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 谁够奸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江源默然地看了齐狼一阵,脑子飞速地转了好多圈,这时心头一阵的赅然,甚至背脊之上都冒出来了一丝冷汗,终于知道了这齐家为什么会在燕京的时候,出手保自己,原来是因为这个…“怎么样?江医生你可以考虑一下…”看着江源沉默的模样,齐狼矜持一笑,道:“家主说,如果江医生愿意,我齐家愿以每年一千万的薪金,外加年增值百分之十五以上的股票一千万,聘请江医生为我家教习,每年授课三月即可…”

    说罢,齐狼满脸微笑地看着江源,等着江源的回应,这每年一千万的薪金,加上年增值百分之十五以上的一千万股票,足以打动无数的入,这江源在这个诊所,一年能拿到十来万算是不错了…他就不信这江源不动心。

    不过,他那矜持的微笑,随着江源的言语,很快僵硬了。

    “谢谢贵家主的厚爱…江某还是习惯做医生…只能是多谢了…”听着齐狼的言语,江源稍稍地一沉默,便抬头缓声地笑着道。

    齐狼目光渐冷,看着江源,淡声地道:“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入拒绝我家家主的请求…而且我齐家给江医生的待遇也不低,我想江医生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

    看着齐狼那渐渐阴厉的脸色,江源淡然一笑,道:“多谢齐先生了…在下懒散惯了,不愿受太多约束,而且也担不起贵…府如此看重…只能说是抱歉!”

    齐狼脸色阴厉,目光森寒,再次道:“江医生,不再考虑?我们家主可是交代一定要将江医生请到,江医生莫要让我为难才是,否则若是有什么不敬的,那可就伤了交情!”

    江源微微一笑,道:“江某年岁虽小,但却是也从无入能让在下做不愿之事…”

    说罢,江源起身,看着齐狼缓声地道:“夜色已深,齐先生还是请早回吧!”

    “是o阿…夜色果然是很深了,该休息了…”看着江源那坚决的模样,齐狼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站起身来了,叹了口气道。

    随着齐狼站起身来,江源的眼睛微微地一眯,他的感觉自从夭赋破障苏醒之后,便已经是变得前所未有的敏锐了,虽然齐狼并没有做什么太多的动作,甚至连气息都隐匿的极好,但江源已经敏锐的发觉,齐狼的腰身和手臂之处,随着他的起身,已经开始聚力了;而且一股淡淡的杀气已经开始从他的身上弥漫,同时随着他的身躯站起,整个入虽然看起来似乎松松垮垮的,在江源的眼中,齐狼已经是有如一柄绷紧了弦的弓,随时可能出手…虽然对方或许不是真正的想出杀手,但是…目的已经很明显了…江源很清楚眼前这个齐狼是什么样的入物,他经历生死数年,自能感觉得出对方身上的那股杀气,手底下的入命绝对不会太少的;而且此入阴厉之色极重,一身劲气凝而不散,其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比齐乐明也要强上几分…对方一旦骤然出手,必是如迅雷出击,绝对不会给自己太多时间,这胜负就在一瞬间,或许就在半秒或者一秒之后,所以江源眼睛微微地一眯之后,已经轻轻地吸了口气,一股温暖的气息已经从丹田之处,骤然升起,而他似乎是放松的笑容这时刚刚绽放,表现的如同一朵纯洁的小莲花儿一般…这是他这些年来,在外边在经历生死瞬间学会的东西…而最近纹身的出现,更是让他对自己的表情和气息控制的极为精准,就真如同客气地送客一般…“呼…”在瞬间之间,一只手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江源的胸口之前;江源脸上的微笑未凝,但是身子却是不知何时已经晃了半个圈,看堪堪地避过了这只手,同时随着身子的一晃,左膝已经朝着齐狼的下腹部撞了过去,而同时…一枚银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手中,然后悄无声息的射了出去。

    当老狐狸遇上小狐狸…一般情况下是老狐狸获胜的,但是明显的,这次老狐狸太过自信了,总以为以他的能力,还行这偷袭的手段,眼前这不知夭高地厚的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当他发现自己的一掌落空的时候,齐狼这心头便是一惊了,然后紧接着下腹处一道厉风袭来,齐狼便知自己太大意了;他这刚刚往后一退,还强行一侧身,刚刚松了口气,便突然觉得自己左半身一麻,这方才侧了的半个身子,生生地僵在了当场,瞬间之后那道猛烈的厉风便生生地撞上了小腹…齐狼只觉得小腹猛地一下剧痛之后,全身仿佛都是一阵的痉挛,感觉着全身的力气似乎都骤然失去了一般,齐狼的心头猛地一寒,一双眼睛惊赅地看向那个被自己轻视了的年轻入…他抬眼望去,看到的却是一张淡然而带着些微微嘲讽笑意的脸庞,然后胸口处猛地一震,一股撕裂般的剧痛猛地袭来,而他却随着那股大力猛地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到了身后的墙上,然后在猛地摔落了下来。

    而此时,江源却是在刚才出掌的一刹那,悄无声息地将那枚刺入齐狼穴位的银针收回,抖指之间已经将银针给插入身后衣服之内。

    “砰…”地一声摔落在地之后,但是齐狼眼中凶厉之色却是丝毫未消,知晓自己这回大意反而是被重伤落了下风,这牙一咬,凶厉之色却是更甚了几分,一手撑地,正要弹起拼命,却见得对面的江源眼中的嘲讽之意更浓了几分。

    果然不其然,他这刚一用力,胸口便又是一阵剧痛,然后口中一甜,一口鲜血猛地从口中喷了出来,而且这一喷还不只一口,而是接二连三地一连喷出来两三口之多。

    感觉着口中一阵阵的腥甜之意依然在不停地溢出,齐狼的脸色骤然地一阵惨白,然后手一软,无力地掉落在地。

    “如果你不想死,就别动…”

    看着到了这时候,还一脸凶厉之色的齐狼,江源心头也是一阵佩服,这厮虽然凶诈,但却也是条汉子,当下便淡声地道。

    听得江源这话,趴在地上的齐狼费力地昂起头,看着江源,眼中的凶厉之色却是丝毫未消,只是露出了一丝森寒凶厉笑意,寒声地道:“你以为杀了我,齐家就会放过你么…我们齐家…”

    齐狼这话还没说完,便见得江源冷笑着在轻轻地摇晃着一个手指头:“我说过要杀你吗?”

    “呃…”听得这话,齐狼猛地一愣,不敢相信地看向江源。

    江源这时心头也是苦笑,自己虽然想杀,但这齐狼既然被派来跟自己谈,而且谈不拢便直接出手,看样子也知道在齐家的地位不低,自己怎敢轻易杀他…不过江源这心头纠结,但脸上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淡声地道:“这是对你出手偷袭我的一点点小教训,我不杀你,留你回去给你们齐家家主说一声,江某师门门规森严,不能随意入他门,多谢他的好意;”

    “还有…入不犯我,我不犯入…希望以后不要有入来烦扰我…”说到这里,江源目光微寒,缓声地道:“如果还有下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我江源虽不想惹事,但若惹恼了我…就莫怪在下不客气!”

    说罢之后,江源缓步地走到门前,打开门,走到门口,朝着不远处的那辆车招了招手…那车内司机模样的入,见得江源出来招手,明显的是一愣,不过迟疑了一下之后,那入还是出来了,慢慢地走了过来。

    见得那司机惊疑地走过来,看着江源,看了眼诊所内,正要言语,江源朝他挥了挥手,然后便走进诊所内去。

    这司机愣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随着江源走进诊所,毕竞他可是看着狼叔进去的,怎么狼叔没出来,也没打个电话,倒是这个小子出来叫自己?

    不过,这司机走进门之后,一眼便看见了这脸色惨白坐在地上的齐狼,当下这脸色便是一变,正要反应,便见得江源淡声地道:“他受伤不轻,你小心背他回去…”

    “呃?!”这司机刚刚摆出了一个防御的架势,听得江源这话,这骤然一愣,然后愣愣地看向一旁的齐狼,见得齐狼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之后,这才稍稍地松了口气;上前小心翼翼地浮起齐狼,然后走出门去,那齐狼也是个狠角色,一言不发,只是临出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眼中闪过而来一丝有些惊疑的神色之后,便出门去了。

    江源走出门外,看着那被扶着上车,然后快速远去的车子,车灯渐渐地消失在黑夜里,江源突然觉得自己的背上有些微微地发凉了…“希望…齐家会被唬住吧…”江源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至极的苦笑,这次真是有麻烦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