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三章 刘佰根的报复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听得这位年轻人的言语,刘佰根稍稍地一愣,便点头大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拍着这位年轻人的肩膀,笑道:“嗯嗯…阿强你说的有道理…明天我就找人去弄…嘿嘿,这次我爸好像也知道一点这事,不过可是没有说我什么…既然连我爸也不说我什么,哈哈…这回非得弄得他们知道我的厉害才行…”

    说到这里,刘佰根又得意地大笑了起来。

    “对对…来,佰根,我们一起敬你一杯…”听得刘佰根提起那位传奇一般的刘天风,其他数人这时眼中都露出了一丝敬色,也都纷纷笑着举杯朝着刘佰根道。

    “好好…来,咱们再干一杯…”刘佰根正要举杯,这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却是响了。

    随手拿起手机,看着上边显示的号码,刘佰根得意地朝着众人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手机示意了一下,道:“看…那边来电话给我汇报战果来了…”

    看着众人好奇的模样,刘佰根随手接通了电话,对着那边自得地笑道:“怎么样?那个诊所已经停业了吧!”

    听得那边说了两句话,刘佰根原本得意的脸色突然僵硬了,然后猛地一下将自己的手机狠狠地摔倒了墙角里。

    看着那个白色的手机,“啪”地一下撞到墙上,然后漂亮的一个翻身又摔落在地,众人都是猛地一愣,然后看向刘佰根,却见得刘佰根的脸色这时一阵的铁青,这会众人心头都是微微地一惊,互相对望了一眼,知晓怕是出了什么纰漏,但是却没有人敢轻易出声,知晓以刘佰根的性格,只怕是要发飙了…

    “好好好…有个副省长给他打招呼又怎么样?老子一样能弄死他…”刘佰根脸色铁青地横扫了众人一眼,咬牙切齿的寒声言语道;

    听得刘佰根这话,众人齐齐地露出了一抹微笑、点头,似乎对刘佰根的话十分的信服一般,只有那林睿睿娇艳的微笑目光中,好像还带着一丝丝淡淡的好奇之色。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两天,晚上…一个年纪四十来岁,模样端正,很是有着几分贵气的中年妇人站在沙发之后,轻轻地给坐在沙发上似乎有些疲惫的刘天风揉着太阳穴,缓声地道:“天风,刚沈医生已经来给老爷子打过针了,老爷子现在睡得很好,你就别担心了…”

    “老爷子这病也真是怪麻烦的…那么多医生都说没有办法…这如何能够让我不担心…”刘天风伸手握住自家夫人的手,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道。

    “没事…我已经让佰根再去寻人打听去了,看哪里还有什么好医生么,再请来看看…”妇人缓声地道。

    “嗯嗯…去打听一下吧,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好医生…看着老爷子这模样,我们做儿子若是不再为他想想办法,实在是难受…”刘天风点头道。

    “放心吧…佰根对这个很用心的,有他一片孝心,只要有好医生,总能找到的…”妇人微微地笑着,一边继续伸手给刘天风轻轻地揉着,目光轻轻地闪了一下,然后道:“咱们老爷子这一辈子也不容易,上次佰根本来听说那小医生祖传的针灸和推拿还不错,特地去请,这小医生谁知竟是真一点都不体谅咱老爷子,不但不来给老爷子做推拿按摩,还伤了咱们佰根,佰根本来打算敲打一下对方的…谁知这小医生背景真是还不错,难怪不在乎咱们刘家…”

    “嗯?!”刘天风微闭着眼睛,轻轻地应了一声。

    看着自己丈夫应了一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妇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喜色,然后淡声地道:“本来佰根是跟卫生部门的朋友打了声招呼,但谁知听说好像是主管卫生的罗副省长给打了招呼…那罗副省长也真是有些过分,咱们老爷子的病也不容易,怎么就不知道给担待一点呢…”

    “罗副省长?”听得这里,刘天风的眉毛微微地一皱,沉吟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来,淡声地道:“那位医生的事,算了…”

    “算了?”妇人一愣,然后皱眉道:“他还打了佰根…连老爷子的病情也不顾,咱们就这么算了?一位管卫生的副省长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是白省长见了咱,不也客客气气的么…”

    “这位罗副省长很快就要上常务了…”刘天风淡声地道。

    “啊…上常务…”妇人微微地一愣,露出了一丝惊色,实在是有些不明白,明明一个排名极为靠后的副省长怎么突然一下就跳到二把手了;不过她也不是什么蠢人,既然丈夫这般说,那么自然是不会错的,刘家不会忌讳什么排名靠后的副省长,但是二把手的常务,却是不得不在意了。

    当下,这心头也是微微地一凛,既然这位罗副省长很快就是二把手了,那么佰根想要让他老爸出招呼,那么自然是不可能了;而且刘家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真去跟一位身后有常务副省长的年轻人为难了。

    刘夫人跟着丈夫一路走来,自然知道进退的,当下微微地一笑,便不再提这事了,开始言语其他。

    “什么?妈…这事就这么算了?就这样放过那小子?”第二日,听得母亲的言语,刘佰根涨红了脸,惊怒地看着母亲,恼火地道。

    看着羞怒的儿子,刘夫人赶紧安抚道:“佰根…这事既然已经教训过对方就算了,咱们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妈…他不但是不给我刘家面子,而且还打了我…绝对不能这样算了…”刘佰根阴沉着脸,怒声道:“有个管卫生的副省长做靠山就敢这么嚣张,难道咱们刘家还会怕他么?”

    “佰根…事情不是这样的,那位副省长很快就要当常务副省长了,你爸的意思是不管对方跟这位副省长什么关系,但咱们都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跟对方结怨…”刘夫人苦笑着解释道,她知道自己儿子并不是笨人,只要自己解释清楚了,那么儿子自然会明白的。

    果然,听得这话,刘佰根猛地一愣之后,脸上开始露出了一丝恍然和郁闷之色,那羞怒之色却是渐渐地消退了不少。

    “好了好了…乖儿子…这事要你爸给人打招呼就算了,有时间再去给你爷爷多打听一下哪里有好医生…”刘夫人微微地笑着道。

    刘佰根喘了两口粗气,眼中露出了一丝凶狞之色,是了…不能让爸给人打招呼,难道自己就不能出这口气了么?哼…

    看着儿子的模样,刘夫人微微一笑,自己儿子还是不笨的,你一个小子敢动自己儿子,难道就这么简单就算了?就算你跟罗副省长有些关系,但只要自家天风没有出手跟人打招呼要整你,这小孩子之间的事,只要不太过分,罗副省长自然也不好说什么的。

    这天晚上,江源刚将卫生打扫完,看着外边已经空荡荡的诊所,缓步地走到大厅,准备关门,突然之间眉头却是微微地一拧,微微斜眼朝着外边看去。

    随着他的眼睛微微地一眯,双瞳轻轻而快速的一阵收缩之后,诊所之外,昏暗的视野迅速地一亮;

    随着视野一亮,江源便看到了对面的一辆面包车内,正有人伸出头来,朝着自己这边张望,而且随着那人朝着这边张望了两眼之后,便快速地有人从里边出来,而且似乎还人不少。

    江源的眉头微微地一挑,看着对面那下来的七、八个人,正朝着自己这边大步走来,不禁地笑了,停下了关门的手,然后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诊所门口的台阶上。

    “就是这小子,上…”

    随着领头一人的大叫声,身后一群人,齐刷刷地挥舞着钢管朝着江源冲了过来。

    江源淡定地站在台阶上,似有所觉地抬头看了眼那面包车前边不远处的黑暗里的一辆黄色跑车,还有那从跑车里伸出来的朝着自家这边张望的那人,冷冷地笑了。

    这时,那冲在前边的那个大汉已经挥舞着钢管冲到了江源面前不远处,看着还在东张西望的江源,这脸上不禁地露出了一丝狞笑,根少可是许诺了三万块,只要自己等人把这小子狠揍一顿,打断一两只手就成。

    虽说这小子好像手底下有些功夫,但是自己等人哪一个不是练过几年的?眼前这小子瘦瘦弱弱的,反应还这么慢,这三万块还不是手到擒来?亏得自己为了以防万一还拉了六、七个兄弟出手,早知道自己拉一两个过来就足够了。

    随着那大汉手头的钢管迎头劈了过来,江源似乎这时才反应过来一般,转回头看了过去,看着对方那大汉脸上得意的狞笑,江源的嘴角开始微微地一翘…

    眼见得那跟钢管离自己不过是两尺余远的距离,甚至还能够听到那钢管劈来时的风声,随着嘴角微微地一翘,江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冷笑,然后脚动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