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章 潘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感觉很好...”

    面对江源时隔数日,再次问起这个问题,杨处长的脸色中泛着些少见的红润之色,微微有些兴奋地看着江源,稍稍有些矜持地点了点头道:“今天早上的还是有勃起,比之前些天似乎要好一些...”

    看着杨处长那虽然矜持,但是却兴奋的表情,江源心头也是大定,自己耗费了如此多的内气,而且十天期限,若是还没有好的效果,那么自己还真纠结了,不过这回算是彻底的放心了;

    他自然没有那么重的口味,却看人家那玩意勃起是怎么个好法,但杨处长既然这般说,那么自然是让人心头放心的,当下松了口气,道:“好不少就好,这样坚持下去,效果会越来越好的!”

    看着杨处长这精神振奋地坐着车上班去了,江源这站在门口,看着四周空荡荡的小花园,却是无由来地叹了口气,每天就是这么一件事,做完之后,就空闲下来了,这时他突然开始有些想念云江了,开始想念云江的生活了。

    掏出手机给胡老医师打了个电话,听着电话中熟悉的声音,江源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也不是那么空虚了。

    “在燕京自己一切小心,尽力而为...”胡老医师的声音依然爽朗,也并没有因为江源这突然留在燕京这么久而有任何的不悦,只是依然如同往日一般地小心叮嘱着自己的小徒弟,而且那言语之中。却是也带着一些自豪。

    “还有...你的医师执业证卫生厅白厅长那边也签下来了,我已经给你拿去注册了...以后你就是一个真正有执业资格的医生了...”

    胡老医师的话,再次地让江源泛起了些许的涟漪,非法行医了这么久,这回总算是可以不再托庇在老师他们的羽翼之下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行医了。

    给老师打过电话之后,江源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前些天刚来燕京的时候,他打过电话,但是老爷子可能不在家。无人接听,还好这次并没有响多久,那边便传来了老爷子的声音。

    “小源啊...听说你在燕京啊...”老爷子话语中的关心一览无遗。听得这话,江源的鼻子无由来的一酸,他自然知道老爷子知道自己的消息,却不打电话给自己原因,就是怕惊扰到自己。

    “爷爷...我想回家...”听着老爷子的声音,江源突然觉得自己突然想回家了,就算是比当年在国外,这种感觉似乎也强烈了许多?这突兀之间,却是忍不住地道。

    听着孙子的话,老爷子的心头也是跟着一酸。自己的孙子虽然比别的孩子要坚强的多,但毕竟他才二十二岁,别人还在学校无忧无虑的上学,但是他却已经经历的太多了,这几年在外边。不知道他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傻孩子...老胡说你现在在燕京给领导治病...你怎么能回家呢?全心尽力,给领导好了病,你再回来,千万不要大意...”老爷子强自地笑着,道:“爷爷这辈子给人治病,也就是楚南这几百里地。你比爷爷强,都已经给中央领导治病了,好好给爷爷挣个脸,等你给领导治好了病,回来爷爷给你煲鸡汤喝...”

    “嗯...爷爷,我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之后,江源拿着电话,看着电话中存着的另外两个号码,眼前浮出了两个倩丽的身影,迟疑了良久,终于没有拨出...

    而此刻,在千里之外的宣紫月却是有些恼火,看着对面坐着的齐乐明,两条修长的眉毛挑得高高的:“齐乐明,我不是说了没事你不要跑到这里来么?”

    “谁说没事,紫月...我这不是想你了么?”齐乐明俊朗中带着些阴柔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涎着一张脸道:“我来看未婚妻难道也有错么!”

    “我不要你来看...”听得那三个字,宣紫月就有想一把掐死齐乐明的想法,不过她知道这不可能,只是看着那张让她讨厌至极的脸,这心头便是一阵阵的怄火,所以她起身转身就走,丢下齐乐明在那地一脸的铁青。

    “宣紫月...你不要得意,等你毕业,到时候你就要嫁入我们齐家,到时候看你还敢这么这么对老子...到时候看老子怎么玩你!”看着宣紫月那起身离去的俏丽背影,齐乐明那略微有些狭长的闪过了一丝阴厉之色。

    待得宣紫月走远之后,齐乐明拿起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狼叔...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明少,我正想打电话给你,燕京那边传来消息...”说到这里,阿狼有些无奈地道:“好像委员会也在查...所以我们的人,发现了那边的人之后,只能停止了动作!”

    “委员会?什么委员会?”齐乐明一愣,愕然反问道。

    “就是那个...委员会...”阿狼似乎对这个委员会很有些的忌讳,提都不想提这个名字。

    被阿狼这么一提示,齐乐明的脸色微变,惊声道:“怎么回事?委员会那边怎么会注意到江源的?这关他们什么事?”

    “明少,不用担心...我问过了,好像这个江源只是牵涉进了故宫的藏品失窃事件...委员会那边没有注意到这个!”阿狼沉声道。

    “故宫藏品失窃?这关那鸟毛委员会什么事?委员会那些人闲到了这种程度吗,这么闲,TM的怎么不去挖秦始皇陵?”听得是这个理由,齐乐明终于忍不住了,从椅子猛地跳将起来,恼怒的跳脚骂道。

    这好一阵骂之后,看着周围那被他强大气场镇住,欲言又止的侍者,还有周围那些惊愕的目光,齐乐明这才羞怒地又坐了回去,然后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委员会的人怎么会去管些这样的闲事?”

    “根据收到的消息,似乎跟新晋委员黎白有关...他插手了此事!”阿狼语气中也带着些无奈,应道。

    “黎白?就是黎家那个废物小子?”齐乐明再次地愣了愣神,正想再次开骂,不过这看了看四周,终于压低了声音道:“黎家那废物什么时候混到委员会去的?”

    “黎白虽然实力不行,但毕竟是黎家长子,这被派到委员会这并不奇怪!”阿狼无奈笑道:“但是这小子现在是委员,动用委员会的人差这件事,那么我们就不能插手,若是被他发现我们也在调查这个江源,估摸他立马就会怀疑什么!”

    齐乐明的眼睛忽闪了一阵,最后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暂时停下调查的事,但是让我们的人盯紧了黎白这边,若是他查出了什么,我们也要有个准备,万万不能让他将好处得了去!”

    “只是江源那小子怎么跟这黎白扯上关系了?我可不信黎白那家伙没事会在这样的小事里边插一手,以黎白委员会的身份难道动这小子还要调查?”突然齐乐明却是又好奇道。

    “这个江源跟燕京的杨云阳关系很好,甚至现在都住杨云阳的别墅里...所以,就算以黎白那小子委员的身份,也要慎重几分,所以我们也调查江源的时候也很小心!”阿狼再次解释道。

    “我擦...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怎么跟杨云阳都能扯上关系...”齐乐明恼火的低吼了一声,他怎么着都想不到,这个小蚂蚁一般的人,怎么现在变得跟只刺猬一般,让人难下手,当下脸色越发的阴沉了,想起方才宣紫月的态度,他这就恨不得将江源碎尸万段才好。

    自打出了故宫那档子事,江源这也没什么心情出去玩,就在别墅里呆着,继续看着从杨处长书房里带出来的那些古籍。

    吃过晚饭之后,杨处长还没有回来,江源便带着两本书坐在客厅里,一边看书,一边随意地喝着茶。

    杨处长准备的茶自然不是什么差的茶叶,有好几种,每次管家泡茶之前都会问上一问,江源想喝什么茶,而江源现在喝的便是上好的信阳毛尖。

    轻轻地抿上一口茶,然后再翻上两页书,还真是舒爽的紧。

    不过,江源这一杯茶才喝了几口,这手机却是响了,拿出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看着这个号码,江源轻轻地皱了皱眉,知道他号码的人并不多,这个陌生的号码是谁打过来的?

    稍稍地迟疑了一下之后,江源接通了电话,道:“喂...您好,哪位?”

    那边这时传来了一个有些青涩但是却又略微带着些熟悉感的声音:“江源是吧,我是潘毅...你在哪里?”

    “潘毅?”江源愣了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然后笑道:“是潘毅啊,找我什么事?”

    “我姐让我来找你的...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坐在潘毅的车上,江源这还真有些疑惑,看着一旁留着个板寸头,相当精神的潘毅,好奇问道:“你姐怎么自己不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