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二章 父与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张义龙这正欢快淋漓地在键盘上敲动着,在他的手下,将东大某个无良教师的某些无耻行径表露的是淋漓至尽,而张大记者站在正义的角度,道冇德的制高点,从各方面对某人进行了全面的批判,直指其道冇德败坏,有辱师德云云...

    短短半个小时不到,张义龙张大记者便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jī情,完成了一篇jī情洋溢的社论,他这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之后,竟然发现自己这jī情之下,竟然是一字都无需改,读下来顺畅无比。

    当下张义龙张大记者立马地将其保存,正要将文稿发给胡主任审阅,这手边的电话却是响了;

    接起电话一听,听得是胡主任的声音,这立马兴冇奋地报告道:“主任...我写好了,现在就发你...”

    听得张义龙的话,胡主任似乎并没有什么太高的情绪,反而似乎是有些不耐了,冷声地道:“不要发了,这件事先这样吧!”

    “呃?!”张大记者猛地一愣,似乎被这一瓢冷水给泼傻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愕然地道:“主任...这怎么就...怎么就不发了呢?”

    “我说不发了就不发了...你问这么多干嘛...”随着那边胡主任一阵不耐烦的言语声,然后便听得“啪”地一声电话挂断的声音。

    张义龙愣愣地拿着话筒,然后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嘟...”断线声,半响没有回过神来,实在是没想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任务也是胡主任交给自己的,刚还催着自己赶紧把稿子弄出来,给那小子一点教训,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呢?

    看着自己这呕心沥血,洋洋洒洒地写出来的千余字,又想起自己在那小子那里受的气,张大记者这原本燃冇烧的小宇宙突然崩溃了,怒叫一声,操起桌上的键盘,就是一顿猛拍...

    这样一件小事,随着罗副省长的那么一两个电话,便解决得干脆利落,这就是上位者的权力所在,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下位者的任何想法轻松碾碎;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一切就是这么简单;而秦副院长和张大记者,明显就是属于虾米的那一属类...至于江源,就不好界定是那一属了,明明两只小虾米都能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他却能使动大鱼,所以,世事却是又如此的复杂...

    “爸...云江晨报的事,那边已经没有动作了...”齐乐明想起自己刚刚收到的冇消息,虽然心头有些郁闷,但还是向齐朗汇报道。

    “哦...这么快就没动作了?”齐朗有些好奇的笑了,然后道:“能够这么快就将这事给压下去,看来江源在楚南能够动用的力量不小啊...”

    “是的...我得到的消息,是楚南的那位罗副省长出的手...”齐乐明皱着眉头回答道。

    “罗副省长?就是那位最近风传要上常务的那位?!”听得齐乐明的回答,齐朗缓缓地坐直了身姿,沉声问道。

    齐乐明点头道:“对...就是那位...”

    “哦...”见得齐乐明确认,齐朗又缓缓地靠回了座椅上,微微地闭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模样。

    见得父亲没有再言语了,齐乐明又继续道:“根据调查...庆元诊所的胡医师和罗副省长交情极深,这些年一直为罗副省长治病保健...想来江源便是因此而与罗副省长攀上关系的,而且杨云阳也与罗副省长关系匪浅;调查显示,罗副省长曾在一月前,前往燕京,而机场记录,当时江源便是与他同行...”

    “唔?”听到这里,齐朗猛地睁开眼来,看向齐乐明。

    “这是我们的人刚刚查出来的...”感受着父亲那有些凌厉的目光,齐乐明小心地答道:“首先,我们也没有想到这江源的牵扯竟然这么深...”

    小心地看了父亲一眼,齐乐明又继续地道:“而且还有...楚南省长白宜宾似乎也与江源关系匪浅...我们能够查到的是,白宜宾的母亲曾在东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手术,而当时江源似乎也常在其中出入,根据调查...江源似乎在白宜宾母亲的治疗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而在江源因为某事与楚南现任常务副省长之子发生冲突之时,似乎也是白宜宾在其中插了一手,方保得江源无事...”

    齐朗轻吐了口气,看着齐乐明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既然你早已经注意到了他,为什么到现在才查到这些?”

    “我...”齐乐明俊俏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阴沉,迟疑了一下之后,答道:“我以前以为他...只是一个不值得注意的小蚂蚁...”

    “小心谨慎...”齐朗叹了口气,看着儿子,道:“这就是我一直强调,和要教给你的...你将来是要接掌我们齐家的人,就必须要学会这一点...”

    说到这里,齐朗的声音微微地一沉,道:“你真是太大意了...既然他能够跟宣家的丫头走得近,你怎么能够轻忽他呢?难道你不知道宣家那丫头是怎样眼高于顶的人?她连你都看不上眼,为什么偏偏对这小子青眯有加?”

    齐乐明缓缓地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沉声道:“爸,我明白了...”

    看着齐乐明低头受教的模样,齐朗又靠回了座椅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后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通过这条线,却是扯出了江源身后的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查无背景,但是偏偏又能够得到楚南的两个重量级的人物的支持,还有燕京的杨云阳,加上杨云阳身后的杨家...这股力量已经是相当的恐怖了,你还觉得这是偶然么?你认为江源是靠什么与这些人拉上关系?真只是靠医术?可能么?若他身后没有其他人,这可能么?”

    听着父亲的言语,齐乐明这时却是依然有些质疑地,道:“但是父亲...这江源的医术,根据调查,确实是不错的...似乎也不排除...”

    “你说呢?这楚南的两个还好...但燕京杨家?那家可是可以冇接触天医院的存在,那还有什么人的医术能够在他们眼中,甚至让杨云阳都不惜得罪一位政务院副总来维护这小子?”齐朗却是嘿嘿地笑了起来,继续道:“除非这小子是天医院出来的,但是你觉得可能么?以天医院那些家伙的性格,会怕政务院副总?会怕汤家?还会依靠杨云阳给他撑腰?”

    “是...爸您说的对...”齐乐明似有所悟地点头道。

    “嗯...好了,你明白就好...所以,不管这个江源身后有什么人,该查的还是要查,只是要小心一些。如果他身后没有什么人,那么我们该下手的就得下手,好处自然不能落在别人手里;但如果是有人,我倒是想看看...谁的人,这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与政界的人走的这么近,而且连七人组那边都伸手...”说到这里,齐朗轻轻地冷笑了起来...

    十二月十三日,雨...

    徐青灵坐在窗台前,看着窗外飘落的寒雨,眼神似乎有些飘忽...

    云江晨报的事情,并没有如同她想想的那般严重,如同狂风鄹雨一般地来的快,去的似乎也快,似乎就这么悄无声息了一般;

    虽然有江源的抚慰,但她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那日的事情,却是让她惊吓不小,不过担心了两日之后,仿佛那两个记者真被江源给吓住了,再没有出现过;而她还特意地找了这两日的报纸,都没有从上边发现任何有关的消息,这才让她松了口气。

    只是,放下心来之后,她突然间却是有些失落了...已经将近四年了,原本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了,除了偶尔地会浮现出那硝烟弥漫中的那张逐渐模糊的脸孔之外,她以为自己以后不会轻易地再想起他;但是他就这样又出现了,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真以为遮住那两条笔直的眉毛,就以为我不认得了么?你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再次出现在了我的世界里。

    不知何时,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指不经意地拂过那嫩红的嘴唇,那一双清纯而飘忽的眼睛,似乎似乎更加的迷离了几分,直到一只手轻轻地在肩头拍了一下之后,那一双迷离的眼睛,在迅速地回过神来,转头看着身后室友那戏谑的眼神,一张俏脸瞬时便惊慌地飞起了一片微红。

    “啧啧...思春了哦,我们的大美女思春了哦...”看着那一抹的飞红,还有有些惊惶微羞的眼神,室友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捂嘴笑着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

    “说谁呢?你说谁呢...”脸上的绯红更加浓郁了几分的徐青灵,羞笑地朝着室友扑了过去,两人乱作一团...

    “哈哈...反正不是说我自己...说谁,自己心里明白...啊...哈...不要了,啊...不要了...哈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