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三十六章 天医院医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车行过长安街,然后拐入了一个小巷子中…

    小巷子里有警卫把守,但是却并没有拦下杨云阳的座驾,只是敬了一个礼之后,便立刻放行了。

    在小巷子里,车子缓缓前行,江源看到了一路上有不少的小院子,有不少的小院子门口都有持枪的警卫在站岗。

    看着那些神情威严的警卫,江源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开始逐渐地进入了一个相当高级别的领导住宅区域了,不过渐渐地也稍稍地有些紧张了,毕竟这次要见的可是最高七人组成员,整个华夏最顶层的大佬。

    车子缓缓地在一个小院门口停下,杨云阳的秘书快步地走下车来,然后打开后座的门。

    随着杨云阳缓步地走下车,然后朝着小院内走了进去。

    门口的两名持枪警卫,看了眼随着杨云阳身后走近来的江源,朝着杨云阳敬了个礼之后,便不再有其他动作。

    而秘书胡洋却是并没有跟进来,只有江源和杨云阳两人走了进去;

    这个院子很不小,在院子的左上角甚至还有一颗一人合抱粗的老桂huā树,在桂huā树下还有一个小石桌和两个石凳,而在旁边,甚至还有一个小池塘…

    “来来…江医生请这边走,这边走…”杨云阳微笑着对着江源做出了请的姿势,领着江源往前边的客厅走去。

    面对杨云阳这般客气的动作,江源也并不觉得太过意外,自己为杨云阳所作的事,足以当得起杨云阳的这般对待;要知道虽说医者只医不死病,但是自己的能力,却是远超普通的医者,只要是足够聪明的人,都会对自己保持足够的尊重。

    走进了客厅,便见得一位头发微白的老人,这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而旁边沙发的旁边还站在一个面色刚毅的中年人。

    看到这老人的时候,江源还不觉得有什么意外,但是看到那中年人时,两人视线交汇,江源的脚步却是几乎不察地轻轻地一顿;

    “很强…”虽然两人只是视线微微地一交汇,但敏锐的感觉还是让江源感觉到了,这个中年人很强,至少比自己见到过的所有人都强…

    江源很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强,这心头微微地警惕了几分,暗道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些特卫了,眼前这个中年人和苗鹰两人之比,强了的完全不止一个档次。

    不过,江源却是也并没有迟疑,只是走在杨云阳的身边,继续往前走去。

    听得走进来的脚步声,老人这才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慢慢地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看着那张看起普通,但是却充满了淡淡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之色的苍老脸庞朝着自己看来,江源的神色微微地一肃,脸上稍稍地露出了一丝谦恭之色,着看着眼前的老人,微微地鞠身笑道:“杨老好!”

    “好好…江医生你好…”在杨云阳微微有些惊讶的眼神中,老人缓缓站起身来,朝着这边迎了两步,然后伸出手来,微笑道。

    “杨老您客气了…”看着对方的动作,江源的双瞳也是微微地一缩,然后伸出双手去握住对方的手,轻轻地摇了摇。

    “来来…江医生请这边坐…”老人一边微笑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一边也缓步地走到沙发处坐下。

    面对老人这般,近似对待同辈人一般的客气和热情,虽然心头满心的惊愕甚至还有些许的惊疑,但江源还是微笑着在老人示意下,在一旁坐下。

    “江医生在燕京都这么久了…今日才请江医生过来吃顿饭,实在是有些失礼…”老人看着江源,微笑致歉道。

    江源微微地低了些头,看着老人谦恭地笑道:“杨老客气了…这百忙之中,还能记得我这样的晚生后辈,实在是有些不胜惶恐…”

    “哈哈…江医生才是真客气…”看着江源那谦恭的表情,杨老眼中露出了一丝微笑,打了个哈哈;这时正好保姆送上茶来,杨老笑道:“来…江医生,请喝茶…”

    一旁的杨云阳,小心翼翼地看着,虽然他在外边,是人人敬畏、实权在握的改革委副主任,但是真正在老爷子在家的时候,他却是正儿八经的孝顺儿子;现在老爷子竟然表现出了对江源如此看重,虽然惊讶,但杨云阳还是相当到位地伺候在一旁。

    “听说江医生前些天,因为一点意外,与保卫局那边发生了一点误会…在这里我代表保卫局向江医生道歉…保卫局那边管控不严,倒是发生了这样的误会,让江医生受了委屈了…”

    杨老端着杯子抿了一口之后,突然却是又含笑地对着江源道。

    江源这时也在装模作样地抿了一口茶,正在品味着那棕红色茶液所带着的淡淡而特意的茶香味儿,听得杨老这话,这心头再次轻轻一动,然后缓缓地将手中的杯子放下,微笑道:“一点点小误会而已,也没有受什么委屈,竟然还劳动杨老记挂,实在是我的罪过了…”

    “哈哈…如此就好,如此就好…”杨老爷子仰头哈哈大笑着道,仿佛真为江源没有计较这事而赶到十分的欢欣一般。

    一旁的杨云阳和江源看得这模样,这心头都是一阵的疑虑,不过杨云阳很快地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这抬头看向江源之时,眼中却是似乎更多了一丝的看重。

    唯有江源这感觉着这一大一小两位杨家重量级的人物看着自家的目光似乎有些古怪…而且其中似乎还带着些细微的…忌惮…

    虽然很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但江源还是相当的满意眼前的状况的,要知道最高七人组的成员,那可是整个华夏最顶层的人物,对自己竟然这般客气,这自然不是什么坏事。

    这时,江源也就淡定了几分,虽然谦恭但是却稍稍地放松了几分,与这位最高七人组的杨老,随意地聊了起来。

    这位杨老话语之间,不时地也颇有些试探,而着一些试探的问题,渐渐地也开始让江源明白了一些,为什么这位杨老会对自己这般客气。

    “在下师从白云山人…吾师不但对武学一道精研颇深,而且对医道一行,更是造诣极高,我自幼便有家传之医道,加上随吾师修习三年…放得今日之成就…”

    对于这个,江源已经是有了一套专门的说辞了,反正应付保卫局是如是说,对杨老爷子自然是也是这般说。

    虽然早已经从保卫局那边得到了这些资料,但是这听得从江源的口中,亲自说出,加上自家儿子那数十年之隐疾得以治愈,已经是让杨老爷子心头更是笃定了。

    这位或许不是天医院的人,但是却可能跟那边脱离不了关系,至少那位白云山人能够教出眼前这位这样的徒弟,那么就更有可能与天医院有关;只是就算是他也无法验证,毕竟天医院的医师,却并不是那么好请的;

    要知道,最高七人组成员每年也只不过是有天医院最低级的一位医士来给他们例行做一次检查,遇上什么大问题的时候,如果要请天医院的医师过来,这每一次所要支付的代价都相当不菲。

    而这些年,为了杨云阳的隐疾,杨老爷子可以说是请了不少在全球都相当知名的一些专家来会诊,但是都没有办法。

    到前几年,杨老爷子进入了最高七人组之后,立刻便特意huā了不小的代价和颜面,请了一位天医院的医师来给杨云阳检查,当时那位医师表示有希望治好,但是由于杨云阳并非七人小组成员,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更是极为不菲。

    当时那位汤医师当时留下了一个单据,要求找到了那些他需要的东西之后,就可以作为治疗费…

    但是这个单据上所列的东西,就算是以全杨家之力,加上杨老爷子动用了不少的力量,huā了近五年的时间,到目前也只弄到了三分之二,而且这后边找到的那些东西却是越来越少;

    原本两父子以为至少还要几年时间,才能凑齐这位汤医师所需的治疗费,请得这位汤医师来给治疗,但是却没有想到遇到了江源这么一个大福星。

    这就不可能不让杨老爷子怀疑江源的来历了,不过天医院的医师哪里是那么容易请动的,这位年轻的江医生竟然只是要了一点老山参…

    这点老山参或许在普通人眼里,那是相当难得的东西,但是要知道就算是在天医院最低级别的医士的眼里,这点老山参,只怕是也就比路边的狗尾巴草要有价值一点…

    但是,当杨老爷子这上午接到了保卫局那边的资料之后,竟然听得江源将一名特卫打成了重伤,甚至被打伤之处,都是相当的特殊,根本无法治愈,完全被废之后;杨老爷子却是又开始怀疑了,毕竟能有这么好的医术,而且连特卫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伤人都伤得如此精准,他想不通除了天医院那边的人,还有什么人会这么厉害?

    所以,且不管这位小江医生是不是与天医院有关系,杨老爷子都极为难得地拉下脸面,对这样一个毛头小子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并且是给了对方足够的脸面。

    这能上到最高七人组的人物,自然都不是简单的人物,都算计的很清楚,这位小江医生如果真跟天医院有关,那么给予对方这样的待遇,便也不会得罪对方;而就算对方跟天医院无关,但是对方这一身的医术,也足以让杨老爷子这折节下交了。

    毕竟当初天医院的那位医士给杨云阳检查过之后,都表示没有办法,只能请上一级的医师过来,才有希望。

    而江源却是差不多完全治好了杨云阳,这么说来,至少其医术也是天医院医师级别的。这且不说对方终于让杨家有了真正有后的希望,这杨老爷子现在也是身体渐衰,以后若是能多请这位小江医生检查调养几次,可比请天医院的医士和医师要靠谱的多。

    毕竟除了例行每年一次,平日要见到那位天医院医士都是极为的困难。眼前这位现成又便宜的具有天医院医师级别实力的小江医生,这不交好一下,那就是蠢了。

    所以,这杨老爷子是满心热情而亲近地与江源进行了友好而亲切的交谈,一直到一位相貌端庄,气度优雅的中年妇人走出来,叫用餐之后,才停下。

    “江医生…这位就是在下内子…”见到这位妇人出来,杨云阳赶紧笑着对江源介绍道。

    “哦…杨夫人您好…”江源抬头看了眼前的妇人一眼,然后便起身微笑着点头,问候道。

    “呀…江医生你好,想不到江医生这么年轻啊…真是看不出来…”这位中年妇人,对江源也是相当的客气和亲近,看着江源,眼中满是欣赏之色,微笑道:“我姓罗,江医生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罗阿姨吧...”

    “啊…好,罗阿姨…”江源微微一愣,看着对方眼中露出了一丝丝细微的紧张还有一丝希冀,江源笑着点了点头。

    听得江源并没有什么抵触,直接地叫了一声“罗阿姨。”旁边的杨家父子两人脸色都是一喜,杨老爷子哈哈大笑道:“好好…走走,江医生,咱们先去用餐…”

    晚饭的菜并不多,四个人五菜一汤,不多也不算少...这正是最高七人组最近要求国民抵制浪费的号召,看来这杨老爷子在家也是彻底贯彻这一条的…

    菜虽然不算多,但是却相当的丰盛,江源这看了几眼,便知道那几条鱼,便正是上佳的长江刀鱼,虽说不是特别少见,但也相当难得。

    其余一些食材,也都是相当精致而少见的上佳食料,看来正是为他来而准备的。

    “江医生喝酒吧,我陪你喝几杯?”杨云阳伸手拿起了一个有些古旧的陶土坛子,微笑着看着江源道。

    看着那个陶土坛子,还有那隐现的一个古旧标签,江源的眼睛微微的一亮,正待答话,旁边的杨老爷子,却是笑道:“云阳,开酒吧…江医生今日第一次来家里做客,定然是要喝几杯的…我今日也还有两杯酒的限量,就陪江医生两杯…”

    “啊…这哪里敢要杨老您陪…我陪您,我陪您…”虽然看得出对方有心结交,但江源自然也不会在这位面前拿捏什么,当下便呵呵地笑着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