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一十二章 破障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你今儿没什么事吧?”

    听得那边潘晓晓的声音,江源眉头轻佻,随手将手头的书放下,然后笑道:“没事,怎么?”

    “那我来接你吧...陪你去逛逛故宫...”潘大小姐看来今儿心情不错,笑盈盈地道。

    “行啊...”虽然拒绝了老陶,但是对于潘大小姐的邀约,江源可是没拒绝的想法。

    听得江源同意,潘大小姐明显的心情相当愉悦,便要挂电话,江源这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换了地方,而潘大小姐估摸还不清楚,当下便赶紧道:“我现在没有住在驻京办了,我现在住在京郊...”

    弄清楚了江源的地址之后,潘晓晓倒是有些惊疑地道:“你怎么住到那边去了?”

    “罗副省长回楚南去了,我就住到了朋友这边...”关于杨处长的事情,江源并没有随意与人讲的想法,便随意笑道。

    “哦...”潘晓晓也没有深究,虽然江源现在住的那地,不是什么普通地方,但也不过是一些豪富聚集地,许多有钱人都在这边弄个别墅什么的,也不奇怪。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江源的手机便响了,和老陶打了个招呼之后,江源便出门去了。

    老陶站在门口,看着绝尘而去的跑车,脸上露出了一丝恍然的笑意,原来这位小江医生有美女约,自然是不需要自己这个老家伙陪的。

    “说实话,你真漂亮…”看着身旁一身亮黄色羽绒服的潘晓晓。江源忍不住地赞道。

    听得这话,潘晓晓脸上微微地一喜,不过转瞬便是送给了某人一个白眼:“还用你说?”

    那言语中的鄙视和嘲讽,让某人不禁的讪讪然…

    故宫的门口排着很长很长的队伍,至少江源这一望过去,竟然是望不到头,不过他自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潘大小姐也算是特权阶级了,要是还领着他去排队,这也太丢领导同志们的脸面了。

    所以。他跟着潘大小姐将车停好之后,便绕到了旁边一条小巷子里,潘大小姐拿出了一个什么证件跟里边两个执勤的警卫说了两句之后。便直接领着江源走进了一个侧门,然后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潘大小姐对这里倒是熟门熟路的,领着江源在里边拐了两个弯,便汇入到了参观的人流之中;

    “这里就是午门了…”潘大小姐指着最前方的高大门楼淡笑着介绍道,眼中还带着些许的矜持…

    午门…多有名的地方,那些看多了电视的人们,看到这地的时候,脑海中都会冒出那么一句:“推出午门斩首…”

    这话的气势很足,所有很多人想起这个时候,都会很兴奋。看着眼前的这个高大门楼,齐齐地感叹道:“这里就是午门啊…”

    不过,江源的眉头微微地挑了挑,却是并不怎么感兴趣,仅仅只是多看了两眼。他自幼看的古籍颇多,特别是这几年在外边闲着没事就是看书,所以对这午门也算是十分的清楚;

    所谓午门斩首那是没有的事,午门乃是故宫大门,宫禁森严之地,自是不可能做那斩首之事。这地只是皇帝行廷杖之地…当然被廷杖打死的人也不在少数。

    见得江源似乎并不感兴趣,潘晓晓眼中闪过了一丝微微的诧异,然后又笑着陪着江源朝着里边一路行进了进去。

    一路走进去,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江源倒是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些威严而古老的建筑,很是有些流连忘返。

    这般看了一阵子之后,看完了中路的宫殿,潘晓晓便又领着江源转入了西路,西路的宫殿群,西路的宫殿群里,这里边已经不少都做陈列馆了;比如江源现在看到的武英殿,里边现在便是故宫博物馆的书画陈列馆。

    对于这个,江源不是很在行,但是他却是也相当的感兴趣,这让潘大小姐很是新奇,那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之色。

    “咦...你竟然会喜好这个?难道你对书画也有研究?”

    看着江源一路仔仔细细地,不论是书法还是古画,都认真仔细第看过去,潘晓晓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第问道。

    “额...没有太多的研究...”江源这一边盯着看着一边摇着头。

    “没太多的研究?那你还看得这么仔细...”看着这个伸长了脖子,盯着一幅画不转眼的江源,潘晓晓一脸的愕然,如果不是知晓眼前这家伙不是那种喜欢装逼的人,她真要以为这家伙是在装了。

    不过江源这还没有接话,旁边却是有人朗声地笑着道:“这幅画是画圣吴道子《十指钟馗图》,是吴道子相当有名的一幅作品,当然是需要仔细看的!”

    听得这话,潘晓晓诧异地转头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却见得是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见得潘晓晓看来,这便是笑道:“这位美女可能不太清楚,这幅画在整个博物馆中,也是少有的珍贵佳作...其笔法画风,都是吴道子最鼎盛时期的作品...相当的有代表意义...”

    “哦?!”听得这话,潘晓晓这才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那画一眼,心头稍稍有些了然了,暗道:“江源就是这幅画看得久,难道这家伙还真对这方面有研究不成?”

    旁边的那男子见得潘晓晓点头,开始注意这幅画了,这自得一笑,便又走上前来,笑道:“美女你看这里,这幅画呢...其笔法主要体现在...”

    这男子在一旁絮絮叨叨的,江源却是没有注意他,他现在正在用心地观察这幅画了...因为这一路看过来,似乎唯有这幅画有些特别。

    当然,这所谓的特别,并不是江源真看出这幅画画得如何之好,画技有何惊人之处,因为他确实是不怎么懂这个,他之所以这么认真一路看过来,是因为这里边的画,每一幅拿出来都价值巨万,对于财迷江来说,这自然是两眼冒金光,盯着看...

    这一看,还一边嘀咕...这幅阎立本的画估摸得六七百万吧,要是自己有一幅,那就不用这么苦哈哈的了...

    不过,江源现在盯着这幅画看,是因为他突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

    别的画他一眼看过去,似乎都清晰清晰的,顺眼的很,虽然他不太看得懂,但是看起来那愣是爽心悦目;但是这幅画虽然也不错,但是仔细看了两眼之后,却是怎么都觉得似乎有些许感觉不对...

    刚一路看过来,所有的画都流畅自如,但是偏偏这幅画,看起来不错,但是仔细看了一阵之后,却是感觉有点点的怪异,似乎并不像是那些画一般的自然而顺畅;

    正当江源这满心疑惑的时候,突然脑海中一道讯息闪过:“天赋一级破障激发...”

    随着这道讯息闪过,江源的双瞳似乎微微地一缩,然后一道细微的异光闪过...

    而江源这时却是被脑海中闪过了这一丝异光弄得微微一愣,但是这时他却发现他视野中的那幅画开始有些扭曲了起来...

    整幅画的结构似乎突然全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甚至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一个类似于立体的结构,然后这幅画的结构开始自动分解,如同一条一条线条一般的全部分解开来,最后从新开始,从第一笔,开始快速地一溜而过,不过是短短数秒的时候,整幅画的结构又再次在江源的脑海中复原。

    但是这短短的数秒钟时间,却是在江源的脑海中清清晰晰的将整幅画的笔画和结构流程都呈现了出来...

    “呃...假的?”江源呆呆地回想着刚才脑海中的场景,然后愣声地吐出了这么个词。

    因为他刚通过脑海中突然浮现的结构图和笔画的流程发现,这幅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错,但是这画笔绘画的时候并不算流畅,而且其中几处笔画转折处更是相当的滞涩,按理说这位画圣吴道子,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最主要的是,这结构图中,明显多了几笔,而现在这画上却是没有...很明显的,似乎是被人人为的修改去除了...

    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会在吴道子的身上出现,而且当时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这修改去除的地方,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这综合起来,除了是假的之外,江源想不出其他可能,但这里是故宫博物馆,这里边怎么可能出现假货?

    所以江源这震惊之下却是愕然地吐出了这个词。

    他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站在一旁的潘晓晓还有那位高大俊朗的男子,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呃?!”潘晓晓愕然地看向一旁的江源,眼中满是惊愕的神色,这家伙怎么说话都不通过脑子的么?

    潘晓晓如此之想,这旁边的那位年轻人这一愣之后,却是愕然失笑了起来,他这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敢在故宫博物馆里对里边的展品这么说话的。

    想到这里,他眼中不禁地闪过了一丝嘲讽之色,看了眼身旁的潘晓晓之后,便对着江源淡声笑道:“这位朋友...这幅画绝对不会是假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