嫡系的一支...

    听得宣紫月的言语,江源这时也忍不住的感叹,这样的家庭一般多是出现在民国以前,在现在的华夏,还真是很少见了,果然是个底蕴深厚的家族,否则又如何能够拥有那样的功法,还有让宣紫月如此的年纪便能开着玛莎拉蒂...

    想到这里,江源都不禁地是有些微微的感叹了,这时代果然是拼爹的时代啊。

    “味道还真不错!”这时宣紫月端着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也轻轻地赞叹了一声。

    这时,一旁的那位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招手叫过侍者,道:“给我也来一瓶这个拉图!”

    “呃...”这侍者转头看了一眼江源的那桌,突然抱歉地笑道:“对不起...九三年的拉图已经没有了,九五年的可以吗?”

    “没有了?他们喝就有,我喝就没有?这是什么道理?”这一直觉得丢脸的年轻人,这时终于爆发了,怒声地对着侍者道。

    “很抱歉...九三年的拉图真的没有了,请您声音小一些...不要惊扰到其他客人!”见得这年轻人这突然大声发飙了,侍者赶紧小声地解释道。

    “你这什么意思?别人一喝就有,而且还是两瓶,说换就换,怎么到我就没有了...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个交代,你们的店子也就不要开了...”年轻人这时满脸的阴沉之色,指着侍者怒声地道:“你把你们老板给我叫来...”

    见得这年轻人不依不饶的模样,侍者这下也没法了,见得周围的客人都开始注意这边,只得点头道:“好的,请您先坐...我现在马上去请他过来...”

    看着这模样,江源这会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看着宣紫月道:“人家都说红颜祸水...看看...你这不单是祸及了我,而且还祸及了人家老板...”

    “去...不想吃了赶紧走...没见过你这么说话的!”宣紫月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嗔怒之色,娇声地道。

    “呵呵...我偏不走,有这样的好机会,可是不吃白不吃..”看着宣紫月的这羞怒的模样,江源终于是欢喜的笑了,被这妞笑了这般久,自己这回总算是捞回了一点本钱来。

    一旁的那年轻人这正心头憋火,满脸铁青,听得这边的笑声,这终于是爆发了,站起身来,指着江源喝骂道:“你笑什么,了不起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呃?!”看着有人指着自己鼻子骂,江源这下终于脸色一僵,倒是对面的宣紫月看着江源这模样,却是忍不住地捂着嘴巴“咯咯”地笑了起来,道:“看你得意...这下笑不出来吧?”

    “你你...”看着眼前的这位美女竟然还笑得出来,这位年轻人这时只差是没一口血喷出来,他还没见过这么二的人。

    这时,那位老板终于适时地赶到了,看着那位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用蹩脚的中文道:“对不起...请问我们有哪里服务不周道的地方吗?”

    “我要一瓶拉图,为什么他们有,我就没有?”年轻人这一口气没地出,这只好是都发泄在这老板身上。

    “啊...抱歉,请您小声一点,不要影响到其他客人...”这老板一口蹩脚中文,结结巴巴地道:“拉图我们有,但是九三年的只有两瓶的存货,刚才您也看见,已经没有了...所以,您可不可以换其他的酒!”

    “你玩我是不是?存酒只有两瓶?刚好我要就没有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位年轻人这时满心的羞怒,只觉得今儿这脸丢大了,都怪这老板,当下便怒声地道:“你要是不给我拿一支九三年的拉图,你们这店就别开了!”

    面对这年轻人的高声,这引起了傍边不少客人的注意,都纷纷地朝着这边看来。

    听得这嘈杂声,江源被弄坏了心情,这时心头也有些恼火了,话说狗咬人,咱不能咬回去,但总不能任由这样的疯狗乱咬人才是。

    当下这皱紧了眉头,看着这不住叫嚣的年轻人,倒是好奇了,敢在这云江省府之地这般叫嚣的人可不多,看来,这年轻人怕是有点来历。

    江源这么一想,突然之间从脑海的记忆深处,却是浮现出了一个场景,在某个房子里,有一张照片一闪而过,而照片上的那个年轻人似乎与眼前这位极为的相像。

    “哦...竟然是他的儿子,这倒是有意思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