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都在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晕晕乎乎的宣紫月,盘愣愣地瞪圆着眼睛,看着眼前那种泛红的俊脸许久之后,这才醒过神来,猛地一把将更是晕乎乎的某人推开,然后尖叫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

    而被她一把推翻在地的江源,这时也晕乎乎的看着不远处的宣紫月,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巴似乎有点疼,伸手抹了抹之后,才发现竟然还带出了一丝血迹。

    “你你干嘛”发现自己的嘴唇竟然被咬出血了,江源不禁地郁闷叫道。

    “我干吗?”宣紫月站在那边,原本羞怒的脸上,这时却是一愣,然后看着江源,羞怒道:“你还问我干嘛!”

    看着宣紫月那羞怒的模样,江源这时知晓不妙,自己刚才不知怎么突然一下犯浑了,当下赶忙道:“我当然问你了”你要打就打,你干嘛乱摸!”

    当下这还一脸委屈地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呃?!”看着江源那一脸受了欺负的模样,又看了看他那指着的那地,宣紫月这脸色突然猛地一红,那左手还虚抓了抓,似乎还在感受方才那感觉,是否真是随着宣紫月这左手虚抓了抓,然后两人脸色又齐齐的都是一红,很明显”宣紫月确认了什么,而江某人这时也似乎只觉得周身之处又是一热…

    两人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这到底还是江源脸皮厚一些,这觉得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干咳了两声之后,便干笑着道:“那个…那个刚才你到底要问什么?”

    “那个”啊…”宣紫月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羞红之色稍退,然后才干着嗓子道:“我氓我说你那个到底”那个…”

    宣紫月这纠结了半天都记不起自己要问什么了,到最后才想起,然后猛地爆出一句:“你怎么会内气?!”

    “内气?她怎么知道的?”江源心头一惊,眨巳着眼睛看了看宣紫月才确认这小妞不是在诈自己的,当下稍稍一沉默之后,便道:“我学会了!”

    “学会了?!”宣紫月愣了愣,然后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地道:“跟谁学的?你这才几元”

    江源耸了耸肩,摇头笑道:“这个还真不好说不过我能回答你的就是,我真学会了!”

    “真学会了?你学了几天?怎么就能有内气了?”宣紫月定定地看着江源继续惊疑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而且也不好讲…”江源微笑着看着宣紫月道:“我不想骗你所以,不能回答!”

    看着江源那微笑的模样,宣紫月呆了呆,然后也笑了,叹了口气道:“好吧…你不说就不说!”

    “不过你的运气还真妩真的…”宣紫月定定地看着江源,如同秋水一般的大眼睛中,满是惊羡之色道:“现今一般人要学到真正的内气修炼方法是极难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你前几天都对内气一无所知,但是不过短短数日,便能学到修炼的方法,而且还这么快便拥有了内气…”

    “我不好说你是运气太妃还儿”

    说罢,宣紫月走过来,看着江源,笑道:“现在面对你,我都觉得我们那些所谓的新一代精英们,都觉得应该是羞愧难当…”

    看着宣紫月那有些难以接受的表情,江源耸了耸肩,然后提起地上的药篓,背上然后笑道:“好了”你要羞愧等下再羞愧吧…咱们该走了,不然今儿只怕是又会完不成任务了!”

    看着江源背着药篓,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宣紫月这也赶紧跟了上去,她现在才觉得眼前这小子,还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宣紫月宣大小姐这跟着江源在这大山里晃荡着,但是在百余公里之外的云江,一位面目俊朗的中年人这时却是坐在云江华天大酒店的一间套房之中,无奈地看着手中的手机:这时这手机之中,正传来系统的提示声:“对不起,你拨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这丫头到底跑哪里去了?!”中年人抬头苦笑着看了看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一对父子,道:“乐明”你打一打看?”

    “朗叔叔我已经打过很多次了,但是都打不通。”依然是一身笔挺西服的齐乐明无奈地道:“也问过她的同学,都说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哦?!”听得齐乐明这般言语,这位郎叔叔皱眉道:“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就不怕我担心?明明都提前告诉她我今天过来的“哎算了算了…宣朗兄,可能紫月去哪里玩去了吧…等她回来了,自然会来找我们的!”坐在齐乐明旁边的另一个瘦瘦颇有些威势的中年人,这时却是笑道。

    “嗯”也只能这样了…”这个名叫宣朗的中年人这时也只能是笑着点头,然后看着那个瘦瘦的中年人道:“齐能飞这次钱家吃了这么个亏,看来暂时是不敢有任何动作了!”

    “当然”弛钱家这次本就理亏,竟然敢对紫月下手,实在是不知死活…这次其他人也无话可说。”这齐能这时也是笑着道。

    宣朗沉声道:“这次且不管怎么样,但是咱们该谈的还是要谈,定然要他钱家吐出些东西来,否则我家紫月这伤就白受了!”

    “对对宣朗兄放心,紫月怎么着也是我未来儿媳,这次的事,也是对我们齐家的挑衅,我们齐家定然也不会置身事外的…”

    这两人在这里商谈着,一旁的齐乐明却是在一旁心不在焉的,他心里清楚的很,家里人都以为他与宣紫月关系不错,但是唯有他自己知道,宣紫月除了会在家人面前给自己一点面子之外,平日根本是理都不理会自己,这次宣紫月联系不上,明显着就是在躲自己,只是不知道她这又跑到哪里去了。

    这边诸人都在寻找着宣紫月的踪迹,但是却也有人在追寻着江源的所在。

    “怎么样?查到没有,这个姓江的到底跑哪里去了?”一位身着便装,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坐在一家茶楼的包〖房〗中,对着一个身着警服的年轻人沉声问道。

    “赵局”我已经让人打听过了,这姓江的回浏河乡下去了…我打算等他回来,再让人…”这年轻人满脸堆笑地笑道。

    “回乡下去了?”这赵局精神一振,看着年轻人便沉声道:“笨览他回乡下去了不正好,赶紧派人去浏河,在浏河就把这事给办好,这要是回了云江,在河西的地盘子上,还怕出意外!”

    “是”赵局教训的是,我怎么没有想到!”年径人满脸懊悔的神色,然后赶紧道:“行”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倒河!”

    “嗯…动作利落点,一定要让他写这份材料,让他给我们作证,明白吗…”赵局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斜斜地瞄了年轻〖警〗察,沉声道。

    年轻〖警〗察赶紧立正举手敬礼道:“请赵局放心,我一定会交代好他们,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好了”去吧,小李”这事要是成了,我去了那边,随手也就把你调过来,给你个队长干干!”赵局微微地笑着道,这一手的萝卜加大棒那是用的相当娴熟。

    “谢谢局长我一定不负局长的栽培!”听得这赵局长的许诺,这小李果然精神一振,〖兴〗奋地应道。

    看着这小李屁颠屁颠地出去了,赵局长冷冷一笑,低声道:“李亦阳啊李亦阳”不要以为你这样就能过关”亨哼…等我拿到了你这个把柄,我看你还往哪里跑,乖乖把河西的位子让出来,我也就不为己甚了”嘿嘿!”

    “哈欠…”李局长这时正坐在办公室中,猛地打了一个喷嚏,旁边的一位小〖警〗察见状,赶紧送过来一杯热茶道:“局长您这昨儿熬了一夜呢,喝杯热茶休息一会吧,别感冒了!”

    “啊…谢谢小飞”李局长接过茶杯,喝了一大口之后,这才轻吐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道:“秀英,情况怎么样了?”

    “医院方面说人已经完全脱离危险期了…凝血功能也完全恢复,最多再有十天左右便能出院了”那边的李夫人这时也语气稍稍有些轻松地道。

    听得这话,李局长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只要人已经脱离危险期,那么自己那儿子这事便不算很大了,反正还有两个该死的家伙在,让他们多扛一些,自家儿子最多也就在里边呆个一年半载的,这已经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想到这里,李局长这心头却是有些感慨,那日还好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遇上的是江源,若是别人,这让这小畜生要是开了枪,那不单是自己这位子保不住了,保不准自己儿子要么就是个十五年到无期,更严重一点要是闹出大事件来,那人都保不住都是有可能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