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七章 大家一起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江源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张岳走之后,便又继续看起书来,最近他看的书是越来越杂,从基础的临床内科学,到现在的各科专著,这几月已经是零零碎碎的看了几十本书了,这让胡老医师都是极为的惊异。他也清楚。他并没有什么权力在江源面前说什么.现在的一切看来,似乎都是徐青灵在接近江源,而江源并没有.

    看着张俞正气恼地消失在门外,江源沉默了许久。然后开始苦笑了起来.张俞正的话其实说的没错,既然自己没法做到什么,那便该对青灵放手才是,只是自己该怎么放手?又可愿意?就算愿意.这又该如何放手?让她不要再记挂自己?让她接受张俞正?

    脸上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苦涩笑意,轻轻地吐了口气之后。江源再次地低下头去,然后开始看书.

    只是,才翻了三数页书,这时门外却是再次地传来了一个轻轻地脚步声。

    听得这个脚步声,江源缓缓地抬起头来,眉头微掀,脸上开始露出了一丝凝重疑惑,而又有些戒备的表情。

    脚步声缓缓走到江源身前不远,江源微微地侧头看了一眼来人。然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示意道:“来,请这边坐”

    “江医生客气了.在下不是来看病的.”这个头发有些微白,面目方正,纷身上下散发着一丝摄人气息的中年人。朝着江源笑了笑,却是并没有坐到江源身边来,而是在一旁的候诊椅上坐下。

    看着对方在一旁的候诊椅上坐下,而并没有坐到自己身边的就诊椅上来。江源的脸色这时也是微微地一松,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什么杀气之类的。但是对方身上的隐现的强大气息,却是让他的敏锐感觉,在对方进入诊室之时,便已经感觉到了。

    既然对方身上没有杀气,而且又特意坐得有点距离,还带着型气,那么自己暂时就不用考虑其他了,当下便微微地一笑,道:“这位先生不是来看病的,那么不知找在下何事?”

    “在下姓宣.是紫月的大伯.”中年人微微地一笑,道。

    “宣.”江源眨了眨眼睛,看着对面那个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却并没有太多柔和之色的中年人,在松了口气的同时,突然心头一阵阵的发起苦来,他倒是没有想到,宣家的动作如此之快。

    “原来是宣伯伯.您好您好.”既然对方自报身份,江源这自是不能再保持方才的那种淡定,赶紧起身微笑着道;同时走到一旁的饮水机之前,拿出一个杯子,沏上一杯茶,然后客气地放到了中年人的旁边的小桌子上。

    放好茶之后,江源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笑着道:“不知宣伯伯这么晚大驾光临,是有何要事”

    中年人微微一笑,然后却是站起来,朝着江源一拱手道:“我来今天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感谢江医生当初对紫月的援手之恩.”

    听得两件事,江源这心头便开始暗暗苦笑了起来,不过见得对方起身朝着自己拱手,这自得是又赶紧站起来,拱手回礼道:“宣伯伯客气了.那也是巧合,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哪里.”中年人脸色一整,却是再次拱手道:“紫月乃是我宣家最为杰出之第三代,江医生救了我家紫月,乃是与我宣家大大有恩.”

    说罢,却是从口袋中掏出一个信封,微笑着放到江源的诊桌之上,然后拱手道:“此乃我宣家之一点小小心意.还望江医生莫要推却”

    看着那个薄薄的信封,江源的眼睛轻轻地闪了两闪,又看着中年人那微笑的脸孔,当下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也是微微地一拱手道:“既然宣伯伯如此客气,那在下也就却之不恭了”

    见得江源竟然毫不推却,便受了这个信封,中年人却是一愣,不过看着江源那清澈如清水一般的双眼,然后却是心头微微一凛,眼前这个年轻人果然不简单,估摸是猜到自己的来意了。

    不过,这心头倒是也松了口气,既然对方收了自己这份礼,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当下便坐回了椅子之上,端起旁边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之后,才又笑道:“今儿我这第二件事呢.也是为了紫月而来”

    “哦.”江源这时也坐回了椅子上,似乎是好奇地笑问道。

    “江医生不知可知.紫月已经.堕?”中年人抬头微笑着看着江源道。

    虽然早已经猜到对方可能说什么,但这时江源的眉头依然忍不住的轻轻拧了拧,然后点了点头,缓声笑道:“我知道.紫月的未婚夫是齐乐明”

    “哦.江医生知道?那就太好了.”中年人脸色微动,似乎有些意外,然后便转颜便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多说了.只是紫月自型乐明便定下了婚约,在紫月毕业之后,两家便会为她们完婚.所以.”

    看着中年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江源微微地一笑,然后点头道:“我明白的.宣伯伯放心,这两日虽有些传言,但都是误会.”

    “哦.是误会就好,那就好.哈哈.”听得江源这话,中年人微笑着点头,原本还隐隐有些冷峻的神色,却是终于散去,然后看了看手表,便笑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耽误了江医生不少的时间.那我就先回去了.”

    “哪里哪里倒是劳动得宣伯伯这还特意来一趟,实在是不好意思.”见得对方说清便走,江源这心头也是暗暗苦笑,但脸上却是丝毫未露,也缓缓起身相送道。

    “哈哈.江医生客气,这一趟我早就该来的.啊哈哈.”中年人走到门口,转身又客气地与江源握了握手,笑道:“下次欢迎江医生来我家做客.”

    “好好.一定一定.”江源微微地笑着,满口地答应.

    黄哥站在铱里,好奇地看着江源满脸堆笑客气地送着那中年人出了诊室的门口之后,便再没有往前送一步,有些疑惑,但旋即便释然.是了,这个人虽然坐着一辆满豪华的车来的,但咱们江医生可是连燕京首长都治过的人物,能够送到诊室门口,便已经很给面子了。

    看着中年人昂着头缓步地消失在诊所门外,江源脸上的笑意骤然地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满脸的淡然,然后转回身去,走回诊桌前,缓缓地坐下。

    端起诊桌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有些微凉的茶水之后,江源的目光停在书桌上的那个信封上良久,然后突兀地笑了.

    随开信封,毫无意外的,信封里是一张支票.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