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五章 被盯上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没事…回去吧?难不成他还真敢明目张胆地对我怎么样?再说我住这边,他还敢来这不成?”

    一阵好劝,才算是将潘晓晓给劝了回去,看着这潘家兄妹的两辆车消逝在夜色之中,江源这才慢慢地走回别墅去。

    这才走近别墅门前的小花园,别墅门便缓缓打开了,管家站在门口,看着走过来的江源,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江医生您回来了…”

    “啊…回来了,不好意思,弄得您这么晚还在等我…”看着管家脸上的笑容,江源略微有些抱歉地道。

    管家明显地闻到了江源身上带着的那一丝酒吧歌厅出来的酒和特殊香气的混合味道,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点头道:“现在才十点多呢,还早…倒是江医生今儿回来的早了些,您不用担心其他的…我一般都在很晚才睡!”

    看着管家脸上的笑意,江源苦笑了笑,自然知晓管家这笑中的意思,点了点头,便走进去,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换上一套干净的睡衣之后,又用电吹风吹干了头发之后,这才舒爽地躺倒床上。

    想起今儿的事,江源再次地苦笑了一声,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出去喝个酒,也能惹出这么大一个麻烦。

    不过,江源也并不在意太多,你就算是副总的孙子又如何?这位副总又不是最高七人小组成员,只要没真怎么着张义军,倒是无需太过害怕。

    想着想着。江源便伸手从床头的盒子里摸出了一截老山参,轻轻地咬下一口之后,便躺下,一边慢慢的嚼着,感受着那药液流入腹中,然后缓缓地化作一股暖流,江源慢慢地吐了口气…

    现在的睡梦中。每天几乎都是祖师爷当年给病人看病时的一些经历和经验,这些东西,源源不绝地灌入到了江源的脑海中。丰富着他的经验。

    “当啷…”一只花瓶被人猛地踹倒在地,碎裂成了几块,张义军脸色铁青地看着赵刚道:“怎么会查不到?为什么会查不到?”

    “张哥。我们已经查过了,他们的车去了京郊,在京郊云塬山庄停了一下,便又掉头回去了,如果这小子没有住在潘家的话,那么大概是在云塬山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能确定他到底住在哪里!”赵强这时脸色也是相当的不好看。

    “那就去查云塬山庄…去守着,看他到底住在哪里?给我盯住…”张义军怒声嚎叫道:“我一定要让他死…一定要让他死…”

    “第三尾能量蓄积度为百分之三十五…”听着耳边的提示声,江源轻轻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拿过一旁椅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汗,然后缓步地走进屋子里去。

    洗过澡出来的时候,杨处长已经坐在客厅看报纸了。

    “早…江医生…”杨处长微笑着抬头看着江源道。

    “处长早…”江源笑着走下楼来,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的杨处长,心头也露出了一丝恍然。然后笑道:“处长今儿精神不错…”

    “哈哈…托江医生的福…”杨处长乐呵呵地点了点头,收起手头的报纸,然后起身朝着往日作为诊疗室的房子里走去。

    江源轻轻地伸手按在杨处长的双侧肾俞穴处,轻轻地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内气缓缓地透入其中,开始替杨处长疏通经脉。

    最近随着经脉的逐渐疏通。阻力的减少,江源这每天的治疗,渐渐地也越来越轻松了,不过是短短的十余分钟,江源便将杨处的经脉梳理了两遍,同时开始拿出银针,开始再次行针。

    “处长今日感觉如何?”扎完针之后,江源笑问道。

    听得江源问起,杨处长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的浓郁了几分,点头道:“很不错…现在勃起已经能够达到一半的程度了…”

    只是说到这里,杨处长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再次问道:“江医生…我这个大概还要多久?”

    不过这说完之后,杨处长却是又笑了,看着江源摇头笑道:“我还是太心急了…”

    “呵呵…很正常的…不过处长你也不用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这十天半个月的…”江源稍稍地估计了一下,然后点头道:“这个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杨处长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赵强这个时候带着两个人呆在云塬山庄大门的不远处的车内,他已经从大早守到了现在,军少已经下了死命令,要自己查出对方的住处来,这让他很有些无奈。

    不过,也没有办法,既然如此,那么他就盯着吧…

    想起昨夜,那个年轻人的恐怖,赵强这时心头依然有些发颤,不过他现在不过是要找到对方,这似乎并不是很难的事情;虽然他也去云塬山庄利用某些特殊身份,想要调出云塬山庄内的监控,但是却遭到了对方保安部的拒绝;

    只是,这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过意外,因为云塬山庄这样的地方,在京郊,而且环境相当的不错,里边很可能有某些大人物的别业在其中,也很正常。而作为这样的一个物业保安部,自然也就硬气几分那也是正常的。

    不过,弄几个人在里边转转也是没有问题的,他们都已经见过了那人的监控图像,希望能够找到那人的住址,看他到底住哪里,而住的地方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之类的。

    所以,他现在也只能在这里等着,希望能够找出那家伙来,至于确认对方之后,要怎么办,那就是军少的事情了。

    今儿是礼拜三,并不是什么双休日,所以住在这边的人似乎不多,所以赵强也安心的很,在这里等着。

    不过,他这随意地盯着,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从里边出来,习惯性的瞄了一眼那个牌号之后,这目光却是微微地一凝。

    对于这样的牌号,很熟悉,而且记忆中似乎也有些印象,好像是号称“小政务院”的某权势委员会,某位领导的坐车…

    他稍稍地一回忆之后,便确认自己的记忆没有错,虽然不能确认是哪位,但绝对是这个委员会最高层之一;

    “这位也在这里有别业?怎么昨儿也住这里?”赵刚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不过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很快的,他的手机便响了。

    “怎么样?找到了?”赵刚欣喜地问道。

    “赵哥,找到了….我现在正盯着呢,他在19号别墅,现在正在门口的小花园里。”那边的属下回报道。

    “总算解脱了…”赵刚强抑住心头的欣喜,再次问道:“确认是他?”

    “对…我跟照片对照过了,是他没错…”属下确认道。

    “好…你小心些盯着,等下一步指示…”

    挂断电话之后,赵刚下车,然后又快步地朝着山庄内走去,他现在需要弄清楚那套别墅的主人是谁。

    半晌之后,赵刚脸色有些发青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军少…找到人了!”

    “在哪里?我马上过来…”张义军森冷地笑着道。

    “军少…这个人有点麻烦…”听得张义军那森冷而兴奋的笑声,赵刚赶紧又道:“他住的地方,是杨云阳主任的别业…”

    赵刚这话刚出口,便听得那边张义军的笑声一僵,过了好一阵,才传来张义军的声音:“改革委的杨云阳?你确定?”

    “对…我刚通过关系,查到了确实是杨云阳主任住里边,而且刚我还在大门口看见他的车从里边出来…”赵刚这时也无奈地道。

    “这小子怎么会跟杨云阳扯上关系,你查过吗?”张义军这时脸色有些发青,还有些扭曲,声音也越发的阴寒了几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随便遇上一个乡巴佬,竟然都能跟杨家扯上关系。

    而偏偏这个乡巴佬却是让他恨之入骨,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的家伙。

    “军少…这个还没查到…”

    “去查,去给我查…”张义军双眼血红,嘶声怒吼着,然后猛地一脚又踢碎了一个大花瓶。

    他不相信那个乡巴佬会跟杨云阳有多少深的关系,但是既然对方住在杨云阳的别墅里,那么就算是他,在没有弄清楚对方和杨云阳有什么关系之前,也绝对不敢对那乡巴佬做什么。

    如果对方和杨云阳关系并不深,可以确定对方不可能为了这小子跟自家这边翻脸,那么只要对方离开了杨云阳的别墅,那么就不用忌讳太多;

    想到这里,张义军脸上的恼怒之色这才稍稍地消散了几分,然后寒声地道:“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我查清楚…只要不是杨云阳的私生子,我就要玩死他!”

    江源站在小花园中,缓缓地升了个懒腰,刚吃得有些饱,需要活动一下,趁着太阳出来了,出来消消食。

    不过,他才伸了两个懒腰,心神之中,便已经闪过了一丝警兆,骤然地感觉到有人在注意自己;

    江源轻轻的转身,活动了一下手臂,眼睛的余光,便已经注意到了一个似乎是站在垃圾桶旁抽烟的人。

    江源只瞄了两眼,他那较之数月前敏锐了极多的感觉,便告知他,对方盯上了自己…

    想到这里,江源的眉头不禁轻轻地皱了起来,那张义军动作可真够快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