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能行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想到这里,张月正原本正要将张阳拉下的手,轻轻地一僵,然后便缩了回去。

    他张月正上次已经脸丢大了,这次要是还这样冤枉的输了,那以后还真没脸见人了。

    既然张阳都已经站了出来,那么就让他闹上一闹,总要把脸面找回来才是。

    “张阳…坐下,坐下来…像什么话!”张月正张老医师这时板着一个脸,昂头对着张阳作势喝骂着。

    不过张阳这正气头上,张月正干在一旁叫着,却是坐在那地不动,张阳自是明白老师的想法,当下更是气头足了两分,站在那地,昂着头看着台上。

    台上的陶校长,这时脸色也是有些难看,看了一旁的张月正两眼,见得张月正干在那地叫唤,但是一点要动手将张阳拉下的模样都没有,当下暗恨,但是也没法;

    这既然这张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出声说他不服,那么总不可能不理,当下也只得勉强的笑了笑,道:“张阳医生,这个是通过了几位医师初阅,同时由几位老教授复审的,定然是公正的…”

    “陶校长…你刚才也说了,我和江源的成绩算是难分轩轾,那凭什么就选江源做第一,为什么不选我?我到底比江源那里差?我心头不服,一定想当着大家的面,弄个清楚!”

    张阳这既然已经站出来了,而且老师也没有阻止自己。那是豁出来一定要查个明白;他自信自己刚才的几场考核。都没有任何问题,自然也不可能输给江源的。

    铁定是对方看江源和那白厅长关系亲近,才会这般的;而且他首先大话已经放出去了,这要是没弄赢徐泽,自己和老师就在没有翻身的脸面了;老师上次所受的屈辱,也就没有办法找回来了。

    看着张阳昂着脖子,质问的模样,陶校长这心头也是羞怒的紧,而台下那些老医师们,都看着。看来要是不弄个清楚,给个交代,这以后就说不清了。

    当下只得转头看向一旁同样脸色有些难看的几位教授道:“各位教授,既然张医生提出了质疑。那么就只好劳烦几位,将他们二人的答卷都调出来;再次进行对比一次!”

    几位老教授往日也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哪里被人这番质疑过,当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地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出声道:“好,既然有人不服我们的决定,那么为了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声誉,那么万一不行,也只能是拿出来进行对比了…”

    当下这位老教授便站起来。对着台下的张阳,沉声道:“你们两人的考试成绩确实是都很不错,特别是实践考试,更是难分轩轾,不过鉴于江源的理论考试成绩第一,所以我们才选定他为这次大赛的第一名!”

    “这位教授,我认为我的实践成绩绝对会强过江源的,我要求进行对比,如果确实是他的考试成绩跟我一样,那么我就服气!”张阳这时依然是自信满满。昂着头对着那位老教授,要求进行对比。

    见得张阳依然坚持,这位老教授脸色微沉,然后看向陶校长,点了点头。

    “好…”见得这位教授答应对比。陶校长这才脸色稍遐,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一位技术人员道:“将两人的答卷扫描。然后用投影仪投放,让大家进行对比!”

    很快的,这位技术人员便上前取了两人的答卷,送去扫描了,而张阳这时也坐了下来,等待着那边准备好。

    这两师徒坐在那地,两人的脸色都板着脸,不做声,等着那边的东西出来;只有张阳这时依然还昂着头,一副绝对自信的模样。

    一旁几位较为亲近的老医师,这也知晓,这两师徒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在做最后一搏,若是搏赢了,那么两人这回就算是什么面子都捞回来了,而且还能说这江源和老胡是靠关系吃饭的,狠狠地让老胡丢上一把脸面。

    不过若是输了…

    想到这里,几位老医师这时心头都为这两师徒有些紧张,要真输了,那可真是什么脸面都没有了,还生生地将陶校长和几位老教授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几位老医师都忍不住地转头看了看后两排的另一位当事人;

    几人转头看去,却见得这老胡两师徒,这模样可就比老张他们放松多了。

    特别是那位江源,这时脸色淡然,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有那么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好像完全不在意一般。

    而他旁边的老胡,这时虽然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但是较之老张两师徒却是也明显要淡定的多;

    这两厢一对比,众人齐齐地叹了一声,这且不说别的,单这气势,老张两师徒,这就输了几分。

    很快的,技术员便将扫描的答卷送了过来,然后接上电脑,将答卷投影在了主席台上的一处大屏幕处。

    那位老教授这时也站了出来,从技术员手中接过一只激光笔,清了清嗓子之后,开始讲解和对比两人的答卷。

    这一张一张的答卷对比下去,这台下的老医师们这时也是齐齐的感叹,虽说两人对于某些药物使用稍有差异,但是都各有亮点,确实是不相上下。

    这到了最后一张的时候,这两张答卷才算是稍稍地有些了差别。

    差别是,其中一张,简单的只写了那么几行字;而另外一张却是密密麻麻的至少多了几百字。

    “江源的这张答题,虽然简略,但是这题意却是解答方向正确,治疗手段也正确…而张阳这一张,写得相当详细,将各种治疗手法也写出,故而我们的评分是也是差不多…”

    这位老教授讲到这里,这台下有些老医师们脸色却是微微有些狐疑了,这两张答卷上边这一看,那就有差距了,那江源只是简单的写了治疗手段,却是简而化之,至少他们这些中医内科的看来只是大方向没错,但是具体怎么治疗,却是一点不清楚;

    但是旁边张阳那张,却是写得极为的详细,让人一目了然;这其中似乎是有些差距,看到这个,这会就连张月正的眼睛都是微微地一亮。

    张阳自是精神猛地一振,站起来,沉声道:“这个病例,很明显,我答题比江源答得详细,而江源只是简单的答了答相关的手法;谁知道真实的步骤他会不会…这个实践考试,我的成绩明显要强过他!”

    听得张阳的话,台下几位中医内科的老医师都是暗暗点头,认为有理,而张月正这时更是两眼冒光,自家徒弟这话没错,抓住了这点,谁都没有话说;这谁都会认为对方是蓄意偏袒的。

    果然,台上那位老教授,这时脸色也是微微的一僵,然后沉声道:“江源医生的这个答题,虽然有些简化,但是作为临床中医骨科的医生,谁都能够一看便明白他所表达的意思和手法是正确的…”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一般都是对骨科相当熟悉的医生;所以,这也是我们给予他分数的原因…”

    “可是他明明就没有写出来,这样大而化之,谁知道他会不会就是想蒙混过关…但是我却完全的写出来了,明显我的成绩要比他确定的多…凭什么他能拿第一?”张阳这时却是抓住了这一点,丝毫不松口,沉声道。

    听得张阳这义正言辞的言语声,这台下不少老医生这时都连连点头,这张阳的话倒是没有错,有些道理。

    看着张阳这般毫不松口的模样,还有那义正言辞的言语,这位老教授这时脸色终于也僵住了,这做骨科的老医师都能够看出来,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偏偏被人这般抓住做文章,这还真是不好怎么来解说这个。

    看着台下那姓张的那年轻医生,这一脸自信自得的模样,这位老教授这时气得是只差没七窍生烟,这要是被这小年轻这般给占了理,那么自己这几个老家伙的清誉,还真要被这小子给毁了。

    不过他这却是又不好怎么来反驳对方,这只看着对方越来越得意的表情,这老教授站在台上,只差没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正当他气得两眼直瞪,却无可奈何的时候,这时台下却是又有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既然你认为我是打算蒙混过关,才简而化之的…而你写的很详细…那么我想问问你,这是实践考试,你虽然写得很详细,但是你能给这个病人进行实际复位么?你若是能顺利复位,那么我这个第一让与你也无妨…”

    听得这声音,众人这都是一愣,然后齐齐地朝着那座位中间站起来的那位脸带淡然笑意的年轻人看了过去。

    这见得这位身处在风头浪尖中的小江医生,这时依然淡然地笑着,朝着台上的那位老教授点头表示了一下敬意和感谢,然后淡然地看向前排处的某人,眼中的嘲讽之意,一览无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