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九章 彻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医生,今天请你来,是想请你配合我们对苗鹰受伤一事进行调查...”

    与江源握了握手之后,钱立阳似乎是不经意地扫过江源的茶杯,然后笑着在一旁坐下,也并没有对旁边的那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进行介绍,直入正题地道。

    “苗鹰?他叫苗鹰是吧!”江源缓缓地点了点头。

    看着江源的动作,钱立阳和旁边戴眼镜的年轻人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缓缓地一点头,看来这位还真没有什么推托的意思,这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对...他叫苗鹰,是我们特勤处下属的一名特勤,此前在张副总身边服务...这次他身受重伤...据他自述是由于陪同张副总的家人在外时,与江医生你发生冲突...所以才导致....张副总对此也极为的关心和...愤怒...所以,我们请江医生...”钱立阳看着江源,脸色渐寒,沉声地言语道。

    听完这些话,江源的脸色也有些凝重,难怪这边会找上门来,那苗鹰竟然是颠倒是非,看来这张义军还是不愿死心。

    当下,江源便也不再迟疑,便将整个事件仔细地说了一遍,他清楚的很,如若真是被苗鹰这般一番描述,给颠倒了黑白,那么只怕是杨云阳也不一定真能给自己担下来。

    随着江源将整件事说完,钱立阳和一旁的年轻人两人脸色也是微变,对于江源的话。他们并不是完全不相信,毕竟苗鹰在张副总身边已经有了四五年的时间了,这与张家子弟有些瓜葛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这身为特卫,如果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么这便不单是苗鹰有大麻烦,他特勤处也会有麻烦的。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那年轻人脸色突然一沉,然后看向江源,道:“江医生。此事事关重大,你可万万不能乱言语,否则有些后果。就算是杨主任也没有办法承担!”

    听得这话,江源看了那年轻人一眼,脸上淡然一笑,他自然知道这是对方的手段,想要确认自己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事实如此,苗鹰是你们的人,所以你们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情...”江源微微一笑,随手端起手边的茶杯,轻轻地摇了摇。甚至还凑到了嘴边闻了闻,弄得对面的钱立阳和戴眼镜的年轻人两人是一愣一愣的。

    江源端着嘴边闻了闻,似乎是要喝,但是却又放了下去,让两人看着江源嘴角那似有若无的笑容。那是心头一阵阵苦笑;很明显的,这位江医生似乎已经发现了这杯茶中的异常,但是他怎么知道的?怎么发现的?要知道这个方子可是天医院出来的,不知道底细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发觉的。

    而且荡心茶用的次数那是少之又少,除了保卫局特勤处其他的地根本没有,对方知晓的额可能性也是极小的。

    当下。两人这对着江源心头渐渐地又开始多了几分的重视。

    “既然能够打伤苗鹰,看来江医生也是高手,不知江医生师从哪位高人?”钱立阳这时脸色却是又缓和了几分,看着江源微笑着道。

    江源略微的一矜持,含笑道:“我从小随祖父练习锻体之术...然后又得吾师秘传内气修炼之法,近数年才得小成...”

    江源这话一出,钱立阳和那眼镜年轻人两人又对视了一眼,根据他们的调查,江源的祖父乃是祖传的老中医,而且似乎确实是有一套怪异的锻体之术,同时江源也于几年前失踪,近期才回到家中,莫非他还真有个师父?

    当下钱立阳又微笑问道:“不知尊师是...”

    “我老师自号白云山人,性喜云游...钱处长可能不知其号!”

    “白云山人?”钱立阳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然后转头看向一旁戴眼镜的年轻人,年轻人也缓缓地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听过。

    “哦...可能我们确实是孤陋寡闻了...”钱立阳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现在各派遁世,一些闲散的高人,也逍遥世外,这也并不奇怪。

    钱立阳稍稍地想了想之后,又不经意地看了眼那杯茶,然后点头道:“此事事关重大,可能还需要请江医生配合调查...所以请江医生在这里暂留两天,如果事情查清楚了,江医生便可以离去!”

    “暂留两天?”江源眉头轻轻地皱了皱,然后还是点头道:“好...希望钱处长尽快查清此事!”

    而此时,张义军正在额头冒汗地接着一个电话;

    “小军...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去招惹杨家的人?你还让苗鹰和杨家的人动手?说到底是什么情况?”电话的那边传来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

    张义军铁青着脸色,一边伸手摸出额头的汗意,一边强作镇定地笑道:“爷爷...我没有招惹杨家的人啊...”

    “没有?没有保卫局那边会告诉我说杨云阳插手了此事,还特意打了招呼,让他们调查清楚?”老同志的声音很有些恼怒,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苗鹰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杨云阳插手了此事?”听得这话,张义军这时只觉得是两眼一阵的发黑,他之所以敢让苗鹰去杀江源,便是因为他认为江源与杨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要做得干净,又涉及特勤方面,而杨云阳也不可能为了这事真闹大,去查个底朝天。

    而这次苗鹰更是受了重伤,杨云阳更是不可能为了这事,不顾忌讳,去插手特勤的事;加上特勤那边办事,向来是护短,而且做事干脆利落,有苗鹰和自己的证词,那江源按说是死定了,但是这样一来,却是要出大问题了。

    想到这里,张义军只觉得一身发软,这事这次可大条了,涉及特勤特卫的事向来无小事,若是这事真被翻腾出来,不单是苗鹰有大麻烦,自己这回也会吃不完兜着走了。

    听得宝贝孙子那边只有一阵粗过一阵的呼吸声,而没有回答自己的言语,老同志这时脸色也是一变,知晓自己这孙子这回真是惹大事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