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怎么可能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素问*八正神明论?”

    “子午流注针法?”

    有几位老医师听得这两个题目,那是齐刷刷的惊呼了一声。

    这在座的都是几十年老医师了,对于这两个东西,自然都还是知晓的,但是这具体内容他们是不是也搞得清楚那就不一定了。

    但是这样的题目都出现了,那这次的考试难度那就可想而知了;但这小江竟然还只说有点难度,还都做了...

    想到这里,这众人看着江源,那眼中自是更多了几分的惊色。

    唯有胡老医师这喜笑颜开地伸手抹了把胡须,自得地点了点头道:“嗯...还不错!”

    看着胡老医师这般模样,旁边的那些老医师们这是一个个羡妒不已,这老家伙平日里就占着在省城的便宜,跟领导关系好的很,其他也不算太过出彩;但是这回他这徒弟却是给他挣了大脸面了。

    很快的,这时第二个年轻医生进来了,见得这个瘦高的年轻人进来之后,这坐在角落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张月正这时终于脸色稍遐,不过这有江源出来在前,他自然是没好意思出声询问他这个弟子。

    不过,这自然有较为相熟的旁人笑问道:“小张出来了,感觉题目难不难啊?”

    听得有人问,其余的老医生们这时也都好奇地看了过来,想要看看这个小张怎么说,看是不是真的很难。

    看着众人都朝着自己看来,还有老师也是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张阳微微地抿了抿嘴唇,然后看了眼旁边一脸淡然的江源,迟疑了一下,心头冒出了一丝傲色,自己不可能比他弱的,当下便淡声微笑道:“不是很难!”

    “不是很难?”众人微微地一愣,看了看张阳。又看了看江源,心头都是一愣,难道这小张这么厉害?

    看着众人那有些怪异的目光。张阳这时也觉得有些怪异了,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小子提前交卷真只是随意交的?

    待得张阳这走到张月正的身边,张月正这小心地问了几句。听得张阳基本上都做了之后,这心里也才稍稍踏实一点,那江源出是出来的早一点,但是自己徒弟可是也不错,基本上也都做出来了。

    渐渐地,这时也越来越多的人出来了,这出来的有垂头丧气的,也有脸带微笑的,但是总的来说,这垂头丧气的更多了几分。

    这考完了之后。今儿就告一段落了,晚上会有中医药大学的教授连夜阅卷出来,明日上午才会宣布进入复试的名单。

    原本晚饭还有一顿的,不过胡老医师和江源这已经出来一整天了,自然是没有停留。这便直接回诊所去了。

    对于第二天的考试,江源可是一点都不担心,只是他这时心头却是依然想着方才考试时,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那个什么叫做血脉天赋的聪敏之心。

    话说上次获得那个什么天赋蛊惑的时候可是在那九尾第一尾蓄能充满的时候,怎么自己又冒出个血脉天赋聪敏之心来了?难道自己那第二尾就充满了?不太可能啊?

    江源这心头相当的疑惑,他可是记得清楚。自己今儿大早做完五禽戏的时候,都明明的记得当时自己能量才蓄满百分之八十三,怎么可能就满了。

    “天赋蛊惑...血脉天赋聪敏之心...天赋蛊惑...血脉天赋...”

    江源这念着念着,心头却是突然一愣,是了...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同。

    “血脉...血脉天赋...”

    念叨着这几个字,江源似乎想到了什么,那个第一尾蓄满时获得的似乎就是天赋,而这个却是血脉天赋,也就是说,一直存在,但是却从来没有使用过,只有这次脑瓜子快要想爆的时候,才自己冒了出来。

    想到这里,江源这心头却是一阵阵的郁闷,这玩意好是好用,但是就是太耗能量了一点,刚自己还隐约听得一声,什么能量只剩百分之五十四....而且这似乎还是个被动技能,不到最关键的时候,它还不出来。

    不过,这个东西江源还是挺喜欢的,虽然感觉能量消耗大了一点,但是至少在关键时候,还是很顶用的,他清楚的很,若是没有这个,自家方才只怕是等到时间到了也做不出那道题来。

    晚上,洗过澡,江源打开床头柜,取出一个盒子,打开了,从里边取出了一小节老山参,咬了一口之后,便又将剩下的丢进盒子里,慢慢地嚼了起来。

    这一边嚼,一边看着盒子里剩下的两根老山参,轻轻地叹了口气,话说那日自家是带了不少出来,而且自己的内气也确实是越来越深厚,进步快的很,但是这老山参却是又只剩下两根了;难怪宣紫月说这玩意一般人还真用不起。

    这还好都是自己采过来的,这要是自己花钱去买,非得心疼死不可。

    不过江源现在也怪心疼的,这才多久,就已经吃掉几万块了,唉...

    当然,虽然心疼,但是江源还是继续地吃着,这还想着,等过几日有时间了,非得再请个假回乡下去一趟不可,非得多采几根出来,否则这要是没有老山参的协助,这修炼的速度非得满上许多不可。

    一边嚼着老山参,江源一边躺到了床上,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甚至都能够感觉到,随着一股股清香的津液从口中流入腹中,然后慢慢地转变成一丝丝暖流流入全身。

    虽然这段时间过去的不算太久,但是江源深知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到底有多大,当初他对上齐乐明的时候,面对齐乐明的攻击几乎是没有太多的还手之力;甚至要硬挡对方的攻击,都十分的困难。

    但是现在,江源相信,如果现在对上齐乐明,他有信心能够挡住对方三分钟以上...

    当然,三分钟之后,依然只有被对方揉虐的份。

    不过,这却是依然给足了江源信心,只要这样下去,以他自己的底子,只要把内气练上来,这要追上对方,似乎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一夜过去了,感觉着一身的舒爽,江源起了床,洗漱之后,便又朝着东大而去了。

    随着“呼哈”声,感觉着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流畅以及充满了力量的感觉,江源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郁了几分。

    “你来了?”

    江源缓缓收回如同大鸟展翅一般的双臂,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俯身拿起旁边椅子上的t恤和外套套上,转头看向宣紫月笑道。

    “哗...身材很不错哦,皮肤也很白...”看着江源穿衣时露出了那一身猿腰,宣紫月眼中闪着异彩,一脸轻笑地道。

    江源耸了耸肩,嘴角微微上翘,上下打量着一身呢子外套加牛仔裤的宣紫月,露出了一丝邪笑:“你的身材也不错...”

    “流氓...”看着江源那故意一脸色色模样,原本懒得理会的宣紫月,这时终于也忍不住地捂着嘴巴,轻啐了一口之后,笑了起来。

    这小子正经的时候,正经的可怕,但是一油嘴滑舌起来,也是够有味道的。

    “今儿怎么有兴致起这么早?”江源抖了抖外套,看着那张宜喜宜嗔的秀美脸孔,好奇问道。

    “特意来看看你的进展如何了...”宣紫月淡淡笑着,只是这时看着江源的目光之中,却是多了几丝的锐利,道:“你最近的进境很恐怖?”

    江源稍稍地低了低头,然后才看向宣紫月,点头笑道:“对...”

    “到底有多恐怖?”见得江源点头,宣紫月微微地咬了咬嘴唇,看着江源定声道:“我能够感觉到你在练习时的天地元气的变化,从你刚才的那些动作中可以看出,你现在的情况与以前完全是天壤之别!”

    看着宣紫月那眼中的丝丝惊色,江源稍稍地迟疑了一下,然后笑了,道:“你想要知道,我们可以试试...”

    宣紫月一愣,然后点头道:“好!”

    五分钟之后,看着终于被自己一掌震退了四五步的江源,宣紫月眼中惊骇的眼色更浓了几分;

    “你...这怎么可能?”

    虽然她清楚的记得江源上次是如何将那钱立元给杀死的,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钱立元当时就受了不轻的伤,但是江源也没有能挡住钱立元几次的攻击,到最后江源还是取巧利用了钱立元的大意,这才将对方杀死的。

    但是现在,江源竟然能够挡住自己四五分钟,虽然自己没有尽全力,但是这也已经相当可怕了,这才多久?两个月不到,一个仅仅只能说是普通人的江源,竟然能够与自己过手这么久。

    江源微微一笑,道:“你告诉我的吃老山参...现在快吃完了...”

    “可...可这也不可能啊...”宣紫月满脸的惊疑,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要是靠这点老山参就能起到这样的作用,那我们还用那么辛苦修炼做什么?”

    看着宣紫月那满脸的惊疑,江源无奈地摇头笑了道:“我没有其他的解释!”

    看着江源那纯净的眼眸,还有那无奈的笑意,宣紫月沉默了良久,终于摇头笑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