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咱不能就这么算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祝愿他有一两个私生子?!”

    李亦阳愣愣地看着江源,听着方才江源的这些话语,他很是不懂,江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似乎听起来,杨副省长同志这次只怕是要吃亏了,至于杨大少...好像这次的亏就吃得更大了。

    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楚江源这话语中的含义,但李亦阳这心头已经是一阵阵的发寒了,这样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只是江源下手也真够狠的,这要是直接捅出来,那就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想起要与一位常务副省长不死不休...李亦阳赶紧甩了甩头,将刚才心头的惊疑甩出心头去,这事自己可不知道,江源也没和自己说过。

    当下便又看了看徐青灵,然后无奈地摇头笑了道:“好吧,来...咱们办点正事,咱堂堂一个局长给你录口供,这有面子吧!”

    “嗯...还不错...”江源微微地点头笑了。

    清晨,两条秀美的眉毛突然轻轻地皱了皱,然后下边一双弧月型的修长睫毛慢慢地扇动了两下之后,终于缓缓地睁了开来。

    “这是哪里?”这入眼之处,却见得尽是一片白色,徐青灵有些迷惘着双眼,然后费力地伸手摸了摸额头,渐渐地想起了昨儿的一些事,似乎昨儿自己喝了最后一杯之后,突然之间便人事不知了...

    想到这里,徐青灵骤然地一惊。费力地掀起被子,看着自己身上衣服还算整齐,而且似乎除了有些头疼纷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不适,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只是她这看着四周,却是不知道是谁送自己来医院的。她可是清楚的记得,昨儿张俞正可是比自己喝得还多;只是自己当时似乎还清楚,怎么突然一下就晕过去了?

    “你醒了啊...”

    徐青灵这正心头惊疑的时候。突然听得这温暖而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转头望去,便只见得江源提着些东西,满脸微笑地从门口走进来。而从窗外照入的阳光,这时正轻轻地照射在他的脸上,照出了一脸的温暖。

    “江源...”徐青灵低低地叫了一声;

    “来...坐起来,漱漱口...等下好吃早餐...”江源微笑着走过来,轻轻地伸手托住徐青灵的肩膀,慢慢地将她扶了坐起来,然后从提进来的袋子里拿出一小瓶漱口水,打开盖,递过去。

    “嗯...”看着江源微笑着递过来的漱口水,徐青灵结果之后。轻轻地往嘴巴里倒了一些,漱了漱口之后,这才吐在江源递过来的垃圾桶中;然后又换过了江源递过来的矿泉水,再次漱了漱口。

    “怎么样,感觉还好吧...”看着脸色还微微有些苍白的徐青灵。江源微笑着问道。

    “嗯...还有些没有力气,头还有些晕晕的痛...”徐青灵微低着头,眨了眨眼睛,虽然她觉得很开心,但是想起被江源看到自己这副狼狈模样,她却总还是觉得有些羞意。

    “没事...再住两天。慢慢就好了!”江源笑着从里边的洗漱间接着半盆热水,然后拿了一条新毛巾仔细地搓洗了一下之后,将毛巾递给徐青灵;待得她洗完脸之后,这才微笑着端过来一个小纸碗,打开盖子,然后笑着道:“来...先喝点稀饭,暖暖胃...”

    “昨天...”徐青灵一边小口小口地喝着稀饭,一边低声地道:“昨天是不是...”

    江源笑了笑,然后点头宽慰道:“昨天出了点小事,不过已经解决了...”

    “那...你没告诉我爸妈吧!”徐青灵有些担心地道。

    江源摇头笑了,道:“没有,学校那边我也已经打电话给张俞正让他给你请假了...你安心休息,过两天出院就没事了!”

    “哦...”听得江源这话,徐青灵这才彻底地放下心来,她最怕的就是父母为她担心。

    小口小口地喝着稀饭,徐青灵沉默了一阵之后,这才转头看向江源,迟疑道:“昨天我是不是...不是喝醉了!”

    听得徐青灵问起这个问题,江源沉默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下,摇头道:“不是...不过已经过去了,没事了,别想这么多!”

    徐青灵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她自然知晓,若自己不是喝醉了,那么自然是...

    想起那两人的身份,徐青灵又看向江源,她深知江源昨天能够赶在自己出事前,找到自己,并且面对那两人将自己带出来,这只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看着江源那淡然微笑的脸孔,徐青灵的心头涌出了一股深深暖意,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

    江源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又拧了一把热毛巾,走过来,接过徐青灵已经吃完的粥碗,将毛巾递给她道:“来...再擦擦脸...”

    待得徐青灵擦完脸,江源正要去将水盆中的水倒掉,这时病房门,却是“砰”地一下被人推开了。

    江源眉头微掀,转过身去,看着走进门来的几人,随后将手中的水盆放下,然后走了过去。

    这进来几人有两男两女,其中两个四、五十岁的女人趾高气扬地走在前头,而两个貌似是跟班模样的男的都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

    这两女的都打扮不俗,这领头一女人,更是还身着皮草,显得相当的气势不凡。

    “你就是江源?”跟在后边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这时快步走上前来,微昂着头对着江源沉声问道。

    江源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点头道:“对...我就是江源!”

    “你就是打了我家少吉的那个江源?”江源这话音刚落,便听得后边那皮草妇人寒声道。

    江源看了眼这皮草妇人,淡声笑道:“对...是我!不知杨夫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见得江源面对自己的质问,竟然还一脸淡然,宠辱不惊,简直是将自己视若无物的模样,这位杨夫人当下一股勉强压住的邪火这边猛地爆发了出来,瞪圆着一双眼睛,指着江源喝骂道:“你问我有何贵干?你把我儿子打成那样,还问我有何贵干?难不成我还是来探望你这个无法无天的流氓混混的?”

    “流氓混混?”江源微微一笑,看着这位一身华丽丽,但是却满脸恼怒肥肉的杨夫人,淡声地道:“杨夫人你叫我流氓混混,请问你这是打算仗势欺人,颠倒黑白吗?”

    被江源这般淡声一问,这杨夫人瞪圆着一双钛金属圆眼,愣愣地看着江源,眼中满是愕然,这好一阵都没有回过神来,愣是没弄懂这小子这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后边那个女人,这见得杨夫人愣住了,这赶紧大步上前来,指着江源喝骂道:“你不单是把少吉打成了那样,还把我家刘波的腿给打断了,你不是流氓混混,谁是?”

    江源淡淡一笑,然后看了一眼这身后病床上,被这场面给弄得脸色有些发白的徐青灵,安慰地朝着她点了一下头,然后看向几人道:“好了,这里有病人,我不想跟你们争论这些东西,我想问几位的来意是?”

    “来意?你还问我们来意?”杨夫人那张涂着淡淡的脂粉,但是却依然难隐其肥肉老态的脸,这时又涌出了一丝怒意,道:“我家少吉我都从来没打过他,你有什么资格打他,不要以为你打了我家少吉,就白打了...这事我告诉你,没完!”

    “没完?”江源眉头轻挑,淡声笑道:“杨夫人,请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杨副省长的意思?如果是杨副省长的意思,那么我就等着,等着看这事你们打算怎么完!”

    “怎么玩?你配跟我们玩么?一个小王八蛋...”这位杨夫人明显被江源的言语和态度给激怒了,这言语之中明显的开始有些羞怒了起来。

    一旁的那位戴金丝眼镜的男人,赶紧上前一步,看着江源沉声道:“江源,我告诉你,杨省长对这件事很愤怒,你要知道你这是蓄意伤人,我们完全可以起诉你,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看着这位金丝眼镜男,江源轻轻一笑,然后道:“张秘书是吧...你不用吓唬我,本来这事我还打算给杨省长一点面子,就这么算了...”

    说到这里,江源的目光微微地一寒,然后看向那位杨夫人道:“但是现在,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嘿...胆大包天的小子,你还打算威胁我是不是?”见得江源这番的言语,这位杨夫人顾不上张秘书的阻拦,一步走上前来,看着江源怒极而笑道。

    江源淡声一笑,看着这位杨夫人,摇头道:“不是威胁...我只是想说,杨夫人...还有这位刘夫人...我们这边的住院费、营养费、精神损失费...还请两位回去考虑一下...这事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