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东大是个很大很有名的学校,同样学生也很多,那么自然也少不了的有很多的帅哥和美女。

    其中出名的很不少,每年的新生校花校草榜总会热闹一阵子,但是能够一直很出名的却是不多,毕竟东大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了。

    女生中,要论其中的NO.1,自然要数校学生会副主席,宣紫月同学。

    而临床医学系的徐青灵,自然也是逃不过的,而且四年来一直没有男朋友,这风头也是相当劲道的。

    所以,虽然三人刚刚站在一起不过是半分钟,但这向来冷冰冰的宣紫月竟然笑得那么灿烂,加上徐青灵那满脸的乖巧微笑,这其中的配角男自然也成了整个食堂男生们的目光聚焦点。

    “江源临床医学系的中医助教”

    “对就是他,他女朋友不是大一的李小雨么?

    “怎么回事?我当初还亲眼看着他为了救李小雨,可是狠狠地捅了自己一刀呢”

    “也没什么奇怪的,要是我选,我也选宣紫月”

    “去你懂什么,李小雨可比这冷冰冰的宣紫月好,多萝莉可爱啊”

    “去你的我还是觉得徐青灵好,又漂亮又温柔,既有宣紫月的成熟,又有李小雨的清纯”

    坐在一起的男生们纷纷地窃窃私语着,而旁边有些女生们,这时眼鼓鼓地看着江源。那叫一个悲痛啊当初那映衬着飞溅的鲜红血液,如同童话般的一幕,让她们对李小雨是羡慕不已,但是眼前难道这段传遍东大的童话般的恋情。就这样破灭了吗?

    “连江源都变心了这世上还有什么男人是靠得住的”某位女生愤愤然地瞪了一眼周围的男生们,仿佛就是这些人,将江源给带坏了一般。

    这众男生们,感受着周边那些突兀而起的冷冷而凶狠的目光,突然一个个觉得寒毛倒竖起来,很是不明白,这些妞们,这又是犯了什么神经。怎么看着自己一脸的凶狠之象。

    江源倒是淡定自若的,用勺子不紧不慢地吃着。

    “味道不错”江源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徐青灵,微笑着道。

    听得江源的话,徐青灵也停下了手中的勺子。看了看江源那已经少了一半的盘子,点头笑道:“你现在吃饭比以前能吃了!”

    江源的嘴角微微地翘了翘,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拿起手边的百事可乐,轻轻地喝了一口。感觉着这股熟悉,又看着对面那个熟悉的女子,似乎又回到了几年之前一般。

    东大的九十五周年校庆很快地很快地便来临了,这天东大很热闹

    按照白云大妈的说法。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啊

    还好虽然已经将近入冬,但是这日天气晴朗。而且庆祝的主操场也相当的避风,所以丝毫不让人觉得有任何寒意。

    胡老医师作为资深教授。也被应邀参加了这天的庆祝仪式,而江源也被胡老医师拉着跟着看热闹了。

    庆祝仪式很宏大,作为全国重点大学,不单是教育部派出了一位副部长前来参加,而东大的老校友,某位前领导人也亲自莅临,为母校庆祝九十五岁的生日。

    由于这位前领导人的到来,楚南省这边,原本也就是安排了常务副省长以及分管文教卫的罗副省长参加,结果到了这时候省长白宜宾自然也是赶紧临时接替了常务副省长前来参加这次东原大学的校庆。

    领导们在台上就坐,各位来宾老教授校友们在台下就坐,江源自然是么有资格坐中间的,无奈地看了眼坐在中间悠哉悠哉地胡老医师,然后自个在旁边找了个小椅子坐下,了无趣味地看着领导们在上边拿着一些陈词旧调在那地念叨着,然后跟着大家鼓掌。

    不过唯一还好的是,今儿太阳真的不错,坐在这操场中间,晒晒太阳还真的不错。

    当然,江源这虽然不是坐在中间,这跟一堆老校友老同志坐在一堆,看起来貌似还是一副学生模样江源还是挺打眼的,旁边的几位老校友,都不是投过来几丝狐疑的眼神,这位应该还是在读的小学弟,怎么也挤到这里来这坐着了。

    面对这些老校友们那有些怪异的眼神,江源倒是淡定的很,他半眯着眼睛坐在那地懒懒地晒着太阳,真是难得能偷半日闲,有这样的好机会,那还不享受享受。

    江源这迷迷糊糊地晒着太阳,然后终于被一阵喧闹声吵醒了,原来上边领导讲话之类的仪式终于完了,一批的舞蹈演员们开始涌到台上,开始了文艺表演。

    当然,这个纯粹只是凑场面的,真正的校庆晚会在晚上,不过诸位领导这时都坐到了台前,都一脸津津有味地看着,江源这叹了口气,然后眯了眯眼睛,又打算再眯一会。

    “这位小同志”听得这声音,江源睁了睁眼,看向一旁的这位肥头大耳,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就是一位成功人士的校友,疑惑地道:“有事吗?”

    “请问你是我们学校的吗?”这位成功校友狐疑地看着江源,上下打量了一下,看着江源这一身的地摊货,沉声道。

    “对算是吧!”江源想了想,自己现在在东大上课,这应该也算才是,当下便点了点头道。

    “算是?你哪一级的?怎么坐在这里?”这位成功校友,这时脸色却是一沉,自己这资产上亿,才有资格在这里有个位置坐,你一个还没毕业的穷小子,你有什么资格往这里坐?还坐在这里一脸悠闲的晒太阳,打瞌睡,有这么好的事吗?

    江源无辜地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位成功校友,很是不明白,自己怎么招惹这位了?

    “我问你哪一级的?!”这位成功校友,见得江源还装傻的模样,当下便冷声道:“赶紧回自己宿舍去,这里可不是你呆的地方!”

    江源眨了眨眼睛,我哪一级的?我这算哪一级?可是关你丫鸟事啊。

    江源这正待言语,旁边却是有位头发花白的老校友看不过去了,对着这位成功校友笑道:“这位校友,咱们的小学弟想在这里坐坐就坐坐,这有什么”

    看着这位满脸微笑的老校友,江源脸上闪过了一丝感激之色,这还是老同志好啊。

    不过那位方头大耳的成功校友似乎是并不买那位老校友的账,冷声哼道:“我们这在座的哪一个不是在各领域取得成就的校友,你这还没出茅庐的小子,怎么能在这里坐?这还有规矩没有?”

    江源这时终于看着这张肥腻腻的脸,觉得有些恼火了,咱自己瞌睡打得好好的,关你毛鸟事啊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对不起,这位学友我是医学院的老师不是什么小子,所以我坐这里你管不着我难得悠闲一下,别打扰我晒太阳,打瞌睡!”说罢,江源便懒得理会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校友,只觉得东大的校友,这素质真是

    “你”见得江源这丢下一句话,便理都不理会他,又打瞌睡了,气得这位成功校友是吹鼻子瞪眼的,这毛头小子这才多大,还老师

    不过这眼见得前边已经有几位校友听到这边的动静,朝这边看了过来,这位成功校友这才愤愤然地住了嘴,只是依然脸露不屑地看着一旁低头瞌睡的江源,这要不是这边领导太多,非得教训这厮不可。

    文艺表演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便结束了,这前排的领导们起身,然后一边走,一边朝着众位校友们挥手致意,而这些校友们有这么好的机会那是赶紧都纷涌上前,与领导们握手。

    而那位成功校友这时也一脸兴奋地赶紧挤上前去,这前领导人也就算了,与他八竿子打不着,但是这白省长可在呢,这得赶紧去露个脸,握个手才行;这往日可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的,要是能在省长面前混个脸熟,那可是千金不换的啊。

    江源这时被这“哄”地一阵响,终于将他从迷迷糊糊中给惊醒了过来,看着这周围空无一人了,都涌到前边去了,这才知晓总算是完了,当下便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四处张望着,准备找到胡老医师,便赶紧回诊所去。

    不过这张望了一圈,却是没见到胡老医师的影子,估摸是也被卷到人群里去了,果然江源这定晴一看,那边人群里不正是自家老师,这时这老人家正两手握着那位前领导同志的手,那叫一个激动啊。

    江源伸手摸了摸额头,叹了口气,这边站在这地等着,等老师过来了好一块回诊所去。

    而那边白省长和罗省长两人正走在一块,不时地伸手微笑着和身边挤过来人,握上一下手;

    江源这时也正在那人群中,看到了那位成功校友的油腻腻的脑门子。

    这时这位成功校友,正挤在人群中,满脸堆笑地将手伸了个老长,想要与领导们握个手——

    各位书友们,新年好,祝大家在二零一三年里,幸福快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