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一章 定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到了电话中传来的那个沉稳而又自信的声音,张副总有着那么一刹那的愣神,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是如此的激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直接打电话过来了;

    这代表着什么,张副总很清楚,所以他的心微微地一紧,他没有想到杨云阳竟然对那个江源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为此而与自己正面冲撞。

    改革委的副主任,在别人眼里,那是登天的人物,但对于张副总来说并不需要十分在意,对方暂时还没有与他比肩的资格;但是对方身后的那位,他却是不得不忌惮,最高七人组成员也是他仰视的存在;

    所以,张副总的心情略微地有些沉重,思绪快速地几转之后,便缓声言语道:“原来是杨主任...”

    两人的通话时间并不长,不过是两三分钟,作为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来说,既然开始直接通话了,那么两三分钟可以谈成很多事情,做出各种的妥协,达成相应的协议。

    不过,张副总的脸色很有些难看,在听到杨云阳的声音时,他便做好了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杨云阳会如此之强硬,所以在措手不及之下,只能是做出了一些相应的退步。

    或许这些退步并不是很多,但是却足以让张副总的尊严和威信受到了不小的挑战,所以张副总猛地挂断了电话之后,忍不住地将手边的瓷杯伸手捞起,然后猛地砸到地上。

    虽然办公室内地毯颇厚。但是这个上好的薄瓷茶杯,依然发出了“喀拉”一声脆响,然后碎成了几块,浅黄色的茶水流了一地,渐渐地渗入了地毯中去。

    看着地上的碎瓷块,过了良久,张副总的脸色才如同那缓缓渗入了地毯茶水一般。慢慢地回缓了过来,然后轻轻地按了一下旁边的召唤铃,外边秘书推开门走进来;

    看着地上那碎裂的茶杯。秘书的眼神忽闪了两下,他跟张副总已经有好些年了,很少见张副总这么恼火过。上一次看到老总砸杯子还是三四年前了;不知道今儿老总是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小心地看了眼张副总的脸色之后,这才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亲自拿了个扫把和簸箕进来,将地上清理干净。

    晚上,张家书房之中,气氛有些凝重,里边三、四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爷爷…那小子把我打成那样,还把苗鹰打残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张义军涨红着脸,看着坐在书桌前脸色也相当不好看的张副总。咬牙道:“爷爷,难道杨云阳还真敢为了一个乡巴佬跟我们老张家过不去么?”

    听得这话,坐在一旁的一个颇有些威严之色的中年人这时脸色微变,沉声道:“义军,住嘴…”

    不过他这话还刚出口。张副总脸色便是猛地一寒,寒声道:“老张家?你还知道我们老张家?你个畜生,给我跪下…”

    看着向来对自己宠溺有加的老爷子,这般严厉的模样,张义军这下也终于不敢再说话了,气哼哼地跪在了地上。

    “都是你们。平日里只知道惯着他,这次好了,连特卫他都敢带着去动杨家的人…”张副总怒声地对着一旁的中年人夫妇喝骂道。

    一旁的中年夫妇,两人这是满心的委屈,谁惯着他了,还不是你老人家惯的;不过两人这也不敢申辩什么,在老爷子这火头上,也只能是点头应着。

    见得众人都小心翼翼地听着,张副总这才算是觉得心头舒爽了些许,端起书桌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这才缓声道:“这个人对杨云阳很重要…所以这次他的态度十分的强硬;而这个人对我们来说无足轻重,要不是这个小畜生,我们根本不会这般直接冲突…”

    “现在这事情是怎么样的,就怎么样…我回头去看看苗鹰,再给保卫局那边打个电话…这事便不许再提了!”说到这里,张副总又忍不住狠狠地看了张义军一眼,寒声道:“为了给保卫局那边一个交代,从今天起,你不许跨出大门一步…要是敢出门,我让他们打断你的腿!”

    “爷爷…”听得不让自己跨出大门一步,张义军脸色是一白,这刚哀叫了一声,便又被张副总寒眼一瞪,吓得是不敢再言语。

    “什么?张副总那边松口了?这王八蛋怎么能松口呢?我次奥…”

    黎白站在故宫博物馆的办公室里,这一边接电话,一边跳脚骂娘,看得旁边的汤馆长是一愣一愣的;这敢明目张胆骂张副总是王八蛋,而且骂得这样欢快淋漓的还真不多;

    “那我这力气不是白费了…靠…”最后骂出了一句之后,黎白悻悻然地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旁边这一脸古怪之色、想笑又不敢笑的汤馆长,这不由地羞怒道:“这次参与调包馆藏品的所有嫌犯,一律加倍严惩!”

    听得这话,汤馆长这脸色却是脸色微微一变,心头苦叹了一声,知晓那几个参与这次调包案的同僚,原本有两个最多

    判个无期的,但这黎白一发话,这次是死定了。

    由于张副总这边退了步,霎时之间原本各方势力博弈堆积起来的那个相持不下的场面,霎时崩解。

    苗鹰在张家给予足够补偿的承诺之下,顺利改口;而张义军在张副总出面与保卫局协调,缴纳罚金十万元之后,被勒令在家禁足一年。

    至于苗鹰身后的汤家,苗鹰只不过是一个外门子弟,又不是姓汤,汤家自然也是不怎么在意,本也不过是因为面子问题,才死抓着这事不放;既然苗鹰突然改口,那么汤家出了这样的外门子弟也算是小丢了一把脸,而苗鹰自己也废了,加上张副总的面子,自然也就懒得再追究苗鹰的事。

    这其中除了黎白,齐乐明等人那是纷纷地松了口气,算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而作为事主的江源,倒是最后一个才知道消息,而且通知他的人,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

    这会他还在悠闲地躺在沙发上,拿着一边喝汇源果汁一边看着猫和老鼠,手机突然地响了;他这正看得入神,被这手机的声音一吵,不由地不耐地伸手摸出手机。

    本以为是杨云阳或者是潘晓晓,但是这一看,那跳动的名字,竟然是宣紫月。

    微微一愣之后,江源便笑了,知晓估摸宣紫月是得到了自己被保卫局特勤这边带走的消息,心头这会也有些感动,轻轻地接通了电话。

    “你这家伙,出了事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宣紫月哼声地道:“你还真是个惹事精,跑到哪里都能惹出事来!”

    江源乐呵呵地笑道:“这可真不是我去惹事的,不过是没办法,正好遇上了…”

    “那别人怎么遇不上,就你能遇上…”宣紫月气哼哼地道:“还好杨云阳还算给力,否则你这次还真是麻烦大了…”

    “哦?没事了吗?”江源疑惑地问道。

    “对…我也是刚收到你的消息,不过收到便是汤家和黎家两边收手的事…既然他们收手了,那么你自然是没事了…”宣紫月哼声地道:“不过你怎么跟齐乐明搅合到一块去了?齐家怎么在你这事上,出大力气帮你?”

    “呃?齐乐明?”江源眨了眨眼睛,好一会才沉声道:“这事齐家在帮我?”

    听得江源那边明显也是不知情的语气,宣紫月的言语也开始疑惑了起来道:“对…如果不是齐家在里边插了手,你又没有告诉我这边…你这次麻烦可不小…”

    “哦…”江源应了一声之后,两人霎时便沉寂了下来,因为两人都在惊疑,齐家为何要在这事上插一手。

    两人这惊疑了一阵之后,渐渐地也都开始理出了一丝头绪,宣紫月缓声地道:“不管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马上跟我联系!其余的…自己多多小心!”

    “嗯…我明白!”江源也微低着头,缓声地应道。

    来保卫处接江源的是杨云阳的座驾和秘书,江源从保卫处特勤处那栋小楼出来的时候,杨云阳的秘书胡洋已经是在车旁等候了。

    “江医生…本来主任是要来亲自接您的,不过他今天有任务,所以就由我代劳了…”胡洋恭敬地一边给江源开车门,一边歉意言语地道。

    听得这话,江源倒是心头一暖,且不管杨云阳是因为什么对自己这般好,但能为了自己做到这一步可算是不容易了,也且不管这胡洋的话是真是假,江源微微一笑,道:“处长客气了…”

    吃过晚饭,杨云阳还没有回来,而江源却是又接到了潘晓晓的电话,这两日江源并没有将自己被保卫局带走的消息告知潘晓晓,每次潘晓晓打电话过来,江源都没有提起这事。

    不过这次,江源自然不会隐瞒什么,笑道:“晓晓,别担心了,这次的事情杨处长已经帮我解决了…张义军已经被禁足在家,估摸这大半年都不可能出来了!”

    “什么?杨主任帮你解决了,张义军还被禁足了?这怎么可能?”听得这话,潘晓晓下意识的有些不敢相信,江源这打了张义军,结果张义军还因此被禁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