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八章 晨报记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两个人这正“咔咔咔”地对着教室里拿着相机一顿乱扫,听得江源这话,这便停下手来;

    不过其中那一人这刚停手,见得江源朝着这边看过来,却是又忍不住地端起相机对着江源“咔”两张。

    看着这模样,江源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放下了手头的粉笔,缓步地走了过去。

    “你们是干什么的?”看着眼前的两人,江源皱眉沉声道:“没听见我的话吗?”

    见得江源过来,这其中一人便是笑了起来,而那个拿相机的却是依然在朝着教室里边东张西望的。

    “江老师是吧…我们是云江晨报的记者…”这领头一人笑着掏出一张证件在江源面前露了露。

    看着那眼前一晃而过的那张证件,江源的瞳孔微微地一缩,视线在那证件上一所而过,然后淡声地道:“张义龙,张记者是吧?现在是教学时间…请离开…”

    “江老师…我们是来采访你和学生恋爱的事情…”看着江源脸色不虞的模样,那张义龙却是也冷笑了起来,对于这样的事情,他见得可不少,一般人第一反应或许ji烈,但是等他想明白了,就堆着笑来抱你的大腿,添你的鞋底,求你手下留情。

    不过,听得这话,江源却是并没有他预想中紧张和惊惶的神色,只是眉头一挑,然后淡声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不管你们是来做什么的,请离开…”

    感觉着江源言语中的淡淡寒意,张义龙脸上的冷笑之色却更浓了几分,瞄了眼正拿着相机,四处张望的同事一眼,然后看着江源却是冷声笑道:“江老师…我们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就想拿到一些真实材料,我想你也不会想我们乱写对不对…”

    张义龙很自信,自己这话一出,基本上没有人敢再在自己面前再高调,眼前这位江老师,年纪轻轻的就能在东大教书,一定会很珍惜羽毛的;眼前这事,嘿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嘿嘿…

    江源眉头轻挑,正待说话,突然却是见得旁边的那个拿着照相机的那个记者突然眼前一亮,端起相机对准了江源的身后,而且还在调焦,似乎在准备瞄准什么人拍照。

    看得对方的动作,江源目光微寒,自然知晓这人是要做什么,轻轻地往后一退,伸手挡住对方的相机,静静地看着两人,缓声地道:“不管你们想干什么?现在给我出去!我不想说第三遍。”

    随着江源的言语,一股淡淡的寒意从江源的身周开始弥散,别人或许还不觉得,但是张义龙两人,看着江源那清冷的双眼,还有那语气中慑人的寒意,只觉得两道锐利的目光让人纷身一阵的发凉。

    两人却是不自觉地退了一步,而张义龙那原本脸上的冷笑之意,也早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一丝突如其来的惊惶。

    在江源的逼视下,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却是连话也不敢多说了,脸色发白,满脸惊惶,转身慌乱便走。

    看着两人惊慌地离去,江源这才轻吐了口气,刚才他可是真的有些恼火了,别人对着他来没事,但是涉及了徐青灵,却是触及了江源的逆鳞了;他不怕也不担心什么,但如果对于徐青灵来说,这种事情的影响却是会相当大的。

    所以,在发现对方,发现了徐青灵,准备拍照的时候,江源终于发火了,在他庞大的精神力,还有那恐怖的杀气爆发之下,这两位无冕之王终于华丽丽的败退了。

    不过,看着两人的背影,江源的眉头却是轻轻地皱了起来,他觉得有些问题,自己这样的一点小事情,就算是在东大论坛里闹得挺火,但怎么会让云江晨报的记者关注到,甚至这么快就派人过来了?

    突然江源的心头开始有了一丝不祥的的预感,这些记者如果真要是想将这事闹上一闹,却是也挺麻烦的,只希望他们能够知难而退…

    不过江源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原本的一丝担忧之色,却是骤然的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淡淡的温沐微笑。

    带着些微笑,视线从周围同学们的脸上一扫而过,在扫过正中位置那个倩丽身影的时候,江源的视线稍稍地停留了一下,看着那个眼中已经充满了惊惶,而且脸上有些发白的秀美女孩微微地笑了笑;

    感觉着对方在自己灌注着强大精神力的目光之下,那惊惶的眼色渐渐地消逝之后,江源这才轻轻地吐了口气,他不愿对方因此而承受任何的压力。

    “来…两只苍蝇已经被赶走了…我们继续讲课…”缓步地走回讲台,江源随手地翻了两页书,看着周围的同学们,微笑着道。

    周围的同学们,纷纷地发出了一阵阵善意而畅快的笑声,他们可是也看刚才两个人不顺眼,这正上课,瞎拍什么呢?当咱们医学院没人么?

    “鼓胀…其特殊之处在于……”江源这在上边侃侃而谈,而刚云江晨报的张义龙两人,站在门外不远处的走廊中,这时正心有余悸地互相对望了一眼。

    他们不明白的,怎么那个年轻人怎么突然一下如同巨兽一般的可怕,当时他们的感觉就如同被一只凶狠的猛虎盯着一般,仿佛只要他们两个有一点点的抗拒之意,就会被立刻撕碎一般。

    所以,两人现在依然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还在“砰砰”地跳着。

    “怎么办?这家伙好像软硬不吃…”那拿着相机的年轻人看着张义龙,喘了口气道。

    张义龙这时也感觉憋屈的紧,他深知什么人惹得什么人惹不得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在面对这样一个小老师的情况下,还反被对方弄得这般狼狈,他当记者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般,这要知道,其他人遇上他的时候,可都是客气的紧,生怕得罪了他。

    阴着脸稍稍地沉吟了一下,便寒声地道:“我打电话给主任,让他和东大沟通,我就不信这小子还能翻了天。”

    “但主任那边…他…”拿相机的年轻人但心地道。

    张义龙冷笑了一声,看着年轻人笑道:“小罗,你这就不清楚了,这次可是上头压下来的任务,若是完成的不好,他也要吃挂落的…我们这边搞不定,他自然会出马!”

    “哦…那就好,那就好…还是龙哥你清楚…”听得这话,这小罗也是心头一振,本来他就觉得今天这任务有些奇怪,倒是没有想到,这事果然是有特殊情况的。

    张义龙这开始给他们主任打电话,在千里之外有一座巍峨大山,大山之下,有一个秀丽清幽的小山谷,山谷之前有一条宽约两丈的清澈小河,正儿八经的山环水绕…

    而在山谷之中,却是十数栋极为现代化的大别墅,而在最中央的一栋大别墅内,齐家父子这时正坐在别墅的一座阳台之上,一边晒着那温暖的冬阳,一边就着一个红泥小炉,在吃肉喝酒。

    齐乐明夹起一筷子香喷喷的肉丢进嘴巴里,细细的嚼了嚼,然后又端起那温好的黄酒,轻轻地抿了一口,才轻吐了口气,放下筷子,看向对面的父亲道:“爸…这个江源,咱们难道就这样让他去?”

    脸色有些阴厉的齐朗抬头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缓缓地一笑,然后伸手拿起筷子伸入炉子中,轻轻地夹起一块肉,丢进嘴巴里,嚼了两嚼,又满意地咽下之后,这才缓声地笑道:“乐明…你知道为什么我齐家在百余年前,都不过是一个频临覆灭的二流世家,但是这百年来,却是能够跻身与华夏前数名的世家之一?”

    听得齐朗提起这个,齐乐明却是精神一振,昂头沉声道:“乃是先祖卧薪尝胆、奋发图强…”

    看着齐乐明那振奋骄傲的神情,齐朗却是笑了,挥手道:“不…这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原因…”

    见得父亲摇头挥手笑了,齐乐明奇道:“爸…那是因为什么?”

    “小心、谨慎…”齐朗一字一句地看着齐乐明,缓声地道:“当年,我齐家频临覆灭,但是就靠着当时的祖爷爷和各位先祖长辈,缩着脖子做人,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这才算是将我齐家延续了下来…”

    “而同时,因为六十年前的那一次大劫祸,各家势力大减,但是我齐家却是低调行事,继而趁机崛起,才有今日我齐家的威势地位…”

    说到这里,齐朗冷声笑道:“所以...我齐家便一直以小心谨慎为根底,这次江源这小子的事,确实是有些怪异,他其中确实是有几年的时间,是连我们都查不到的…同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如此飞速进步,且不知道当时他是故意示弱,还是他确实是进步如此神速。”

    “但是,毫无疑问…他身后必然有人存在…”齐朗沉声道:“如果是没有人,你能想到有什么可能能够让一个人进步的如此快速么?”

    听得这话,齐乐明沉默了,好一阵之后,才点头道:“爸…你说的有道理…是我没有想周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