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踹成虾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蛊惑失败?”

    见得自己的这种神奇的能力,竟然也没有用了,江源这不禁地傻了眼,这怎么关键时候就拉后腿了?

    看了看时间,江源眉头紧皱,心急如焚,紫苑大酒店这么大的地方,这要是没有前台的协助,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就算是海博,他也没有办法定位到酒店的详细房间的。

    江源这心急火燎间,正在考虑要不要强行查询对方的电脑时,突然看到了这位前台服务员的眼睛微微地一亮,然后对着江源的身后示意一下,道:“先生!”

    江源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去,看到一个带着小黑框眼镜年轻人正好从自己的身后经过。

    “刘波...”虽然江源只有一张这刘波的照片,但是这侧脸看过去,便已经是有六七分相似了,而且这服务员还提醒自己,那么定然是陪杨少吉过来的刘波了。

    当下江源心头一松,这转身走出的同时,还是没有忘记向这位给他帮了大忙的服务员,微笑道谢。

    看着眼前这位俊秀的男子脸上露出了轻松兴奋的笑容,这位服务员这心头也是一阵的欢喜,刚才这限于制度还有那位吉少的身份,无法帮助对方,还让她这心头很有些郁闷,但是现在能够帮到对方这让她是十分的开心。

    不过,很快她的眼睛便又瞪圆了,因为她看到刚才这位俊秀的男子走过去跟那位聊了两句,然后便伸手拧住了对方的胳膊。还伸手似乎随意地捂住了对方的嘴。

    而那位应该是刘波的男子这时脸上却是露出了痛苦和愤怒之色;不过由于这位做得相当隐秘,而且动作似乎相当随意,而没有人发觉。

    正当她这目瞪口呆,满脑子混乱地在考虑要不要叫保安的时候,那位年轻人突然松开了捂着那刘波的手,然后转头朝着她微笑了笑之后,便和刘波又朝着酒店内走了进去。

    看着对方脸上那纯净的如同婴孩一般的笑意。这位服务员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就是这里...你不要乱来啊,你要是敢动我和吉少。杨省长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两分钟后,站在一间客房前的刘波一脸紧张地对着江源恐吓道。

    江源冷笑了笑,道:“吉少我不肯定。但是我想我要是动动你,估摸杨省长应该不会怎么在乎的...快叫门!”

    “我....我爸也是云江市长...你要是动了我,他也不会放过你的!”刘波惊恐地道。

    “快叫门...听见没有...”江源冷笑一声,反拧着刘波胳膊的手猛地一紧,这已经过去几分钟了,他可没有耐心再等了,要是徐青灵真出了问题,那么他一辈子都会内疚的。

    “啊...好好,我叫,我叫...”被江源这么一拧。刘波只觉得自己的胳膊似乎都要断了一般的,赶紧叫道。

    江源伸手按了按门铃,然后将刘波推在了门前,自己站在旁边,以免里边的杨少吉发现异常;

    他并不是没有破门而入的打算。但是紫苑大酒店是一家新酒店,江源这瞄了两眼便已经判断出了这门的坚固程度,而且又是感应式的门锁,这没有相关设备根本没法打开,直接破门的话,这声响又太大。相对于暴力,江源还是比较崇尚其他办法的。

    不过刘波这按了几声的门铃,里边却是并没有听到有任何的反应;

    刘波这畏畏缩缩地看了江源两眼,赶紧又按了两下,他现在可是已经知晓眼前这人只怕不是什么善与之辈,这真要是徐青灵要是被...想到这里,刘波这额头便是一阵阵的冷汗直冒。

    见得刘波再按了几下,里边依然没有反应,江源这眉头猛地一皱,然后便将耳朵贴在了这间房间的墙壁上;

    他隐约地听得里边有淋浴水声传来,然后似乎听到了门铃声,里边的淋浴水声这时恰好地停止了。

    听得这个声音,江源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看来还没有出什么问题。

    当下江源便朝着刘波使了个眼色,让他准备好,这门上的猫眼可不是装饰用的。

    很快地,门便被打了开来,里边传出一个疑惑和不满的声音:“刘波,你回来做什么?”

    刘波这时艰难地笑了笑,然后被人一把推进房间来。

    江源缓步地走进房间中,随手将门关上,然后看了看这穿着浴袍,正用毛巾擦头发满脸惊愕站在房内的年轻人,猛地便是一脚踹了过去。

    “砰隆隆...”年轻人瞬间便被踹飞了出去,撞翻了一个椅子,然后又狠狠地撞到墙角,如同一只被煮熟的虾子一般地抱着肚子在地上凄惨地呻吟了过来。

    “老实点...”江源冷冷地看了看旁边便吓得脸色惨白的刘波,冷声道。

    说罢,江源便朝着里边走进去,看着躺在床上衣着还算完整,昏睡着躺在床上徐青灵,轻轻地吐了口气。

    “你TM的,是谁...知不知道我是谁...”

    这时杨少吉终于从腹部的剧痛中醒过神来,从地上坐起身来,满脸怒色地看着站在床旁的江源,道。

    听得这话,江源的目光微微地一寒,一步走上前去,又是一脚。

    “呃...”这位刚还气势汹汹的吉大少,霎时脸色又是一片惨白,再次抱着肚子卧倒在地,这次倒是如同一只活鲜鲜的虾子一般的,倒在地上一弹一弹的。

    一旁的刘波苍白着脸看着地上那凄惨的吉少,这不禁地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肚子,这想着要是对方也给自己来这么一下的话...

    想到这里,他那原本便苍白的脸色,这时又是更白了几分,

    江源脸色微寒地看了那地上的吉大少一眼,然后又赶紧走到床边,这时他似乎感觉徐青灵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对。

    当下走上前去,伸手小心地撑开徐青灵的眼睛看了看,接着灯光,看到徐青灵的瞳孔这时已经明显地缩小了,甚至只有针尖大小,当下脸色狂变。

    这转身便又走到那刚刚勉强回过神来,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杨少吉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寒声道:“你给她吃了什么?”

    被江源那冰寒暴怒的眸子一盯,这吉大少便纷身颤抖了起来,他现在可是被江源刚才两脚给吓惨了,见得江源问起这个,他这赶紧颤抖着手,指着一旁脸色早已经是一片雪白的刘波,道:“是他...是他...这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见得江源朝着自己望了过来,刘波赶紧颤声道:“就只下了点K粉,没别的,真的...”

    “k粉?氯胺酮...”江源眼睛微微地一眯,他在外边这么多年,自然知晓k粉是什么,氯胺酮具有镇静和致幻作用,但是少量的话根本不可能这样,绝对不是什么一点点,否则就算是有酒精的作用,也不可能导致这样。

    想起这个,江源猛地站起身来,又是一脚将这刘波踹翻在地,然后上前又狠狠地踢了两脚,踢得这刘波抱着头趴在地上连连地惨叫了起来之后,这才算是稍稍地将心头的怒气给消散了些许。

    当下江源走到床边,从徐青灵的包里,掏出她的手机,稍稍地一沉吟便拨通了胡老医师的电话。

    “现在最多才过去十来分钟,老师应该还在那里才是...”江源轻吐了口气,然后等着胡老医师那边接电话;

    还好这次并没有等多久,胡老医师便接了电话。

    “老师...您还在附一吧?”江源沉声问道。

    “对...怎么?出什么事了?”听得江源言语中的紧张和沉重,胡老医师心头一惊,赶紧问道。

    听得胡老医师的言语,还有电话那边那还算安静的环境,江源轻松了口气,看来胡老医师还在白省长那里,当下心头微微地一定,然后赶紧道:“老师,青灵被人下药了,现在开始出现中枢抑制的情况了,您赶紧帮我联系急诊科那边派车过来接,需要尽快抢救!”

    “什么?被下药了?好好...你们在哪里,我现在就让这边派车过来接!”

    挂断了电话之后,江源轻吐了口气,然后赶紧又俯下身去,观察起徐青灵的情况来,这时徐青灵的呼吸已经开始渐渐地转急了,看来已经不但是中枢抑制,连呼吸抑制都开始出现了。

    当下江源脸色一紧,这看了看四周,发现找不到什么可以合用的东西之后,便赶紧用双手拇指用力地按住了徐青灵的颈部两边某处,这两处的穴位可以降低人体的血液流速、呼吸、和心跳,使人陷入假死状态;

    虽然现在没有银针,但是通过这种直接的手指压迫却是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随着江源的双手手指的重压,徐青灵的呼吸果然又渐渐地开始减缓了一些。

    看着徐青灵的呼吸开始恢复了正常,江源又伸手把了把脉,感觉着心跳暂时还在正常范围之后内之后,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