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五章 悲情姐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别墅之前,潘毅轻轻地拉下手刹,然后转头看向后座的两人。

    看着别墅门口亮着的灯,江源轻叹了口气,看了看依然搂着自己的脖子,躺在自己怀里的潘晓晓,伸手轻轻地想将潘晓晓的手挪开:不过潘晓晓的手被挪开之后,却是不满地呢喃了一声,伸手挥开江源的手,然后又伸手勾上了江源的脖子。

    看着潘晓晓的动作,江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而又苦涩的笑意,然后低声地道:“晓聪,我到了,该下车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唔唔…”潘晓晓明显醉意有些浓了,抱着江原的脖子,只是摇头低唔了几声,让江源一阵的无奈。

    抬头看了看前边的潘毅,江源苦笑了笑,然后伸手轻轻地在潘晓晓的脖子上轻轻地一按,感觉到了潘晓晓的呼吸瞬间平缓,这才又轻轻地扳开潘晓晓的手,然后小心地将潘晓晓扶着在后座上半躺下,这才低声对着潘毅道:“她睡着了,你开车慢点…”

    待得潘毅点头之后,江源才下了车,回别墅去了,洗过澡,又嚼了小半截的老山参之后,江源这才缓缓地进入了睡梦中去。

    人的一生,是无穷尽的,至少在江源看来是的…

    祖师爷那一生看的病人,似乎是永无止尽一般,至少江源这每天晚上,现在天天在梦境里见到的还是跟着祖师爷看病人而且这些病人都不同:江源也清楚的很,对这些病人的诊存之类的,都是祖师爷的毕生经验所在,而每多看一个病人,便多了一分的经验,这以后对于病人的理解也就越来越深对于这种病便更多了几分的把握。

    清晨,江源再次醒来,感觉着脑海中闪过的那一丝提示声满意地吐了口气最近能量的蓄积较之以前要困难不少,但是至少慢慢的积少成多,而且往日消耗的也不多,至少看来四尾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为了尽快地蓄满第三尾的能量,洗漱过后江源便再次地跑到了门前的花园之中,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古五禽戏的修炼。

    江源这做到半路之间,正在做猿戏之时,突然耳朵动的两动,便感觉到门口处已经有人走了出来。

    不过江源并没有在意,因为他听出了那脚步的声音相当的熟悉,正是杨云阳的脚步声。

    江源很清楚,他早已经便发现了杨云阳开始注意到他的五禽戏所以江源也并没有什么避讳的意思,反正这个玩意杨云阳也看过不少次了,藏着掖着也没必要。

    杨云阳站到门口,看着数米之外的江源,眼中满是欣赏之色,但是随着江源逐渐地转为了熊戏,这欣赏之色却是越来越浓:虽然他不懂江源这个到底是在练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外行人,他却是也能感受到,江源所做的这个类似熊的动作惟妙惟肖,将熊的一些浑hòu大气冇笨重但是却威猛的感觉完全给体现出来了,甚至给一人一种比面对真正的大熊还要让人惊惧的感觉。

    杨云阳只是这般感受着,但是站在他身后的年轻人小汤这时却是纷身肌肉都崩得紧紧的,因为江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还有随着江源在地上的缓缓地「百度贴吧启航有小安」翻滚,他甚至感觉到了地面上传来一阵阵常人无法察觉的细微颤动。

    虽然相隔不远,但是能够让他感觉到随着对方的动作,引起地面产生细微震动,对方动作间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有多沉重?

    这一切都让小汤充满了警惕,因为他很清楚,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对方的实力,实在是远超自己,只怕就是一些特卫,都不一定能够与对方抗衡。

    做完了几次五禽戏之后,江源这才缓缓地松解下来身体,缓缓地吐了口气,将体冇内的浊气完全消去之后,才站起身来,伸手拿过旁边椅子上的毛巾擦了擦颈间的汗意之后,这才抬头看向前边的满脸微笑的杨云阳道:“处长早啊…。”

    “江医生早…”杨云阳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在这样临近深冬的季节,但是纷身冒着淡淡白雾的江源,羡慕地笑道:“天气凉,快去洗个澡,别受凉了…”

    “好嘞…”

    洗过澡之后,杨云阳早已经是换好了一身宽松的衣服,在治疗室内,等待着江源了。

    江源一边轻轻地给杨云阳扎银针,一边缓声地笑着道:“最近感觉不错吧…。”

    “嗯…很好,很好”杨云阳微微地点了点头,但语气中兴冇奋,却是明显的难以遏制。

    杨云阳迟疑了一下之后,终于忍不住地低声道:“江医生,我觉得现在感觉很不错,是不是可以尝试…”

    听得杨云阳那欲言又止,但是那言语中的期待和紧张却是一览无遗的模样,江源不禁微微地笑了,虽然杨云阳身处高位,面对各种东西都能初心不动,至少也能够不行于表。

    但是在面对这个,依然是难以抑制他心头的兴冇奋和紧张,江源也相当的理解,不过作为医生,他依然是要做到最完美,至于怎样选择,就是对方的事了。

    “处长,对于这个,我的建议是等状态到最好之后,再开始…这对你以后会有更多的好处”

    江源微笑着解释道:“现在的情况虽然很不错,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旦真阳突泄,那么以后想要达到最佳状态,那就比较困难了…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您再忍耐一下”也许不过是一个礼拜,但是却可以换来以后一个很不错的状态…”

    “很不错的状态…”杨云阳轻吸了口气,然后终于传来了笃定的言语,缓声地道:“好,那就再等等…”

    听得这话,江源轻轻地笑了”若是杨云阳连这一个礼拜都不能等,那么他也爬不上这样的位置。

    做完了治疗之后,两人又坐到了餐桌之前,厨子依然为江源端上来他最喜欢的米线,还有油茶…,杨云阳轻轻地用筷子夹起一颗小笼包,咬了一口之后,才看着江源,微笑着道:“江医生…我父亲邀请您今天晚上到我家吃顿家常便饭,不知道江医生有时间吗?”

    “父亲…家常便饭。”江源微低着头,正准备吃米线的动作轻轻地侮住了,双瞳微微地一缩,但是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难以遏制的兴冇奋和欢喜,他这么尽力的为杨云阳治疗,甚至除了一点老山参之外,什么都没有索要,不就是为了今天么?

    最高七人组…

    虽然杨老并不是最高那位,也与军方没有任何关联,但是他毕竟是最高七人组成员,整个华夏最有权力的几个人之一。

    江源缓缓地放下筷子,抬起头来,看着微笑着的杨云阳,微微露显出了一丝恭敬,然后道:“很荣幸…”

    江源现在的心情很好,但是潘晓晓这会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好…,潘老爷子难得地扳着一个脸,看着坐在沙发里,低着头,一言不发的潘晓晓,哼声地道:“怎么?你把爷爷的话当空气么?”

    潘晓晓低着头,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但是旁边的一对夫妻坐在那地,对视了一眼之后,却是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对于这个宝贝女儿的性格,两人都清楚的紧,虽然平日还算听话,但是真正要是她决定冇了什么的话,那么要扭转过来就十分的不容易。

    就像前些日子,偷偷一个人跑到楚南去一样…

    看着这个宝贝女儿,那中年男子叹了口气道:“晓晓”爷爷的话是有道理的,你还小,有些事你还不懂…不过,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要知道爷爷什么时候骗过你…”

    “哼…我不要,我不听…”潘晓晓撅着小嘴,低着头狠狠地摇了摇头,将一头黑亮柔软的秀发摇得跟个拨浪鼓一般,哼声地道。

    “你…你「百度贴吧冇启航文字」…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潘老爷子看着潘晓晓这模样,这不禁地是又气又笑,这小丫头每次都来这套,“你以前闹闹也就算了”但是这回这样的事,那是绝对不允许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昨天搞了些什么…最近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潘老爷子哼声道:“从今天起,你不准出家门…”

    说到这里潘老爷子又看了一眼一旁也是一脸纠结之色的潘毅”亨声道:“还有你,明天就给我回部队去…不许在家里呆着,否则还不定会帮你姐闹出什么事来…。”

    “啊”爷爷,不是吧”我没做什么啊,这都是我姐逼我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听得自己也遭了池鱼之殃,潘毅这脸也是一垮,可怜兮兮地看着老爷子,希望老爷子能够改变主意。

    “哼…你姐逼你,你就听她的?养了一个没用的家伙,总有一天,你会败在女人手里…”看了一眼那个正装可怜的孙子,老爷子冷哼一声,道:“这事没的商量”你要是留在家里,回头又会被你姐给当枪使了…老老实实给我去部队呆着!”

    说罢,老爷子这便是一甩手,便起身冷着脸离去,只剩下这难姐难弟俩,无辜地对望了一眼,潘毅眼中那满是悲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