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另辟别径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见得一直相当客气的赵主任突然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变脸了,并且还言语的清楚,老太太竟然真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救的,这周医生这时才弄清楚,原来自己这次真是找错对手了;

    看着赵主任那脸色极不好看的模样,这位向来自视甚高的周医生,这时也只得在对方的强压之下,对着胡老医师和江源小心而惶恐地道着歉。

    胡老医师自然是不屑与对方再计较的,而江源这时却是也开始拿着银针给头痛还在加剧的白夫人扎针了。

    看着这无人搭理自己,这周医生这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但是却又不好说什么了,这本待转身离去,但是看着江源这在这里拿着那明晃晃的十厘米长的银针,给省长夫人头上开始扎针了,这周医生的眼睛瞬间瞪大了。

    这人脑袋上怎么能够扎这么长的针?这样扎难道不会出问题么?

    带着这一点点惊疑,还有一点点古怪的神色,这周医生死死地看着江源的动作,他就不相信了,这么长的银针,这样扎下去不会出事。

    他相信,很快省长夫人和赵主任就会明白,自己刚才真的是很义正言辞制止对方的,很明白自己的用心良苦。

    带着这样一点的期待,周医生这鼓着眼睛在一旁看着,只等着这一但要是出了问题,就立马上前表现立功。

    结果,他这看着江源将那一根长长的银针插进去,然后又一根、又一根

    最后终于傻逼了。因为他发现,省长夫人不单是没有什么痛苦表情或者其他异常的表现,反而是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消去了,甚至等得江源将最后一根针插完之后,甚至还轻轻地在上边弹了弹,但是省长夫人脸上却是丝毫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不痛么?”看着那插在省长夫人头上,只差没将她插成一个刺猬头的银针。周医生这时终于彻底的傻了眼。

    稍稍地留了几分钟针之后,江源便将银针给取了下来,看着省长夫人笑道:“好了白夫人。你可以睁开眼睛来了”

    省长夫人这睁开眼来,看向江源,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惊喜之色。冒出了一句让一旁周医生目瞪口呆的言语:“江医生我的头一点都不痛了!”

    不痛了就好!”江源微微地笑着,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面对江源的淡定,省长夫人这时却是不淡定了,她迟疑了一下,看着江源希冀地道:“江医生,我以前也扎过银针,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但是为什么这次这么见效,简直比我吃药还见效?”

    江源笑了笑道:“这就是针法的问题了每个人的针灸用法都不同!”

    “哦这样啊”听得江源的话。省长夫人这似懂非懂的,不过这时却是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然后看着江源希冀地道:“江医生,我这个偏头痛有很多年了,但是吃中药和输液什么的都没有用。现在只有美国的一种药能够勉强控制,你针灸这么有效,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把我这个病给治好呢?”

    这时这旁边的赵主任也看着江源,兴奋地道:“江医生秦阿姨这个病,你有没有办法,要是有办法。请一定帮忙”

    听得两人的话,江源微微地笑了,点头道:“这个有一定的希望,但是不能打包票以后就一定能够断根!”

    “真的么?真的有希望?”虽然江源说不能打包票,但这却是也让省长夫人兴奋了起来,她这些年可是被这个偏头痛纠缠得要命,虽说现在还有药可以控制,但是她感觉最近这头痛却是又发得比以前严密了不少,这说不定以后的这药也会慢慢地跟以前的药一般,便得没效了。

    江源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不喜欢说谎话,所以这次也没有说谎,真是有一定的希望,但是这回真不能打包票。

    “真的!”见得江源点头,省长夫人脸上这时闪过了一丝极为兴奋的神色,道:“那江医生能不能麻烦你也给我治上一治”

    江源笑了笑,他当然很愿意,不过他也没有忘记胡老医师

    “白夫人您这个病不单是靠针灸能够完全治愈的,还需要配合我老师的中药,进行一些调养,加上针灸的话,估计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能够明显好转,但是能不能痊愈,暂时还需要看这一个月的治疗效果!”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能好转就好,我可是被这个病给纠缠二十多年了,也没希望它能彻底治愈,只要能够好转,不那么痛,不发作那么密集就好了!”

    这省长夫人听得江源说一个月左右便能明显好转,这心头那叫一个高兴,原本她都已经放弃希望了,只想着能够止着痛就行,这问江源能不能治愈,那也只是抱着一点点希望而已,谁知江源这竟然真的确认有可能治好,而且一个月就能见效。

    当下便看向一旁的胡老医师,亲近地道:“胡医师,看来要麻烦你和江医生了”

    胡老医师这抚须笑着,微笑点头道:“白夫人客气了能够得到夫人的信任,我和江源定然会全力为夫人诊治的!”

    这边省长夫人对两位医生客气的很,那边周医生这时已经是脸色发青,看着这情景,自知今儿这丑出大了,当下是没敢再做声,然后偷偷摸摸地赶紧走了。

    胡老医师给白夫人把了把脉,问了问情况之后,便又笑着示意江源给白夫人把脉。

    江源这自然是不客气的,这好生诊断了一番之后,才朝着胡老医师点了点头,笑道:“老师,我先开个方子,您再看看行不行!”

    胡老医师笑道:“你小子,赶紧开吧可别让白夫人久等了!”

    “不急,不急我这病都这么多年了,可不急这一会!”一旁的白夫人这时却是笑了,她看着这两师徒,觉得这两师徒的关系还这有意思,这师父在徒弟面前,那可是一点都不摆师父的架子;而这徒弟虽然是对师父处处尊敬,但是却也随意的很。

    江源这便拿了处方,唰唰唰地写了个方子,然后小心地交给胡老医师。

    看着徒弟送过来的方子,胡老医师这时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凝重,开始用心地看了起来。

    刚才江源说他先开个方子,便是说明,江源对这个病,有些特殊的看法,只是在病人面前,他不好直说,所以才会说要先开个方子。

    所以,他胡老医师这接过方子便仔细地看看了起来,想要看看自己这个徒弟,这开的是个什么方子。

    这一看之后,这眉头却是微微地一皱,难怪江源说要先开个方子,这方子果然是怪异的紧,竟然是以清心安神的药物为主,再辅以疏通筋络。

    如果要是按照胡老医师的想法,这应该用以祛风通络的方剂才是,是绝对不可能用江源这样的治法的。

    不过,胡老医师对江源却是了解的紧,这若不是很有把握,是绝对不会这般的,所以他稍稍一沉吟之后,便在上边签了字,然后抬头看着省长夫人笑道:“白夫人您也先服三剂药,等三天之后,我们再来给你和老天太一起视情况调整药物”

    “好好那就要麻烦胡医师和江医生了!”省长夫人高兴地点头笑着道。

    坐着车回到了诊所,将两个方子交给药房,抓了药让赵主任带回去之后,胡老医师这才私下地对着江源笑问道:“你小子,今儿那个方子有什么特殊的么?”

    江源微微一笑道:“老师省长夫人这偏头痛与普通的偏头痛不同,虽然看起来各种征象都是风袭脉络久淤所致;但是您老一定没有想过,这白夫人看过那么多中医师,为什么没有效果?”

    听得江源这话,胡老医师一愣,稍稍一沉吟之后,便恍然笑道:“还是你小子脑瓜子灵活像吴子间他们定然也是按照这种征象来治的,既然都用过这样的药没有效,你小子才会另辟别径,通过清心安神配合通经活络来用药!”

    “对啊我想老师平日看病人多了,理所当然地便会这样用药,所以我才说我先开个方子的”江源微微笑着,暗道若不是自己这记忆中刚才突然跳出这么一个病例来,当年祖师爷也是这样用药治疗好一个病人的,自己也不会想到这个的;

    当下便又笑道:“而且根据白夫人的情况,我想她服用这个药物,应该是会有效的,如果再配合上我的针灸,那么一个月内,只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明显的减缓发作,而且发作起来的头痛也会明显减轻的!”

    “嗯嗯不错,不错”胡老医师这时用心在仔细地一分析白夫人的情况,这时却是抬起头来,看着江源感叹道:“你小子真是越来越厉害了,看来不需要过多久,怕是就要超越为师喽”

    江源嘿嘿地笑着道:“老师这还不是您教导有方啊,这青出于蓝,您可得高兴才是!”

    听得江源这话,胡老医师忍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嗯有道理,等那大赛的时候,你小子可要为为师多多争光才是,哈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