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杨副省长的愤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你给我等着等着坐牢吧!”

    丢下这句话,气得脸色发青的两位官太领着他们老公的秘书,摔门而去。

    只剩下江源站在那地微微地笑着。

    门外,急诊科的孙主任等几个科室领导和张俞正站在一旁,看着气势汹汹而去的几人,满脸的惊骇和震撼之色;

    这几个领导这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看着门内,愣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这小江医生果然是个人物啊,不但不怕对方的强压和恐吓,反而是反客为主,只是这到底是心里底气足?还是?

    几个领导这时都一个个满脸感叹地转身离去,只剩下张俞正站在这地,这想进去却是似乎又有些紧张的模样。

    张俞正已经站在这地有一阵了,因为听得里边的声音,似乎相当的火爆,而且里边的几人的身份也让他相当的惊惧,所以他才在门外等着,没有敢进去。

    但是这时,看着几人来强压江源反而是被江源气得摔门而走,他这站在门外,看得是目瞪口呆。

    “江源这这怎么办啊?她们不会真的”病床上的徐青灵一直没有说话,她对现在的江源有着一份难以言喻的信任,但是依然被刚才的那场景给吓住了。

    曾经在外联部呆过的徐青灵很清楚某些方面的情况,且不说刚才那两个老女人,单是那两个跟班一般。被江源称之为张秘书和杨秘书的两个男的,便都是在云江能够甚至楚南能够威震一方的人物。

    至少徐青灵自认她以前在外联接触过的人物,能够像这两人这样的级别的都没几个,能比的上那位张秘书权势的更是没有;而一般人面对这样的人,向来都只是满脸客气地仰视;哪里见过江源这样直接喝斥和对抗的

    她现在才隐约的知道,昨天江源为了她,到底做了一些什么;想到这些。徐青灵这心头便是一阵阵的发紧,这打了常务副省长还有副市长的儿子,而且还是重伤。这该如何是好

    但是江源不过是一个医生,却是又能如此信心十足地跟这样的权势人物,直接对抗。甚至冲突,这到底是为什么?

    看着徐青灵紧张的模样,江源微微笑着,脸上洋溢着淡淡而自信的笑容,一边伸手端起方才放在那地的水盆,朝着里边的洗漱间走去,一边笑道:“你不用担心这个,放心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的,而且她们会负责咱们的住院费和相关损失的!”

    “哦”虽然心头满是疑惑,但是有了江源的这句话。徐青灵却是渐渐地安下了心来。

    门外的张俞正,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来。

    虽然依然是一身笔挺的西装,头发依然一丝不苟,但是却依然难掩那一脸的憔悴和震惊的张俞正。走进病房来,满脸震撼地看了看江源走进洗漱间背影,然后才看向病床上的徐青灵,一脸的羞愧,道:“青灵你好些了吧!”

    看着这一脸憔悴之色的张俞正,徐青灵心头暗叹了口气。然后微笑着道:“已经好多了俞正,昨天谢谢你!”

    “别说了我现在心底都难受的很,昨天要不是我约你一块去吃饭,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见得徐青灵并没有责怪自己,张俞正脸上的羞愧自责之色却是更浓了几分。

    徐青灵微笑了笑道:“俞正,我知道你也是好意的,这事不怪你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也很难难过,别想这么多了;昨天还要谢谢你给江源打了电话!”

    “对不起”见得徐青灵反倒是安慰自己,张俞正脸上的羞愧之色却是更浓郁了几分。

    这时江源已经从洗漱间出来了,见得张俞正站在那地低着头的模样,轻轻一笑,拿过一张椅子,道:“俞正来了,来坐!”

    看着就江源送过来的椅子,张俞正眼中闪过了一丝苦笑,知道自己因为这一次,是彻底的输了;以前还抱着些希望,以为江源和徐青灵就算有也是过去的,但是现在,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彻底的失败者;

    以前总以为自己的家世、还有能力都比对方要强,但是现在看起来,真是什么都比不上对方。

    “江源,昨天真是多亏你了!”张俞正能做临床医学系的系主席,倒还是有些能力的,似乎也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这心态摆正了之后,言语之间却是自如了不少。

    江源笑了笑,他自然知道昨天的事是个意外,张俞正也是被坑的,而且他对张俞正昨天能打电话给自己,也是相当感激的,当下便笑道:“没什么的,还真要谢谢你给我打的那个电话,否则真是”

    说到这里,江源也无意再提昨天的事了,只是笑问道:“俞正,今天有警察找你了吧!”

    “对今天早上就已经有警察找过我了!”张俞正沉声道:“我已经照实说了,但是不知道他们到最后会怎么样改!”

    “没事,照实说了就行了!”江源笑了笑道:“这事你也不用太担心,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会处理好的!”

    “可是江源,他们可是常务副省长和副市长,你不知道他们在楚南的势力有多大,如果他们真要颠倒黑白,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你会有很大的麻烦的!”张俞正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江源,紧张地道。

    江源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的,放心这事很快地便会处理好的!”

    “什么?那个小子吃了耗子药么?”一位带着眼镜,头发青乌,国字脸的中年人,惊怒地看着自己的夫人,道。

    听得自己老婆冲进办公室来,愤怒地讲述着那个小王八蛋的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语时,杨副省长心头一阵的怒火直冒,这个小子以为有白宜宾给他撑腰,他就敢对自己肆意妄言不成?

    想到这里,杨副省长强抑住了心头的怒火,转头看向自己的秘书;

    见得省长朝着自己看来,张秘书赶紧点头道:“省长,那个江源确实是这样说的,他说这事不能算完,一定还要我们负责医疗费、营养费还有精神损失费”

    “好好他还真以为我会怕白宜宾么?竟然敢敲诈到我头上来了”杨副省长这时怒极反笑,他身为省部级的高官,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有人敢敲诈自己,当下愤怒地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端着茶杯大口地喝了两口水。

    虽然对于这样的小事,杨副省长不需要太过看在眼中,但是既然有白宜宾插手其中,那么他还是得慎重一些;

    这喝了两口水,将心头的恼怒给强行压下来之后,杨副省长这才抬头看向张秘书道:“小张,警局那边的情况如何?”

    见得省长问起这个,张秘书自然知晓省长想要知道什么,当下赶紧道:“省长,以河西分局那边掌握的情况看来,虽然那位女孩子体内确实是验出了有某些特殊的药物成份,但是并没有什么证据能够直接证明,这药就一定是吉少下的!而且,就算是跟吉少有关,那也是那个刘波的嫌疑最大”

    “而那个江源致少吉轻伤,致刘波重伤这个却是完全可以定性的”说到这里,张秘书的言语却是笃定了几分,这意思说的很明白。

    “好”听得秘书的话,似乎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直接给自己儿子定罪,杨副省长猛地一拍桌子,沉声道:“你直接给省厅那边打招呼,让他们尽快地查清楚,将此事定性”

    “是,省长我现在就去!”听得省长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张秘书应了一声,赶紧出去打电话去了,他现在也是恼火的很,作为杨省长的秘书,这些年这个楚南就没有人敢对他摆那副颜面,这一个年轻小子,就敢这般嚣张,而且还视省长如无物,简直是太张狂了,一定要让他知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对小张,立刻要老孙给河西分局那边打电话,尽快拿出一个结果来;我还没被人这么羞辱过,一定要让那小子好看!”杨夫人这时一脸的咬牙切齿,说罢又对着杨副省长道:“老杨,回头你也要给法院那边打招呼,一定要严惩不贷!”

    看着自家夫人那羞怒的模样,杨副省长阴沉着脸点头道:“夫人放心,虽然我要走了,但也还有几个月,就算白宜宾插手,有我在,法院那边也不敢偏倚,那小子故意伤害的罪名,怎么都够他判上几年的!”

    江源这时依然还在医院陪伴着徐青灵,这事因为徐青灵的要求,所以学校谁也不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所以也没有其他人来陪伴,江源这便跟胡老医师请了两天的假,在这里陪着。

    “来再吃个橘子,这橘子含钾丰富,多吃些,到时候恢复的也快一些!”江源笑着剥了两瓣橘子递给徐青灵道。

    “嗯谢谢!”徐青灵接过江源手中的两瓣橘子,欢喜地丢进嘴巴去,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只觉得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时候一般。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