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一章 虫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胡老医师把脉的时间有点长,虽然没有江源久,但是这个病人的脸色却是越发有些阴郁了,看着胡老医师的模样,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信心了,暗道莫不是如同以前的那些医生一样,闹半天还是没有效果吧?

    虽然病人没有出声催促,但是胡老医师这纠结着两条眉毛,这时已经无奈地做好了打算,先开几副治疗“消渴”的药给病人试试看,总不可能再这般纠结下去。

    否则这不但是要丢了诊所的脸面,而且这样下去,这么多病人在这里盯着,你总不可能说查不出其他病来,不开药,而且开这个药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病情就是如此,只是没有足够会有效的把握而已。最新小说“”

    胡老医师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江源,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便打算下笔开药;

    看着胡老医师开始开药了,这病人总算是松了口气,且不管怎样,既然开药那么总算有希望了。

    而旁边的那些病人早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见得胡老医师终于开始开药了,这也都跟着脸上一喜,这看完了这个男的,总算是可以给他们看了。最新小说“”

    江源这会却是一直皱着眉头在沉思着,这见得胡老医师正要提笔,这脸色微微一动,突然出声道:“老师,让我再看一看…”

    江源这话一出,这满屋子都是一愣,众多的病人和家属是脸色微微一僵,这又要等了?而胡老医师这也是一愣,抬头愕然地看向江源,他倒不是觉得自己这老师被弟子扯后腿丢了脸面,而是惊讶难道江源又想到了什么?

    “你们这到底是要搞什么?折腾了这么久,看来看去的…到底会不会看病…”这焦躁了半天的张文清却是终于恼火了起来,忍不住地哼声地道。

    江源淡淡一笑,正要言语,旁边的胡老医师却是丝毫不惊,轻声笑道:“张先生…不要着急,这看病就是要求找个万妥之策,江医生既然又有发现,你就耐谐…毕竟你这病也看了不少地方了不是?这总是为你好的”

    “对对…江医生和胡医师他们最是负责的…这是为你好,你就再让江医生给看看…”旁边的一个正在等候的老才,也笑着劝道。

    “好…那就再看看…”听得众人劝,这张文青这便也只好强抑住了心头的不耐烦,又坐到了江源身边,等着看江源还要问什么。

    不过,江源却是并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示意张文青将手再放到脉枕之上,然后微眯着眼睛,开始再次把起脉来。

    脉证者,需平心静气,以平缓清和之心度之…

    江源微微地闭着眼睛,手指轻轻地扣在张文青的腕脉之处,开始慢慢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地用心感受着那腕脉之处传来的淡淡的跳动…

    他先把脉时,便已经感觉到这张文青的脉象乃是沉细…但是其中又似乎稍稍有些异常;而且病人面色稍白,舌质稍淡,似乎与肾阴亏虚的表现稍稍有些差异,这如果是一般医生也不会太注意,毕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但江源却是注意到以前已经有医生按照这种情况用药之后,病人的效果并不佳,所以才会犯疑,但是他却也没有其他什么把握…

    直到方才,他似乎才想到了一些什么,既然病人确有糖尿病,但却是最近两月才出现,而且降糖药物还有中药都效果不佳,时常反复,那么必然有其他导致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

    而他所看到的面色和脉象等的异常,那便极有可能是问题所在,所以他这才在胡老医师想要动笔开药之后,先行阻止,毕竟这事关诊所声誉,看眼前这张文青那焦躁的模样,江源便知若是老师这几剂药下去,没有效果的话,这张文青铁定不会再来复诊,而且还说不定会说诊所闲话之类。

    “脉轻按不得,深触方有,且细若线…”江源清晰地感觉到了这张文青的脉象所显正是沉细,但是这脉沉细之间,却是又有濡感,且搏动之间似有异动…

    这濡感以及异动,若不是感觉相当敏锐之人,却是难以感觉出来,但是以江源之感觉却是依然似乎有些难明,这对他来说实在是极为难得之事,所以他越发地仔细了起来。

    江源微闭着双目,伸手把脉之间,呼吸却是渐渐地越来越平缓,甚至连心跳都似乎减缓了不少,注意力都开始全部灌注在这手指尖端之脉象之上了。

    这原本满心焦躁不耐的张文青,甚至连一旁心急等待看病之人,这在注意着江源的人,在这缓慢之间,似乎也都被江源脸上的淡定和平静影响到了一般,开始渐渐地沉寂了下来;张文青那脸上的焦躁,仿佛也慢慢消失了一般,开始平静…

    “呼……吸……呼……”若是如果有有心人注意到江源此时的呼吸,便可以发现,江源那细微而平静的呼吸已经一分钟不过是三、四次之多。

    而随着江源心绪渐渐地越来越宁静,那手指触及的脉搏跳动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烈…

    “血脉天赋…聪敏之心启动…”

    随着脑海中闪过了这道提示声,江源的脑海中骤然一清,然后感觉似乎突然敏锐了数倍一般地,那指端之处感觉到的脉搏搏动瞬间清晰无比…

    “沉细濡…蛊动?”随着感觉的清晰,江源的眉头骤然一挑,对了…就是这个…

    “呼…”江源长吐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眼来。

    随着江源的这一声长吐气,旁边的诸人以及张文青也都齐齐地跟着呼了口气,那原本有些凝固的空间,似乎随着这一下,骤然松解了下来。

    “如何?”胡老医师这时最为关心,见得江源睁开眼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明悟之色,这心头微微地一喜,赶紧问道。

    江源笑了笑,点头道:“已经大致找到了原因,消渴只是表证…其主要,还是虫证…”

    “虫证?”听得这两字,胡老医师猛地一愣,然后愕然地看着江源道:“怎么可能是虫证?虫证不可能表现为这才是”

    “我记得曾有古籍记载…有虫为祸,称之为蛊,致人多食杂食,消瘦…虽无多尿,及多饮,但亦有可能…且多饮也可称之为多食…”江源笑着解释道,看着胡老医师听得,似乎依然有些疑惑的模样,便也不再言语,只是看向正听得迷迷糊糊的张文青,道:“你这两月,可有腹痛情况出现?”

    “没有啊…”张文青愣了一下,摇头道。

    江源眉头微微地一皱,再次问道:“你确定?一点都没有?”

    见得江源那认真的模样,张文青赶紧又回忆了一下,然后迟疑道:“我前阵子偶尔胃痛一下,只是一点点…但是吃东西下去就好了…”…,

    江源微微地一笑,然后又道:“最近是不是吃过生米?”

    “啊…”听得江源这般一说,张文青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惊疑地看着江源道:“你江医生,你怎么知道…”

    江源摇头笑了,然后拿起笔,在处方上笔走龙蛇一般地快速地写下几味药,签上名之后,撕下这张处方;然后又在第二张处方上写了起来。

    看着江源开始开药了,想起江源刚问病人的几个问题,确实是虫证的表现,胡老医师带着些心惊开始回忆起自己刚才所把到的脉象来,这回忆着,突然便是开始缓缓地点起头来,明显的他也想到了什么,然后看着江源露出了一丝毫不掩饰的惊叹之色。

    旁边的那些病人,还有张文青看着胡老医师那惊叹的模样,心头都是一喜,虽然他们不太懂着其中的意思,但是看着胡老医师的表情,便知道,这小江医生这回只怕是不离十了。

    这都如同胡老医师一般地,惊叹地看向江源,这小江医生还真是厉害,看这情况,只怕真是比胡老医师都要厉害了。

    开好两个处方,江源笑着将两张处方递给张文青,道:“好了,第一张吃三副,吃完之后便接着吃第二张…这张吃六副…吃完就不用来了…”

    “吃完就不用来了?”张文青愣愣地看着江源,愕然惊疑道。

    江源笑了笑,点头道:“对”

    看着江源的表情,张文青愣了好一阵之后,突然惊喜了起来,道:“您的意思是,吃完这九副药就能完全好?”

    “对…吃完药,差不多就好了…以后多注意饮食卫生即可,其他什么药就不用吃了…”江源微笑着道。

    “好好…好,要是真要能好了,那就太感谢了…”听得江源如此自信的言语,张文青这下终于忍不住地狂喜了起来,要知道他这到那么多地方,吃了那么多药,都没有明显的好转,还是第一次见得有医生能这般自信的说自己吃完药就会好的。

    “好了…去拿药吧…”看着张文青那欣喜的模样,江源点头笑着,然后招手道:“下一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