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小丑跳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见得这省长夫人朝着自己看来,江源微微地一笑,那自信和淡定表露无遗。

    看着这小江医生那般自信的模样,这白夫人却是也有些动心了,她现在确实是头疼的紧,这要等那边送药过来还得半个小时,这要是没有药,她这半分钟也是难熬的紧。

    虽说对这小江医生依然信心不是很足,但还是点头道:“江医生...这就要麻烦你了!”

    见得白夫人点头,江源淡淡一笑,却是也多了一分的无奈,在行医这一行,这年龄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限制,这不管什么人,来看病总想找那些年纪比较老的医生,他这等年纪,要想获取普通人的信任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不过,只要给他机会,他就能够证明自己。

    而江源也已经打算了,不会放过这个与白省长更拉近一步关系的机会;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只贪婪的老鼠一般,在全力地抓紧他所有可能遇到的机会,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找到他想要找的人,弄清楚他想要弄清楚的事情。

    胡老医师的出诊箱里,向来都是备着银针的,虽然他很少用,但是作为一个中医师,如果出诊箱里没有银针,那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所以,胡老医师的出诊箱里,有这个玩意。

    江源从出诊箱里抽出那管银针,又拿了酒精消毒之后,便抽了几根银针走近白夫人身边,笑道:“白夫人,您最主要痛哪里?指给我看看...”

    虽然看着眼前江源手中的那几根长长的银针,让省长夫人觉得有些紧张,但是江源身上透着的一丝让人心安的气息,却是让她稍稍地安心了些许。

    江源自然是看得出这省长夫人的紧张,当下便笑着道:“白夫人,您闭上眼睛吧...不疼的,等下就好了!”

    听得江源的话,这省长夫人便又稍稍地放了些心。然后正待闭上眼睛,这时外边却是有人急匆匆地走进来。看着江源手中的银针,惊声叫道:“那个...谁,你要干什么!”

    这屋内的人,被这进来这人的一声叫。都弄得是一愣。

    江源转头看向进来那人。眼中闪过了一丝恼火,这人怎么呼叫乱叫的。

    “哦...周医生...你怎么来了?”这一旁赵主任这时看了眼走进来的人,微微一愣之后,便笑道;这个医生似乎是今天这里的值班医生,倒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

    这位身穿着白大褂的周医生,一脸的斯文像,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可谓是文质彬彬的,但是那脸上的表情可不怎么好看,冷冷地瞪了江源一眼之后,却是转头看向这赵主任。挤出了一丝微笑,笑道:“赵主任...我听说白夫人的偏头痛犯了。特意赶来给白夫人看看!”

    “哦...这样啊,那真是感谢周医生了...”对于这位周医生的话,赵主任却是并不意外,这医院的医生都小心翼翼地盯着这里,这自然是有什么事,立马便有医生赶来的;这位周医生这想来趁机跟省长攀攀关系那是很正常的。

    “白夫人...您现在又犯了偏头痛了啊,我帮您看看吧!”这周医生这时又看向一旁正捂着头的白夫人道。

    省长夫人这勉强地笑了笑,道:“谢谢你,周医生。我这正打算请江医生给我扎一下银针呢!”

    “银针?这个有什么用?而且这要是消毒不严还容易感染...”这周医生看了眼江源手中的银针,冷哼了一声。道:“白夫人,你可不要随便相信别人,这样很容易引起其他副作用的,还是我给你开些药吧!”

    “哦...不用了,谢谢你周医生,我吃这里的药好像没什么用的,还是让江医生给我扎针试试吧!”面对这周医生的言语,省长夫人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听得省长夫人这话,这周医生却是赶紧笑道:“不会的,我给您开一种新药,叫波囊宁...对偏头痛有很好的效果,要不您试试吧!”

    “波囊宁?”省长夫人皱了皱眉头,然后道:“我吃过,没有效果的...”

    听得这话,这周医生脸色一僵,然后赶紧又笑道:“那就试试戴芬吧...这个很多人都有效的!”

    “戴芬也吃过,没有效果的...谢谢你,周医生!”这时省长夫人却是有些头痛的不耐烦了,淡声地道。

    “可是白夫人,你也不能相信这些江湖医生的什么银针啊,什么的,他们这个没有什么依据的,很容易闹出问题来...还是让我给你开点药吧!”不过这位周医生却是心头郁闷的很,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语气中不耐,却是依然强自地言语着,想要打动这省长夫人。

    这一旁的胡老医师和江源,见得这厮越说越不像话了,这眼中的怒色却是也更重了几分,这哪有如此当面胡乱指责和污蔑他人的人。

    “这位医生...请注意你的言行,什么叫江湖医生...”江源的目光微寒,他知晓很多大医院的医生瞧不起一些基层医生,更是瞧不起一些中医医生,但是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位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你...你...我告诉你,有我在,你就别想用这样的东西来哄骗白夫人;我从来没听说过针灸什么真能治病的,我告诉你,这里是东原大学附一医院,不是你们这些歪门邪道可以在这里乱来的地方!”

    这位周医生这时却是一脸的义正言辞,他是临床医学高材生,也是附一医院最为年轻的副主任医师,想来自视极高;而且他可是向来对所谓的中医之类的呲之以鼻;而且江源又极为的年轻,一看就知道最多不过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所以,这会看着江源,却是也毫不客气打击道。

    “你说什么?歪门邪道?”这时胡老医师终于也发怒了,他行医数十年,活人无数,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中医是歪门邪道的。

    这时,这周医生才注意到这旁边还坐着个老同志,这一眼看过去似乎还有些眼熟,当下却是一愣;

    不过他这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老同志,当下却是也不以为意,这附一医院怎么比得其他小地方,这里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非附一的医务人员在这里行医的。

    当下便冷声笑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是这里是附一,不是你们可以糊弄人的地方;有我在,你们别想糊弄白夫人!”

    听得这话,胡老医师这时不怒反笑了,看着眼前这位不过是三十几岁左右的周医生,冷声笑道:“好好...我胡庆元行医数十年,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说我糊弄人的...”

    “胡庆元?”听得这个名字,这位周医生微微地一愣,脸色一变,这才想起了这眼前这位老同志是谁,而且他也知晓这位老同志似乎与医院的一些领导都极为熟悉,自己这刚才只顾着跟白夫人攀关系,却是忽略了愣没想起这位是谁来了。

    当下这心头却是微微地一紧,只差是没抽自己一巴掌,这自己竟然没有想到,这白夫人又怎么会胡乱让人治疗的,难怪是有这位胡医师在这里,自己这话却是一下把这位胡医师给得罪了。

    这虽然他对这些中医医师向来也是不屑一顾的,但是想想对方的身份,当下赶紧干笑着对着胡老医师道:“啊...对不住,对不住...胡医师,我不知道你,这个是你学生吧...我看他这么年轻,以为是来骗人的呢!”

    “哼...年轻就不能治病?你周医师也不过是三十岁左右吧?我这学生虽然比你小一些,但是你怎么知道他不能治病?”

    胡老医师这时却是极为的恼火,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般直接说中医是邪门歪道的;当下脸色却是极不好看地道:“不要以为你读了几年西医就能鼻子朝着天上...我这个学生虽然年纪小,但是你们附一外科的孙主任、邱教授,还不是一样求到我学生身上来?”

    “这没有我这个学生,老太太这个手术你们能做得下来?你当你是什么?”胡老医师最是心疼江源,这时心头正好恼怒,却是将这个周医师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你...”这周医生被胡老医师骂得是满脸涨红,但是限于这位老同志的身份,他却是又不敢还口,站在那地,气得是只差没发抖。

    对于这位老太太手术的事情,他也是略有耳闻的,听说这个手术到后来还是请了外援才算是做好的,但是这周医生却是怎么都不知道,也不相信胡老医师说的话的,什么邱教授他们会求这个小年轻帮忙,这就算是江水倒流也不可能的事情的,这外科手术的事情,这没有几十年的经验和技巧,谁能够做好?

    正当他这满脸羞怒,满心不屑的时候,旁边的赵主任却是赶紧道:“胡老...您别生气,别生气...”

    说罢之后,这赵主任又冷冷地对着满脸羞怒之色的周医生怒声道:“周医生,你还不向胡老和江医生道歉?告诉你,这回要不是江医生,你们医院没几个脱得了关系!你还敢在这里诽谤江医生!”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