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六十四章 不准跑,谁跑打死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绝品天医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随着江源的一脚踹出,那根巴经到他额头之前处不到一尺的钢管骤然一顿,然后随着它的主人猛地朝着后边倒飞了出去。

    大汉倒飞的身躯猛地将他身后一人撞飞,而旁边这时已经有两根钢管再次地朝着江源两侧劈来,江源挥手之间便将两根钢管抓在手中,感觉着那钢管在手心中传来的淡淡凉意,冷冷一笑之后,抓着那两根钢管轻轻地一抖;

    那边两人看着手头的钢管竟然被江源一把捞住了,这齐齐的都是心头一慌,正要全力抢夺,却感觉那钢管之上一股大力袭来,两人这措手不及之下,齐齐地感觉手腕一痛,然后那钢管便脱手而去。

    “感觉真不错!”江源两手轻轻地一挥,劈手便将两个还在发愣的大汉劈倒在地,然后晃了晃手中的钢管,轻轻地感叹了一声,这到底有多久没有这样动手了?

    不得不说刘佰根找来的这一批人,质量还是很不错的,至少……看着前头几人被放翻,那后边几人却是并没有萌生什么退意,这齐齐地大喝了一声之后,剩下三人一人挥棍朝着江源头劈了过来,另外一人挥棒从右边朝着江源的腰部横抽,最后一人身子微蹲,却是朝着江源的双腿横扫……

    在江源看来,对方的动作虽然粗糙,但确实是一套很有效的合击之术;

    这若是换成旁人,必然要退,但在江源面前,这些自然不是什么威胁;火云邪神曾有言: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虽然三人动作不慢,但在江源明亮的视野之中,却是稍稍地慢了一分——

    虽只是一分,但已经足够江源出手应对了,在这一刹那之间,江源的气只吸了半口,但是丹田之中却是有一缕精气腾起,瞬间灌透四肢;

    “唰唰唰——”两根钢管有如神助一般地在半空中闪现了数下,在一秒之后,便是三声闷响传来,因为……有三具身体齐齐落地,一人被抽落了半口大牙,这时正满口鲜血地倒在地上哼哼唧唧;另两人虽然没有见血,却是直接地被一棍子抽晕了过去,倒在地上悄无声息,也不知道死了没,

    “呼……爽”待得江源看着地上的三人,满意地吐了口气,抬起头来的时候,那唯一一个被首先那个大汉撞倒在地,没有受太多伤的那人,这时刚从地上爬起来,见得这情况,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还想跑?!”江源轻笑了一声,轻轻地一挥手,手中的钢管脱手而去,然后隐约地听得“咚”地一声闷响,那人应声以一个相当美妙的姿势往前一扑,然后趴在那地不再动弹。

    看着这一胖子的结果,江源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着地上,几个勉强想要爬起来准备跑路的家伙,挥了挥手里的另一根钢管,微笑着道:“不准跑谁跑打死谁。”

    “不跑不跑……”领头的那个汉子,这时一边摸着自己嘴唇边的血迹,一边慌乱地摇着头,仿佛眼前那笑得一脸灿烂的帅气年轻人,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一般;

    “嗯……”看着对方惊惶无助的眼神,江源满意地点着头,对自己的气场实在是满意极了。

    只是,有人似乎没有听到江源的话,让江源很有些挫败,不远处,随着一声细微而沉闷的引擎声响起,那辆黄色跑车似乎正打算跑路。

    “想跑?门都没有……”面对此人的挑衅,还有心头的一丝恼火,江某人深吸了口气,眼睛微微地一眯,然后用力地一挥手,将手中钢管抛了出去。

    “砰吱……砰”

    随着江源将钢管用力投射了出去,三个或大或小的声音连续的传来,第一个是爆胎的声音,第二个是刹车的声音,第三个是撞车的声音……

    几个刚刚勉强从地上坐起来的汉子,看着前边那辆漂亮而且很值钱的四门跑车,拐着“之”字,撞到了路旁的围墙上,生生地将一个漂亮的车头撞出一个大坑来的场景,这时都只觉得纷身一寒。

    “对吧不跑是对的吧!”对于自己刚才的那一击效果相当满意的江某人,欢喜地笑着看着众人道。

    “对对……不跑,绝对不跑”几人看着那灿烂的笑容,齐齐地脖子一缩,赶紧摇头道;这心底却是在嘀咕,这么远一钢管把一辆车弄成这样,这小子到底还是不是人?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江源真觉得是满意极了,这些天虽说跟人打过几架,但对方实力都是势均力敌的,根本感觉不出自己这大半年来有什么很特别的爽感,但是现在面对这些以前纳,要稍稍费些手脚,但是现在却简直跟碾压几只蚂蚁一样的这些人和那辆车,简直是爽极了……这要是搁以前,自己手头没有什么重家伙,还真留不住那辆车……

    “咳咳咳……”跑车撞得不是很厉害,里边很快地钻出几个人来,三男一女;

    江源慢悠悠地走过去,看着那正捂着胸口不停咳嗽的刘佰根,微微地笑着,道:“刘少兴致不错啊,这么晚还特意跑这里来”

    “咳咳你你要干什么,”看着微笑着走过来的江源,正抱着胸在猛咳的刘佰根如同看到了一只呲着牙流着口水眼冒凶光的吊睛老虎一般,脸色一顿的惨白,连连后退。

    江源耸了耸肩,轻轻地笑着道:“啧啧刘少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的……”

    “呃”

    旁边几人这时脸色都是一僵,只有那位受了些惊吓的林睿睿,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这时却是无由来的一红……

    江源站在脸色惨白惊惶的刘佰根面前,轻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没来找你的麻烦,你应该很庆幸了……”

    “你……你不要乱来啊,我爸我爸不会放过”刘佰根被吓得挺惨的,想起刚看到的那些人被江源三两下间打得那般凄惨的模样,这看着站在眼前的江源,心头便开始一阵阵的发渗,慌乱地叫着;

    “啪”不过这他话还没说完,这便被江源一巴掌,将他的话给打了回去。

    “你……”捂着红肿的脸颊,刘佰根缩在车前,惶然地看着江源,却是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江源这时脸上的笑容倒是没有了,他不喜欢在抽人脸的时候笑,因为这一般好像是反派才做的事情,面对绝对的弱者,在对方还没有足够的残忍之前,他似乎还没有这么变态和残忍;当然,如果对方敢反抗,他会欢喜的笑……

    “啪……”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这次的一巴掌有些狠,刘佰根的另外半边脸瞬间地便肿了起来,连嘴角都开始冒血了……

    看着刘佰根凄惨的模样,旁边的两个男的,这时都缩在了一旁,根本不敢做声,刚才他们可都看见了,那么七八个人,都被江源在短短数秒之内全部放倒,而且还被打得一副凄惨的模样,两人早已经是如同刘佰根一般吓得噤若寒蝉,这会更是谁都不敢出声。

    “江江医生……对不起,我们道歉,我们赔钱,您说多少就多少,您饶了佰根吧!”一旁的林睿睿看着刘佰根那凄惨的模样,这时倒是终于出声弱弱地出声哀求道。

    “呜呜,”听得这话,刘佰根这时也捂着脸颊,满脸惊恐希冀地看着江源,连连点头。

    “啪”江源淡淡地看了刘佰根一眼,然后又是一巴掌扫了过去。

    这一次,似乎更重了几分,刘佰根被江源这一巴掌抽得狠狠地摔倒在地,然后凄惨地吐出了一口夹带着两三颗牙齿的血红涎水来;

    看着地上血水中的几颗牙齿,刘佰根倒在地上捂着脸颊,又抬头看了看脸色淡然的江源,终于……嘶声地嚎哭了起来,

    “呜呜呜……”

    “呜呜呜呜……”

    看着刻佰根脸上的泪水夹带着嘴角的血水,随着下巴顺流而下,江源淡漠的脸色终于有了些松动,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眼前的这个纨绔,虽然跟自己年纪差不太多,但终究只是一个被父母宠坏了的骄横小孩子而已……

    江源轻轻地摇了摇头,突然似乎有些为自己感到羞耻,自己也就是这么大,怎么就好像很老了一样?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仿佛上边又开始有一层浓郁的血迹浮现一般,然后眼前开始浮现了那些挡在自己身后,掩护逃离的战友们,高大的机头、俊朗的绩严,雄健的队长

    良久之后,江源才在那呜噎声中醒过神来,看了一眼依然在哭,但是却不时畏惧地看向自己一眼的刘佰根,江源轻轻地苦笑了一声,然后兴趣索然地又叹了口气,道:“算了,回去吧回去用心跟你老子学学,莫要丢了你老子的脸……”

    说罢,江源缓缓地转过身,脚步有些沉重地走了回去,看着地上那些还不敢动弹,满脸畏惧地看着自己,或者是还没醒过来的那些人,轻轻地挥了挥手:“都走吧记得把他们抬去医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