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江源的诱惑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下午两点,大赛才算是正式开始。

    按照事先设定的规则,今儿下午开始进行的是笔试大考,笔试前十名才有机会进入到第二轮。

    笔试的地点是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大会议室,除了监考的人员之外,其他的老医师们,都聚集在旁边的一间小会议室就坐;

    老医师们的待遇还不错,医院特意抽调了几个模样周正的小护士们前来端茶倒水的,让老同志们在会议室吹着中央空调,喝着上好的碧螺春,吹牛打屁,好不舒爽。

    当然,虽说这环境不错,护士小妹纸也还周正,但是这些老同志们,还是有那么一两位不是那么舒爽的;比如说张月正张老医师,话说他从上午开会起,这脸色就没见好过。

    这特别是跟这么一大群人坐在小会议室,吹牛打屁,那脸色却是更加阴沉了几分;这谁都能在这里吹嘘自己那天又看好了一个什么疑难杂症,又有几个病人从燕京赶过来找自己看病啥的。

    但是这张月正老同志,这时却是没有脸面参与其中去吹嘘,毕竟这个圈子就这么大,早个把月他带着徒弟马失前蹄,被胡庆元徒弟干翻的事情,这一传十,十传百,这在座的众人,可是谁都知晓的;

    所以,这张月正老同志板着个脸,阴沉的跟水一般,坐在角落那,那是声都不做,任由那些老伙计们在那里一个个聊得热火朝天的。

    那旁边的几位老同志这见得张月正那一脸阴沉的模样,自然也知晓这老家伙这回是没什么脸面。当下便也都不自找没趣地去找他聊天,这倒是让张老同志心头舒坦了几分。

    只是听得周围的那些谈笑声,虽然知晓不是在谈论那件事,但是张老同志听得那叫一个刺耳,心头那叫一个恼火,这活了几十年,今儿才知晓什么叫如坐针毡啊…

    “一群老东西。且看今儿我徒儿露给脸给你们看,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我张月正的能耐!”张老同志愤愤然地想着道。

    在隔壁的大会议室内,五十多个全省中医界最为优秀的年轻人们这时正坐在桌子前。紧张的伏案挥笔。

    这次大赛不单是老医师们极为看重,这些年轻医生们,那也是相当的重视的。毕竟这次的大赛,卫生厅那边公布的奖励可也是不小。

    大赛的前六名都有奖金和证书,但是第一至三名,除了获奖证书和一到三万的奖金外,另外这三人都有资格获取一个到省级中医医院就职的名额。

    这三个名额分别是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属第二医院以及楚南省中医院。

    这奖金都还罢,但是这三个名额,却是极为的诱人,要知道现在的中医专业毕业生比普通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们找工作要难的多,要想找个上班的医院可是相当都不容易;

    而这些从师的学徒和年轻医生们。想要去医院上班,那更是难上加难,那些都还只是普通的县市级医院;

    但是这次卫生厅给出的三个名额,却是省级医院的就职名额,这样的名额。一般人想拿到,就算是你够资格进去,这没有足够的关系和门路,你也想都别想;就更别说这些从师的年轻医生们了。

    这一旦进去了,那就意味着这一辈子有保障了,一年少说也能拿个二三十万的。而且还旱涝保收;同时慢慢地随着资历的增加,费点心思,这过得十年八年的,弄上个小职务啥的,一年七、八十万的完全不在话下啊…

    这跟在诊所或者小医院比起来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是天壤之别。

    所以,这接到消息的年轻人们,这是纷纷鼓足了劲,打算是拼死一搏的,五十多个人抢三个名额,这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总比人家考公务员,这上千人抢那几个名额靠谱,这机会还是大大的。

    对于这样的奖励,江源倒是还没有什么在意的,原本胡老医师那日收到了卫生厅发来的通知之后,便喜上眉梢,以自家这小徒儿的本事,要拿前三名,那应该还是手到擒来的。

    虽说有些舍不得,但是自己这小徒弟能够到省医院去上班,这样一个大好前程,总比跟着自己在诊所要强上几分。

    不过,谁知江源却是不太热心,反倒是听得有第一名有三万奖金这眼睛便是有些发亮了。

    胡老医师见得自家小徒弟这模样,原本是以为他是因为这个名额而兴奋,谁知这厮接着一句话,却是差点让他猛地喷了一口老血。

    “老师…第一真有三万块奖金?!”

    看着自家这财迷小徒弟那只差没冒绿光的眼睛,胡老医师这僵着老脸,半天没有能说出话来;这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恨铁不成钢地怒声喝骂道:“中医附一医院的一个名额难道比不过三万块钱?”

    “呃…这个难道比得过吗?”江源这摸了摸鼻子,小声地道。

    这话一出,别说胡老医师了,一旁的张岳当时就恨不得操起把折凳,把这厮给敲翻在地,然后蹂躏他万千遍,非要打得他哭爹叫妈才成。

    “你你你…”胡老医师这指着江源,气得手直发抖,这你了半晌,这才深吸了口气,怒声道:“要是张岳中医比你强,我非得让张岳去…”

    一旁的张岳这会也是一脸的愤愤然,指着江源痛心疾首地教训道:“附一的就职名额啊…多少人求都求不到啊,别说三万…就算是三十万都换不到的啊…”

    说到这里,张岳这希冀地看着胡老医师道:“老师…这到底什么时候考啊,能不能带两个人去啊?我这就回家看书去,就算是不睡觉也要看啊…”

    看着两个徒弟,一个实在是能力不够,但是却满心希冀;另一个十拿九稳却是吊儿郎当的不当回事,胡老医师这也不得不长叹了口气,对着满脸希冀的张岳道:“唉…你就别想了,三天怎么补得上来,从现在起好好努力吧,三年之后第二届你还有机会去争争前三…”

    “三天?!”张岳这也是傻了眼,他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这要是三个月,他还有点想法拼死啃书,去试试运气;但只有三天,这想都能想到,想在这全省的年青一辈中脱颖而出,这几率比中大乐透怕是也只高上那么一点点。

    这到最后,胡老医师这狠狠地给江源解释了一下这名额的好处之后,江源这才可有可无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不过看着江源那依然不以为然的模样,胡老医师当时只得深叹了口气,暗暗庆幸:“算了算了…至少那三万块钱还能诱惑一下他,否则这不靠谱的徒弟,还真让人心里不踏实…”

    江源这时坐在考场中,那是一点紧张都木有,丝毫不记得这来之前老师交代,一定要好好用心考,千万莫要马失前蹄的事情。

    这拿着试卷,闻着这试卷上淡淡熟悉而又陌生的清新气息,又转头看了看四周那些正伏案挥笔的人们,那是满脸感叹地在愣愣发呆。

    他记得上一次在眼前这样的场景,这还是许久以前了,这心头正暗暗苦笑,想不到时隔数年,自己又要如同学生们一般,坐在这考场之中考试。

    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轻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的年轻医生们都在奋笔疾书,唯有自己一人坐在这里东张西望的,这台上两位监考这都已经注意到自己了,这才赶紧拿起笔,认真地看起题目来。

    拿着卷子快速地打量了一遍,看着这卷子上的这些内容,江源这不禁地微微皱了皱眉。

    一张试卷上,试题并不算太多,但是也绝对不算少,上边的东西,江源一眼望下去,却是暗暗惊叹,这上边的一些试题,基本上没有什么中医基础等等,考的大多都是关于特殊或者少见病症的中医辩证…

    唯一一些基础性的东西基本上考的都是《灵枢》《素问》乃至《千金翼方》《外台秘要》等等古代医学论著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说起来,难也不算太难,但考的就是看你的基础扎不扎实,平时的知识面广不广,毕竟这很多人可能中医理论相对还算清楚,但是这些古代著作很多人却是不会去研究,作为这样的传承大赛,这些题目自然是要考的。

    看到这些的时候,江源不禁地有些傻了眼…那些特殊病症的中医辩证,对来他说,自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他最近跟着祖师爷学的就是这些玩意,算是他最擅长的,如果这些东西他还弄不懂,那也别出来丢人现眼,赶紧回家洗洗睡去了。

    加上这两月的临床经验,倒是也没有什么太难的东西…或许有些地方,会和这些老医师们的认知有点差距,但是应该不会太大…

    但是后边的那些《灵枢》《素问》之类,他就有些傻了眼,《黄帝内经》他小时候不是没看过,但是只看了前边几页,就没看下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