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心痛的感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白省长突然参加了卫生系统的一个会议,话说实在是太怪异的,所以很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出其中的原因,唯有少数那么一两个人,注意到了这个中医大赛会议上某个人的名字。

    “白宜宾对这小子还真是下够了本…”听得这个消息,杨副省长忍不住地冷笑了一声,不过这心头也是暗暗庆幸了一把,上次的事若是自己打算给那小子一个好看,那这白宜宾铁定还真会不给自己面子。

    江源这乐呵呵地拿着那三万块,坐在车上,立马地在诊所旁边的银行中存了进去,看着里边的几万块存款,这眼睛都笑眯了几分,这回家这么久了,手头终于存了一点钱了,虽然不多,就是这么几万块,但至少让人安心了不少,这没钱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

    不过,他这看着这卡里的五位数,这心底还是有些纠结,才几万快,这心底啥时候能够踏实的下来,这真要花钱的时候,这点钱可不够用,比如若是想用来做点事,这可差远了;

    这钱估摸也就是够吃几顿饭的,想想自己以前,江源这就这心头郁闷,这搁以前这点钱,还真就够自己吃几顿饭的;这搁现在,自己却是要小心翼翼的存着,唉…还好现在吃饭都不用钱,就算是请人吃个饭也就几百块,不然真是会想死的心都有了。

    存好了钱,江源小心翼翼地将卡放回了钱包。放回口袋拍了拍之后,才放心的走出银行,这虽然不多,但也是辛辛苦苦赚来的不是?积少成多,只要自己不乱花钱,总会慢慢越来越多的。

    想到这里,江源的心情这又开始渐渐地好了起来。是的…自己现在吃饭住宿都不用花钱,最多偶尔买件衣服,花不了多少钱。估摸这样下去,慢慢过十万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

    如此想着,江源同学很是欢快地朝着诊所走去。这等下吃过晚饭,八点还得去一趟医院,今儿一天就算是又过去了。

    多美好的日子啊…

    “叮铃铃…”江源这刚半只脚刚迈进诊所大门,这突然手机却是响了。

    “呃?”江源一边摸着手机,一边皱着眉头,这时候来电话的只怕是罗副省长了,只是这罗副省长也太心急了吧?我不是答应过两天陪他去燕京么?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

    江源这皱着眉头摸出手机一看,看着上边的名字,一愣。

    “喂?宣大小姐找我何事?”江源笑着接通了电话,不知道这位姐这突然打自己电话又是什么事。

    “江源。听说你今儿发财了…”那边的宣紫月笑得很有些得意。

    江源这咽了口口水,然后干笑道:“哪里发财了?你弄错了吧!”

    “嘿嘿…三万块啊,三万块…而且官方承认的楚南中医界年轻一辈第一人啊…还有个省级中医院的就职名额…难道不是发财了么?”宣紫月一点没有想让江源敷衍过去的想法。

    “呃…三万块,也不算发财了吧?”江源苦巴着脸,怎么这宣紫月的消息这么灵通…

    宣紫月嘿嘿地笑着。然后说出来的话,让江源霎时心里冰凉冰凉的,那不知何时按紧了钱包的手突然开始颤抖了起来。

    “我刚存进去的钱啊…”江源这紧捂着心口,耳边还回响着宣魔女的声音:“安吉拉…安吉拉的菜不错哦…”

    看着宣魔女的那辆玛莎拉蒂正由不远处缓缓而来,心疼的都要碎了的某人,突然深吸了口气。暗自安慰自己:“阿斯图伊说过打八折的…八折起码能省一千块吧,对…至少省一千…八折能吃顿大餐也值了…”

    想着阿斯图伊做的大餐,某人突然心情又好转了起来。

    “江…亲爱的江…欢迎欢迎…”

    带着一丝忐忑的某人,见得阿斯图伊还认得自己,这才算是松了口气,这一千算是省下来了。

    一旁的宣紫月,看着原本一脸肉疼的某人,突然一下脸色好看了起来,这心头大是疑惑,她愣是想不到这一个八折能让这小气鬼心情突然一下好了。

    “阿斯图伊…你要亲自下厨哦…”点完菜,江源不放心的交代道。

    阿斯图伊一头金发抖抖得相当的帅气,看着江源笑得是满脸灿烂:“当然,江…你来,我一定亲自下除…”

    “对了…我最近弄了一款好酒哦?”说罢,阿斯图伊突然兴奋对着江源道。

    “好酒?”听得江源眼睛一亮,这阿斯图伊能说好酒的自然是好酒,当下连连点头道:“好!”

    不过他这刚点完头,这心头却是想起一事,却是又猛地一僵,心口突然又疼了起来。

    “好酒一般都不便宜啊…”

    阿斯图伊还是很够意思的,说八折就八折,不过江源出来的时候,那笑容依然是有些艰难,这次他省了不少钱,作为安吉拉最尊贵的八折客人,省了整整两千…

    两千…

    是的,两千…

    只要是上过中学的都明白,这代表着这顿饭,某人至少也花了八千…

    “今儿的酒真的很不错哦…”宣紫月似乎很怀念刚才的那瓶木桐…

    听得这话,某人轻捂着胸口,只觉的自己的心脏正在不停嘀抽痛着,颤声暗道:“六千五…六千五百块的酒,能不好吗?这又不是那些海上灌装的拉斐…”

    想起自己今儿在那刷卡单上签字时手抖的模样,江源这就觉得今儿自己不但是钱花了,连脸都丢光了。

    以前自家哪一吨吃大餐会比这顿的钱少?想想这,江、源就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磨练,完全白费了,那泰山蹦于钱…啊不对,是蹦于前而不色变的粗大神经哪里去了?

    这独自一人面对眼镜蛇那么多人的时候,手都没有抖一下,怎么看了那几个数字,手就抖了咩?

    江源这会恨恨的只想抽自己的脸,钱也花了,人也丢大了…

    还不容易地让宣紫月把自己送到了附一医院,下了车之后,江源那笑得有些僵硬的脸,终于才塌了下来。

    “钱…我要赚钱…”江源长叹短吁地叹了口气,狠狠嘀揉了揉脸,让那有些僵硬的脸缓和下来之后,终于挂上了一脸稍稍轻松些的微笑,虽然现在不是去赚钱,但是江源觉得自己还是要微笑的,面对老人家,不微笑简直都是罪过…

    和老人家聊过之后,第二天早上江源醒来,那一点心疼的感觉都没有了,神清气爽的穿上衣服,然后朝着东大走了过去。

    只是在他走近了往日熟悉的小树林之后,心情突然却是又觉得浑浊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脚下稍稍地停了停,江源微皱了皱眉头之后,又缓步地朝着前边走去。

    “看到我,很意外是吗?”齐乐明的心情似乎也不好,看着江源,眼中的冷色似乎能让河水冰冻。

    江源缓步前行,似乎没有听到齐乐明言语,更没有感受到他言语中的冷意一般,缓缓地走到小坪中,在齐乐明脸上的羞怒之色浓郁到眼见将要爆发的时候,终于看了齐乐明一眼。

    “你找我有事?”

    听着这句话,看着对方眼中的平静和淡然,齐乐明终于怒极而笑了,指着江源,嘿嘿笑道:“我第一次发现,有人竟然这么能装!”

    江源淡淡地看着齐乐明,似乎眼前是一个陌生而且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一般,淡无言语。

    发现对方这个在自己眼中就连一个小蚂蚁也不如的家伙,面对自己,竟然丝毫无畏色,仿佛自己在演着一曲丝毫不滑稽的滑稽戏;这时,齐乐明的脸终于青了起来。

    “我跟你说过,以后不要再接近宣紫月,你不记得了么?”

    齐乐明的声音终于也森冷了起来,加上那一脸的青灰和羞怒,一股杀气开始弥散。

    看着对面那在旁人看来已经相当吓人恐怖的齐乐明,江源这时终于有了些反应。

    看着对面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齐乐明,江源伸出食指,挠了挠鼻子…

    “你…你…”看着江源的表现,齐乐明连说话都气得结巴了起来。

    “你…真想死么?老子今天成全你!”

    结结巴巴嘀挤出这么一句之后,齐乐明带着一双气得通红的眼睛,猛地朝着江源冲了过去,然后闪电般地抬起脚,一脚踹过去,这次他丝毫没有留下任何一分的力气,他立誓一定要将这厮一脚力毙脚下,以消他心头之恼。

    不过,随着他这一脚的落空,齐乐明愣住了,看着对方如同鬼魅一般地闪过了自己的这一脚之后,立马脚下一个回旋,一腿朝着江源再次扫去。

    只是这次他似乎又失望了,很失望,也很诧异,因为这一次他又落空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带着这种不可置信和失望,以及更多的愤怒,齐乐明怒叫了一声,仿佛有着无尽的愤怒一般,提拳,带着一股无尽的罡风,朝着某人再次轰了过去。

    霎时,风云骤起…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