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老同志不行就我来吧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这时便走到手术台的前段,看了看那鼻子中插着氧气管,一个脸色微黄处于昏迷状态的老太太,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朝着器械护士伸出手去。

    两个器械护士自然是记得江源这个恐怖一助的,自然也知晓江源需要什么,当下其中一人赶紧将那消好毒的几根银针送了过去。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又道:“消毒棉球”

    另一个器械护士立马地便又伸手从器械台上拿起一把钳子,夹起一个酒精棉球递了过来。

    接过钳子之后,江源便伸手在这老太太的脖子上消了消毒,然后深吸了口气,从手里的银针中,挑出一根,正要动手,谁知旁边却是传来一个质疑的声音:“老孙这脖子上能乱插针么?这老太太这么大年纪,莫要弄出意外来了!”

    听得这话,江源这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转头看了一眼那位主刀的老同志,没等脸带苦色的孙主任言语,便淡声地道:“如果现在的情况,您有把握给这位老太太止住血,那么我就不给她扎针如果您没办法,那么还是相信我来比较好!”

    “你”这位老同志明显是附一院地位最高的外科教授之一,这被江源一句不软不硬的话顶着,这眼睛一瞪,就要发怒,但是这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这个病人,这又冷哼了一声之后,却是没有再言语了;

    这位老同志自己清楚的很,对方的话说的没错。这自己要是能够止住这个血,就不会任由老孙请对方过来了,这自己这般言语,只是不忿这竟然还真有这乳臭未干的年轻人来在其中插上一手。这让自己等人的颜面何在,才会这般言语了一句。

    但是此时,却是没有办法去质疑人家,这位老太太可是紧要的很,自己要是因为这个,而耽误了老太太,那不管自己到底做没做对,都会因此而负责的。所以,他这也只能是生生地忍着,不好再说话了,因为要是再说。反倒是损伤了自己颜面去。

    江源这时也不再迟疑,伸手便飞快地在老太太的两边脖子上扎了两针,然后轻轻地吐了口气,这老人家他可是不敢下太厉害的手;

    原本他现在已经对这样的针法有了些把握,能够通过几针。将老太太直接陷入假死状态,但是这老太太年纪太大,而且现在又是处于深度麻醉的状态之下,他可没有把握保证老太太承受的住。所以这便只扎了两针,差不多应该能够将她的血流速度减缓近半。

    这样血流速度减缓了一半之后。那么要找那个出血点,那么就容易了至少三分之一以上。现在就看这几位老同志的手段了。

    扎完银针之后,江源边又在旁边两位老同志不忿的目光下站回了三助的位置。

    “怎么?就好了?”首先那位老同志看着江源哼声地道。

    “好了稍稍等一会!”江源没有理会这位老同志言语中的那些不屑,他从来都坚信,面对任何人的轻视,亮出自己的实力,才是正道。

    听得江源那淡淡的言语,这位老同志又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看向一边的监护仪,他可是真担心,这老太太这被扎了几针,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么。

    不过还好,他这顺眼看过去,却见得心跳基本上还在正常范围之内,只是似乎血压稍稍地较之首先低了一些。

    老同志眉头一挑,然后沉声对着一旁的护士问道:“刚才血压是多少?怎么我好像看到低了!”

    那位护士正待言语,江源却是淡声又道:“现在血流开始减速,血压稍稍降低是正常的,只要不低于最低水平就没有问题!”

    听得江源的话语,这老同志脸色一沉,实在是恼火的很,话说他在这医院这么多年,谁见他不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只有这个小子,对自己那愣是一点敬意都没有,只是江源这话说的在理,他却是也不好反驳,当下只得是冷着脸不说话,这要不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给这老太太找到出血点,止住血的话,他早就叫人把这小子给轰出去了。

    不过这老同志也不想一想,原本就是他倚老卖老,瞧不起人的,这要还想别人尊敬他,养成了这般高高在上的态度,这一般人不看你眼色吃饭的,谁会尊敬你!

    而这时,随着江源的话语落下不久,只见得随着抽吸器将那腹腔中的血液渐渐抽去,腹腔中那些积血,便只见得是在慢慢地减少,看来江源的针灸果然是有效了。

    一旁正伸着头看着的孙主任,这时惊喜地叫了起来,道:“出血减少了减少了”

    那位主刀的老同志这时眼睛却是也瞪圆了,看着那腹腔中越来越少的血液,眼中露出了一股不可思议之色。

    江源在一旁,倒是淡定的很,这出血已经减少了,那么出血点应该就好找不少了,希望这位老同志能够顺利找到出血点才好,否则那这个老太太,就算是持续不断的有大量血液输入,以补充失血,但是老太太这情况只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的。

    这位老同志这时虽然对江源的针灸有如此神奇的效果,感觉到十分的惊诧,但是却也并没有言语什么,只是自顾自地又拿起止血钳和持针器,开始专注地找起腹腔内的出血点来,准备止血。

    不过,虽然腹腔中的积血越来越少,但是这位老同志却是并没有找到什么出血点,这好不容易过了两三分钟之后,找到一个出血点,老同志动作相当迅速地用止血钳夹住,然后兴奋地在一助的那位老同志帮助下,将这个出血点扎住之后,却是发现,这血依然不知从何处源源不断地流出来。

    当下这位老同志这额头不禁地是一阵阵的细密汗珠冒了出来,这好不容易等得出血减少了,但是竟然只找到了一个小出血点,但是其他却找不到,这如何让他不急。

    旁边的护士很体贴地,帮老同志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去,但是似乎是没有什么作用,因为随着老同志在病人的腹腔中查找,但是那却再找不到什么新的出血点了,那血依然是源源不断地冒出,让这位老同志的额头又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意。

    江源这在一旁,微微地皱着眉头看着,如同旁人有人能够看到他的双瞳的话,却是可以看到,江源的双瞳,这时正在快速不停地收缩和舒张着,时而有如绿豆一般大,时而又如同针尖一般的小。

    随着江源双瞳的快速收缩和舒张,那病人腹腔中的一切都被江源看的清清楚楚,甚至江源都在血液被吸取的一瞬间,从那腹腔之中捕捉到了两到三处小的出血点;当然这个只是他自己看到,旁边的人是看不到的。

    江源转头看着那位老同志在病人的腹腔中翻来覆去,额头的汗珠出了一层又一层,但是却再找不到一个新的出血点了,这深吸了口气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淡声地道:“老同志您休息一下,让我接替一下吧!”

    随着江源这话一出,这手术室中的诸人都是脸色一僵,这位主刀的可是附一院资格最老,也是经验最为丰富的邱教授,这他不叫人插手的时候,这一般人谁敢乱插手。

    但是这位可怕的一助同志,却是开口了,这众人这时都赶紧看向邱教授,生怕邱教授这恼羞成怒了。

    这邱教授这时这正额头冒汗,听得江源的话,下意识的便是看向江源眼睛一瞪,这正待发火,但是看着江源那双瞳之中满是淡然的神色,还有那隐藏的一丝深深的自信,邱教授这时眼睛微微地一愣。

    这别人都已经将出血的速度减慢许多了,但是自己却是还找不到其他的出血点,如果要是自己再坚持下去,说不定这老太太真要这样就慢慢没了;

    而且现在这个年轻人,说要接手,却是一个让自己松一口气,减少些压力的好机会;这台手术主刀的可是自己,这要是真老太太有个三长两短的,这责任还是要自己负的;这要是这个年轻人真能找到出血点的话,那么就算是自己丢些颜面,但是也比让手术出问题好。

    而且自己这最多还有一年就退休了,这万万在这样的关头可是不能出问题的

    想到这里,这邱教授脸色的怒色便渐渐地消散了,深吸了口气,然后将手头的止血钳递给江源,稍稍地让开一些位置,道:“好年轻人眼睛可能好一些,你既然想试试,那就试试吧希望能够找到出血点”

    听得这邱教授,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的言语,江源微微地笑了笑,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伸手接过止血钳,然后站到了邱教授的旁边;

    不过这时,江源却是抬头看了眼手术台旁的两位器械护士

    看着江源朝着自己两人看来,两位器械护士心头微微地一紧,便想起了上次的事,但是她们这时也领会到了江源的意思,两人吞了口口水,然后深吸了口气,挺直了背,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

    江源点了点头,然后便转头看向了病人的腹腔之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