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怪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一个小插曲,整个诊所看病的节奏便慢了下来,而旁边候诊的病人看到了这情况,难得见到小江医生也拿不准的病,这便也都好奇了起来:而且看着那个坐到胡老医师那边去的那个中年人,也都露出了一丝同情之色,这人还真可怜,竟然得了连小江医生都没把握的病…

    而一旁的张岳这时也将手头的这个病人处理完之后,也停了手,开始关注这个病人,如此般的三师徒便凑到了一起;旁边的病人见状也不好催促,都在一旁耐心地等待着。

    胡老医师耐心而详细地再次进行了一次问诊,然后看了看中年人带过来的一些资料,那个中年男人,这时也小心地一一回答,生怕遗漏了什么。

    这问完之后,胡老医师微微地一愣,从这问诊看来,这病人明显就是一个“消渴”证,为什么江源会无法决断?但他对江源是十分了解的,若真只是消渴,那么决计不可能会这般模样。

    当下神情便是一肃,伸手把住了中年人的腕脉,然后开始细致地把起脉。

    一旁的张岳这时也伸手拿过了中年人带来的资料,开始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这眉头也开始缓缓地皱了起来,然后也疑惑地看了江源一眼;

    话说这个叫做张文青的中年早子,主要是由于两月前开始出现口渴多饮、身体消瘦等情况,于数家医院都治疗过,都诊断为“糖尿病”。

    但是经过一个多月的糖尿病治疗之后,总是病情反复,并无多大效果,而且以前也吃过中药,但是效果都不好,这正心忧间,昨儿便听得人说庆元诊所的那位小神医从燕京回来了,这几日正在庆元诊所坐诊,听说得这神乎其神的,打听到了位置之后,便大早赶过来碰碰运气。

    不过,谁知算着人家八点上班,大早过来挂号,却是还排到了二十几号,这还没轮到他,后边便又排了四五十个号子了,这才知道这位小江医生还真是名气大的紧:这心头刚刚冒出些〖兴〗奋和希望,谁知这位小江医生看前边的病人,都是几分钟就看完了,让那些病人一个个欢喜而去,偏偏轮到他,就看了许久,而且竟然还似乎没有把握的模样,生生地让他又失望了一把。

    只是还好这除了这徒弟之外,还有师父,至少这么多人冲着这位小江医生来,总还是有些希望的。

    所以,张文青这一脸希冀的看着胡老医师,等着他的言语。

    胡老医师这把脉良久,又看了看舌头舌苔,那眉头也渐渐地跟着锁紧了起来,然后看了看江源之后,又眯着眼睛,仔细地捏着张文青的腕脉良久,这才缓缓地松开手来。

    “怎么样?胡医师”张夹青紧张地问道。

    胡老医师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看向对面的江源,微微皱眉道:“你觉得怎样?”

    “看症候确实像是肾阴亏虚型消渴…但是,面相稍白,且舌质稍淡,脉象中也似乎稍有异常…”江源看向胡老医师,缓声地道。

    胡老医师眉头轻轻地一颤,然后道:“确实”他这病症大体指向肾阴亏虚之消渴”但他所服之中药,其中有一剂正是补肾滋阴之药剂,却效果并不佳”看来确实是有所差异”

    说到这里,胡老医师微皱眉头,却是并未再言语,若是病人没有吃过补肾滋阴的中药”那么他定然会考虑为肾阴亏虚,以这样的药物来治疗一段时间看:但是目前的情况是病人已经服用过这类的药物,而且效果并不佳,那么就要考虑其他了…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说,病人虽如同江源所说,有其他并非肾阴亏虚的征象,但这却也不好半断,毕竟这些细微的征象也并不能确认什么…

    当下,胡老医师这也纠结了起来,这病情不明,怎能开药…

    看着胡老医师竟然也皱着眉头,但是却不言语的模样,张文青这时也越发的阴郁了起来,终于忍不住地道:“胡医师…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这里有没有把握?”

    听得这话,胡老医师抬头看了眼这张文青,然后笑了笑,道:“且莫急,你到了这么多地方,都没有能治好,这总要先帮你找到原因,才好用药…”

    “找到原因,难道不是糖尿病么?”听得胡老医师这般言语,这张文青一愣,沉声道:“这里化验结果什么的都有,明明是糖尿病啊”

    “你现在血糖是超标不错”但是你吃了这么久的降糖药,还吃了这么多中药,效果都不好,这就要考虑是不是其他方面有问起…。”看得这张文青有些焦躁,胡老医师无奈地笑着解释道。

    “那麻烦你尽量帮我想想办法看”见胡老医师无奈的表情,这张文青这时也不禁没有什么信心了,郁闷地道。

    胡老医师缓缓地点了点头,这个病人,还真是个麻烦的病人,这若是耐烦了一点,自己这也好尽力帮他想办法,但却是不耐烦,这万一不行,自己也只好根据这征象,给他再用些治疗肾阴亏虚的药剂试试。

    江源这时也正皱着眉头,在思考着,虽说他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祖师爷的经验,但是就眼前这种情况,他还真没有什么概念,因为这完全就是一个“消渴证”的表现:如果不是自己发现病人吃了不少治疗消渴的药物没有效果之外,自己也不会这般的去深究。

    只是现在,江源却是真头疼了起来,因为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老师似乎对这个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也如同他一般的,到目前都只能判断是消渴病,而不能确认其他。

    “难道真要再开些治疗消渴病的药物,来打发这个病人,再试试运气?”江源的眉头渐渐地越发紧拧了起来,医生可不是什么能拿来试运气的,如果不是到实在没办法,也不会如此:但是眼前找到不到其他原因,难道真要这样去试?

    看着病人越来越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江源这时心情也阴沉了几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