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章 博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相对于张义军现在的额头冒汗,但是却另外有人这时却是得意的放声大笑。

    “想不到啊,想不到…那小子倒是还有两手,竟然连特卫的人都敢动,倒是省了我一番手脚了…”挂断了手中的电话,听得刚才这个消息,有些欣喜若狂的黎白同志,开始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原本,他打算揪着故宫这事,来找找江源的麻烦,但是却没有想到查来查去,江源愣是一点跟跟这事牵扯不上,这让一心想把江源给捎带进去的黎白恼火的紧。

    谁知道这正当他恼火的准备放弃的时候,正在查江源的属下却是带来了这个消息;

    别的地方他不好插手,但是这保卫局特勤处方面,他确实相当有影响力,谁叫他是黎家长子?

    所以,黎白这得意地大笑了两声之后,便开始考虑起来,自己该怎么利用这个事。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齐乐明在黎白收到信息之后没多久,便也接到了燕京传过来的消息,他这回倒是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是皱紧了眉头。

    如果江源落入了保卫局特勤处手中,那么他要想从江源的手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那就不太可能了。

    “该死的…你娘的要去燕京,你乖乖老实呆着就好,怎么跟特勤对上了,你这不是找死么?次奥…”想到这里,齐乐明越想越气,这多好一个机会,难道就这么给毁了?

    终于是忍不住地狠狠朝着身前的桌子踹了一脚。只听得“咔嚓”一声,一张好好的红木桌子,却是被他一脚将个桌板给踢出一条裂缝来。

    看着那条裂缝,如同一张向他嘲笑的嘴巴,齐乐明气得索性又是一脚过去,生生地将一张上好的红木桌子给踢得一个稀烂。

    这一顿狠踢之后,看着那被踢得稀巴烂的桌子。齐乐明这才算是出了口气,然后在一旁的椅子上气呼呼的坐下;

    这坐了一阵,实在是不甘心这图谋这么久的事情就这样给毁了。想了想之后,还是掏出手机,又给他老子打了个电话;如果在保卫局特勤那边能够再找到一些机会。那自然是最好的;

    而由于江源被留在了保卫局那边,过了一晚上,这已经暂停了一次早间治疗的杨云阳这时自是也有些心焦了起来,多次致电保卫局那边让保卫局的人尽快放江源回来。

    保卫局的李局长这接了杨云阳的几次电话,这也是左右为难,如果是涉及他保卫局其他部门的事,那他什么都好说,单是这特勤处的事情,他也只能做一半的主,看眼前这情况。钱立阳他们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将江源放走的;加上张副总那边,没弄清楚之前,他也不好貌似。

    这众人都是焦头烂额的,唯有处于风暴最中心的江源,这时倒是优哉游哉。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的还不是别的,是猫和老鼠。

    不过,江源这盯在电视上,心思却是在别处…

    “钱立阳…钱立阳…难道跟钱立元有什么关系?”江源暗暗嘀咕着,然后想起了钱立阳身上那种危险的气息。这会他已经可以肯定了,估摸这钱立阳和钱立元不是亲兄弟,怕也是堂兄弟。

    不过还好,钱立元的死被宣紫月抹得一干二净,与自己一点关系都没,否则只怕是不管这事给自己有没有关系,钱立阳都要立马要翻脸,直坑自己一把。

    而且那个纹身的秘密,江源更是谁都不能讲,这要讲了只怕立马便被这捞么子特勤处、甚至其他什么乱七八糟但是又恐怖至极的机构抓了过去,做研究之类;

    所以现在江源低调的很,反正他说的那师父白云山人,谁也不知道,而且他那失踪的几年,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所以他现在很老实很低调的呆着,人家让他不出门,他就在家看电视,正好这几年还没这么悠闲过,那就等着呗。

    至于这件事,他现在依然不是很担心,至少现在杨云阳不可能会放弃他,而且既然这个钱家的人能在这个保卫局特勤处,那么宣紫月那边至少也会跟这边有些关系,如果真到了杨云阳那边也扛不住的地步,那么也就只好将所有的关系都用出来。

    很快地,又是一天过去了,站在监控室,看着屏幕上正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江源,钱立阳这时是满脸的愁色,哼声道:“这小子就真一点不急…”

    “我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特勤处是什么地方,他还真呆得住,每天看电视…”说到这里,戴眼镜的年轻人这时还忍不住地失笑道:“这小子真是不急,你知道他每天看电视看什么?看猫和老鼠….”

    “……”听得这话,钱立阳这也忍不住地是冷笑了起来,摇头道:“他还真是不担心,我在想,难道杨云阳就一点没告诉他,咱们这是什么地么…”

    “这个就说不准了…不过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连黎家和齐家也要插上一手,难道这江源和他们两家也有什么关系?”戴眼镜的年轻人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道。

    “根据消息,这个江源前些日子得罪了黎白,而黎白想趁机下手很正常;但是齐家我就不清楚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插手想要护住他,不过说不定那个白云山人和齐家有关系也说不定…”

    钱立阳纠结地摸了摸额头,眼露厉色,寒声道:“苗鹰是汤家的外门弟子,我觉得这件事,江源可能并没有说谎,但是苗鹰和张义军一口咬死了这事,汤家方面自然也不会松手,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咱们这还真不好怎么办!这若不是杨云阳插了一手,咱们直接就把这事定了,出手把他废了,或者是交给汤家都行,哪里还会这么麻烦!”

    说罢,钱立阳看向一旁的眼镜年轻人道:“陶李,你觉得这事咱们该怎么办?那小子又没喝荡心茶,有些情况咱们也拿不准;这下这小子送又送不出去,下也下不了手;而现在苗鹰这般模样,汤家自然也不会允许我们对苗鹰用其他手段去查苗鹰的…”

    这个叫陶李的年轻人稍稍地沉默了一下之后,道:“这事既然这么多人插手了,咱们倒是也不好轻易决断,这样吧…让杨云阳和张副总两边拿主意,只要这两边有一家松口,咱们就好办了…”

    “嗯…也只能如此了…只要他们两边随便那边退一步,这事就好办了…”钱立阳冷声笑道:“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咱们俩也是倒霉摊上了…”

    “行嘞…咱们这位置巴望的人也不少,哪能什么事都顺意,老钱你就别想多了…”

    钱立阳点了点头,然后道:“好了,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去李局长那边汇报一下…让他给张副总和杨云阳透消息,至于他们这些勾心斗角的事就他们去了,不关我们的事!”

    “好…就这么办,他们谁赢谁输都跟咱没关系…只要把这个烫手山芋送出去就行了,咱们特勤处什么时候这么头痛过!哼…”

    随着这两位保卫局特勤处的正副处长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李局长这也跟着松了口气,赶紧地将这意思转达给了张副总和杨云阳两位大神;话说这两边都不好惹,虽然他不用怕谁,但他可不想总把这事给捞在手里,这样神仙打架的事情他可不想在其中插一手。

    接到了李局长的消息,杨云阳这眉头也紧皱了起来,这两天因为江源被扣在保卫处的事情,已经让他心情相当不好了,原本以为保卫局总不可能一点不给自己面子,会尽快地了断这事,但是却没有想到,保卫局连这点事都决断不了。

    不过,他也清楚,这保卫局李局长深得上头信任,根本不用特意靠拢哪边,所以做事也算是不偏不倚;虽然也会给自己面子,但真要涉及原则性的问题,他是向来不插手的。

    所以,这稍稍地一沉吟之后,想起这两日自己没有做治疗,便没有什么明显的进展,杨云阳这心头一股怨气便直往头上冲,话说这几十年了,总算是看到了痊愈的希望,这对男人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算是与张副总碰碰又如何?

    在政务院一间古香古色的办公室中,一位带着眼镜,头发略微有些花白的瘦高老同志,这时也脸色阴沉地正在思考着;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骤然地响起,让他的眉头微微地一皱,他刚接到了保卫局李局长的电话,李局长的话让他心情很是不愉快;

    他就想不通,那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来路?竟然值得杨云阳如此维护,如果不是知道杨云阳向来声名极佳,出了名的不喜女色,而且那姓江的小子也绝对不可能真与杨云阳有什么关系的话,他真会怀疑是不是杨云阳的私生子。

    这会,他正在思考着到底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但是这平日很少直接响起的红色电话,怎么又突然响了,这让他的心情更是又坏了几分。

    不过不管怎么样,对于这个红色的电话,他向来不会大意,快速地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轻轻地拿起了电话,缓声地道:“喂…”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